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将军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以前姜姬从没注意过这宫里是不是多了人,自从冯瑄走后,她再坐在二楼时,还真看到零星几人弯腰弓背从远方疾速跑过,不小心还会当成是贼。

    姜谷和姜粟倒是知道,说:“好些女子在河道中汲水、洗衣、洗发。”

    莲花台中不是有一个泉眼,就是取的地下活水,宫中河道的水都是活水,姜姬这里食用的水全是役者从别处以水瓮担来,姜谷和姜粟受她的影响,也不敢用河道中的水,就是在看到宫中女子就着河道早起净面洗头,心里痒痒,因为那一幕实在太美了。

    姜姬看她们一脸羡慕,刚想松口答应,就想起当日朝午王事后,宫中遭劫,听说死了不少人,那死掉的人会不会有掉在河道中的?这么一想,她就摇头说:“你们想洗头,就用担回来的水吧。”

    “可那些水少……”姜谷为难的说,“役者一日取两回水,只够吃喝,再让他们担水……”简言之,开不了口。而且天气这么热,用河道中的水洗脸洗头也会很舒服的。

    消沉时什么事都没有,振作起来就会发现很多很多要做的事。

    水这个问题确实需要解决,而且现在天热,一说起来,姜姬也觉得头上痒痒的。她想了一下,上了二楼,打开一个木桶的圆盘后,水慢慢溢出来,她掬起一捧闻了闻,气味清新,没有怪味,其实长着荷花的水道中的水也没有异味,但她就是心里不舒服。

    她叫来役者,问他们谁能看出这木桶中流出的水是不是取自水道?

    其中一个长脸、短眉的役者上前道:“公主,这楼里的水是取自水心,与水道中不是同一股水。”

    姜姬忙问:“那摘星楼有水眼吗?”

    役者道:“自然是有的,奴等这几日洗漱都是用的楼中的水,只有公主起居食用,取的是从莲花山取回的水。”

    乐城是山城,莲花台所居之山自然名为莲花山,山中有七眼泉,其中两眼只有王宫能取用,其余五眼则任由乐城人取用。

    姜姬跟着役者去看水眼,原来就在摘星楼里,一处低洼,盖了一个小石亭,石亭上石刻怪兽,下方就是水眼,一汪深绿幽蓝。

    役者取了一杯,奉给姜姬,她接过尝了一口,清洌甘甜,沁人心脾。这水已经很好了,难道莲花山那两眼泉中取出的水比这更好?她又尝了役者抬回的水,似乎是温和一些。

    姜谷和姜粟跟下来,看到这里就有这么好的水,都高兴的要跳起来。姜姬也有些忍不住,道:“这水可以烧一些吗?我想沐浴。”

    役者忙道:“以柴煮水未免费柴,公主想沐浴,奴这就取水,晒上半天,大约就行了。”

    原来还有这一手!

    如果说姜姬之前还怀疑晒出来的水够不够热,等到下午时,役者前来说可以沐浴了,她过去一看,役者往浴池中注中的水竟然还冒着白色蒸气!这是晒开了?!

    “……晒水是怎么晒呢?”她忍不住问役者。

    役者忙道:“有一处池子是专用来晒水的。”领她去看,那水池全是用黑得发亮的石头砌成,其中的水被役者汲出后,留在石头上的水渍迅速退去。她想碰一下看这石头到底有多烫,旁边的役者吓了一大跳,赶紧拦住她道:“公主!此石热极时能烫掉一层肉!绝不能碰!”顿了下解释道,“此石名为阴阳石,昼间极热,夜间极凉,乃是奇石。”

    就算姜姬认为它不过是一种黑色的石头,但看到它能在盛夏——高温也帮了一点忙——把水晒开,也承认它真的很神奇。

    摘星楼的一楼有一个很大的浴池,大概有五平方大小,足够泡下姜姬、姜谷和姜粟了,但姜旦不能一起进来,他会故意尿在里面。

    泡在水里,姜姬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趴在池沿,又开始陷入脑袋空空的境地。

    姜粟过来:“姜姬,我给你洗头。”

    “那一会儿我给姐姐洗。”姜姬扭头笑了一下,继续趴着不动。

    姜粟轻柔的揉着姜姬的黑发,看她没精打采的,小声说:“是想大哥了吗?以前你就特别缠大哥。”

    姜姬反应过来,惊讶道:“是吗?”

    姜粟笑道,“以前在家时,我和姐姐在外面,你午睡醒来就喊大哥。后来因为你总是醒来就喊大哥,大哥就不跟二哥一起出去打猎了,总是等你醒来后再出去。”

    “是吗?”姜姬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不过好像确实不管她什么时候找,姜武总在附近,一听到她叫就来了。

    姜粟点头,“对啊,大姐还说那样她就只用带姜旦一个,大哥都把你带走了。”

    姜姬沉默下来,那时……她是想跟着姜武出去看看这个世界,转着各种念头,找吃的、找路、找人。所以她才总跟着姜武,因为觉得姜谷和姜粟都是小小的女孩子,不能让她们背着她跑来跑去啊。不过现在想想,姜武当时是在陪她玩吧?任她随手一指“去那边”,他就答一声好,背着她就跑过去,也不管她是不是心血来潮。

    姜姬把脸埋进胳膊里,姜粟的声音更加温柔了,轻轻的抚摸着她说:“有大姐和二姐在呢,我们四个在一起,米儿不怕哦。”

    眼泪突然夺眶而出,她转过来扑到姜粟怀里,抽噎着哭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哭过之后,似乎就不得不接受姜武离开的事实了。

    姜武和任何一个人都不同,或许从她刚到这个家里时,在大哥和二哥中间选中大哥“撒娇”,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所有物,她紧紧抓住姜武,一刻也不想放开。但这不是她不想放开就能一直留在她身边的。

    姜元,以前是爹爹,现在是鲁王。

    如果说他是爹爹时,姜姬还有自信能从“爹爹”手里保住姜武,在他成了鲁王后,她就没这个自信了。

    或者有一日,就在不远的未来,姜武会变成另一个姜奔。

    莲花台又迎来了一个黄昏。

    姜元装累才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因为先王曾经允许国内公卿士人随意进出莲花台,而这个代表着先王礼贤下士的习惯也被朝午王继承了下来,所以姜元从进了莲花台后,每天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来见他。

    他坐在王座上,有时一整天也没办法站起来。

    但冯营和蒋伟却有志一同的消失了。

    这让姜元有心想分别找这两人试探关于王玺的事,也没办法开口。他也不敢拒绝见人,万一这些来拜见的人中有人手中有王玺呢?

    可就算是这样,他也渐渐觉得疲惫起来。

    他伏在案上,头疼欲裂。

    怜奴进来看到他这样,连忙上前把他背起来,送回寝室,然后为他更衣、梳发、净面,亲身侍奉,姜元好受些了,慈爱道:“我儿辛苦了,快坐下。”

    怜奴这几日都受他的命令在四下查探,现在姜元回到莲花台,蒋冯两家抓刺客的事也告一段落,他再外出也不怕被人抓住无法报出姓名。

    姜元被困在金潞宫,对乐城一无所知,王宫大门又大敞着任人进出,他终于成了鲁王,却觉得比在流浪时更加羞耻。

    他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怜奴都打听出了什么。

    怜奴不负重望,带来了蒋家的消息。

    “蒋伟正在赶蒋彪出城呢,蒋彪非说伤重无法挪动,据说这几日,蒋家日日都发出争吵声。”怜奴兴灾乐祸道,“只怕蒋伟近日是无法进宫来了呢!”

    姜元听到深深叹了口气,怜奴忙道:“爹爹想让他进来吗?可是他一来,又欺负爹爹……”他越说声音越小。

    姜元叹道,“我虽不想见蒋公,但是……”

    怜奴羞愧道:“都是儿不好,没能找到王玺……”

    姜元拍拍怜奴,“我儿已经很好了。”

    怜奴这才开怀起来,又道:“爹爹让我去找的那些人,我去了,可是听说要进宫做侍卫,他们竟然都不愿意。”

    鲁王宫有八百健卫,先王时军奴过万,这些都是鲁王手里的军队。比着先王,姜元当然也希望手里攥着这么多士兵才好。可惜他现在手里的人连一掌之数都没有。那些投效而来的人,都不能以庶民之身进宫,除非他们做健卫或军奴。

    姜元当然不敢让这些自由惯了的人当军奴,他们都自持武艺,心高气傲,这才想用健卫之名吸引他们。不然他这宫外站的人就全是蒋、冯两家的人了。

    没想到这些人竟然不愿意!

    姜元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下来,怜奴看到,接着说:“我又问了他们,原来他们宁愿去做打仗的兵,也不愿进宫来。”他愤愤的加了一句,“一群傻子!”

    姜元的脸色却变好看了,笑道:“我儿不知,做兵比做健卫好得多呢!不但自由,要钱要女人都方便得多。”

    怜奴更加做鄙视状,“可那哪有做宫中侍卫来得风光呢!”

    姜元笑着摇头,倒是有了主意,道:“去叫你大哥进来吧。”

    怜奴转了下眼珠子,出去却叫了姜奔进来,道:“没有看到大哥,只有二哥在。”

    姜奔听到怜奴的话,虽然奇怪,但当着姜元的面却不敢开口。

    姜元并不介意到底是哪一个人,见是姜奔也点了点头,招手叫他坐到床前,温声道:“我儿近日愈见勇武,不知我儿可愿持剑,护卫你父?”

    姜奔连话都不会说了,只会拼命点头。

    姜元笑了一下,对怜奴道:“领你哥哥去见那些人,以后你二哥就是我的……”他看了眼姜奔,“常胜将军!”

    姜奔整个傻了。

    怜奴推了下姜奔,“还不快磕谢爹爹?”

    姜奔一个栽下去,猛磕了七-八个头,声声响亮,抬起头来,还是结巴的说不出话。

    姜元笑了一下,让怜奴带姜奔下去了。

    这样,他至少手里有了一个“将军”了。不管“将军”本事如何,他是可以征兵的!

    怜奴带着姜奔下去,还想说两句话,一抬头看到姜奔轻蔑的扫了他一眼,转身大步走了,竟然不理他!

    “蠢货!”怜奴暗恨的骂了一声,跟着又得意起来。这姜奔成产将军,姜武能不怒吗?原本爹爹叫的可是他。而那些留在宫外的人又哪是那么好收服的?到时只要稍加利用,何愁这姜奔不送了性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