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玉郎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家里有了粮食,但姜姬还是想吃野菜。她这个毛病还不能跟别人说,只好自己跑出来找野菜,姜武被她拖出来,看她兴致勃勃的采了一篮野菜,受不了的摇头,伸手道:“给我,我去给你洗。”说罢提着篮子跳到小溪中,哗啦哗啦的洗起来。

    “天天吃腊肉,你不想吃点菜啊?”姜姬脱到木屐和袜子坐在石头上,她在家里可不敢这样,姜元对她要求很严,一举一动都不能放纵,受他影响,连陶氏、姜谷和姜粟也这样,看到她坐姿不正或走路步子太大都会赶紧提醒:“姜姬!”

    现在家里唯一一个不对她盯头盯脚的只有姜武了。

    姜武洗好一篮野菜跳上岸,不安好心的坏笑:“洗是洗好了,你怎么吃啊?这里可没锅,干脆直接嚼吧,我洗得可干净了!”

    姜姬一瞪眼睛,“你小瞧人!”说罢撸袖子把野菜拿过来甩干水,挑掉不够嫩的老叶子,然后拿张纸包起来,指挥姜武就地挖个洞,姜武恍然大悟,“焖耗子啊。”说起野耗子肉,他也很久没吃了,想起来还有些馋呢。他蹲下几下掏出一个大洞,将碎石头堆在坑底,先撸一堆干树枝子点火,然后道:“你在这里坐一坐,我去掏几只野耗子!”

    不一会儿他回来,不但掏了耗子洞,还掏了两个蛇洞,其中一条蛇足有一米长,姜姬看到蛇头不是三角形的才松了口气,“你也不当心点!”

    姜武道:“我掏蛇洞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放心。”老鼠和蛇都收拾干净了,他正要把火堆移开,把这些给埋进去,姜姬道:“等等,我带了盐。”

    姜武大喜,“快给我……我来抹,盐咬手。”他拿过布袋把蛇和老鼠里外都抹上一层盐,和野菜一起包上,埋在洞里,再把火堆移回来,等上一会儿就会熟了。

    日至中天,坐在溪边的姜姬看看日头,问姜武:“……回去你该挨打了吧?”

    姜武一缩脖子,手上拿着几枝嫩树枝甩得咻咻响。

    大概是因为那冯丙走了以后再也没有音信,姜元的心情这个月以来越来越坏了。这个家里,除了姜姬没挨过他的巴掌,陶氏、姜谷和姜粟都挨过打。而受伤最重的是姜武和姜奔。姜元一直在教他们习武,以前受伤再多,毕竟是打熬筋骨的时候,一开始总是会受些苦的。而且当时也能看出姜元并非故意令他们受伤。

    但这个月可不一样了。

    姜元一直以来让他们学的都是棍子,自冯丙来后,他让他们在棍头装上了箭头,以前被棍子擦到就是一道青肿,现在碰到可就要出血了。而姜奔和姜奔在姜元手下就是挨打的份,哪天身上不带几十道伤?

    幸好那冯丙也送了伤药来,可能想他们在此地寻医不便。不管怎么样,有了药,姜武和姜奔才没出大问题。

    姜奔是不管挨再多打,姜元一句话,让他站就站,坐就坐,只怕让他去跳坑,他也没有二话。姜姬劝过几回,反被姜奔转过来劝“爹是为我们好”。

    倒是姜武挨了打虽然不敢反抗,心里还是知道好坏的。让他说姜元坏话他不敢,但最近却喜欢借着姜姬出门的机会躲出来。

    哪怕回去后姜元生气会罚他,那也比挨姜元的打强,因为那时姜元的怒火早就发泄完了,对姜武也就是让姜奔执棍打几杖之类的,而姜奔也早没了力气,再怎么运力气也打不重。

    姜武的手巧,这一会儿功夫就给姜姬编了好几个草篮,还都不一样。让她不由得想在她还没来之前,这些孩子们自己讨生活,不知长了多少心眼,学了多少本事。

    ……但碰上一个姜元,怎么就突然都愚忠了?

    姜姬真是拿这些人没办法!想想他们以前还考虑过要干掉姜元,但现在这个念头想一想都大逆不道。她也不是说现在还要杀姜元,但提防一些总是应该的吧?这个人到现在是什么来历都还不知道。

    姜武突然跳起来,向远方眺望,又忽然趴到地上,五体投地。

    姜姬看他这样,看地上一些小石子似乎在微微的动……

    “有人来?”姜姬站起来。

    “很多马,很多人。”姜武爬起来说,把火堆给踢到小溪里,焖的食物掏出来,也不嫌烫,往怀里一藏,过来抱起姜姬就往山上跑。

    “他们快还是我们快?”姜姬趴在他背上小声问。

    “不知道。”姜武跑到一个山坡上,往下张望,看到一队人马似乎正在往这边疾奔,“他们。”他拔足狂奔,甚至连刚才不舍得丢掉的食物都掏出来扔在地上。

    “从后面绕过去!”姜姬道,这里方圆五十里内都只有他们一家人,这些人可能也像冯丙一样是冲着姜元来的!

    如果她能说动他们搬家……

    姜姬恨得咬牙,她早提过搬家的事,可姜元就是不愿意,他不愿意,这个家里就没人听她的。他们就不想想,万一再来的人不像冯丙心怀善意呢?姜元身份有异,有冯丙那样的,肯定也有想他死的!

    如果真的这样大家一起死了也不错……

    这么一想,姜姬……还是不甘心!

    姜武背着她从他们安家的山坡后面上去,沿着山坡往上爬时,姜武气喘吁吁,姜姬趴在他背上四下张望,忽然看到在山坡的另一边有一队人马!她马上提醒姜武,“看那边!”

    姜武一眼看到,目眦欲裂!可惜他现在还没有学弓箭!身上也只带了一柄匕首。他只好振作起来跑得更快些。

    “是那个……姜姬吗?”马上的冯瑄问冯丙。

    “正是。”冯丙道。他一发现自己晚了蒋家一步,只得将冯瑄请来。冯家玉郎,这个份量该是够了。最重要的是,姜元当年在江州时,冯瑄与姜元曾有一面之缘。

    冯瑄面容修长,有一把美须,风姿落落。他笑道:“果然长得像段家那群人。”

    大梁皇帝俗家姓段。

    冯丙道:“那……依玉郎看,姜姬的母亲该是何人?”冯瑄久居江州,轻易不回家。要想知道姜元在江州时有无与永安公主有染,只能问他了。

    冯瑄笑道,“我又不是她老子,怎么知道她娘是谁?不过你猜是永安公主,这也不是不可能。永安到了肃州后就肆无忌惮,入幕之宾不知凡几,她两年前仰药自尽,听说也是想落胎服错了药。”

    冯丙吓了一跳,“永安公主已经没了?!为何不曾听说!”

    冯瑄似乎才发现说了不该说的,不过反正也说了,就索性全说出来:“这有什么好吃惊的?东殷王把永安公主都熬死了,那老不死的不占点便宜怎么行?既然上国无人探问,他不报信,刚好永安的食邑不就都归他了吗?”

    冯丙都不知道该感叹东殷王太大胆还是运气太好。

    两人算着时间,等那侍从应该已经把姜姬送回去了,两人才策马回到队伍里。

    队伍中早有一人等烦了,正是蒋伟。

    他虽早了冯丙一步,可冯丙带来的冯瑄单人匹马撵上他后邀他喝酒,竟然毫无廉耻之心的将他的衣服全都藏起来,直到冯丙带人赶上!最后两家只得同行了。

    蒋伟看到冯瑄就吹胡子瞪眼,冯瑄不以为意,特意策马靠近,温声道:“二哥见了奴,因何不快?”

    蒋伟两腿一夹马腹,把冯瑄甩在身后。冯瑄再撵上,蒋伟无奈,怒道:“何唤我二哥!”

    冯瑄道:“二哥恼了奴吗?奴知错,二哥休怒,休怒。”

    蒋伟和冯瑄年纪差不多,可看起来差了一辈人。看到他不理会冯瑄,冯瑄在后殷殷呼唤,连蒋家的从人都忍不住上前劝告,“二叔,冯玉郎在后面叫你呢。”

    “我知道!”蒋伟脸都气得通红,深呼一口气,勒住马,等冯瑄。

    冯瑄微微气喘的撵上来,一点没有被蒋伟甩脸色的不快,欣喜道:“二哥不气了?我正有事要跟二哥说。”说罢将马与蒋伟的并行。

    蒋伟冷着脸,一脸不喜。

    冯瑄悄悄说,“我在江州听过一个趣事。”

    “什么趣事?”蒋伟道。

    冯瑄:“东殷公那个老匹夫冲到永安公主面前摔了一个碗呢。”

    “为甚?”

    “听说……”冯瑄眼珠子一转,声音更低了,“永安公主给他戴了绿帽子。”

    冯瑄哧笑,“这有什么稀奇?”永安公主嫁到胶东,当天见到新郎官就气得大怒“如此老奴怎堪配我?”,婚礼都不愿意行就跑了,后来东殷公几次跑到江州求见公主,公主才生下了一个女儿,不过早就传说那个女儿也不是东殷公的种。

    冯瑄摇头:“当然不是那等小事……据说公主还有一子……”

    蒋伟猛得转过头!没生下的不算,生下来……那就是东殷公的孩子!除非东殷公连脸都不要了递国书告公主给他戴绿帽子,那就天下闻名了。

    蒋伟震惊完了,回过味来,挥鞭子就要打冯瑄:“你这嘴上没有一句实话的东西!若真有此事,早传遍了!”别的不说,东殷公多个孩子这种事就不会没人知道。

    冯瑄耸肩道,“信不信由二哥,我只知道确有此事,东殷公当然大怒,不然……”他向天上翻了个白眼,“二哥自己去查就是,看我是不是在哄二哥。”说罢就策马跑了。

    蒋伟被这天外飞来的一个八卦搞得神经紧张,到山坡上了还有点没回过神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