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王后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姜姬最新章节!

    孔雀太大了, 而且叫声难听, 而且它们吃鲜血淋淋的肉,还吃蛇!

    被眫儿买下来的仆人为了向姜姬展示孔雀确实是吃毒蛇的, 特意抓了十几条蛇扔进笼子里供孔雀啄食。

    “……哪来的蛇?”看到一麻袋蛇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姜武说:“附近全是荒地,随便找一找就有。”而且十几条中仅有两三条的头是三角形的,其它都是菜蛇。

    但一窝蛇扔进笼子,华丽的孔雀边蹦边跳让人担它担心是不是被咬的时候,一口叨住一条蛇的头, 吞啊吞的就吞进去了。

    ……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靠近那几个大笼子了。

    商人们第二天又来了, 带来了更多的货物,把这整条街都占了。

    摘星宫是个正方形的建筑“群”, 前后左右的道路都是属于它的,可以看出原来住在这里的是多么庞大的家族。不过大半都荒废了,有些道路甚至重新变成了野林,和半半截截的围墙混成一体。

    姜武修宅子时首先把围墙给重新垒了起来, 然后放了把火, 把这一片的树林都给烧了。因为这些树年头太短,也没有别的用处。

    商人们的车把摘星宫附近的路重新给压平了。

    “这就是原来门上的。”姜武把原来这座宅子破掉的大门给抬到了里面, 因为他觉得这个门修得很漂亮, 门头是一整块巨石雕成的, 还蹲着吉兽, 只是兽头早就掉了, 只余兽足还抓着门头横匾。

    “田。”姜姬说, 田的纪字是她记得最快的, 阡陌纵横。“这是田家啊。”传承七百年的世家,就这么毁了。

    姜武记得田家,当日把爹爹的父亲赶出王宫,把伪王推上王位的就是他们家,但却被蒋家和赵家摘了桃子。

    “有田家这个活例子,蒋家和冯家绝不会重蹈覆辙。”姜姬望向莲花台,一夜过去,大王该决定好王后的人选了吧。

    蒋彪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憔悴一点,还用了丝娘的粉,脸和脖子成了鲜明的对比。

    现在姜元半倚在凭几上不知是装睡还是装昏,茉娘跪在床前,挺腰、前倾,露出美好的曲线,她的侧脸对着众人,不施脂粉,却将这殿中的女人都比了下去。

    丝娘坐在茉娘对面,给妹妹递东西。

    冯营、冯丙在茉娘和丝娘进来后,都不得不退到后面去,看到蒋彪都转开了头。

    这不要脸的小子!

    大王一直在拖延,看来就是在等蒋彪来。看那个美貌的女子在大王身边服侍,得心应手,就知道她绝不是今天才出现在这里的!

    冯营气怒,外面的侍卫当真无用!这个女人是几时来的?!又在大王身边待了几日!为什么他一点消息都没得到!想起姜姬身边的那个宠奴,更是怒气上涌!打听公主身边的事有什么用?公主就是找一百个男人服侍也不愁日后没有求婚者!大王的事用一百双眼睛盯着都不为过!

    冯乔面色木然,僵硬的坐在那里,只有她自己知道抱着木匣的双手有多冰冷,是她还能坐在这里的全部的勇气来源。

    从那次踏春起,她的房间里连镜子都没有,她变得不爱做新衣服,不爱用胭脂,不爱戴首饰,因为父亲的话,她只愿意在书中钻研。她不想见人,有时甚至生出存上一辈子都看不完的书后再也不见人的念头。

    但她还是个女人,有时连听到身边侍女在春日时吟唱的小曲时,都会伤感落泪。

    有时她觉得如果她只是冯家一个侍女,说不定会更幸福。正因为她是冯营之女,世人才会苛求她的容貌,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侍女,一个农女,姻缘也不会如此艰难。

    可她也会说服自己,正因为她能生在冯家,才没有尝过苦楚,就算日后不出嫁,在冯家也能衣食无忧,安度余生,而且不管她想要什么书,冯家都能替她求来,只是因为容貌不佳,就能怨恨父母吗?她做不到。

    直到大王回国,她才升起希望!若为王后,世人不会称颂王后的美貌,只会赞美王后的德行。或许,这才是她最好的归宿。

    但看到大王面前的茉娘,她才发现或许世人不会要求王后一定要貌美如花,但大王却会。就算他嘴上不说,心里也更愿意要一个更美的王后。

    她紧紧抱住怀中的匣子——事后如今,她一定要当王后!只有当了王后,世人才会忘了那个貌丑的冯家阿乔,记住的是鲁王后!

    半子看着冯乔僵直的背影,咬咬牙,站起来。

    冯营和冯丙看到她往大王那里走都吃了一惊!冯丙都半站起来想喊住她了,被冯营看了一眼才不安的坐回去。

    “半子她……”冯丙担心的说。

    冯营:“让半子去做。半子的性格就是如此,何况不破不立。”现在这个僵局,只看半子能不能打破了。

    半子坐在丝娘和茉娘之间,在丝娘给茉娘递浸湿的麻布时,伸手抢了过来!

    丝娘和茉娘都愣了。

    半子红着脸,抖着手,轻轻把布压在姜元的额上。

    姜元睁开眼,半子紧张的眼睛一直眨,她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笑一笑。可大王笑了。大王对她一笑,按住了她的手,她吓得立刻把手抽了回来,低头坐着,另一只手死命捂住发烫的手背。

    “好了,孤不头疼。”姜元坐起来,茉娘立刻伸手扶住他,他就趁机靠在她身上。茉娘脚下不稳,只好半坐在榻沿,感觉到一只手扶在她的腰上。

    姜元看向底下的几个人,僵持一夜,现在也该决定了,他也看清了这几个女人的心性。

    “孤已有美相伴。”他看了眼茉娘,对冯营道:“冯公,孤年纪老迈,不敢耽误冯家淑女。”

    冯乔的脸色马上变得惨白,整个人看起来摇摇欲坠。

    半子一急,顾不上再害羞,抢先开口道:“大王难道也是只看美色之人吗?我姐姐冰清玉洁,蕙心纨质!如果大王选别人为后,我不服!”她说着,还特意看向蒋丝娘。

    蒋丝娘沉默不动,好像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姜元对半子格外和蔼,被她直斥当面也丝毫不怒,温声道:“非是你姐姐不好,只是我年纪太大,不敢妄想而已。”他顿了一下,深深叹了口气,“我这个年纪,还有多少寿数实不敢言。身边有一美相伴已是天幸。”他扫过这殿中诸女,既像是对半子说,又像是对其他人说:“若是……岂不是耽误了你们吗?”

    半子张口结舌,不知该怎么说了,难道要直言不顾大王老迈也愿意服侍?!

    蒋丝娘伏身叩首,直起身温声道:“大王何须多虑?姜牙八十老人都未曾言老,胸有壮志,大王跟他比,还是牙牙学语的小儿呢。”她竟然以蒋淑做比,“我父五十岁时还娶了我二娘,也不见他自惭形秽。”

    姜元大笑,殿中气氛登时转变。

    蒋彪也大笑起来,道:“我父七十大寿时还独食了半只猪头,大王,休要言老!”

    冯丙在心中暗叹,看半子在那里实在插不上话,也替她着急,到底还是年轻,可再看另一边的冯乔,他倒觉得半子已经不错了,年轻才能不畏惧,敢在大王面前放胆直言。这样的冯乔,就是真当了王后,难道还能期待她替冯家说话吗?

    但冯乔不入宫,半子进了宫也无法施展。

    他给冯营使眼色,此时只能由冯营说话了。

    冯营起身,姜元和蒋彪立刻看了过来,殿中重新变得紧张。

    “大王。”冯营直接看着姜元的眼睛说,“您需要一个王后,需要生下传承国统的公子。”他指着冯乔和蒋丝娘,“这二女,一为老夫之女,一为蒋公之女,皆是国内最好的女子,皆可为后。请大王择一人为后,另一人则为夫人,共同扶助大王。”

    殿中所有人都看着这两人,静默不语。

    蒋丝娘屏住呼吸,茉娘更是隐隐的发起抖来。半子殷殷的望着姜元,期望从他口中听到冯乔的名字。

    冯营道:“大王心悦谁,就可以那人为后。”

    姜元看向冯乔。

    冯乔耸起肩膀,头紧紧垂下,几乎贴在胸口。

    他再看向蒋丝娘,丝娘却仰着头,不但与他对视,更粲然一笑。

    姜元叹道:“我与蒋公一见如故,不想短短几日就是天人永隔。”

    冯乔紧紧抱住木匣,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变成了冰。

    姜元牵起蒋丝娘的手,温声道:“我愿替你父照顾你,你可愿嫁我为后?”

    蒋丝娘盈盈下拜,“奴愿意。”

    半子的眼中立刻涌出泪来,转头就要跑,蒋丝娘却抓住她,牵着她的手走到冯乔面前,三人的手交握到一起,她一手抓住半子,一手牢牢按住冯乔怀中的木匣上,笑道:“我愿于姐妹们一起服侍大王,不知二位可愿与我相伴?”

    冯乔不安的动了一下,却感觉到蒋丝娘手下的力量,两人的眼神对在一起,她知道,如果她敢拒绝,蒋丝娘就敢当众掀了木匣,让匣中之物露于人前!

    半子看了眼冯乔,不知她肯不肯接受,但她是要接受的!进宫来才知道,大王并不向着冯家!宫中若没有冯家女子,日后大王早晚会被蒋家笼络过去的!

    她抢在冯乔前面说:“奴奴愿跟着姐姐……”她看向姜元,目露情丝,“陪伴大王。”

    蒋丝娘微笑着看向冯乔,“姐姐是嫌妹妹不堪吗?若姐姐肯进宫,妹妹愿退……”

    “我愿意。”冯乔先开了口,打断了蒋丝娘的话,被蒋丝娘把话说出来的话,她就真的进不了宫了。

    蒋丝娘就一手携一人,三人同行,袅袅婷婷的回到姜元身前,她再把茉娘也拉过来跪在身侧,四人一起向姜元行大礼。

    姜元赤足下榻,亲手扶起丝娘,再拉起茉娘与半子,最后才令冯乔起身,并没伸手去扶她。

    “我有几位淑女相伴,此生无憾。”

    他对冯营说,“日后,孤不再征女,望冯公告知国人,让他们放心吧,朝午遗祸,将不会再是鲁人之忧。”

    他这是誓言此生只有这四女,就连丝娘与冯乔听到这个都松了口气。

    冯营看着姜元,低下头说:“遵命,大王。”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