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开始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姜姬最新章节!

    一望无际的荒草,站在山坡顶往下望,举目所及,什么都没有。

    “米儿!”一声长唤悠悠荡荡的传来,“米儿!该回了!”

    米儿,也就是林渊,拍拍自己屁股后的草梗子站起来,叉腰应了一声:“哦!”

    这操蛋的世界!!

    林渊自认人生还算普通平凡,就算死也死得没有一点新意:车祸。现在车越来越多,哪个路口没有死过人?她又是三更半夜出现在空无一人的郊区马路口,被飞车撞飞真是太正常了。

    去TMD!

    好汉不提当年勇,不管她死之前是什么样,死后万事成空。她也挺想得开的,眼一闭再一睁,就变成了个小娃娃了。

    娃娃是真小,站都站不直那种,一站就头重脚轻往下栽,幸好床跟地齐沿儿——厚草铺的床,没一头栽死她。等她醒过神就发现,这是个大家庭!床上除了她还有个只会吃奶的小娃娃,床下有三个姐姐两个哥哥,除了他们之外这家没大人。

    两天后她才发现那个面相最嫩的“姐姐”不是姐姐,而是妈。

    林渊吃了好大一个惊!“妈”看起来最多十三!她是怎么生下六个孩子的?!剩下那两个哥不会有一个是爹吧?就算一个是爹,另一个不会是爹的爹吧?

    除了家里的亲缘关系成迷之外,这个家最大的问题是穷。林渊也发现自己站不直不是还小,而是饿得,饿得小,她摸了自己的牙,乳牙都齐了,怎么也不会太小了,可她扶着哥哥的腿站直了硬是够不到他的腰!伸直胳膊都摸不到!难道他的腿有一米五长吗?!一米二就可以买票了!她见过邻居的孩子!四岁就一米二了!

    听说有卖奶狗的黑心商家不给狗喂饱来让狗看起来没满月,她这样也不知是饿了多久,“家”里怎么着一天也有一顿饭吃啊。

    等到草开始发黄,连这顿汤也没了之后,她才知道那一天一顿能捞半碗不知是什么粮食的汤也是她才有的优待,剩下的包括还在喂奶的“妈”在内和姐姐和哥哥都只能喝稀汤,还只有半碗。

    现在全家一起饿肚子了。

    林渊也想发挥一下穿越的优势,她也能说两句话了,两个月也够她说一些简单的句子了,缠着哥哥抱她出门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想。但哥哥抱着她爬了两座山头也没看到第二户人家后,她领悟到了为什么书上说到了明朝才有资本阶级萌芽。商业行为,首先需要足够多的潜在客户,其次需要足够多的剩余产品。她就算能在这地方借主角模板变出一些商品,卖给谁去?!

    天越来越冷后,家里连每天一顿的饭都没了,两个哥哥天天四处挖地洞——挖野老鼠,不只是为了吃肉,过冬的老鼠洞里藏的吃的东西多!要是能碰到抱窝的老鼠那就是一顿大餐!三吱什么的,果然是传承百年的美食!搞得林渊现在一看到老鼠就眼放贼光!

    两个姐姐也没闲着,天天挖草。草根是可以吃的,这附近几座山就他们一家,等于他们家承包了这附近所有的草!所以林渊看到尤带绿意的草也两眼放光,这种还绿的草根好吃,已经发黄的就不好吃了。

    小弟弟被迫断了奶,瘦得像骷髅娃娃,林渊怕他活不下去,早早的开始把草根野老鼠捣成泥塞他,正常孩子这么搞肯定早进医院拉肚子去了,但这孩子命硬,竟然也这样活下来了。

    等连草全都变黄了,这附近的老鼠也快掏光了,他们眼见只能吃土了,“妈”要去走亲戚了。

    林渊以为是“妈”是去娘家借粮,还想缠着过去卖卖萌多借点,被哥哥抱住了,两个姐姐对她说等明年她们也能去了,家里就有更多吃的了。

    林渊上辈子好歹也是个老司机,顿时反应过来!立刻号啕大哭把“妈”留下了,她号了四天,睡觉都记得抱住“妈”的腿,结果早上醒来才发现换人了,“妈”趁她夜里睡熟还是走了。

    冷静下来后,林渊理智的思考了一下,离家出走了。没了她,家里就少了一张口,能多省下些粮食。反正她这辈子就是捡来的,而这人生看起来也实在没什么好留恋的,早死早脱生吧。她本来还想把小弟弟也抱走,临下手时实在动不了手就没抱出来。

    那夜,趁着没月亮,她跑了,走了一夜一天,等天开始发黄时,大哥出现了,轻轻松松把她抱起来顶在肩上说:“累了吧?回家吧。”然后教训她,“我知道你想去找娘,可你连路都没认对,下回别乱跑了。”

    林渊:“……”

    然后在天黑前,大哥把她给扛回了家,她走了一天一夜!他跑一会儿就到了!腿长了不起啊!

    抱住大哥的腿站直仍然够不到腰的林渊打消了自我牺牲的念头。

    虽然她也考虑过别的牺牲办法,但!

    1,这附近的山全是坡山,跳崖pass。

    2,河已经干了。

    3,附近没狼,狼早几年就全跑光了。

    4,这种家怎么可能有刀这种贵重物品?

    她本想走远点没吃的早晚会饿死,但现在是不可能了。

    上吊也是个好办法,但你看这么“穷”的山上会有树吗?这么穷的家会有梁吗?

    林渊深沉了两天,被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围着哄。

    ……她有种自己的深沉没人能懂的寂寞。

    这天之后,林渊有了名字:米。

    她好想吃大米饭!!

    大姐姐叫谷,就是堆成山的米!

    她这么解释这个字时,四个兄姐一致认为这是个绝好的名字!

    二姐姐叫粟。

    大哥强烈要求叫猪——能长好几百斤的肉!

    二哥晚了一步只好要求叫牛,能耕地能拉车能下奶老了还能杀了吃肉!

    最小的弟弟没人权,叫母鸡……就算没公鸡一天也能下一个蛋!简直就是奇迹!

    家里几个人原先都没有名字,都是大哥二哥大姐二姐三乖四乖的叫着。林渊趁着被哄,借机打听咱们家姓什么啊?原来住哪儿啊?爹去哪儿了这些问题,结果全都一问三不知。就连最大的大哥,看着都有十二三了,竟然也不知道家里姓什么。按说以前的村子多是聚族而居,就算不知道自己爹大名叫什么,也很少不知道自己的村子是什么姓的。

    “我以前就叫大哥,现在还是叫大哥。”大哥还挺高兴的,摸着林渊的小脸蛋说,“你就是咱们家的三乖嘛。”

    大姐说,“女孩子还是要起个好听点的名字的,我以前听过一个名字可好听了!叫绣娘!”她不好意思说,她也想有一个这样好听的名字。

    大哥看看林渊,再看看大姐,“那就给三乖起个最好听的!”

    大哥眼里最好听的名字叫什么呢?

    “叫花儿吧!”大哥拍板道。

    “红花最好看!”二哥说。

    “那就叫红花!”

    “叫大米好了!我现在觉得大米最美!”林渊处在人生最低谷,正看什么都不顺眼,打算跟全世界做对。

    “什么是大米?”大哥发问。

    林渊解释是一种最最好吃的饭,比家里吃过的最好吃的汤好吃一千倍。

    “好好!这个好!有好兆头!叫这个名儿一辈子饿不着!”大哥高兴的说。

    林渊发现自己真的就要叫大米了,赶紧打住!不过这个“最美的名字”就连她也舍不得不要,打个折扣之后,觉得“米儿”其实也是很好听很有好寓意的。

    大姐和二姐都想知道还有什么好吃的。林渊已经发现了这个不太好的发展趋势,挑以前听过的、能当名字用的说了几个,只是一时不留神,让大哥和二哥注意到了猪和牛,两人就也兴高采烈的要过来当名字了,仿佛多念几遍肚子里就饱了一样。

    林渊胡扯一通之后,后知后觉的发现兄姐们竟然没觉得奇怪。当她形容这些食物时,应该是不可能在这个家里吃过的啊!

    其实也不是没有怀疑过,比如“妈”为什么这么小能生这么多孩子,比如这个家里的其他人呢?不说别的,提供精子的人呢?还有,大家……都不太像。

    后来,“妈”带回了几袋不知是什么的粮食,有像小米那么小却发白的、有褐色的长长的、还有不太规则的硬硬的——那是砂子。

    他们又能喝汤了。加了发黄的草根后,煮了两天,这样草根才能煮到能入口的程度,也因为两天这水都没滚开。

    林渊头回被允许靠近土灶,从没想过居然连把水烧开也是一种奢侈!烧到水面开始冒白烟就等于已经“开”了!

    没事,打击着打击着,就习惯了。

    等那两袋粮食吃光了,那个幼小的“娘”就又去走亲戚了。

    林渊已经搞清了整件事。这个娘其实不是他们的娘,他们一开始也不住在这里,是逃到山上来的。

    村子已经没了。男人不是跑了就是被抓了,老人都死了,小孩子不是死了就是被抓了。“娘”跟她的家人逃到了这里,然后某一天,她的家人——不知道是兄弟还是别的什么人,一去不回。

    林渊猜那不是把娘丢下不管,如果是老人,可能是想把最后的粮食留给娘,像她当时一样走到不知名的远方把自己饿死。

    如果是年轻的兄弟姐妹,可能是在找食物时发生了意外。

    “娘”每天都出去找人,兼找食物。于是两个哥和两个姐,包括她都被捡了回来,“娘”太傻,一个人吃都嫌不够的粮食,她硬是分给五个人吃。

    所以大家都叫她“娘”,心甘情愿的当她是“娘”。

    只有最小的弟弟跟“娘”有确实的血缘关系。他似乎就是走亲戚的产物,不过他既然从娘的肚子里出来,就是大家最心爱的小弟弟。

    林渊——米儿,在“娘”再一次去走亲戚时,有了个念头。

    这是个吃人的时代。

    这是个禽兽的时代。

    不是吃人,就是被吃。

    与其被吃,不如做吃人的那个。

    礼仪廉耻,其实是一种善良。当人够富足之后,才会愿意把这种善良施舍给别人。

    米儿发现她已经没有这种奢侈的善良了。她只能把这种善良给她的家人:比如那个小小的“娘”。与其让她继续去出卖身体,不如用别的办法弄来食物。

    “米儿,你天天这里看什么?”猪哥问她,“娘还不到回来的时候呢。”

    那就是“娘”每次走亲戚去的地方。

    “那边好像有条路。”她道。

    路本不是路,人走多了就成了路。站得远了就能看到,那一片的地上有明显的一道发白的痕迹。

    “娘”是怎么走亲戚的?

    家里的人倒是都知道。以前“娘”去走亲戚时,他们都因为担心而等在这附近,远远的望一眼,哪怕什么也看不见,似乎只要能看到那条“路”大家就安心了。一开始是大姐,后来大姐牵着二哥,再后来有了二姐,有了大哥,有了她。

    这附近非常平坦,四下没有林子也没有山,离最近的山都有个两三天的路程。所以很久以前就有走货的人从这里走——碰不到山匪路霸嘛。

    就在几年前,有很多军队从这里过,就把这一片的地给踩平了,附近的人当然也都抓光了,十室九空,到现在也没人敢回来。但这条路还是渐成雏形,到了年尾,就会有赚了一年钱的人从这里取道归乡。

    这便是要走的亲戚了。

    米儿一天比一天接近那条路,她人小走不快,就让猪哥带着她。猪哥以为她只是想去找娘,但听说像米儿这么大的孩子拐子最喜欢了,实在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只好当了人力车夫,心想有他看着也不怕丢了。

    慢慢的走远了,也来不及晚上回家了,猪哥就晚上在土里刨个坑,抱着米儿睡在坑里。既然已经出来了,索性就去找娘吧。

    两人赶了两天就看到了那条路,这里的草已经全被踩没了,跟旁边有着明显的分界,诺大一片空地,坑坑洼洼的,前不见头,后不见尾。

    “娘每次来……就这么干等着?”米儿问。娘出来是不带吃的东西的,只带一块布,勉强够铺在地上的,饿了渴了就忍着。

    “每天都有人过,有时一天能碰到好几个呢。”猪哥说,他坐在地上,手随便撸着地上的草,拔出一根来看到壮一点、白一点的根就喊米儿过来吃,他自己不挑,只要草梗带点绿就全塞嘴里了。

    米儿复杂的发现其实家里人已经习惯了这种事,在一开始时,他明明也会担心,这还是他告诉她的;但现在他已经在为这条路上每天会多过几个人而高兴了。

    多可怕啊……

    所以,米儿才会带他来。个头最高,力气最大。

    也最容易被“说服”。

    “那些人每次只给‘娘’一点吃的。要是能多拿点就好了。”米儿喃喃道。

    猪哥怔了下,笑了,“我也想啊!哪会那么好?不过等明年就好了,粟儿和谷儿也能来了!”

    米儿没回他,看到前面隐隐有个小点点在往这边移动,连忙指着说:“人!人来了!”

    猪哥立刻跳起来!

    “娘、娘不在这里……”米儿转了半圈,跑到猪哥身边扯着他说,“等一会儿人过来了,我过去喊他!”

    猪哥犹豫的看着她,摇头:“不行,你太小了,人家不会要。”

    米儿:“我去喊他,就说……娘在那边,我是来喊人的。”她随手一指。

    可娘没在那边啊。

    猪哥看看那边,“……跟着呢?那边没人,人家去了没看到人也不会给吃的。”

    “哥,你拿着那块石头,从他后面砸他,他摔倒了,我们就能把吃的全拿走了!”

    猪哥被说服了,他很快挑好了一块石头,为了不让人发现,他无师自通的趴在了地上,虽然长得高大,但人却瘦,趴在不远处的地上,被荒草淹没,竟然藏得严严实实的。

    米儿有一丝丝的不安和后悔,但更多的却是恐惧。她恐惧着将要走出这一步的自己。从此以后,她的人生将完全不同了。

    她蹲在路边,几乎也要被荒草淹没了。

    那个人渐渐走近了。

    米儿也能慢慢看清楚了——那是一个……一个老人。

    他有一把稀疏的、干枯的、花白的胡子,身形佝偻,步履匆匆的走着。

    他的步速并不慢,简直是大步流星。以与他外形不相衬的速度眨眼间就走到了米儿的面前,而且在她没有考虑好要不要跳出去前就发现了她。

    ——她在犹豫,而他已经刹住脚,眯细了眼睛盯着她的方向。

    明明荒草那么高,明明他已经老了!

    可他还是看到她了!

    米儿瞪大眼睛。

    这个老人却用更快的速度向她走来!

    她腾的站起来!条件反射的要跑!这看起来他不像猎物,倒像是把她当成了猎物!

    她控制着没有看向在这个老人背后的猪哥的方向,如果这个老人真有恶意,猪哥是她获救的希望!

    “娃娃,”老人在离她十来步远的地方站住了,没有再靠近,而他说话的声音意外的年轻,他看起来像六十岁,说话声音却像三十岁的,他问她,“跟你一块的人呢?”

    他知道她不是一个人!

    对,她这么小,不可能一个人出现在这里。

    米儿迅速打消了打劫的念头,转头就跑。她一边跑一边回头,那个老人没有动,站在原地目送她。而且在他后面的猪哥也忍不住爬起来,跑过来追她了。

    看到那个从草丛里窜出来的半大小子后,姜元才松了一口气,跟着就有些吃惊。这两个孩子看着年纪都不大,竟然会玩这种把戏了?这附近还有匪寨吗?四年前昌平那几场仗,不是把这附近的人都抓光了吗?竟然还有寨子活下来了?

    这么一想,姜元的心中一动,望向那两个孩子跑的方向,小心翼翼的追了上去。

    米儿没跑多远就被猪哥追上了,她实在太小了,跑再快也不可能跑太远。猪哥追上她后就把她给抱起来跑,头一次做坏事,他也吓坏了。发狠跑了一通后,天已经昏暗下来,旷野无人。猪哥把她放下,道:“我们还是去找娘吧。”

    米儿点点头,心道打劫也算是个技术活儿,思想与行动的距离不是一般的遥远,她还需要再考虑得更周全些。

    猪哥又把她抱起来,安慰她道:“没事,等我们见到了娘,三个人一起,肯定能成!”

    ……

    哥,你接受新事物的速度真快。

    沿着路走,在后半夜他们就发现娘的踪迹了。

    今夜的月亮很圆很大很亮,亮到他们在还没看到娘时就听到了她的声音、看到了她的身影。

    “啊!!!!救命!!!救命啊!!!”

    在反应过来之前,米儿就主动从猪哥的怀里跳下来,而思索了一路下回怎么砸人才能一击成功的猪哥也从地上拾了块大小衬手的石头冲了上去!

    那个打算用腰带勒死“娘”的人爬起来,不忘抱住自己的包袱和衣服,光着身体跑了。这些行李拖慢了他的脚步,被猪哥追上,身形的差距让那人扔下包袱跟猪哥撕打起来——他发现追上来这个人竟然只是个小孩子!

    米儿先扑过去看“娘”——她还这么小!她养活了他们所有人!

    “娘”没死,她伏在地上咳嗽,米儿扑上来撑起她后,她就渐渐缓过来了,艰难的吐出一句话:“他、他不想给我钱。”

    不想给钱就杀人。

    就像米儿起的恶念一样,银货两讫其实也是需要道德支撑的。以前“娘”遇上的其实全是好人。

    米儿冒出一身冷汗!竟然到今天才出事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以前、以前也有……但……”以前也有人不想给,但想杀她的却是头一个。

    短短几句话的功夫,那边猪哥已经落下风了。米儿抓着块石头想冲过去,有个身影却比她更快!

    “娘”抓着块石头跑过去,照着那人的头就是一下!

    猪哥趁机把那人扑倒在地!

    米儿人小力微,扑上去抱住那人的双腿。

    似乎时间只过去了短短一瞬,又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

    等他们不约而同都停下来时,米儿怀里抱住的双腿已经不会动了。

    真的……真的……

    米儿浑身僵硬,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块石头。

    “娘”呼呼喘着粗气。

    猪哥掉头扑向落在不远处的包袱,激动大喊:“娘!米儿!我们有吃的了!”

    吃的?

    米儿只觉得自己要脱出身躯而去,荡荡悠悠,浑然不知身在何处,只觉得身体一轻,手臂自然而然的搂住“娘”的脖子。

    “娘”托住她,蹒跚的走过去:“拿上!快走!”

    姜元在远处看到了这一幕好戏。待这三人离开后,他走过去,见那人头脸被砸成了个烂西瓜,倒是四肢俱全。

    看来不像匪寨,倒像个贼窝。

    姜元叹了声祖宗保佑,蹲下细瞧此人。这人手脚生得一般,倒是胸口上有颗长毛的黑痣。他不由得大喜过望,取出匕首将此人大卸八块,再花了一夜时间都远远的扔了,到了早上,他拿碎土把手上的污血搓净,循着那几人逃走的方向找去。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