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就势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商城站在这里,隔邻的燕国就是心腹大患。以前辽城为什么在此地屯下重兵?就是为了防备燕国。虽然之后杨家作大,但姑且不说现在这个鲁王姜元,杨家作大最初是在先王时期。

    姜姬代入自己想像一下,杨家作大的好处很明显:杨家把辽城当成自己的地盘,不论如何都不会允许让燕国越雷池一步,至于他用什么方法就不重要了。

    坏处嘛,就是祸害一下附近的城镇。如果她是鲁王,也会认为这个代价小到不值一提。

    而她会选择改辽为商,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她是个女人。

    如果她是个男人,哪怕不通武艺,她也敢延续杨家的做法,让商城继续做一个兵城。

    可她是女人。女人的身份不再于她能做到多少事,而在于别人对她的观感。

    一个女人为大将军的边城,只会成为人人眼中的软柿子——不管她是强是弱。

    哪怕别人来咬上一口,发现她不是柿子而是硬石头,又如何?还是要打啊。

    而这种争斗不管是对她还是对商城都是一种无谓的消耗。

    可改辽为商,让这里变得商人云集,商城就一定安全了吗?

    当然不是。

    商城现在就像一个放弃了武器的大肥肉。以前她用计养肥杨云海都有人来打他,现在她等于是没有兵的杨云海,更会有人来打了。

    怎么办?

    那就只能选择削弱燕国了。

    幸好燕国并非铁板一块,新一任燕王的更迭近在眼前了,就像当年朝午王骤起改天换日一样,燕王的老迈已经让燕国人都不安分了。

    “那要暗杀燕王吗?”蟠儿道。

    姜武呛了一下,不自觉的放下手中的杯子。

    现在只有他们三个。

    曹非走后,他留下的话让所有人都心潮起伏。

    姜姬让卫始去想办法打听一下燕地的情形,却留下了蟠儿和姜武。

    她看了一眼姜武,对他的反应倒不意外。

    如果卫始在这里,估计也是这种反应。

    脑后生反骨,大概只会出现在两种人身上。

    一种是她,来历特别,从小学的历史就是各种农民斗争,民间戏称屠龙术。

    换句话说,她没受过忠君的教育,也不觉得上头的大王、皇帝有什么好尊敬的。

    皇帝轮流坐,今年到我家。

    推翻了他,那就是我啊。所以为什么会不敢弑君呢?

    另一种,就是蟠儿。

    她提起个头,只有蟠儿毫无障碍的接受了。

    蟠儿受的同样不是三纲五常的教育。他接受的是奴隶教育。

    但这同样有一个问题:如果主人能力不够压制奴隶,如果奴隶很聪明,会反思,小时候懵懂无知,越长越大之后,发现头顶上的主人愚蠢不堪,他真的会心甘情愿一直为奴吗?当这个契机到来时,愚蠢的主人能发觉他一直信任,不会提防的奴隶已经开始打算造-反了吗?

    如果蟠儿仍在蒋家,现在也该到他运用从蒋家学到的一切来“回报”蒋家的时候了。

    她可不觉得蒋龙会是蟠儿的对手。

    但卫始不同。

    如果他在这里,在蟠儿说出这句话时,他的第一个反应肯定是“杀了他”。

    因为蟠儿这种想法是“大逆不道”。不是他这个身份、地位的人应该去想的。

    他是不会把蟠儿看成和他同等地位的人的。

    所以下位者一旦冒出这种苗头,他肯定是要掐灭它!

    就算是姜姬有这个意思,也远远超出卫始的接受能力了。

    她看得出来,卫始他们欲-望的终点就是商城。

    他们认为这会是她这个公主未来的封地,他们会是她封地上的大臣。

    这同样也是他们给她划下的界限。

    如果她露出想除掉燕王的念头,很难说他们会做什么。

    可能不会杀了她。但把这个消息传回乐城,送给他们认为“信得过”的人就很有可能了。

    因为他们同样觉得这个念头是“取祸而不自知”,已经超出她的身份承载的极限了。

    卫始他们是不可能说服的。她也从来没想过要花力气去说服他们,因为在一些事上,他们可以听她的;在另一些事上,特别是涉及到三纲五常的问题上,他们认为自己手握的是真理。她大概也会被算到大逆不道里面去。

    与他们相反的是姜武。

    王与帝,对他来说是天人,不受人间律法约束。但这个概念很模糊,他没有受过这方面的教育。像卫始他们可以引经据典的说明他们说的是对的,那些经典在说服别人的同时,也同样令他们深信不疑。

    姜武就说不出来。

    这才给她留下了操作的空间。

    “不是。”她摇头,眼尾看到姜武松了口气。

    “燕王现在死的话,燕国就没有悬念了。虽然从商人那里打听来的东西不多,但也听得出来,芦芦太子身后没有一个家族支持。而本该是他最大的支持者的漆家,偏偏有个他最大的竞争者:漆家漆四,漆鼎。”她说。

    蟠儿点头,“对,听说白家在白贯死后,分成了两半,一半支持芦芦太子,一半不支持。”这样,白家的影响力就减弱了。因为分裂成两半的白家,弱小的一支支持芦芦,强大的,有白城的那一部分明显一点也不看好芦芦。

    哪怕芦芦太子饥不择食的娶了白家四岁的太子妃。

    “虽然人人都说雪中送炭好。”姜姬摇头,“但如果两边实力明显差距这么大,我也愿意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芦芦和漆四,谁强谁弱,一目了然。

    第二天,马商来了。

    姜姬让蟠儿出去见他。她找的那些来往燕地的商人虽然没一个有门路钻到燕国权贵中去,但他们倒是送了一个不错的消息给她。

    马商,似乎在燕地的靠山就是漆四。姜武说:“曹非的事,我们不告诉马商吗?”他觉得,曹非和马商一起来的,曹非却明摆着要玩阴谋,那不如让他们狗咬狗好了。

    姜姬有点惊喜!温柔的对他说,“那倒不用,曹非现在对我们是友非敌。”

    姜武惊讶道,“……他不是想,害我们跟燕国打起来吗?”好给魏国解围。“但他要做到这个,就必须先让我们强大起来。”不然一个弱小到不堪一击的“敌人”,他以为能哄到谁啊?

    别忘了,她送到燕王那里的那个消息。燕国的人已经杀了辽城一个太守了,再杀个公主看看?

    现在就算她在商城征兵,征得比杨云海多十倍,燕国也会装看不到的。

    燕王是不会犯这个错的。他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跟鲁国起冲突。

    曹非虽然不知道杨云海的事——他估计以为杨云海不是姜武杀的,就是她杀的。

    但他也看得出来商城现在是什么样。他想制造商城和燕国的矛盾,那就需要足够的铒食。

    比如粮食。

    可姜姬当天已经说破了,她不会占有太多粮食。曹非想用她催肥杨云海的方法来催肥她,哼。

    “他要害我们,需要想别的办法。”她说,而对曹非来说最重要的,却是先取得她的信任。

    ——我知道你要害我。

    ——你可能猜到我要害你,但我要打消你的念头,所以我会用尽全力来取信你。等你非常相信我后,我再害你。

    ——我可以让你先讨好我,在你看来,那就是我短视又贪婪,舍不得你给的好处。

    “时间越久,我们占据的优势越多。”姜姬笑道,她都能想出一百个办法来让曹非做无用功了,比如想办法替魏国火上加油;比如在燕国找另一个合作者。

    让他白白花力气,替商城屯粮吧。

    三日转眼就过去了。运到商城的粮食不是三千斤,而是五千斤!

    看到姜大将军惊喜的神情,马商就知道自己做对了。

    他状似不经意的上前,小声对姜武说:“恰好有另一批二千斤的豆料,我就都给大将军运过来了。”

    姜武看了他一眼,不发一语。回身上马,绕着那近万车粮草,振臂而呼:“儿郎们!这就是我们的粮食!”

    周围的士兵们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喊!地面都仿佛颠动起来。

    姜姬没有出现,这一幕是独属于姜武的。是他收归军心的一幕。

    但她在沧海楼也听到了那振奋、激动、满足的呼喊,像激浪冲遍全身,她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卫始大惊,直到数息后,他脸上都是掩不住的震惊。

    可能他没想过,姜武会这么得人望吧。

    “这是我们的!”姜武的马儿奔腾跳跃,绕着数万车的粮食绕圈奔跑,一边跑一边对着围着他的两千多士兵喊,“以后我还会给你们更多!”

    “只要有公主在!”

    “只要有商城在!”

    “现在背上你们的粮食随我来!!”

    他跑到车前,举着长矛对着一架粮车上的麻袋狠狠一刺,再用力挑高,把它挥到附近的人群中,那边的士兵一边欢呼着一边去争抢。

    “每人背一袋!力气大的想背几袋背几袋!可以推着车走!只要你有这个力气!掉队者杀!”

    他喊完就一马当先,付鲤带着人立刻去赶了七八辆车跟上走了。士兵中无马的去背粮,有马的都赶车了,还真有几个没马的十几人为一群,推着车、拉着车走。

    眼看着大队人马跟上,烟尘还未消,马商就喊着人:“赶紧走!赶紧跟上走!”

    有他带头,商人们纷纷赶着自己的货车,不远不近的跟在队伍后,赶向魏国。

    “这次去的商人有几成?”姜姬问蟠儿。

    蟠儿道:“只有不到一成。”也就是说,只有大概二十几个商人跟在姜武身后。

    姜姬笑了,“可见怕死的人还是多啊。”哪怕有姜武带兵头前开路,也有大半的人不敢去,或者是想先观望一二。

    姜姬问他:“你找了几个人?”她想刺探魏国的事,让蟠儿找商人做间。

    蟠儿压低声道:“只有十人。”

    一半的人都被他买通了。

    姜姬难掩笑意,感叹道:“辛苦你了。”

    蟠儿摇头,“还不知道他们带回的消息有几成。”

    “这只是第一回,以后机会多着呢。”她道,“多打听一下曹家的事。”

    蟠儿点头:“交待下去了。”

    姜武和商人们走后,商城难得变得冷清了些。

    浦合的盐土源源不绝的送来。吴月留守浦合,来送盐土的却不是她记忆中的胡鹿,而是一个熟人。

    “屠豚?”姜姬看到屠豚时吃了一惊,因为他少了一支手。

    屠豚跪了下来,“见过公主。”

    看到他空荡荡的袖子,姜姬有些难受。

    这是第一个出现在她面前,受了伤的旧人。

    “过来。”她道。

    屠豚有些迟疑,膝行着靠近,却仍距她十步有余。

    如果不是将军下令,他是不想来见公主的。

    他被将军遇到是在去年,在这之前,他带着当年的那些人早成了为祸一方的土匪。这只手就是这样没的。

    他做了很多恶事,无颜再见公主。

    他把头伏在地上,不料,公主竟然起身离座,来到他身边,挽起他的袖子。

    “在手肘上……”在手肘下五寸许处,齐齐而断。

    屠豚把头贴在地上,眼泪不停的流,却不敢抬起。

    他听将军说,公主一直在辽城,受杨贼的欺压。他当年没能来救公主,之后却把公主忘到脑后。等他被将军的人抓到时,还是因为公主,他们才没死,将军才收下了他。

    “我让人做个东西给你。”她记得可以做个海盗头子那种的假肢,技术含量也不是太高,至少可以让他这只手能继续发挥作用,打斗时也不至于输别人一筹。

    她放下他的袖子,看屠豚一直不肯抬头,大概明白原因。

    “下去吧,去找后面的人要东西吃,休息几天,等东西做好,你习惯了再回浦合。”她道。

    屠豚退出来,却撞上了在等他的蟠儿。

    蟠儿浅施一礼,道:“既然回来了,难道还要走吗?”

    屠豚胸膛不停起伏,姜将军说让他来见公主,听公主安排,公主说要送他东西,却让他等着回浦合。

    “……公主不要我。”他有些委屈的说。

    蟠儿道:“公主一向体贴,你现在是大将军座下悍将,难道要公主喊你回来操灶间事?”他深深长叹一声,“……公主身边没有多少人了。”

    屠豚猛得抬起头,“我、我……”

    蟠儿感伤的一笑,喊来一个小童,道:“看我,都忘了。你跟他去后面吃些东西,再洗个澡,换身衣服吧。”

    第二天,姜姬拿着让人做好的假肢半成品正在摆弄,小童说屠豚求见。

    “正好,让他进来。”她道。这两个是照她说的做的,但怎么感觉有些沉?一段木头中间挖空打磨光滑,里面衬一块软牛皮,前面再镶个铁勾子,技术不高,但能用吗?小臂那里戴得上吗?

    屠豚鼓足勇气!进来就看到公主面前摆的两个木器。

    “过来,戴上试试。”她道。

    屠豚半懂不懂的坐下来,见公主让他挽袖,之后就把那个木器戴在他手臂上了,呼吸顿时就急促起来。

    用牛皮绳绑到肩上三角固定后,看起来倒是不错。

    “沉吗?”她就担心太沉。

    “不沉!不沉!”屠豚激动的声调都不稳了,他激动的在台阶下挥动手臂,这个武器对他来说太合适了!

    他非要跑到殿外去试,姜姬也由他,进殿卸武这个规矩好,她不能带头破坏。

    她站在台阶上,看他激动的满庭院跑圈,最后突然扑到台阶下,对着她五体投地:“求公主再收我入门下!”

    说一声就重重的磕一下头,“求公主再收下我!”

    “求公主收下我!”

    几下地上就一片血了。

    姜姬连忙喊停,想磕死吗?

    想回来就回来吧,只是不可能再让他做饭了。

    对了,亲兵的事……

    不过还要再试试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