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甘为猪羊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茉娘被人绑着扔在草房里,怜奴就在外面!他还跟那人嘻笑!说她是他从宫中偷出来的女人,让他把她看紧了不要放走,那人拍着胸脯保证说一天都不会把她松开!

    这不是!这不对!

    这一切都跟姐姐说的不一样!

    茉娘穿着布衣,没戴钗环,被人送进了莲花台。那人告诉她,现在莲花台内的宫侍、守卫除了冯家的就是蒋家的,会有人保护她,如果她一天见不到大王,也会有人给她送吃的、喝的。

    “只是娘子要委屈几天了,大王一直守在金潞宫不曾出来过。”

    茉娘不怕苦,她学舞时被先生教导,什么苦都尝遍了,她道:“如果大王不出金潞宫,我也可以溜到金潞宫去。”

    “这个……娘子如果有机会,倒是可以一试。”那人深思道,“怜奴也在大王身边,娘子若是见到他,不要吃惊。”

    怜奴?

    茉娘松了口气,她认识怜奴,虽然两人没说过话,但既然是蒋家人,那她就不必担心了。

    可潜入莲花台后,她才惊觉这里是如此的大,但却看不到一个人。

    没有侍卫也没有宫侍。

    可却有一些别的奇怪的人。她们看到她后,竟然上来撕打她!抢她的衣服!她吓跑了,也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里,更别见到大王了。

    她又饥又渴,又怕再遇到那些会抢她的女人,只好一直躲躲藏藏,在无人时才敢出来,偷喝莲花池边的水。

    然后她就遇到了人。

    是一个侍卫!她想上前问路,她想到金潞宫去。那人听了后就答应了她,还从怀里掏出一块干饼给她。她拼命道谢后接过来,正吃着,那人却将她推倒在地,就要行事!

    她吓得尖叫,把饼扔了,推开他跑了。

    逃走时,她看到不远处有个人正看着这边笑,她吓坏了,以为又是一个坏人。

    可是等她跑到安全的地方,坐在地上仔细回忆才想起那人脸上绑一块三角巾……是怜奴吗?她听大哥说怜奴因为瞎了一只眼,在大王身边恐怕不雅,就在伤眼处绑了一块三角巾。

    刚才那个人是怜奴?

    她忍不住又偷偷找回去,却看到怜奴正在跟那个欺负她的侍卫说话,两人颇为熟悉的样子,最后他还给了那人一块铜币!

    吓得茉娘再也不敢找怜奴,赶紧偷偷跑了。

    但她的肚子很饿,饿得她受不了了。她想要一点吃的,哪怕那个侍卫再找她,她也愿意!可当她看到有侍卫过来后,她还是躲开了。她害怕,她不想这么做,她不敢。

    她在这里就像一个被人围追堵截的小兔子,每个人看到她后都会拉弓搭箭,每条狼、每只狗看到她都会追过来。

    她躲在角落里,不知自己还能怎么办。

    这时有人在背后跟她说话!她立刻吓跑了!却又碰上了怜奴,她想起那个被他叫来的侍卫,更加不敢回头。

    她不知自己跑到了哪里,找到一处山石,想钻到里面躲起来,却听到里面有男女在一起的声音,只好继续跑。

    她从昨天就没吃饭,只喝过两口水,整个人都晕晕的没力气,跑一会儿就有些撑不住了。她靠着树坐下来,眼泪涌上来,她静静的哭着。

    这时,怜奴找来了,他站在离她很远的地方,笑着看她。

    她连忙站起来想跑,头一晕摇摆起来,她伸手扶住树,看到怜奴几步跑过来,对她笑着说:“饿坏了吧?我找了你一天。”说罢从怀里掏出一块饼,“快吃吧。真是,你刚才就不该跑,那个叫住你的人就是大王呢。”

    “真的?”茉娘赶紧摸摸脸和头发。

    怜奴上下打量她,把饼塞给她,“吃吧。你这样也可以,看起来像是刚从家里逃出来的。蒋彪都交待过你了吧?就说是蒋伟想把你们姐妹送人,你好不容易跑出来,找大王求情。”

    茉娘连忙点头,接过饼也顾不上干得渗血的喉咙,拼命吞下去。

    怜奴看她这样,说:“我去给你取水,别一会儿见了大王连话都说不出来。”

    他拿来一个竹筒,筒中清水甘甜得很,她全都喝光了,抹抹嘴说:“我们去见大王吧。”

    怜奴却看着她笑。

    渐渐的,她觉得浑身无力,天旋地转,头一沉,她就栽倒在地,眼皮沉得直打架,周围的一切都看不清了。

    再醒来时,她躺在一辆车上,身上盖着脏臭的麻布。她的心狂跳!怎么回事?回忆起来,她喊起来,声音却细小的听都听不清。

    突然麻布掀开,怜奴笑着看她:“醒了?”

    她哀求的看他,想伸手去抓住他,手脚却仍然没有力气,她的眼泪不停的流下来,对他喃喃道:“怜奴……怜奴……”

    怜奴也是坐在车上的,推车的是另一个人,他看起来简直像个乞丐,他明明听到她的声音,却连头都不回一下。

    怜奴用麻绳将她的手脚都紧紧绑住,看她在看那个推车的人,说:“我给他两块饼,让他帮我推车,他不会听你的话的。”

    茉娘哭泣道:“怜奴……你不要害我……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害我?”

    怜奴双眼发亮的打量她,“你们蒋家的人都一样,使唤起我就像使唤自家的奴仆。”

    茉娘惊惧的瞪大眼,摇头:“我没有……我也是啊……我也只能听家里的话……”

    “你要听话,那就不该抱怨。”怜奴笑道,“既然蒋家能将你送给大王,我拿你换金子不也很正常?还是你只愿意被蒋家卖掉,不肯被我卖?”

    茉娘死命摇头,“怜奴……怜奴……我们是一样的啊……”

    “我们不一样。”怜奴说,鄙视的看着她,他把麻布一盖,再也不理她了。

    等车停下,他把她扛下来,她拼命的咬怜奴,他也不为所动,走进草屋,轻而易举的就把她卖掉了。

    她想呼喊,怜奴对她说:“你如果在此地报出蒋家之名,那蒋家之女流落在此,成为庶民玩物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乐城!”

    茉娘便死死咬住嘴,看到怜奴得意的笑,他可惜的看着她,肯定道:“看,这就是我们不一样的地方。”

    草屋里有四五个女人,还有小孩子,小孩子可以跑来跑去,反正他们不会逃走。那些女人中,也只有她被绑着。女人们趁着没人时想脱下她的衣服,几人还为了她的鞋撕打起来,被草屋的主人发现,将她们打了一顿赶出去了。那主人蹲下对她说,“你是宫里的女人,肯定有人想买你回去,如果没有人买,你也可以留下,我这里每天都有吃的,只要你好好干活。”

    干什么活呢?那些女人和孩子会跑到街上把男人拉进来,就在她身边的地上胡来,有男人看到她被绑上想伸手,被女人说:“她可贵得很,你掏得起钱吗?”

    □□不绝于耳,她死死把脸埋在地上,恨不能一下子就死了。

    姐姐……大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自从把茉娘送出去后,蒋丝娘坐卧不安。她天天待在蒋彪这里,看到有人来找他就避开,等人走了以后就赶紧回来问:“有茉娘的消息了吗?”

    蒋彪被她问多了也有些烦,道:“她才刚进去,也不知道见到大王没有,没见到的话还有的等呢。”他顿了下,“有怜奴在里面照顾,不会有事。”

    蒋丝娘怒道,“怜奴?靠他?他恨死我们了!怎么会帮茉娘?!”

    蒋彪:“他恨我们不假,可茉娘与他一样,都是可怜人,他怎么会恨她?”

    蒋丝娘犹豫半晌,摇头道:“……大哥,不是这样,怜奴虽然恨我们,却恨得痛快,就像杀人,他对我们就是捅一刀,对着丝娘,却可能会多捅几刀。”

    蒋彪不解,“他这么讨厌茉娘?”

    “不是讨厌。”蒋丝娘叹气,“是痛恨吧。可能他觉得,茉娘太软弱了。”

    蒋彪还是不懂,“既然你这么担心,我就让人去问问怜奴吧。”他无奈道。

    蒋丝娘这才放下了心。

    怜奴很快传来信,却是嘲笑他们太心急。

    ——就算是男女勾搭,也没有一夜成事的道理。

    这话砸到蒋彪头上,气得他七窍生烟。

    “这下你放心了吧。”他没好气的对蒋丝娘说。

    蒋丝娘既放了一半的心,仍有一半提在空中,“这么说,大王见到茉娘了?还很喜欢她吗?”

    蒋彪对茉娘的容貌很有自信:“只要大王见到茉娘,就不可能不动心。”他看向丝娘,没有说出口的是:需要担心的是一旦茉娘受宠,还会不会遵守约定让丝娘也进宫。毕竟茉娘只会是夫人,而丝娘一旦进宫,就算也是夫人,也会身在茉娘之上。

    姜元看怜奴得了两块金饼,一连几天都很高兴,既好笑也更奇怪,不免问他:“那毕竟是你的姐妹,在蒋家就算人人都欺负你,她难道也欺负过你?”

    怜奴道:“同一个圈里的猪羊,一只日日想着逃回山林,一只却心甘情愿的把自己养的皮光肉滑,只等主人把它端上餐桌。”

    姜元就明白了,看怜奴痛快的一挥手:“所以看到这样的猪羊,我就恨不能早早给她一刀!也省得碍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