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红颜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姜姬最新章节!

    “咳咳……”蒋娇儿捂住嘴,有气无力的咳着,她指着窗子说:“关上……关上……”宫人就急忙把靠近水边的窗户全都关上。

    夏季的莲花台上,处处飘着莲花的香气,令人窒息。再清高出尘的花,开得多了,就变得霸道了。在这座台城上,再也闻不到别的花香。

    蒋娇儿想起昨晚三哥偷偷潜入台城后对她说的话。

    “娇儿,你可以回家了!”

    “大哥他们正打算迎回姜元,他就是当年大公子与长平公主的儿子!我们蒋家又有希望了!”

    昏暗的灯光下,蒋娇儿木然的望着振奋的蒋珍,她轻轻咳了两声,把痒意压下去,道:“哥哥,要娇儿做什么?”

    蒋珍的脸就变得僵硬了,他刚才的狂喜像假的一样从他脸上被揭去,他露出一个拙劣的、轻松的笑来,他抚摸着蒋娇儿的脸,像小时候哄她一样,柔声道:“娇儿,大哥对你说……珍重。”

    蒋娇儿看向窗外的水池,这宫中处处是回廊、处处是水,莲花的枝蔓也长得到处都是,散发着臭味。

    “不!不,娇儿,看着哥哥!”蒋珍捧住她的脸,轻声说:“娇儿,哥哥是要接你回家的……”他张张嘴,“大哥……也想接你回家。”但想好的话在面对蒋娇儿似乎明悟一切的目光下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他只能避开她的眼睛,干巴巴的说:“你、你在八月十四日,从台城最低的地方跳下去……”说完这句,他猛得抬起头,急切的说:“哥哥会让人在下面接住你!会事先把那个地方的土给翻松!你找最低的地方,跳下去不会有事的!最多摔断腿,但你不会死!我会立刻找人把你接回家给你治好!然后,你就可以留在家里,没有人知道……”你还活着。

    在寂静的宫室中,这对年过半百的兄妹黯然相对。

    蒋珍连目光也不敢与蒋娇相对,他曾在台城与鲁王拍案大骂,也曾在他国公卿面前侃侃而谈,但此时此刻,他没有在鲁王前的勇气,也没有在公卿前的口舌。他只能僵硬的坐在蒋娇面前,等她应一声。

    “……”蒋娇轻轻笑了,天真的就像当年那个将要被家人送进王宫的小女孩,“好啊,娇儿……早就想念家中的人了。哥哥、嫂嫂……还有小彪儿,他……也已经娶妻生子了吧?”

    烈日当头,四周没有一丝风,宫人与侍卫全都躲到了阴凉处。

    宫内的钟响过九遍,蒋娇往将台望去,问宫人:“大夫们都已经出宫了吗?”

    宫人不明白蒋娇为什么问这个,她们深居内宫,怎么会知道?不过钟响九遍,该是要出宫了吧?虽然鲁王已经很久都不见诸位大夫了,但大夫们还是要到王宫中来的。

    “应该快出去了吧。”宫人道,“夫人是想见蒋大夫吗?”

    蒋娇似有若无的嗯了一声,勉力支撑起来,把手递给宫人,“扶我出去。”

    夫人已经有两年不曾出门了。宫人连忙唤来轿子,把蒋娇托上去。“去那边。”蒋娇指着将台。

    将台是点将的地方,只是鲁王宫已经有几十年未曾出过兵,早就沦为宴戏之所。它是整个王宫最高的地方。

    轿子摇摇晃晃的往将台去,炙烈的阳光洒下来,让蒋娇有些头晕。她撑着额头,似乎每向前一步,身上都变得更轻松一点,好像束缚她的东西正在一点一滴的消失。

    将台之上没有侍卫看守,还能看到被风卷来的一两朵枯荷落在石台角落。

    蒋娇按着轿子:“停下。”

    宫人茫然道:“夫人,大王不在这里。”

    蒋娇笑起来,“我当然知道!停下!”

    宫人只得将轿子落下,扶蒋娇下轿,“夫人……是想从这里看蒋大夫?不如奴出去送信?”

    “不用。”蒋娇扶着宫人的手一步步走上将台,居高临下,前方不远处就能看到一辆辆牛车缓缓从宫门口驶离。

    这其中,可有她的大哥?

    蒋娇露出一抹天真的笑。

    她猛得推开宫人扶她的手,冲上去!站在城墙之上!

    宫人吓得尖叫:“夫人!!夫人啊!!”

    那尖利的呼喊穿云裂帛!

    宫门处的人纷纷闻声抬头往上看。

    “那是谁!!”

    “什么人在将台上?”

    “侍卫!侍卫!!”

    蒋淑发现牛车停下了,掀起车帘,“怎么不动?”

    却见从人早就跪在地上,满脸是泪,遥遥指着城墙,“是……是小姐!是小姐啊!”

    “什么?!”蒋淑猛得跳下车,鞋都顾不上穿,他赤足奔到墙壁之下,身旁都是举手搭凉棚往上看的人。

    高高的城墙上,一个小小的身影摇摇晃晃站在那里,她的头发在狂风中飞舞,衣裙像风中的花瓣。

    “娇儿!!”蒋淑撕声叫着,他挥着双手往前跑,“娇儿!快下来!快下来!”

    他看到城墙上的蒋娇儿听到了他的声音,低头冲他一笑,便如乳燕投林般栽了下来。

    地面震动了一下。

    蒋淑愣住了,因为他看到不远处有一个什么东西趴在地上,像一堆随便扔在地上的脏衣服。那不是人,那……不像人,人不会那么扁。

    “娇儿?”他往前走了两步,看到一蓬花白的乱发,斜插一根金钗,血腥混合着荷花香气扑鼻而来。

    “什么?娇儿是从将台跳下来的?”蒋伟不相信的喊,“喊老三过来!喊那畜生过来!他是怎么给娇儿传的话!”不等蒋珍过来,一个蒋淑的从人冲了进来,从人满脸油汗,喘道:“大夫在宫门前昏过去!”

    整个蒋家乱成一团。

    蒋淑被抬回了家,灌了一碗花椒水后醒了过来,他醒过来后看到家人全围在身边,立刻挣扎着起来,喊:“蒋伟!你立刻出发!不能再耽搁了!我们已经晚了!”

    蒋伟手上还端着药碗,闻言有些反应不过来,“大哥,你还病着!我怎么能走?!”

    蒋淑一挥手:“马上走!立刻套车!”

    蒋伟只得星夜出城。

    蒋珍一个人坐在角落里,蒋淑看到他神色不对,让家人都出去,把他喊到身边来,“老三,不要多想,娇儿一向聪明,她知道怎么做对家里最好。”

    蒋珍抬起头,面色苍白,神色凄惶,“我跟她说的了!她能回家了!我让她从最低的地方跳!我、我昨天就带人去翻土了!我翻了很深很深!”

    蒋淑搂住他,“不要多想!这是娇儿为我们家做的最后一件事!她做的对!做得好!”

    “大哥!”蒋珍抱住蒋淑,号啕大哭起来。

    蒋淑眼中也涌出湿意,他抱住哭得浑身颤抖的弟弟,轻声说:“明日,我们去接娇儿回家。”

    夜风微凉,星月无光。

    王城外荒茫的大地上,奔驰着两队人马。

    赵肃听到马蹄声,掀起车帘,问从人:“哪里来的马蹄声?”

    从人道,“不是来追我们的。大夫放心。”

    赵肃道,“去探一探。”

    数刻后,两队从人回转,对赵肃说,“是蒋家的车,似乎是蒋伟的人马。”

    赵肃怔了下,嘀咕道:“蒋家?他们又玩什么把戏?”这家人的心眼多。

    赵荟从车内爬起来,道:“大哥休急,我听说今日蒋夫人从城墙跳下来了。”

    赵肃恍然道,大笑起来,望向台城喃喃道:“看来明日,蒋家要逼宫了。”

    第二日,蒋淑让人把他抬到了宫门口,无数蒋家子侄头绑孝巾,跪在宫门口哭声震天。

    蒋淑只穿里衣,散发披面,面色腊黄,捂着胸口,指着宫门大骂:“姜婓!!你出来!赵阿蛮!你出来!我蒋家娇儿就死在你二人手中!我的娇儿……娇儿啊!!!”蒋淑痛哭失声,涕泪横流,丝毫不顾仪态了。

    周围渐渐围拢了不少人,宫门紧闭,也没有侍卫趋逐,人就越围越多。

    “我蒋家跟从你姜家已经有四百多年了!你姜家立国有多少年,我蒋家就跟了你们多少年!东起樊城,西到辽城,南入泗水,北过江洲!我蒋家有多少男儿洒血疆场?你数过吗?我告诉你!二百四十七个人!!里面还有我的父亲!我的叔父!”蒋淑说到这里,动了真心,捶胸顿足的大喊,“你对得起我蒋家吗?!对得起吗?!我的娇儿……我的妹妹……哥哥对不起你啊!!”

    他哭一阵骂一阵,骂完接着哭,哭够了继续骂,不到两个时辰就吐血沫子了。蒋家数百人都围在宫门口,不举刀,不拿箭,就是跪着哭他们蒋家的先人,哭昨日跳城墙的蒋娇。

    整个王城都被蒋家这飞天一笔给弄懵了。

    冯丙不敢出门,躲在冯营屋里,问:“蒋淑这是想干什么?”他就不信蒋淑不知道朝午王早就已经死了。

    冯营从昨天听说蒋夫人跳城墙后脸色就很不好看了,今天更是黑得像锅底。

    他们冯家,又晚了一步。

    “他想逼赵王后出来承认伪王已死。”冯营道。

    冯丙吓了一跳,“现在?!此刻?!可是姜元……”他猛得站起来,“难不成蒋家也找到了姜元?!”

    冯营没有回答,这是显而易见的。

    “不行!我要立刻走!大哥!都是你啊大哥!!”冯丙跺脚道,赤脚跑出去,鞋都忘穿了,小童儿跟在后面抓着他的鞋叫:“叔叔!叔叔!你的鞋!”

    冯营听到冯丙跑远,心里不是不后悔。只是他也没想到,蒋家之前不动声色,说动手就动手,快如迅雷疾电,而一动手,就令人畏惧。

    昨天听说蒋夫人跳城墙后,他就猜到蒋淑想做什么,既然蒋淑开了头,他就必有后手。冯营不想跟蒋淑相争,就打算干脆装个傻,退一步,省得被蒋淑掂记上。只看现在他堵在王宫大门门口,就知道他是不会善罢干休的。赵王后还有赵家,只怕这次要被他剥皮拆骨了。

    莲花台前,宫人、侍卫如没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而台城宫门却紧紧关闭着。

    诺大的宫室内,一个瘦小的宫女坐在高大的宫柱前,外面纷乱不堪,她也怕得发抖。

    她抖着声音问,“王后,我们怎么办?”

    在宫柱后面躲着一个妇人,她穿着玄色深衣,花白头发,脸上还绘着胭脂,整个人却像被吓掉了胆子的兔子,瑟瑟发抖。她紧紧缩在宫柱后,听到宫女说话还吓了一跳,她尖声问:“我叔叔他们呢?他们怎么还没来?为什么他们还没来?!”

    小宫女哪里知道?她茫然无措的四下张望,说:“王后,我们跑吧!”

    妇人尖叫:“跑去哪里?!我们能跑到哪里去!蒋娇跳了城墙!她出去了!我还出不去!”

    她脸上似哭似笑,仿佛要发疯。小宫女吓得往后躲了躲,可外面似乎有几个侍卫跑过,还说着:“去那边看看!”妇人就立刻捂住嘴,一声也不敢出。

    小宫女往外渴望的看了看,她想逃,就算她什么也不懂,可她也知道现在外面的人是来找王后要她偿命的,王早就死了,这件事王后还没有告诉别人,可变不出王来,那些人早晚还是会来找王后的。

    继续留下,说不定她也会死。

    小宫女站起来,说:“王后,奴去找赵大夫,去找赵大夫来救我们!”

    赵阿蛮连连点头,用力褪下手上的金环,“给你!给你!去赵家让他们看这个,他们就会信你的话了!”

    小宫女立刻把金环藏在腰带里,临走前似有一丝不忍,对她说:“王后,你躲好一点,不要被他们找到了。”

    小宫女走了,整个宫室内只剩下赵阿蛮一个人。

    这里是以前鲁王喝酒寻欢的宫殿,不住人,也没有多少金器,那些四处乱撞的乱兵早就奔有女人的宫室去了,不会到这里来。

    赵阿蛮把帷幕扯下来,自己躲在里面。外面的每一声呼喊都像喊在她的耳边,令她发抖,她紧紧握住冰冷的毫无知觉的双手,牙齿咔咔作响。

    “叔叔……”她流着泪,“叔叔,快来救阿蛮。”

    她不由得想起父亲死后,叔叔把她当做亲生女儿疼爱,给她最美的衣裳,最漂亮的鲜花,最后,叔叔说:“阿蛮,你应该当王后,在整个鲁国,只有你能做王后。”

    于是,她真的当了王后。住在这高大的莲花台,虽然鲁王老迈,皮肉松弛,身上还老有一股恶心的味道,但她是王后,她就不许他宠爱别的女人。而不管鲁王对她多生气,只要叔叔站出来,鲁王就什么办法也没有。叔叔总是说,“有叔叔在,阿蛮什么也不必担心。”

    “叔叔,快来救阿蛮啊……”赵阿蛮泪流满面。

    突然,宫门被踹开,刺目的阳光照射进来。

    她藏身的帷幕被揭开。

    “在这里!!找到恶后了!!”

    “啊!!!”赵阿蛮哭喊着,尖叫着,大声呼喊着:“叔叔!叔叔!快来救阿蛮!阿蛮在这里啊!!”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