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姜武离开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姜姬最新章节!

    冯瑄走后, 姜姬坐在榻上半天都不能平静。

    摘星楼已经打扫干净, 再也嗅不到那积存的尘土味。纱帷轻轻飘动,送来莲花的清香。案几上摆放的香鼎、香瓜、玉盘, 另一边则是堆放的箱子,姜谷和姜粟正把替换的衣服找出来。

    “……做几件衣服。”她说。

    姜谷说,“冯公子不是送了衣服来?”她指着另一边的一个大箱子。

    这是冯瑄今天来的任务:冯家送给她的衣服与首饰。至于那些行李,大半都是各种布匹。一小部分是从家里来出来的,早年冯丙送的;大部分都是她这一路上收的“礼物”, 龚獠送的最多, 冯瑄也送过一些。还有一些其他人给的。

    “给你们做些新衣穿。”她笑着说,指着箱子:“开了那个箱子, 用那里的布做吧。你和姜粟都要做几套。姜旦也需要几件,还有姜武与姜奔。”

    冯家只给她一个人送了衣服,姜谷他们现在身上穿的全是当时在家里做的,虽然都是新布, 也没有补丁, 但跟昨天她穿的那一套相比,真的差得太多了。

    “姜武和姜奔的衣服, 照着姜旦的那一套做。”姜姬翻出姜旦在冯家穿的那一件, 后来从冯家出来, 担心他在路上弄脏衣服就换下来了, “你们俩的照着我的做。”

    姜谷惊讶的瞪大眼, “我和姜粟就不用了, 你的衣服, 我们不会做啊。”

    “也没有那么难。”姜姬想了想,把冯家送来的那个会制衣的役者叫了进来。

    这些役者都没有姓名,冯家能把他们送来,当然不会给他们姓冯。这个役者身材矮小,手指短粗,看起来不像擅长制衣的,他一进来就拼命把头低下来,不肯让姜姬看他的脸,趴在地上说:“奴参见公主。”

    他脸上有一块胎记,黑青色,整个横在右眼与鼻梁上,还有些隆起。现在似乎认为脸上有胎记的是天生的罪人还是什么的,这种孩子在生下来后有的甚至会被扔掉或杀死,少数能长大的也只能隐姓瞒名过活,这个人却学了一门手艺,能以此为生,真是很厉害。

    姜姬说:“你看我这衣服,你可会做?”她平举双袖。

    那人速度看了一眼,继续死死压低头说:“这件正是奴的手艺。”

    “能不能再做几套?”姜姬指着身后的箱子,“这些随便你用。”

    那人连连点头:“奴立刻就动手!十日!不……十一日一定能再做一套!”

    “不必这么赶,如果简单点做,不做这么复杂,能快点吗?”她指着姜谷与姜粟,“她们可以帮你。”

    那人反倒不愿意了,一边找借口:“奴制衣时不喜人观。”一边打量姜谷与姜粟,又道:“二位娘子一看就不是做活的。”

    姜姬后知后觉的想起应该是怕人偷师,只好做罢。又赶紧请他给姜旦也做两套,那人不知是不是被冯家交待了什么,答应是答应了,却宁愿先做姜姬的,道:“等给公主制出两件衣裙后,奴再给小公子做吧。”

    她倒是想请他给姜武与姜奔做衣服,但他就一个人,先做她的,一套要十一天,两套下来就要二十天,再做姜旦的,衣服虽小,时间却不会少,最多算十天,就是一个月。

    这么一想,还不如她们试试。

    那人先来挑选了一些布料,四下找不到奴仆抬箱子,急得一头汗。

    姜姬让他在这里做,他却死活不应,连连磕头说:“奴在这里,只怕性命不保!”

    联想到这摘星楼只有鲁王上来过,难道冯瑄说的那话是指她不该让姜谷他们都住在摘星楼?

    姜姬问他去哪里做,役者道:“那边就有小屋,奴在小屋里做。”

    姜武帮他把箱子抬过去,回来说:“走到那边,有一排屋子是给他们住的。”姜旦抢话道,“我也可以进去!”

    什么意思?

    姜武推了下姜旦的脑袋瓜,说:“那些屋子都盖得很低。”他比了一下,“大概这么高。”

    刚到人的腰那么高?为什么盖这么低?

    姜姬好奇了一下,就忘到脑后了,让姜武陪姜旦玩,她去和姜谷、姜粟一起做衣服。

    摘星楼周围有数条直通通的通道,宽窄大概可供一辆车通行吧。上面没有盖子,下面没有栏杆,姜姬坐在那里手上做着事,跑神的想这些道路难道是用来走车的?可是为什么要建这样的通路呢?

    话说一楼这里真是凉快啊,明明是盛夏,却像是坐在空调房里,水帘带来了凉意,湿气却都被风吹走了。

    顺风吹来的莲花香也不会积在室内,而是在你身边打个转,又顺风飘去了别的地方。

    这时,姜姬看到冯瑄送来的役者担着几担东西从石道上过来,有柴炭、有水瓮、还有鲜肉,最后一个人捧着一篮香果。他们绕过大殿时,遥遥向姜姬行了个礼。

    姜谷抬头,庆幸道:“看来今晚有好吃的了!”

    “这些人来的真是时候。”姜粟说,“我本来还想着要去找姜奔要吃的呢。”

    姜姬问她昨天跟姜奔去哪里拿的食物,她说:“在那座大宫的后面,有一排屋,屋前有火灶和大锅,还有很多饼。”

    姜谷有些担心姜奔,“他今天没过来,是不是在爹爹那里?”

    说话音,姜奔就来了,姜谷看到他从通道走过来,忙站起来跑过去,招手呼唤他,“姜奔!”

    可姜奔带来的却是个坏消息,“姜武呢?爹叫我带他过去。”

    姜姬看看外面的天色,已经快到黄昏了,姜元叫姜武过去肯定不会是请他吃饭。

    “爹叫他干什么?”她问。

    姜奔很兴奋,激动的说:“爹让我和姜武一起做他的侍卫!还给了我们刀剑!新衣服和新鞋子!”

    他前后张望,“姜武呢?快叫他来!”

    可哪怕是姜谷和姜粟都没有像他一样高兴,两个女孩全都紧张起来,一起问姜姬:“爹爹这是不让姜武回来了吗?”

    姜姬心里火烧一样。姜元这是打算要用姜武了!他这样做了以后,她再想像现在一样就不可能了,只怕是见姜武一面都难!

    姜奔反问她们:“当了爹爹的侍卫,怎么会再回来?”

    听了他的话,姜谷和姜粟都沉默了。姜谷抹了把眼泪,鼻音浓重的说:“那我去给姜武收拾一下衣服。”

    姜奔有些嫌弃的说:“不用了,爹爹给了我们新衣服!”

    姜姬看到他身上的衣服果然不是陶氏、姜谷和姜粟给他做的那些了,比起家人的手艺,自然是他身上这件更精致漂亮。

    “……你原来的衣服呢?”她抬头问他。

    姜奔刚要说扔了就看到她的神色,一下子竟然不敢开口。

    “拿回来,那是……谁做的,你还记得吗?”她望着姜奔,一时竟然有些不确定他是不是还记得陶氏?还记得他也曾叫她“娘”。

    姜奔悚然一惊,整个人都不安起来!他早就忘了那衣服是谁做的,只是在有新衣后,更觉得旧衣破烂不堪,想着以后不会再穿就扔掉了。但、但如果是陶氏做的……

    姜奔掉头跑了,姜谷和姜粟没有叫住他,以前不管姜奔对她们的态度如何,她们对姜奔就像对姜武一样。但这次,姜谷回来坐下,姜粟继续低头缝衣,两人就像姜奔没来过一样。

    天渐渐暗下来了,没办法再缝衣服了。殿中已经点了火烛,但仍然很昏暗。

    晚饭很丰盛,但姜姬已经想不起都吃了什么,她靠在姜武的身上,什么也不想做。他已经知道姜奔来过的事了,也知道他说了什么,从那时起,姜谷和姜粟都很沉默,姜武也没有说话。

    “你去那边之后,要听爹爹的话。”她说。

    “嗯。”他默默点头。

    “要机灵一点,爹爹吩咐的事,要在心里想一想,要知道他想做什么,然后再考虑要不要去做。”她说。

    “如果我不懂就回来问你。”他说,仰头望向金潞宫,心中既有忐忑,也有激动。他本以为爹爹已经把他忘了。

    但他也放心不下姜姬,她既聪明,又幼小,还要照顾姜谷、姜粟和姜旦,他在的时候还能帮她,他不在以后,就只有她一个人了。

    “你也可以来找我。”他说,抱住姜姬,“你要记得,我是你的大哥,你起过名字的大哥,什么时候你叫一声猪哥,我不管在哪里都会跑回来的。”

    姜姬握住他的手,“嗯。”

    第二天,姜奔神色消沉的过来了,姜谷和姜粟都没有跟他说话,而是给姜武包了很多干肉和干饼。

    姜奔一句话也没有说的把姜武领走了。

    摘星楼突然变得更加空旷。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