第五十九章挖到宝贝啦(二)

作者:挣钱买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回乡小农民龙皇武神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天色彻底地黑下来之后,半山村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在群山怀抱下,如同漆黑夜空中点点繁星,打破暗夜的束缚。突然响起一声狗叫,带动着全村的狗跟着狂吠,霎那间真个村子就热闹起来。叫骂声,呵斥声,开门声……

    伴着这热闹的声音,李建平带着张凯和吴教授走进了二爷家的大门。正好王勇从厨房里端菜出来,赶忙招呼道:”吴教授来啦,赶紧里边请。老李,你先招呼着,我这马上就好。”

    “用我帮忙不?”张凯来了一句。

    “走吧,你想帮忙也不行的,这里的厨房可不是你想进就能进去的。”说完李建平就拽着张凯进了屋子。

    “老爷子,我今带了俩位客人,多有打扰了。”李建平首先跟二爷大了个招呼。

    “没事,王勇都跟我们说了。京城来的大学问家吗?请都请不来的,快做吧,马上咱们就开饭。”二爷招呼着吴教授和张凯入席,至于李建平,那都熟的很了,用不着招呼。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王勇的二爷,一名老兵。这位是王勇二奶。老爷子,这是京城大学的吴教授,这位是王勇在京城的朋友,他可是跟您孙子王刚从小一块长大的。”李建平最后指着张凯说。

    刚刚还是一副笑眯眯的跟吴教授点点头的二奶一听是和孙子一起长大的朋友,顿时就热情起来。又是拿出好茶叶泡茶,又是弄了不少王勇孝敬的水果给俩人,还破天荒的问张凯喝不喝酒,看那意思,只要张凯说个喝字。估计二爷珍藏这么多年的那俩瓶茅台国酒都可能要保不住了。

    在二爷紧张地注视下,张凯连连摆手,说工作期间不能喝酒。这才让二爷悬起来的心落了地。倒是老李这家伙有点意兴阑珊,自从知道二爷有两瓶早年间首长送的茅台,就经常的鼓动着二爷拿出来尝尝。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了那俩瓶酒的来历之后会不会还这么执着。那俩瓶酒都能称之为古董了,那可是建国前的原浆好酒,还是总理送的,意义重大啊!

    “菜齐了,开饭啦”王勇一手一个端着两盘菜走过来,后面跟着容光焕花的张老爷子。在半山住了这没几天,张老就喜欢上了这里。别的不说,舒心呐!而且半山村的环境尤其的好,山绿水清天空蓝,连空气都比所谓的几个a的景区还要好不知多少倍。吸一口都感觉自己可以多活上几天。

    其实这就是王勇不停的浇灌灵泉水带来的附带效果,水中的灵气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被植物动物吸收了,大部分却散于空气中,加上半山这个群山怀抱的地形,大部分灵气都聚在了半山村,使的半山村的灵气相当多。年轻人可能感觉不到什么,老年人,特别是身体不好的老年人则能轻易感觉到最近身体的变化。

    坐在那里被二奶拉着聊天的张凯不经意间看到了王勇身后的张老,惊得一下就蹦了起来。大喊一声:“二伯!”

    “好好坐着,大惊小怪的成什么样子?”张老呵斥道,接着又跟二爷、二奶说:“叔,婶子,这是我张叔家老大的儿子,我张叔就是西北张书记,您应该也见过吧?这小子跟我一样不愿意受约束,现在整天的在外面扒人祖坟,也不知有什么好的,当初就让他跟我学厨艺,这小子死活不干。”

    众人一片惊愕,二爷二奶是因为没想到这个跟孙子王刚一块长大的小伙子竟然是老张家的晚辈,那他爸不就是未来的一号首长吗?

    王勇也是没想到,张老竟然和张凯家还有关系?仔细想想大概是跟张凯他爸是一个爷爷的,嗯差不多应该就是这样吧!

    吴教授作为张凯的导师是了解张凯真实身份的,就因为了解,才更加的心惊肉跳。张凯父亲那是什么身份,未来的一号首长啊!可今天这一家三个老人竟然都是张凯的长辈,这得是什么来头啊!

    只有李建平不了解情况,听到这里开口说道:“我说张凯啊,这就是你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张老这一身的厨艺,只要你能学到五成就足以你成为厨师届的大师了。可别你整天在外面风吹日晒的考古强多了。可惜啊!可惜!”

    “成啦,你可惜个什么劲。谁让你没那天分呢,你以为是个人都跟我这么聪明啊!”王勇自吹自擂地说。当时看李建平对菜品说的头头是道,张老就让他试着做道菜,结果是惨不忍睹,立马就死了教他做菜的心思。

    吃完饭,二奶硬拉着张凯不让他走,非要留他住下。也不知道二奶怎么想的,这也太热情了吧,这可和二奶平时太不一样了。有阴谋,不对,是肯定有什么事?不会是想要这家伙当自己的孙女婿吧?话说,张凯跟王倩还是挺配的,要是俩人真成了也不错啊!王勇正琢磨呢,就听二爷说话了。

    “都住下吧,又不是没地方。”一锤定音,张凯和吴教授就在二爷家里住下了。

    第二天上午,树化石被清理完毕,吴教授专门找了一辆大货车,将其运回了北京。县公安局派警车车沿途护送,其他人都跟车回去了,张凯则是留下来陪张老待俩天。

    下午,工地上就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人喊,机器轰鸣的,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王勇闲着没什么事,就带着小可怜上山去看看小黑小白,吊主这些天已经长在二奶家了,待舒服了,不愿意回家了。顺便给养殖场里的鸡鸭鹅喂点灵泉水,特别是那些小鸭,小鹅,不多喂几次灵泉,王勇还真不放心。

    这刚刚把灵泉水喂完了,电话就响了起来。

    “王勇,赶紧过来,咱工地又挖出宝贝了!”刚按下接听键,老李兴奋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哦!又挖到宝啦?张凯不是还没走吗?让他去处理呗,反正那玩意也到不了咱手里。”王勇毫不在意地说。

    “这次不一样,张凯就在这里呢。张老也来了,你过来看看吧!快点,等你拿主意呢!”说完,金建平就挂断了电话。

    什么宝贝让老李这么激动啊?连张老也过去了,难不成是什么好吃的,或者什么珍贵食材。可是没听说这挖地能挖出什么珍贵食材啊?这地又不产松露之类的。王勇想到这里,还是疑惑丛丛,干脆带着小可怜下了山。

    抱着小可怜来到工地,有工人看到王勇,就喊了一声:“王村长来了,大家让让,让让。”

    顺着大家让出来的一条窄道,王勇走了进去。就看到在离发现木化石不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洞。怎么回事?王勇的脑子里一惊。不会是发现什么藏宝库了吧,别又要停工了?这是王勇第一时间想到的想法。

    “王勇,这回你可捞着大便宜啦!刚才我下去看了一下,这里是个酒窖。里面有十来个大酒坛,每个坛子里都能装至少一百斤的酒。而且,最值钱的就是这批酒坛子竟然还是乾隆年间御制的!这可都是宝贝啊!”张凯拉着王勇说了这么一大堆,让王勇更糊涂了。

    “等等,这虽然是村里的地,可是你昨天不还说从地里挖出来的都是国家的吗?老百姓无权拥有,否则怎么怎么么的的。现在怎么让我捞着大便宜了?”

    “因为这是你们老祖宗留下来的。在里面发现了一封木刻版的信,是你祖辈写的。将这件事交代的清清楚楚。我也跟你二爷求证过了,你二爷知道这事。”张凯羡慕地说道。

    王勇一听还有这事?怎么没听二爷说过啊?

    “你二爷让你去他那里一趟,到时你就知道了。你也别问我,具体怎么回事我们也不清楚。”李建平插话道。

    怀着满脑子的疑惑,王勇来到二爷家里。二奶正跟张老爷子坐在院子里不知道聊什么,看到王勇进来,二奶说道:“进去吧,你二爷还等着你呢?”

    王勇一言不发地进了屋,他觉得好像这里应该还有什么故事?好像除了二爷,其他人对于这个突然冒出的祖宗一点也不知道。进了屋看到了和二爷一起坐在沙发上满是疑惑的大伯之后,这种感觉越发强烈。

    “来啦?做吧!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惑,怎么就突然冒出了个祖宗来了?”二爷语气低沉地说道。

    原来,这是一个只有王家长子长孙才知道的秘密。清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源升号”酒坊的酿酒技师赵存仁等三兄弟为纯净烧酒质量,进行了工艺改革:在蒸酒时,将用作冷却器的天锅内第一次放入凉水冷却而流出的酒称为“酒头”,第三次换入锡锅里的凉水冷却流出的酒称为“酒尾”,提出做其它处理,只取第二次换入锡锅里的凉水冷却流出的酒,口味最为香醇,称为“二锅头”。

    二锅头很快就流行起来,特别是在京城。清朝末年,王家先祖王有德在京城学习酿酒。酿酒师父就是源出赵氏一脉。八国联军进京前,老师傅将祖传的秘方工艺和三十坛贡酒分别给了自己的儿子和两个徒弟,王有德就是其中的一个徒弟。拿到秘方后和十坛贡酒后,王有德就按着师傅的吩咐,离开京城回到老家。并牢记师傅的教诲非国家强大之时则不许再酿酒,以发泄对国家如此衰弱,仍有许多人整人醉生梦死,以酒解忧的不满。所以直到王有德去世,他也没有酿过一次酒。之后更是先后让自己的两个孙子参军入伍,去保家卫国。

    在俩个孙子临行之时,王有德将此事告诉了大孙子。并告知他将十坛贡酒和酿制秘方藏于山脚下的某地,等将来国家强大了,再也不会被人随意欺辱之时,就将他们起出来,在自己的坟前洒上一壶酒,将这个好消息告知于他。并嘱咐王国栋此事由王家长子长孙一脉永久牢记,不许外传。

    后来的事就很清楚了,王国栋将大伯王大海过继给了二叔,自然这事就落在了王勇父亲身上。不知王国栋是怎么考虑的,临死时将此事告诉了二爷,只是并没有来得及告诉二爷藏酒地点就去世了。后来王勇父母突然去世,就只有二爷知道这件事了。要不是今天突然挖出了这个洞,二爷都已经忘记了有这么回事了。

    “张凯已经联系了赵家的传人,我准备将这个秘方交给他。毕竟这是人家祖宗创出来的。我们王家现在也没有人是做酒的,也不用靠着这秘方换饭吃。这事最终还是要王勇拿主意,毕竟按照祖训这些东西是要由你继承的。”二爷看着王勇严肃地说道。

    靠,不是吧?竟然还有这么一个故事啊?这家伙可以拍部电视剧了都。来不及考虑其他,二爷还等着回信呢?

    “我没意见,就按您说的办吧!以咱现在的条件,这些东西也算不得什么。”王勇满不在乎地说。要是没得到小世界和小光之前,王勇肯定还会想法设法地靠着这东西发一笔财。可现在王勇的本事,这点东西还真是不放在眼里。

    “别呀?至少那十坛酒的留下一半吧。”大伯急忙插进来一句,对于这些珍贵的好酒,大伯可是眼热得很。

    “看你那没出息的样,跑不了你的。我又没说把酒也给送出去。”作为一个资深酒鬼的二爷显然是不会放过这些好酒的。早就在心里打定主意,这十坛酒自己至少要留下两坛。

    “别,您二位可别打这主意。这酒虽说是越陈越香,可也有个度的。这十坛酒距今可都有三百多年了,还能不能喝还得让专家检验之后才能确定。另外这酒的口感一般不会太好,所以咱还是别瞎喝,等张凯找的专家过来看看再说吧。要是你们不信的话,去问问张老爷子,他应该很清楚的。”王勇赶紧打断俩人的臆想,这要是喝出病来可不值当了。

    “嗯,王勇说的对,这十坛酒不经过检验的确是不能喝。还是等专家过来吧,这次张凯找的就是老赵家的第九代传承人,也是做白酒的大师。等他来了,让他看看再说吧!”张老的声音从院子里传过来,一下子让原本兴致高昂的二爷和大伯蔫了下来。<推荐,求收藏,房子先谢谢大家了,请多多支持.</d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