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龙蟠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姜姬这几天算是见识到了古人的想像力。

    孔雀已经是很出奇的货物了,至少她就没想过能在这里见到孔雀。但第二天上门的人口贩子还是让她震惊了。《红楼梦》中的晴雯、袭人,还有可怜的甄应莲都是小小年纪就被卖了,但从书中看和亲眼目睹还是不一样的。人口贩子吃得跟猪一样,穿着丝绢的衣服,油光水滑的脸,而他牵出来的八个孩子都是四五岁年纪,每一个都长得很可爱,虽然手脚细瘦,但婴儿肥的脸蛋,大大的眼睛,都能看出从小就是美人胚子。

    眫儿小声说因为朝午王征美,民间就有“市女”的习俗了。所谓“市女”,就是买卖女子的集市,在这里,父母可以卖掉女儿,人贩子也可以将收来或骗来、拐来的女孩子像牛马一样栓起来任人挑选。这里的女孩子从小到四五岁,大到已经成亲生子,只要貌美,都可能卖得出去。

    “那时女子值钱,就常有人将长得漂亮的小男孩充做女孩子卖掉,买主回去发现了再去找,都找不到人了。”眫儿当成一件趣事说,姜姬却听得浑身发冷,再看在这商人的指使下跪在她面前的这群小孩子,那仰起的小脸不是在向她要一颗糖果,而是在看能任意处置他们的主人。

    眫儿说:“公主身边也确实需要人服侍,只是这些孩子太小了些,做不了什么事,公主,不如让他带回去,再送些年纪大的来?”

    商人听到忙说:“某那里还有十岁上下的,只是颜色都不如这几个。”

    眫儿便皱眉道:“既然这样……”

    “都、都留下。”姜姬不看那些孩子,插嘴道。

    商人大喜,眫儿说:“既然这样,先随我去收拾一下吧。”站起身领着那些小孩子出去,只是出去前,他笑看商人,道:“这些小童里不会也有女子吧?”能以男当女,也能以女做男。

    商人连连摇头,“某怎敢欺瞒公主?那样做生意的人都做不长久呢!”

    姜姬不想再看到这个商人,眫儿看出来了,就连商人一起带走了,回来后悄悄对她说:“这个人还不坏,我问那些孩子,他们都是被父母卖给他的,也不曾打骂,每天都可以吃一块饼。”

    “一天一块饼。”姜姬喃喃道。

    眫儿道:“公主,这样已经是很善良的人了。有的商人是一口饭、一口水都不会给的,因为他们转手也只需几天,人不吃东西就没力气,也省了看守的人。”

    姜姬沉默下来,他小心翼翼的问她:“公主,那些小童要怎么处置?”

    “……那么小,能做什么?先养着吧,反正也不缺这点粮食。”陶氏都能收养他们,她为什么不能收养几个孩子呢?

    眫儿仍是不安,“这些小童也就是现在还能服侍公主,等到十岁上下再跟随在公主身边,只怕公主就要惹人非议了。”

    “让他们住在这里。”姜姬没打算再带八个小孩子进宫,叫来姜武,告诉他,她给他找了八个小弟弟。

    姜武一点没在意,点头说:“我知道了。”

    眫儿以为这些孩子以后要做侍卫,也松了口气,做侍卫有一技之长,总好过当一个只在内帷服侍的玩物。

    但姜武既不训练他们,也不打骂他们,每顿饭都一起吃,有肉汤有肉饼,想吃多少都有。倒是姜旦发现了这几个小孩子,起了敌意,见孩子们吃东西就过去把他们手中的汤碗打翻,肉饼也拍到地上。孩子们不敢反抗,只敢趴在地上任他踢打。

    眫儿看到也没有去拦,但跟着他发现姜姬和姜武看到了。

    公主立刻怒喊:“姜旦住手!”

    姜旦转身就跑,被姜武抓回来:打屁股。

    眫儿目瞪口呆。

    姜旦被打,哭得撕心裂肺,公主却仍气怒不止,而另两个侍女姜谷和姜粟也不在意,反而把那些小孩子领走继续吃饭,把掉到地上的肉饼捡起来,还给了他们更多的食物。

    姜武打了十几下,把姜旦放到姜姬面前。

    “知不知道错了?”姜姬气炸,一眼没看到就又去欺负人!

    姜旦捂着屁股,满脸是泪,姜姬才不担心,姜武不可能下重手。

    “别装可怜,说,知不知错?”

    “不让他们吃!都是我的!”姜旦憋足气大叫。

    姜姬气得也失去了理智,见姜谷和姜粟给那些孩子又端来一筐肉饼,一大罐肉汤,就说:“也给他拿!”

    姜谷和姜粟不解,但看姜旦气成那样,为了哄他,就也给他拿来了,还特意盛得多了些。

    姜姬指着肉饼和肉汤说:“吃!我看你能不能吃得完!”明明从小没饿着他,这护食的毛病到底是哪来的?

    姜旦早就吃饱了,怎么可能还吃得下?他看着散发着浓香的肉饼和肉汤,把筐拉到身边,把罐子也抱住,然后就被烫得一缩手。

    “你这顿不吃,下顿还是这个,臭了也是你的。”姜姬说,“你不是说这是你的吗?那就吃光。”

    姜武只是笑,姜谷和姜粟就算想劝也不敢开口,一看姜姬就在生气啊。

    姜旦拿了一块饼,吃了两口就再也塞不下去了,他握着饼不想放,可也吃不下,但也不想晚上吃臭饼,于是看着姜姬,他委屈的哭了。

    “为什么要给他们?”他哭着说。

    “因为太多了,吃不完。”姜姬说,“吃不完就会臭,臭了就不能吃了,那就太可惜了,所以才给别人吃。”

    她指着肉饼和肉汤,“臭了不可惜吗?”

    姜旦看着肉饼和肉汤,满眼都是不舍。

    姜姬用勺子舀了一块肉,就着姜旦不舍的眼神吃了,她问:“你要吗?”

    姜旦赶紧点头,她盛了一块给他。可他吃了几口就再也咽不下去了,他看着手中剩下的饼和碗里的肉似乎正在为难,那边姜姬又舀了一块,当着他的面又吃了,她再问:“要吗?”姜旦再点头,她就又给他盛了一块,还多加了两勺浓浓的肉汤,姜旦喝了两口汤,觉得快要吐了,连原本闻起来很香的肉也开始让他恶心了。

    姜姬又盛了半碗,继续当着他的面吃。

    这时姜旦看过来的视线虽然还是不舍,却也添了两份恶心。

    “要吗?”她舀了满满一勺肉和汤。

    姜旦点头,她盛给他,他却立刻把满到快漫出来的碗放下了。

    姜姬继续吃,还在汤罐里捞肉,捞出来先问姜旦:“还要吗?”他一直说要,她就让人给他再拿更大的碗来,盛完放在那里,然后一定要他吃一口。

    最后姜旦吐了,吐完大哭起来。

    姜谷和姜粟都赶紧去看他,给他收拾,姜姬却又拿起一块肉饼吃起来,看他看过来,举着饼问:“吃吗?”

    姜旦哇哇大哭着转过头,拼命摇头,还要姜谷抱他走。

    “把他抱过来。”姜姬说。

    姜谷把姜旦抱到姜姬面前,姜姬把他刚才不要的肉饼塞到姜武嘴里,姜武笑得开怀,吃得开心,几口就吃完了。姜旦又流露出不舍的眼神,姜姬就再拿一块饼:“要吗?”送到他嘴边。

    姜旦抽噎着死命躲。

    姜姬就把这块肉饼给焦翁。

    焦翁早在这里闹起来的时候就过来了,看到姜姬教弟,好奇的蹲下看,此时接过肉饼吃得快活,还道:“某还能吃!”他指着那一筐饼说,“都给某也能吃得下!”

    姜姬就又拿起两块饼,问姜旦:“你要吗?”

    姜旦看看焦翁,看看饼,仍是不想给别人。姜姬看他的神色,就再次把饼喂到他嘴边,他一闻到饼味,恶心欲呕,拼命扭头。

    姜姬就把饼给了焦翁。

    如是几番,她盛汤、分饼时都会先给姜旦,可姜旦早就没了胃口,他虽然心里想要,可一旦闻到食物的香味就受不了,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姜姬把肉汤和肉饼分光,连那几个小孩子也都分到了。

    等肉汤也没有了,肉饼也吃完了,姜姬拍拍手,对姜粟说:“再送肉饼和肉汤来。”

    于是新的肉汤、肉饼,还有烤肉、水果都送来了,役者以为姜姬在宴客,送了更丰盛的食物。

    姜姬如法炮制,姜旦还是只能摇头,而这些食物被分给了这些日子跑到姜武手下自请为兵的那些人手中。

    盘子罐子都空了,姜姬继续道:“再送!”

    这顿饭吃到了繁星满天,姜旦抽泣着睡着了才结束。

    姜姬最后由姜武抱了回去,眫儿跟上来服侍,却看到公主一上三楼就倒在床上,捂着肚子说:“撑死我了。”

    姜武没办法,急得说要去请医者,眫儿忙道:“奴奴来。”他上前轻轻的替姜姬揉胃,说:“奴奴让人送些红果来,公主嚼一粒就好些了。”

    姜姬:“给姜旦也送一些。”这孩子今天算是被她给治惨了,只盼他能得到教训。

    眫儿悄悄偷看公主。

    姜姬察觉,问他:“那些孩子呢?今天受惊吓了吧,让他们别害怕,以后再被姜旦欺负,要记得跑。”

    “跑?”眫儿发现自己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

    “跑啊。”姜姬点头,“不跑不就又要被欺负了吗?小孩子玩玩闹闹是好的,但如果一方只会被另一方欺负,那对两边都不好。”她对眫儿说,“让他们跑,告诉他们不会挨打,我也不会让人打他们、饿他们。”

    眫儿怔怔道:“……公主还没给他们起名字。”

    姜姬反应过来,“他们在家叫什么?”

    眫儿摇头:“都不记得了。”

    姜姬想了想,“八个人,姜礼、姜智、姜信、姜勇、姜仁、姜温、姜良……”她一边念一边数,“几个了?”

    眫儿忙道:“七个了。”

    “姜俭。”她道。

    眫儿默默念了一遍,眼中炙炙生光,鼓气勇气道:“……公主还未给奴奴取名。”

    “啊?”姜姬看眫儿,直起身温柔的看着他:“那,叫姜蟠龙好不好?”

    “蟠龙……”眫儿只觉得自己已经不在此处了,轻飘飘的,“蟠龙……”

    他是姜蟠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