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池鱼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冯乔在蒋丝娘走后气得浑身发抖,脸色半青半白,半子看四下无人,匆忙来到冯乔身边,紧紧抓住她的胳膊说:“姐姐,千万不能急!”她伏到冯乔耳边轻声说,“姐姐,还是应该快些让公主回宫才对。”

    现在这形势已经很清楚了。大王对她和冯乔都不坏,但若说真心喜欢的,还是蒋茉娘那个美人。

    冯乔努力镇定下来,握住她的手,点头道:“你放心,我不会冒犯王后的。而且……”她看向前殿,轻声说:“我不信大王只会喜欢蒋家女!”

    半子看到冯乔望着前殿的目光,心中止不住的忧愁。

    可事情不像她们想的那么容易。

    之后又过了几天,承华宫已经铺设好了,蒋丝娘就带着剩下三女搬了过去。离开金潞宫后,再见大王,难如登天。

    大王召唤的都是蒋丝娘与蒋茉娘。

    半子曾壮着胆子趁着蒋丝娘没注意时溜到金潞宫,大王却正在与人商议事情,她险些被发现,之后就不敢再贸然跑到金潞宫了。

    可若是说大王忘了她们,大王却又让冯丙和冯宾来看望她们。

    “最近都没有见过大王?”冯宾皱眉道。

    半子垂着头,冯乔的脸色也不好看。

    见二女都是这样,冯丙也没了办法,就道:“大王身边有个怜奴,你们何不讨好于他呢?”

    半子怔道:“他不是蒋家人吗?”

    冯乔也一脸不解。冯丙点醒二人:“他不是蒋家人,而是大王的人。”

    冯宾更是说:“你二人不要把路越走越窄了!我看,你们还是先别搬出承华宫了,住到了别的地方,更成聋子瞎子了。下回不如求一求王后,让王后带你们过去见大王。”

    半子羞怒交加,却不能对长辈口出恶言,只好低头不语。冯乔沉默半晌,直言道:“恕奴奴做不到。”

    冯宾道:“你这样就做不到,那你要如何讨好大王?难道你以为你坐着不动,大王就会对你倾心吗?”

    冯丙怕冯宾说得更难听,硬把他拉了出来。在车上问他:“你怎么能对阿乔那么说?”

    冯宾叹气,“……看阿乔的样子,我倒觉得虎头说的对,阿乔不该进宫。”

    之前冯瑄就反对让冯乔进宫。

    冯丙说:“男女之间的事,有时很难说。依我看,阿乔是对大王动心了。”

    冯宾惊讶道:“是吗?”

    冯丙说:“大王若知阿乔心意,哪怕不喜她容貌,也会对她另眼相看。”

    冯乔在叔父二人走后,趴到半子怀中捂住嘴,压抑得哭起来。承华宫内无人,今夜,王后与蒋夫人都留在了金潞宫。

    她的心像刀搅一样。

    半子抱住不停颤抖的冯乔,泪水不停往下落,“姐姐,别哭,姐姐,半子会帮你,半子一定会帮你的!”

    半子一夜没睡,一直坐在窗前望着外面,当天边隐隐泛白,从金潞宫到承华宫的白玉宫道在黑暗中发出玉一样的光华。她看到两个娇小的身影相携着快步出现。

    是蒋丝娘和蒋茉娘!

    她立刻躲到窗户下,看到这两人果然走到承华宫,然后进了隔壁的左殿,再也没有出来。

    她深呼吸几下,取下身上的钗环,悄悄从役者才会进去的小门爬出去,绕路跑向金潞宫。

    明明太阳还没有出来,天地间却已经明亮起来了。半子越跑越害怕,越怕就跑得越快。金潞宫明明近在咫尺,她却好像每跑一步下一刻就会被人看到。

    怜奴已经醒了,他正在灶间偷吃东西,金潞宫出去担水的役者却进来说:“有人从后面来了。”

    后面只有新进来的四个女人。

    怜奴出去躲在暗处一看,噗的笑了。他就知道冯家的女人等不了多久。

    姜元打了个哈欠,敞着怀站在廊下,迎面吹来的夜风冷得刺骨。怜奴进来,他道:“让他们先送一些热水来,我要沐浴。”他碰了茉娘,可那个女人让他恶心。

    怜奴笑着说:“大王先等等吧,有人来了。”

    姜元回头:“谁?”他向殿前走去,这么早谁进宫了?

    怜奴:“是个女人。”

    姜元怔道,“女人?”

    半子跑进金潞宫,这个时间只有役者通过的小门是开着的。她本来还怕碰到别人,结果一个役者都没看到。灶间里的大鼎中烧着热水,白烟袅袅,旁边的烤炉上还挂着滴油的羊与鸡。

    看来应该正在做早饭,人都到哪里去了?

    她没时间多想,穿过灶间跑进了殿内。

    一进殿,她就看到了大王。

    床榻上衣衫凌乱,殿中浓郁甜美的香气让人窒息。

    大王站在榻前,似乎刚刚起来,看到她,惊讶的伸出手:“半子?快过来。你这傻孩子,天这么黑,你怎么过来了?”

    半子委屈又难过,扑到大王怀中,泪水喷涌而出。

    大王抱住她,连声哄道:“半子,不哭。是不是这几日我没有见你们,生我的气了?”

    半子听到这话才怒从心头起,挣开大王,仰头问他:“大王是把我们姐妹忘了吗?你可知我姐姐是如何的思念大王?这几日,我们姐妹又是过得什么日子?”

    大王好脾气的笑道:“都是我的错,半子休恼,大王给你赔礼了。”说罢竟起身,对她一揖。

    半子破泣而笑,怒也怒不下去了。从第一次见面起,大王就对她格外温柔,她也不自觉的在大王面前更敢开口,更敢提要求,不知为何,她就是不怕大王。

    大王赔了礼,伸手道:“半子可还怪我?”

    半子嘟着嘴道:“就怪你!”

    大王笑道:“那我再想想……”他做势沉思,半晌道:“你们在承华宫与王后同住,确实不太方便。这样吧,你们住到照明宫去吧。”

    照明宫比北奉宫更大。

    半子吓了一跳,她只想让大王召她们姐妹前来,半没打算染指照明宫。

    大王却不顾她的劝阻,“我让金潞宫的人去收拾,你们今天就搬过去。”他握住半子的手,“晚上,你来陪我用饭。”

    半子晕陶陶的回去,冯乔已经醒了,天也早已亮了。她见到冯乔,顾不上说别的,先报喜:“大王说把照明宫给我们住!他还说今晚让我们去陪他用饭!”

    冯乔纵使喜动颜色,也板着脸狠狠的教训了半子一番:“你怎么敢独自跑去金潞宫?太大胆了!”

    她罚半子跪着背诵女戒,还不许吃饭。蒋丝娘听到声音过来看,见冯乔举着刻着冯家家训的木板,而半子就跪着一句句背诵,就算都背对了,也是背一段,挨一下打。

    蒋丝娘坐下看到了最后,半子被打得脸色惨白,站都站不起来,冯乔此时放下木板,上前扶起半子,送她回床上躺着。

    蒋丝娘叹道:“果然是冯家女子,丝娘受教了。”

    冯乔道:“请恕奴奴不能相陪。”

    蒋丝娘尽快道:“没事,刚才大王遣人来说,要为姐姐和妹妹搬家了。”她似乎一点也不介意,“大王将照明宫给了姐姐呢。”

    冯乔正色道:“既是大王所赐,吾愧领。”

    一日之间,承华宫就空了大半。冯家侍女也都尽去,为冯氏姐妹铺设照明宫。

    蒋丝娘此时才放松下来,她回去看茉娘。茉娘昨夜服侍大王,今日无法起身,现在还躺在床上。

    看到丝娘进来,茉娘支起身:“姐姐。”

    “快躺下。”丝娘按住她说,“她们搬走了,日后就能自在些了。”

    茉娘脸色发白,躺下说:“姐姐,昨日……”昨日晚饭后,大王就叫她服侍,她连推拒都不敢。

    丝娘皱眉道:“你我姐妹,说这个干什么。”她看茉娘脸面不佳,担忧道:“是大王太粗蛮了吗?”姜元的身世在蒋家不是秘密,比起从小教养的公子,他对待女人自然是不够温柔的。

    茉娘摇头:“大王……十分怜惜奴奴。”

    丝娘看着她,欣慰的叹道:“之前我还担心……现在看到你这样,我就放心了。”

    茉娘心中一抖,丝娘道:“以后你就安心服侍大王,冯乔那里你不用担心。”她笑了一下,“我看大王也不喜冯家女。”

    照明宫比承华宫小一些,但离金潞宫更近。

    半子挨了打,但冯乔没有打重,只余一些青紫。冯乔替她上药时看过,放心道:“过上两日就消了。”

    半子撒娇道:“姐姐打得我好疼啊!”

    冯乔故意吓唬她:“以后再这样,我会打得更重!”她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半子,那是大王,你不能太放肆了。”

    半子乖乖认错,接着就催冯乔去换衣服,“姐姐,打扮得漂亮一点!”

    冯家侍女也纷纷劝冯乔快去装扮,她们打开衣箱,拿出一件件衣服,又捧出胭脂香油,替冯乔梳妆。

    见黄昏将至,冯乔连忙指着半子说:“快给她换。”

    半子:“我不用太麻烦!穿以前的就行。”

    等怜奴来的时候,冯乔正在给半子涂胭脂,半子看到怜奴,眼晴一亮就要起来,冯乔忙道:“别动!”

    怜奴笑道:“夫人别急,慢慢来,大王要我来接夫人。”他笑了一下,“就是怕这路不熟,夫人再走错路。”

    他看着半子发笑,半子心虚,虽然今天溜进去的时候没看到人,可是她跟大王在一起那么长时间都没人进去,可能早就被人看到了。

    冯乔涂好了,半子赶紧站起来,“我们走吧。”

    怜奴对半子说,“夫人请。”然后对也站起来的冯乔说,“夫人,大王赐了晚宴给您。”

    冯乔一愣,就见十几个役者鱼贯而入,顷刻间就布置出一个宴席来。

    半子也愣了,结巴道:“这、这……”

    怜奴催道:“夫人快走吧,不要让大王等急了。”

    半子看着冯乔,僵硬的不知说什么才好,几乎想说自己不去了,还是冯乔道:“快去。”她眨眨眼,把喉头硬块咽下去,“免得大王久候。”

    半子茫然的随怜奴来到金潞宫,却见金潞宫的宴席更丰盛。

    “半子快来。”姜元伸手向她,温柔道:“孤心焦如焚。”

    半子勉强笑了一下,心中充满愧疚。她坐到姜元身边,食不知味。酒过三巡,姜元柔声问她:“可是有什么不愉快的?”

    半子想问他为什么不叫姐姐来,可又怕触怒他,喃喃道:“……奴奴只是担心公主孤身在外。”

    姜元道:“我儿聪慧,还有我儿姜武在身旁陪伴,当无事。”

    半子急切道:“可是我和公主一样大的时候,已经开始由姐姐教导了。”

    姜元点头道:“阿乔确实学识渊博,如果我儿日后得阿乔三分,我就心满意足了。”

    “既然这样,大王何不快快叫回公主?”半子道,“这样……有姐姐教导,公主肯定会学会很多东西的。”

    姜元笑道:“好,好,好,既然半子这么说,那我就让人把我儿接回来。”

    他竟不是虚言,叫来姜奔,让他明日一早去摘星宫接回姜姬。

    姜奔进来后头也不敢抬,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插嘴道:“还有小公子。”

    姜元不但不怒,还应和道:“对,也把旦儿接回来。”

    姜奔应道:“是。”退出去时,偷偷看了一眼,见是一个身穿青色衣衫,腰系玉带,漆发如墨,面如白玉般的女子。

    摘星宫里,姜旦那日后好几天都胃口不开。姜姬看到红果就是山楂,就让人把核去了,切成块后和黄糖一起拌煮,拿给姜旦吃。姜旦吃了以后恢复了过来,更怕姜姬了。

    姜姬见他一连几天都没有再护食,正高兴,姜谷就来找她“告密”。

    姜谷笑得说不出话来,“他让我偷偷把肉藏起来,留给他吃。”

    姜姬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问姜谷:“也没有饿过他啊,为什么这么护食?”

    姜谷劝道:“还是让他和那些孩子分开吃饭吧,再坐一起,又会打起来。”

    姜姬说:“打不起来。”

    还真就没打起来。那些孩子一看到姜旦来就如鸟兽散,姜旦初时觉得有趣,自以为厉害,去追,却忘了这些孩子都比他大上一两岁,怎么可能追得上?常常时他跑得没力气蹲下来,那些孩子早跑远了。

    如此几番,姜旦竟然不来缠姜谷和姜粟了,他对那些孩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姜姬看到姜旦躲在旁边偷看那些孩子喂孔雀,恍然大悟。姜旦的性格很大程度上是围着他的人都是姜谷、姜粟和她,前者只会顺从他,不管他做什么都不会发火;后者平时不会陪他玩,在他“犯错”时就要教训他。所以他只学会了两件事:可以对姜谷和姜粟为所欲为,以及对姜姬的畏惧。

    现在有这些孩子在,他可以从这些孩子中学到什么是“同伴”,什么是“友好”。

    姜姬此时才下定决心把姜旦留给姜武。

    姜武道:“交给我就放心吧,你都是我养大的。”

    姜姬:“……我怎么会是你养大的?”

    姜武:“以前难道我没喂你吃过饭?”

    ……这个倒确实喂过,谁叫这世界的碗大得离谱,她拿不动当然要人喂。至于勺子,家里穷得很,怎么可能会有?

    这天早晨,姜姬在三楼看到姜旦跟那些孩子一起喂孔雀,把姜武抓起来指给他看:“你看!他们没吵架!姜旦还从别人手里拿饼了!”

    姜武昨晚很晚才睡,他每晚都要巡视一番,刚躺下不到一个时辰,此时睡眼迷蒙,只会点头:“对……对……”

    蟠儿上来,看到这一幕,不禁发笑,但想到门外的姜奔,他就担忧起来。这两天他也听到了,公主是想把小公子留下的,不想……

    明明之前大王从没在意过小公子,怎么如今又特意提小公子呢?

    蟠儿站在楼梯口说:“公主,有人求见。”

    姜武再困此时也精神了,撑起来,打了个哈欠,“谁?”

    蟠儿:“姜奔。”

    他看到公主和将军的脸色都不对了,一点也不像把那个姜奔也当成兄弟姐妹。

    姜姬自言自语:“他来干什么?”

    蟠儿道:“听说是奉大王之命,接公主……和小公子回宫。”

    “小公子?”姜姬惊疑不定,与姜武交换了个眼神。

    姜元又想起姜旦了?想拿姜旦做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