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做馒头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蟠儿来到沦海楼,看到几个小童悄悄躲在门外偷看。

    他身后的侍从吓得脸都白了,想提醒小童,却一步也不敢动,更不敢出声。

    以前,他从不敢相信自己还能活下来。

    他认识的人都死了。父兄叔伯不知在哪里,母亲姐妹却就死在他的眼前,被那些抓丁的人当场杀了。

    听说,这是为了不让他们逃回来,所以才当着他们的面杀了他们的家人。让他们知道,家里已经没人掂记了,都死光了。

    大河就是这样,从他亲眼看到小妹妹的头滚到地上时,他就知道,他的家没了。

    耳朵还回荡着父亲的哀求哭喊:“卖了她们吧!别杀啊!卖了她们吧!求求你们啊!!”

    他们被人驱赶着,离开家乡,来到陌生的地方。不知何时,父亲、兄弟、叔伯,认识的人都不见了。

    他想,他们是都死了吧?

    他什么时候死呢?

    他们没有食物,没人会给他们吃的。渴了,就舔地上、草上的水滴解渴,饿了,就忍着。

    每当放粮时,营中都会发生争斗,他从不上前,呆呆的看着那些人打得血都冒出来了还上前打,最后死掉的人肉都是烂的。

    什么时候死呢?

    他一直在等着自己死的那一天。

    可是,那一天,营门打开了,所有人被驱赶出去,那个守在门口的人在他经过时把他赶到了另一群人中。

    他发现周围都是小孩子。

    他忘了自己也是个小孩子。如果还在家,他今年还能吃到娘给他煮的那个红皮鸡蛋……

    大人们被赶走了,他们这些小孩子却被赶到了另一边去。

    他们会死吗?

    小孩子没有大人能干活,他们会死吗?

    他们被赶下河,把身上脏的地方都洗干净才能爬上去,没洗干净的人会再被赶下来。

    他们洗干净后,又回到营中,但每天都有人带他们出去干活,在干活的地方吃饭……他每天都能吃两大碗麦饭,就算里面有一半水也没事,他能吃饱。

    然后,他们就听说了,这是因为杨大将军生病了,现在是公主在管他们。

    公主?

    什么是公主?

    听说公主是大王的女儿。

    听说公主是坐着神鸟落到地上来的。她穿着金银彩霞织成的衣裙。

    他没见过公主,但吃着麦饭,他就相信一定是公主带给他们这么好的生活的。

    听说公主用手一指,地上就能长出粮食来,才会让他们这些奴隶都有麦饭吃。

    听说公主仁慈,不让他们和大人干一样重的活才特意把他们分开。可是,虽然活干得少,粮食却半分不少。

    这样的公主,为什么不早点来呢?

    如果她早点来,说不定大家都不会死了。

    然后,姜司官就来了,他像仙人一样。

    他带走了所有还没有麦子高的人。

    他比麦子高,可姜司官也挑中了他。他把他们带走后告诉他们,公主需要一些侍童。

    他们要去侍候公主?!

    会见到公主吗?

    他们被编了号,他是廿八。他们又洗了澡,剃了头发,换上了新衣服,学习了怎么侍候公主。

    他们不想被赶出去,可是他们足有三百多人,公主会需要这么多人侍候吗?为了争着留下来,有人在睡觉时想用枕头闷死别人。被发现后就被赶了出去,连当时望风的、帮着按住那人手脚的人都被赶了出去。

    姜司官说,他们不会死,因为公主不喜欢杀人,他们只会被编入罪籍,去干活。干很重的活,直到死去。

    没有人想被赶出去,这次以后,没有人敢再做坏事了。

    姜司官把大家分开,不知怎么回事,感情好的人都被分到了一起,他就和三个要好的人一起到了姜司官身边当侍从,姜司官有时会让他们跑腿传话。

    姜司官教了大家很多东西。别人说某某时,他们要答什么,还有当别人说什么的时候,他们要背下来,回来学给姜司官听。

    还有什么人能够带进来,什么人需要马上通报,什么人要通报给姜司官,什么人通报给卫太守,等等。

    年纪大的多数都能学会,年纪小的就不行了。结果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学的最好的去了大门外,他和几个年纪最大却学得慢的被姜司官带走了。而学得最差的是年纪最小的,那五十多个孩子还以为自己会被赶出去,看到大家都有活干了,就剩下他们了,还在屋里偷哭。

    结果他们都去了公主身边。

    姜司官说,公主心地最善良了,舍不得把这些小孩子赶出去干活,她不会打人骂人,所以这些小孩子就算犯错也不要紧,就让他们都去侍候公主了。

    公主那里还有很多姐姐,大河亲眼看到那些姐姐会抱着最小的孩子给他穿衣服,他尿裤子弄脏了新衣服,她们也只是疼爱的笑话他,再替他换衣服,那一天,光屁股的小孩在庭院里一边跑一边躲,身后追他的都是跟他一样大的侍童,他们的玩笑声叫破了天。

    大河来传话,不知不觉就在那里看呆了,不知过了多久,他的朋友来找他,也跟他一起怔怔的看了很久。

    这样的日子……像做梦一样……

    所以,大河绝对不想让这些刚刚忘到过去的小孩子犯了错再被赶出去。

    他焦急的看着那个曾经光着屁股在庭院里被人追的男孩,束手无策。

    可他惊讶的发现,一向铁面无私的姜司官竟然没生气,他站在那里,面带笑意的看着这些孩子偷看公主。直到一个小孩子回头发现了姜司官。

    这个孩子倒抽一口冷气,扑通一声跪下来。

    其他的孩子也都发现了,扑通扑通的跪了一片。

    姜司官温和的笑着问他们:“你们在看什么?”他好奇的往里望了一眼,压低声问,“公主在做什么?”

    大河顿时紧张起来!生怕他们答错!

    光屁股的男孩叫小溪,他本没有名字,问他名字时,只记得家乡有一条小溪,就成了小溪。

    小溪紧张又害怕的连连眨眼,摇头,“不、不知道。”

    姜司官对他笑一笑,还疼爱的摸了摸他的头,转头又问小溪旁边的男孩:“你告诉我吧。”

    那个男孩看着姜司官,脸都吓白了,却蹦出来一句:“不能告诉你!”

    大河松了口气。

    姜司官站起来,没有再理他们,径直进去。

    小溪还跪着,突然扑到他腿上抱住,“你不能进!”

    其他小孩子也突然反应过来,上前把门给堵严了。

    小溪说:“我我我……要去禀告公主,还请姜司官稍待。”

    姜司官点头,“有劳。”

    小溪滚进去,不多时就听到公主在里面笑着说,“让他进来吧。”

    公主大概也早听到门前的动静了吧?

    大河看到姜司官进去,这些小孩子还有些惊魂未定。他心里虽然替他们高兴,可却不敢提点他们一句半句的。他和其他人留在门外,剩下的小孩子看了他们两眼,围在一块“悄悄”商量了一下,留下一半,剩下的一半也都进去了。

    殿中,姜姬看着小溪他们警觉的视线,实在很想笑。

    不知蟠儿是怎么教他们的,这些小孩子的警觉性很高,对所有进出沧海楼的人都虎视眈眈的,哪怕是卫始、蟠儿,他们也一样警惕的很。

    现在卫始他们也都搬出去了,如果不是这些小孩子搬进来添了些人气,她一个人住着真是太冷清了。

    现在他们上过茶后,一溜八个,左右各一排的守在她座前。

    蟠儿被隔绝在座榻之外三步远处,这已经是很近的位置了。如果是他们不常见的莫言进来,只能坐在五步远之外。

    蟠儿却不觉得这是冒犯,他看向公主榻前案几上摆着一块发黄的面疙瘩,它已经酸了两天了,现在殿中一直弥漫着这股酸味。

    几天前,公主好像是想学做饭,让人拿了面和水来,亲手和面,但不和多,只和了半盆,分成几块,和完后却不让人拿去蒸,而是用湿布包着,分别放在盆中,置到案上。

    然后一些被公主弃之不用,最后只剩下了两块,一块在这里,另一块被放在背阴处。

    公主也不像是要吃它,但是会偶尔拿起来闻一闻。

    他一直不懂公主在干什么,直到昨天公主似乎是心情好,问他:“酸得很好闻吧?”

    “……”蟠儿。

    虽然不懂公主为什么会喜欢发酸的面,不过既然喜欢,也不算什么,听说还有人喜欢发酸的衣服呢,公主的爱好不是也很文雅吗?

    直到今天,他已经能很坦然的对着公主案上的酸面疙瘩,还能赞一声:“今天更酸了。”

    “对。”姜姬有点犯愁。她没自己发过面,只是记得好像是这么做剂子的,酸成这样,可以了吧?

    蟠儿就见公主又让人取面和水来,再次和了一盆面,然后把那块酸面疙瘩也和了进去,再罩上一块湿麻布,放在盆里,盖上盖子。

    蟠儿:“……”

    可能是想再发一盆吧。嫌酸味不够浓吗?

    姜姬一天看了两三回,一直到晚上,掀开盖子觉得面好像是发起来了,却不够大,她明明记得以前发面很容易就能发到一倍大,是自制的酵母失败了吧……

    但味道是对的,就是还不够酸。

    可能是气温不够高,可是如果天再热一点,她担心长霉,现在天凉了才敢试验。

    她一直觉得发酵技术的优势在于可以让食物变多。一块面经过发酵就能变成两倍大,那就等于食物变多了一倍。

    这在食物不足时是非常珍贵的技术。

    可她在鲁国王宫住了几年,没发现他们用发酵技术来做面食,所谓的蒸饼也只是水和面后直接上锅蒸,仍然是死面饼。

    以前,她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她要养活一个城的人,这才想起来。

    蟠儿第二天来,发现公主正在看那个盆,看到他来,公主叫他过去,指着盆里的面团说:“你看一下,变大了吗?”

    看太多次,她反而没办法确定它到底大没大了。

    蟠儿探头一望,昨天他也是夸奖过这块面的,今天再看……

    “大了。”他有些不解。公主昨天又和了面进去?那怎么会不知道它大没大呢?

    “大多少了?”姜姬问。

    “约一倍半有余。”他道。

    “呀,会不会发过了?”他听到公主这么说,然后就连忙让人抬锅进来。

    接下来的一切都让他看不懂。

    虽然他也在帮忙。

    先帮公主点火,然后看公主要在锅内加水,也帮着加上了,再放进去的却是个平筛子,然后是湿麻布,最后是那块酸面。

    公主似乎很熟练,又仿佛有些生疏,她先揪下一大块面来,凑在鼻间一闻,点头,发愁道:“可能真的发过了,太酸了。”

    她把这块酸面放到一边,剩下的被她揉成杆状,再一块块揪下来。揪下来的小酸面团再被她揉成球。

    水开了,公主把酸面球放在湿麻布上,盖上盖子,等。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酸面味飘出来。公主仔细的闻着,似乎在判断这味道合不合心意。

    蟠儿此时已经明白公主是在做吃的。可这是什么食物呢?

    不像饼,而且它发酸……

    一会儿一定不能让公主吃!

    “可以了。”姜姬让人揭开盖子,吹散蒸气后,馒头没有再发得更大,之前发过了。

    她捏出一个,闻着熟悉的味道,这暄软的手感。

    “公主!”蟠儿一个没看到,公主已经咬了一大口,还烫得一个劲呼气。

    有点酸。好吧,面真的发过了。但味道是对的,她也把面剂子留下来了,一会儿再做一次,掌握好时间。这个技术想推广开来可能有点难,一开始不太好掌握,很容易面团就坏了。

    她正皱眉沉思,就见蟠儿也拿了一个,吹了吹,也咬了一大口。

    “好吃吗?”她笑着问他。

    有点酸。但口感和他吃过的任何一种食物都不同,如果没有这个酸味,想必会更美味。但这个酸味习惯以后也不坏。

    “好吃。”他又吃了一口,几口吃完了。

    姜姬看得出来他是为了支持她而硬吞的。

    她笑道:“这个做失败了,正确的做法不该这么酸。我一会儿再做一次。”

    还做?

    他不认为公主会为一个游戏花这么多功夫。

    卫始去找姜司官,结果人不在金碧馆,听说上午去见公主后就没回来,十几个商人等在金碧馆呢。

    他只好来沧海楼,站在门外却闻到里面有食物的味道。

    公主的侍童尽职的拦住他,“还请太守稍待,容小的通禀公主。”

    “多谢。”他道。

    这些人都是姜司官找来的,年纪大的都被放到了外面,公主这里留的全是年纪小的。这些小孩子都小到不会看人脸色,甚至根本不理解“太守”是什么意思。他们只见过他和其他人在公主面前低头行礼,就把公主当成了最大的人,对他和其他人没有半分畏惧。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更忠心于公主。

    这样的手段……真不愧是蒋家出来的。

    侍童去而复返,对他一礼,“请太守随小的来吧。”

    卫始走进去,看到公主和姜司官手里都拿着一个……圆饼?

    连殿中侍童都一人一个吃得正香。

    姜司官正喃喃自语:“原来……如此!一半的粮食!这样等于多了一倍!”

    卫始耳朵很灵,马上反应过来,连忙问:“粮食怎么才能多一倍?”

    姜司官草草看了他一眼,不理他,起身,跑到门前,再次进来,对着公主三跪九叩。

    他抬起头,对公主说:“公主此举,活人无数!”

    姜姬看卫始一脸不解却忍耐着不开口,让蟠儿起身,也叫他过来,道:“其实不能真的多一倍,因为这个技术其实不好掌握,一开始肯定要花些功夫让大家习惯。还有,只有小麦粉能这么做,别的谷类磨粉都不行。”

    “那也不难。”蟠儿立刻想到以后多买小麦。

    卫始听了前因后果,虽然他没有亲眼看到,但却没有半分怀疑。

    立刻道:“公主,我立刻选几个人来学习此术吧!”

    ……姜姬有时觉得,她这个身份是不是本身就是免检标志?怎么没人怀疑她为了造势而造假呢?

    “那就让人来吧。”她道。

    蟠儿道:“必要可信之人!”

    卫始道:“的确!”

    她就看到两人热火朝天的议论起来,半点看不出前几天两人还在她面前吵到快打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