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儿在此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莲花台跟姜元想像中的不一样,如果说心目中的莲花台是仙宫,眼前的莲花台就是一座死城。没有见到在爹爹口中往来如梭的宫女,没有那娇俏的容颜、银铃般的笑声;没有衣衫飘飘的公卿,没有嘻笑怒骂皆坦然的俊秀公子。

    只是一座矗立在黑夜中的巨大坟墓,还有那顺着风飘过来的莲花香气。

    “当日夺宫时,宫中的人大多都逃走了。”冯营叹道。那是莲花台建成七百年来最悲惨的一日,王的尸体被人藏在冰窖内,王后被侍卫从宫室中拖出来,衣发凌乱,宫女、宫侍们四散奔逃,被朝午王征召入宫的美女们成了猎物,听说有人把这些女人绑起来堆在车上带走,不知去向何处,更有城中闲汉流民戏称没老婆的就去莲花台扛一个回家。

    冯营叹了口气,指着前方说:“那就是莲花台。”

    鲁王宫戏称为莲花台,但其实只有一座宫殿是真正的莲花台,它位于王宫中轴线上,前面是将台,后面是千莲池,也是水榭,朝午王征入宫中的美人都住在这里。

    莲花台有照明、承华、金潞、北奉四大殿,朝午王住北奉殿,但先王住的却是金潞殿,而姜元之父,姜鲜当时住在承华殿。

    但承华殿已经锁殿四十年了,能够马上住人的是北奉殿与金潞殿。冯营没有犹豫,直接将姜元领到了金潞殿。

    金潞西边就是承华,姜元走进金潞后,一转身就看到对面有一座秀美的宫殿,不免驻足。冯营只得上前道:“那是承华殿。大王想必还记得吧?”当日姜鲜一家被送出宫时,姜先还不到一岁,能记住就有鬼了。

    但姜元面带怀念的点了点头,“承华殿……”

    冯营道:“大王,您该去将台了。”

    站在金潞殿还能听到宫墙外的哭号声。

    姜元陡然紧张起来。

    冯营上前道:“容臣为大王整一整衣冠吧。”

    这一刻,姜元在他面前不再是那个可以随意评判的大公子,而是鲁王。在冯营为姜元整衣时,周围的蒋盛等人全都肃穆以待。

    “大王,请至将台。”冯营退后一步,行了个大礼。

    先是披甲执锐的健卫,然后是冯营、蒋伟等人,最后是姜元。当他走到将台前,宫墙下的鲁人看到我王亲至,无不跪地叩首,山呼其名。

    “我王!我王!”

    “大王!大王!”

    姜元好像身不在此,魂魄离体,他什么也看不到,身边的一切都消失了,只有耳边震耳欲聋的呼喊声。

    他是鲁王。

    他紧紧握住拳头,藏在怀中的虎符是他唯一能感觉到的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只是极短的时间,冯营在旁边躬身道:“大王,请回宫吧。”

    再次回到金潞殿,姜元突然觉得眼前的一切格外清晰,殿中的每一物都纤毫毕现,都映在他的眼帘中,映在他的心里。他深刻的知道这里就是他的王宫了,他是这里的主人。

    冯营一直跟在姜元身后缓步向前,突然发现姜元走得快了点,他一怔之下,姜元已经越过众人,大步走到殿中王座后,甩袖端坐,扫视着其他人。

    其他人中,只有冯营和蒋伟反应最快,立刻就上前跪伏下去,恭敬至极。蒋盛就慢了一步,还是看到蒋伟跪下后,才匆忙解剑跪下,伏下去前仍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姜元。但以前他可以坦然自若的和姜元对视,那时的姜元是胆怯的、弱小的,可现在姜元平静的回视过来,那目光中的压力似乎在蒋伟背上狠狠推了一把,让他迅速把头低了下去。

    “诸君请起。”姜元在所有人都伏下去后,才平举双手,温和的说。

    大家都在看冯营和蒋伟,见这二人直起身,才跟着坐直。

    冯营温声道,“大王应发国书周知列国,还要向凤凰台递国书称臣,若凤凰台下旨召大王前去,大王也快尽快准备起来。”

    蒋伟也道:“正是如此。大王,此事不宜缓,当速办!”

    姜元愣了,国书需要王玺,没有王玺,国书递出去也只是陡惹笑柄罢了。但他只有虎符,没有王玺。

    下面以蒋伟和冯营为首的人全都在看着他,好像他就应该立刻拿得出王玺来。

    这是下马威。

    姜元刚刚险些要沸腾的脑袋此时不得不冷静下来,他温声道:“就如冯公、蒋公所言。”他对冯营温声道,“冯公,今日多亏了冯公一直在我身边,劳累冯公了。”

    冯营垂下头,“大王威武,天成地就,臣不敢言功。”

    姜元再转头向蒋伟,关心道:“这几日倒是少见蒋公,可是身体不适?”

    蒋伟道:“多谢大王关心,臣只是老迈,精神短了些。”

    姜元道:“我日后还要多多仰赖蒋公,蒋公可万万不能言老啊!”

    这下殿中的气氛好多了。蒋伟也松了口气,脸上不免露出睥睨之态,他看向蒋伟,有些焦急,此时此刻不正好将婚事定下来吗?

    可蒋伟说自己精神短了,说了那两句话后竟然就闭上眼睛,一副睡着的样子。

    姜元也恰好不想再跟这些人说了,免得又被逼迫,道:“蒋公怕是累了,今日你们就先回去吧,我也想早些休息了。”

    那些因为跟着蒋淑去迎接姜元而在今日得已一同入宫的小家族们都精明得很,刚才亲眼看到冯营与蒋伟逼迫鲁王,个个都心惊胆战,恨不能早早离开,一听姜元这么说,马上就纷纷告辞了。

    恰在这时,冯营的童儿跑进来。

    冯营吓了一跳,忙招手叫他过来。因为宫中人少,现在只是堪堪找出一二百人可供驱使,其中大半都是蒋家、冯家的人。这些人当然不会拦童儿,可童儿竟然能在鲁王宫室畅行无阻,这本来就是个大问题!

    可童儿为难的看了一眼冯营,竟然不过去,而是跑到姜元身前,跪下磕了个头,脆生生的说:“公主到了。”

    一些原本要告辞的人都站起来了,听到这话连忙又坐回去,都往殿外看。

    姜元想了一下才想到这大概指的是姜姬,他笑得慈爱,站起道:“我儿在何处?”就要举步去迎。

    但姜姬已经进来了。

    冯瑄留在宫门外,此时只能让姜姬一个人进去。

    姜谷几人都只能留在外面。

    姜姬跟她们说:“你们捧着匣子,谁叫都不用理,若是有人来拉扯你们,就把匣子用力往地上砸!我在里面能听到声音,会立刻出来找你们的!”

    冯瑄在旁边听到,不免暗暗发笑。一点小心计,却立竿见影,又简单易行。

    姜姬再对姜武说:“只怕你不能进殿,把姜旦给我。”

    冯瑄忙道:“公主休急,此时领进去只怕对小公子并不好。”

    姜姬怎会不知道?伪王一个儿子都没有,不就是赵后和蒋夫人干的吗?生出来的都杀了,没生出来的也没放过。姜旦跟她不一样,女儿不会继位,却可以笼络他人,所以她这个女儿没关系;但姜旦是男孩,姜元现在还没王后,如果今日她把他领进去,异日不管何人为后,必除姜旦!

    可这也是让姜旦有身份的最好的机会!过了今日,再把他领出来就没用了。

    前后权衡,姜姬还是无奈放弃了带着姜旦一起进去。因为她现在还没有保护姜旦的能力,先保证他能够活下去吧。

    冯瑄道:“童儿刚进去,公主快进!”

    这个姜姬懂,她也没犹豫,壮着胆子就往里走了。说起来也是稀奇,好歹是个王宫,怎么殿门口连个侍卫都没有?就让他们这么长驱直入,现在她都要进去了,也没人来问一声。

    带着这一丝不解,她走进去,沿着长长的昏暗的道路,前方一点明亮,风从那个方向吹来,渐渐能听到人说话的声音,空旷的回音隐隐传来。

    “我儿在何处?”

    她听到姜元这么说,于是加快脚步迎着声音跑上前去,在眼前豁然开朗的那一刻,她大声喊道:“爹爹!儿在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