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丝娘与阿乔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冯瑄回到冯家时,冯丙已经匆匆进宫了。冯甲见到他说,“宫中什么都没有,昨天阿乔她们进去连侍女都没带,阿丙担心得厉害。”

    冯瑄坐下,进来前他看到屋前站着二十多个家中的侍女,“大父,外面的人是怎么回事?”

    冯甲昨晚上发愁了很久,今早起来就把家里漂亮的女孩子都给数了一遍,数出来这二十几个,打算全送进宫去。

    “你回来正好,跟我一起把这些人送到宫里去。”冯甲道。

    冯瑄,“我去见大王……”不好吧?

    冯甲道:“你正好可以去见见公主。”

    冯瑄拍腿道,“我来就是因为这个!大父,公主出宫了!你知道吗?”

    冯甲……当然不知道!

    他跑到冯营那里把“生病”的人给抓起来,“昨日你去,见到公主了吗?”

    冯营哪里有空去管一个肆无忌惮的公主?挥开冯甲的说,“不曾见。”

    冯甲急得团团转,“那小公子呢?”

    冯营这才坐起来,“莫非也被公主带出了宫?”

    在半子和冯乔没有生下孩子之前,他们本来就打算把小公子这个大王唯一的儿子攥在手心。公主出宫没什么,公主若是把小公子也带出去就不行了。

    可等冯甲催冯营速速进宫时,冯营犹豫了一下,推开把衣服递来的童儿,道:“先去打听一下,蒋伟进宫了吗?”他顿了一下,再问:“还有,蒋彪昨天送蒋丝娘进宫,现在他在哪里?”

    这个倒是很好打听,蒋彪昨天把妹妹送进王宫,根本没回蒋家,连夜出城了,据说他是要去樊城,接替蒋盛,或者说是想把樊城抢到手里,蒋盛今早得知后已经去追了。蒋家照样还是乱成一锅粥,蒋伟只怕焦头烂额,还在闭门不出。

    “我也不去。”冯营把衣服一扔,回身往床上一躺,还用被子蒙住了头。

    冯甲扯也扯不动他,可当面跟大王说话,特别是事涉公主与小公子,他还差得远,只好对着冯营大骂:“你连阿乔也不管了吗?有小公子在她身边,她才能过得更好!”

    冯营犹犹豫豫的转头,对冯瑄说:“传个话给阿乔,让她想办法把小公子要到手里。如果不行也不要勉强,就日日去公主那里吧。”

    冯瑄提醒道:“公主出宫了。”

    冯营怒道:“那就叫她回宫!”

    冯丙一早进宫,金潞宫前却大变样了,那些原来徘徊在此地的女人全都不见了,而远处却传来嘻笑声,有几个脸红红的侍卫一边跑一边说,“快!快!女人在那里洗澡!”

    冯丙没去管这些闲事,先进金潞宫后殿去见冯乔几人。

    冯乔几人仍是昨夜的装扮,一夜过去,形容憔悴,但就算周围什么都没有,她们也尽量把头脸洗净。冯丙进去时,四个女人正在两两梳头,奇特的是给冯乔梳头的是蒋茉娘,蒋丝娘则在跟半子说话。

    蒋丝娘羡慕道:“你们比我们好得多,我父亲死了,母亲……不得相见,连大哥现在也没办法帮我们。”

    半子从没听过这么惨的事,没想到蒋淑一死,他的孩子竟然只能任人鱼肉,连母亲都成了别人手中的把柄。

    “现在我们这一进宫,还不知母亲……”蒋丝娘想起马氏,眼泪自然滚滚而下。

    “你别难过。”半子替她擦眼泪,温柔说:“你现在做了王后,你叔叔应该不敢对你母亲做什么了……”

    这样一想,王后给蒋丝娘做也好,至少她的母亲不会再被人威胁了。

    冯丙听到个尾巴,心中不免一沉,他笑着走过去,唤道:“半子。”

    “爹!”半子看到父亲,自然惊喜的迎过来,但父女两人之间还隔三步时,冯丙就不让她再靠近了,相反,他对着女儿行了个大礼,“见过夫人。”

    半子脸上羞红,还了一礼。

    冯乔也上来拜见,蒋丝娘与茉娘也跟着一同施礼,其中蒋丝娘丝毫没有王后的威势,反倒对着冯丙口称“叔叔”,执子侄礼。

    冯丙笑着应了,让人把箱子抬进来,说:“这是你们在家中用惯的东西,我让人赶紧收拾了给你们送进来。”

    半子立刻上前抱出几套新衣,看了眼蒋丝娘和蒋茉娘,她抿着嘴轻轻推过去两套,“还请两位姐姐不要嫌弃。”

    蒋丝娘先笑道:“我这王后只有身上这一套衣服,再嫌弃就没有衣服换了,等大王来了……”她捏着臭子,做臭不可闻的丑态,逗笑了半子,然后大大方方的把衣服收下,郑重道谢。

    冯丙的担忧也放下了一半,不过等半子送完衣服后,趁着蒋丝娘和蒋茉娘离开时,他还是叮嘱半子不要对蒋家两女放轻戒心,“你们同在宫中,不可能没有争斗,不要傻呆呆的把她们当成朋友。”

    半子点点头,然后又兴奋的说,“爹,姐姐出了个好主意呢!”她看向冯乔。

    冯乔早就羞红了脸。

    冯丙道:“什么好主意?”

    半子道:“宫中不是有很多以前的宫女吗?我看她们衣衫破旧,食不饱腹,还有被侍卫欺负的,姐姐说会给她们新衣服穿,她们就都对着姐姐跪下了。”

    她怕冯丙生气,道:“我们在宫中一个人也没有,所以才……”

    冯丙笑道:“这样很好啊,正显我冯家女子美德。”他想起蒋丝娘,问:“她们当时有没有说什么?”

    半子:“丝娘姐姐和茉娘姐姐都说好,说姐姐是最好的,她们都很愧疚没有想到这个。”

    冯丙提醒她道:“要称王后。”

    半子立刻点头,“我以后不敢了。”

    冯丙不能在宫中久留,他离开时,恰好那些女人都在水道中洗过澡来领新衣服了,她们湿着头发,洗得干干干净净却仍只能穿着破烂的旧衣,在深秋的寒风中瑟瑟发抖。

    他看到半子出来把衣服一件件给她们,重新换上衣服和鞋的女人们似乎也找回了当日在王宫中侍候大王与诸位夫人时的美貌与美德,她们垂着头,亭亭玉立,跟着半子回到了金潞宫。

    这让冯丙心怀大慰,回到冯家后迫不及待的去找冯甲,一边叹一边说:“我看,是我们把蒋家女子看得太吓人,她们二人无父无兄,蒋伟也像是要完全不管她们,今日要不是我去给阿乔送衣服,她们连换的衣服都没有。”

    冯甲说:“你明日再去一次,把我给阿乔挑的侍女送去。那些逃宫女子不要再用了,宁可只让她们做些洒扫的活。还要小心嘱咐阿乔,多去服侍大王。”他转头对冯瑄说,“你明日去迎公主回宫。”

    冯瑄道,“只怕公主未必肯听我的。”

    冯甲道:“那你就让她听你的。公主年幼,又一向对你十分信任,现在宫中有了王后,她更该尽快拜见王后,这是她为人子女的本分。”

    结果冯丙第二日进宫去送侍女,就见到蒋丝娘和冯乔一起在大王面前恭请公主回宫。

    冯乔道:“公主年轻,喜欢玩乐,但宫外庶人多,对公主不好,若是公主缺少玩伴,也可以宫中寻找,或将公主喜欢的人宣进宫来。”

    蒋丝娘道:“姐姐说的是。”虽然蒋丝娘是王后,但她坚称冯乔年长,应该称其为姐,一直很尊重冯乔。

    大王笑道:“我儿年幼,不懂这许多规则,日后还要阿乔与王后多多教导于她。”

    冯丙趁机拜见,将冯家侍女赠给大王。

    姜元看到这二十几个侍女,随手一指道:“既然这样,王后姐妹与阿乔、半子各得一半吧。”

    冯丙一怔,冯乔已经恭敬道:“是,大王。”她对蒋丝娘道:“妹妹先选吧。”

    蒋丝娘连连推拒,“我怎么好要姐姐的侍女,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她有些羞惭的说,“……今日若不是姐姐赠衣,只怕我……都不敢出现在大王眼前。”说着,她以袖掩面。

    冯乔看了眼姜元,见大王心不在焉,索性自己去挑了十二个侍女,让她们去服侍蒋丝娘,蒋丝娘羞得没办法,竟然躲回后殿去了。

    冯乔莫明有种隐隐出了口气的感觉。昨日,蒋丝娘将住了她;今日,她就还了回去。蒋丝娘与蒋茉娘一个空有美貌,一个父亲已死,兄已远逃,又拿什么跟她们冯家女比呢?连衣裳都要靠别人施舍的女人,竟然是王后……

    姜元在此时对冯乔温柔的说,“果然阿乔才是最好的。”他握起冯乔的手,“阿乔,你就替我多照顾照顾她们吧。”他苦笑了一下,“只是我那孩子从来没有教导,性情顽劣,我又不忍心管束,阿乔千万对她温柔些。”

    冯乔被姜元握着手温柔说话,整个人像坐在云上,又像在梦里,她都不知道自己答的什么。

    冯丙看到冯乔羞红着一张脸,难得小女儿态的轻轻颌首,对大王声如蚊喃的道:“大王疼爱公主,阿乔已知,必不会严厉对待公主的。”

    冯丙对她悄悄使了个眼色,做口型:小公子。

    冯乔看到,惊慌自己忘了小公子,连忙补救:“大王,还有小公子,奴奴自知学识浅薄,不敢妄言教导小公子,但奴奴愿替小公子开蒙启智,令小公子成为不输大王的英才。”

    姜元听了就伏到冯乔耳边,说:“不如阿乔为我生下一个更好的小公子吧。”

    冯丙看到大王在冯乔耳边说了什么,然后就把发怔的冯乔抱到了怀里。

    看到这一幕,冯丙只能匆匆告辞了。

    怜奴看到冯丙出去,溜到蒋茉娘那里。

    茉娘看到是他,吓得要跑,被他抓住。

    “昨天蒋彪走的时候跟你说了什么?”怜奴笑着问。

    茉娘吓得浑身发抖,回想起蒋彪盯着她问:“那几日你在哪里?”

    她想起那可怕的几日,想起怜奴的话,怎么敢说她被卖到了宫外?还在一处到处是野妓与嫖客的草屋里住了数日?

    她看也不敢看蒋彪,死死低着头,第一次说谎让她止不住的浑身发抖。

    “不、不知道。”她摇头,“是个、是个草屋,没有人,没有别人。”

    蒋彪骂道:“果然是那小子!”

    他匆匆走来,不及细问,茉娘这才松了口气。

    怜奴小声对她说:“现在丝娘是顾不上,但她早晚会问你的。你不会想告诉她实情吧?”

    丝娘仰起头,眼盈于睫。姐姐、姐姐是不会放弃她的,姐姐是会帮她的。

    “别告诉她。”怜奴这时像个为丝娘着想的好哥哥了,“你告诉她,一时是不要紧,但以后呢?丝娘不止是你姐姐,她也是蒋家女。万一有一日,她会不会宁愿杀了你,也不让蒋家染上污名呢?”他啧啧道,“蒋家送你这样的女子进宫服侍大王,还有了夫人之位,难道不是蔑视大王吗?”

    他说完就走了,蹦蹦跳跳的。

    丝娘却在他背后滑坐在地上,捂住嘴,无助又绝望的无声哭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