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冯家子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姜姬最新章节!

    现在就这么僵持着。

    冯瑄却觉得转机已经出现了。虽然不知公主为什么突然想盖行宫, 他已有多日不曾进宫, 只因不想看那个眫儿,身为男子, 却只愿身为花鸟,实在令人不齿。

    想到此,冯瑄悄悄出去找了冯甲。

    冯甲对公主造行宫的事倒不在意,不过听到冯瑄说冯营正气得在屋里转圈,登时大喜:“我立刻去找他!”

    说完, 冯甲连鞋都顾不上穿就跑去找冯营了, 冯瑄偷偷溜过去,听到冯甲跟冯营一起长唬短叹, 时而咒骂朝午王,若不是他倒行逆施,以姜鲜与长平公主的人品,养育出来的孩子肯定不会是这样!跟着就是哭, 哭先王、哭鲁国, 两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抱头痛哭。

    冯瑄叫人送上酒菜,就坐在廊上, 自斟自饮。一会儿童儿也过来了, 坐下偷吃他面前的炖鸽, 冯瑄端起盘子, 不让他吃, “去里面吃。”

    童儿站起来围着冯瑄转, 一边生气的说:“爹又喝酒了!晚上又要给他洗衣服了!”冯营有个坏毛病, 喝完酒后,睡到半夜才吐酒,为了怕被呛死,他都是坐着睡的,或者倚着什么,童儿每到这时都只能一夜不睡的守着他,等他吐完要立刻给他换衣服,再把衣服洗干净。这真的很烦人!

    冯瑄叹了口气,把盘子给童儿,结果童儿一拿到就抱着跑了,冯瑄大骂道:“一只都不给我吗?”

    过了一会儿,童儿笑嘻嘻的端着一篮梨子过来了,两人边吃梨子边等,一直等到天快亮时,冯甲才叹道,“现在只怕世人还未知大王,就已知公主了。”

    冯营又流下泪来。

    童儿躲在门外偷看,对冯瑄说:“爹爹一定是喝了一坛了!”

    冯瑄也过来偷看,小声问:“怎么看出来的?”

    童儿小声说:“爹又哭了呢?”

    冯瑄小声问:“叔叔常哭吗?”

    童儿小声说:“喝得超过一坛就会哭呢。”他回忆道,“上回哭是看到你回来了,哭自己没儿子,一边哭一边打自己呢。”

    冯瑄叹气,唉……

    冯甲扶着冯营的背,轻声道:“既然这样,就快让阿乔进宫吧。公主看到阿乔,当会自惭形愧的。”

    冯营突然站起大叫,“对!让阿乔进宫!要让公主看看,什么才叫好女子!!”

    门外,冯瑄沉默不语。

    童儿已经跑去准备冯营替换的衣衫了,还让人赶紧给床榻换上旧被褥。

    周围的人跑来跑去,冯瑄端起酒壶,见只剩下一点,干脆一仰而尽。到底,他们冯家还是要送个女子进去,还是免不了这样的手段。

    只是现在可能是冯家等了数十年才有的机会,也是他一展抱负的机会!他不想放弃……

    冯甲说过,蒋家什么时候都是倾全家之力,而冯家却总爱留一手。冯甲对他说过,“你就一定会成功吗?如果你失败了,那冯家也败了,为什么不给冯家多准备一条路呢?冯乔就算不进宫,难道这世上还有什么男人能看到她外貌下的心灵吗?让她进宫吧,这样她日后不会以冯家女入葬,而会以鲁王之后的身份归陵。你何不去问冯乔呢?”

    冯瑄去见了冯乔,以一个女子的年龄而言,她应该可以做祖母了:年已双十有六。可这样的年纪却仍留在冯家,都是因为那一日,有个人当着一众女子的面放言:冯女无颜。

    因为这一句话,冯家所有的女孩子都没有办法再出门了。

    冯乔听冯瑄说完,只问了他一句话:“那家里是希望我去,还是不去?”

    冯瑄问她:“你自己呢?是想做王后?还是不做?”

    冯乔:“难道我进宫就能做王后?”

    冯瑄道:“大父这么说,当是有把握。”

    冯乔就不说话了,过了很长时间才说:“……我不想在家中老死。”

    冯瑄就懂了。

    剩下的就是说动冯营了。如果冯营是疼爱冯乔还好劝一点,只要冯乔去求一求就行了,可他偏偏是怕把冯乔嫁给大王,如果大王日后不堪,那冯家就会首当其冲,会被说是不会教女儿,王后没有劝诫大王,才致使大王如此荒唐!只要想到这样的传言,冯营都觉得自己还不如死了算了!但只怕就算死了也会从坟墓里爬出来!

    一直到今天,冯营都在于大家僵持。

    冯甲回房后先吞下草梗,吐出胃内的酒,然后才服药躺下。冯宾与冯丙匆匆赶来,见他倒在床上,脸红得吓人,一个急得赶紧去叫医者,一个吓得说:“那背儿那里怎么样了?背儿不擅酒啊!”

    冯甲道:“虎头在那里,不必着急。”

    冯丙这才放心了,两人一起逼问冯甲:“背儿真答应了?”

    “他真答应了?”

    冯甲缓缓点了点头,倒回枕上,长长舒了一口气,“这下,可以进宫见大王了。”

    冯营手握王玺之事他是知道的,可王玺不能就这样交给大王,一旦给了大王,却无法提出合适的回报,只怕会令大王更加忧惧冯家。与其这样,何不一力将冯乔送上王后之位?这样大王也能安心,冯家也能更进一步。

    冯宾转头对冯丙说:“既然这样,你就让半子跟着阿乔一起嫁进王宫吧。”

    半子是冯丙之女,颇像冯瑄,她一落地,就成了冯丙的掌上明珠。因为家人都思念冯瑄,她便自称为半子,立誓要做个不输男儿的女子。

    冯丙发愁道:“可是半子……”

    冯宾道:“这可不是由着她任性的时候啊。”

    冯丙只得回去劝半子,父女二人对坐良久,半子珠泪滚滚而落,却转开头不看父亲,哽咽道:“……父亲要我去,我就去。”

    冯丙知道半子的志向,半晌才道:“委屈我儿了……”

    半子抹掉脸上的泪,扬头道:“我是冯家子,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她恨道,“我绝不会像大哥一样的!”

    冯瑄本是听说这件事后特意过来的,听到这句,只能在门前转身离开了。他越走越快,在心中呐喊:

    他绝不是要背弃冯家才离开的!他也姓冯!也是冯家子!!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