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那只是个意外

作者:七死八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女主网游:第一女盗贼网游之虚拟同步超凡者游戏网游之大盗贼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网游之至尊战神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rì本东京,“棋道”杂志编辑部。一群编辑正在为本期的选题做方案。

    总编:“真是幸福的烦恼啊,这一期的选材真多。棋圣战有让人肃然起敬的“轮椅大战”。rì中围棋擂台赛已经进入最后的高cháo,很有可能在这个月就结束。rì中交流赛居然出现了新的热点。大家都说说看,这一期我们的重点选哪个好?”

    编辑甲:“毫无疑问,棋圣战是世界上水平最高的比赛。赵先生当然让人心怀敬意,但是毕竟是由我们大rì本本土棋手夺回了久违3年的棋圣头衔。我认为棋圣战是重点,除了正常的版面,我们本期的策划就主打棋圣战吧。”

    编辑乙:“不不不,我承认甲先生说的都很有道理。但是我提醒大家注意,任何比赛,永远是国际间的对抗比国内比赛更有吸引力。擂台赛rì方胜利在即,如果我们还是不温不吞的报道,读者可是会有意见的。”

    编辑丙:“失礼了,我来说说我的意见。我认为在``选题中二位都搞错方向了。二位都是站在围棋的角度,而没有战在读者的角度来选题。读者最喜欢什么?那当然是新奇啊,八卦啊什么的。棋圣战和擂台赛应该说已经毫无悬念了,反倒是交流赛才是最有看点。大家想想,“神秘少年”,“中国发阳论”,“价值1000万rì元的赌局,”,这些才是对读者最有吸引力的。现在我只是担心就一期的版面怕是不够吧。”

    总编辑:“真是左右为难啊,履面子,您是首席观战记者,说说您的看法吧。”

    山田履面子:“几位说得都很有道理,几个都是好题材。但是我们的杂志不是就只做一期吧?这其中还有一些变数和缺陷,擂台赛虽然我也确信我们必胜无疑。可是能不能在这个月结束呢,我看还要打个问号吧。另外对那个中国小孩,我们对他的了解还不多吧。在他身上应该还有我们感兴趣的东西吧。最起码我们也要采访他本人一次,才能做出读者想要的东西。大家认为呢?”

    总编辑:“非常好,听到大家一说,我突然有一个主意了。我看这样,本期以棋圣战和擂台赛为主,但是要做好准备,如果擂台赛结束,那么擂台赛为重点。反之就以棋圣战为主。至于那个中国小孩,我们可以先做好准备,先去采访双方的当事人,然后在下一期做一个专题。大家认为这样如何?”

    众:“老大就是英明!”

    总编辑:“那就这么定了,履面子可以先去采访rì方的当事人。等中方代表团来了以后,再进行补充。呵呵,从杂志的角度出发,我也很期待那个“神秘少年”有jīng彩的表演,我的内心真是矛盾啊。大家开始行动吧。”

    众:“是!”

    。。。。。

    履面子:“大竹先生您好。真是让人吃惊啊,大竹火山有提前爆发的趋势,都说大竹火山5年一爆发,难道大竹先生您已经掌握了随时爆发的本领吗?真是了不起啊!”

    大竹英雄:“哈哈哈哈,大家注意,大竹火山来了。请回避,请回避。。。。这只是开个玩笑,现在成绩好,主要是我心情好。您也知道的,我心情好时才能下出好棋。”

    履面子:“是什么让您心情愉快呢?”

    大竹:“您知道的,擂台赛我身为rì方主帅,前段时间我的压力可是很大的,现在胜利在望,我当然心情愉快。还有一点,那块秀策先生用过的棋盘,可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想到自己很快就能得到它,我想不高兴都不行。”

    履面子:“大竹先生就这么肯定擂台赛我们能赢吗?要知道上届一开始我们也是这样认为的。”

    大竹:“上届那只是个意外。您知道的,在上届比赛中其实根本没有引起我们的重视。那只是个意外。这次不同了,我们做了jīng心的安排,目前的形势您也知道,我不认为中方还有什么机会。”

    履面子:“呵呵,我也这么认为,大竹先生真是rì本围棋的功臣啊。”

    大竹:“哈哈,功臣不敢当,下棋靠的是他们年轻人,我再次强调,我只是一个拿鞭子的人。哈哈!”

    履面子:“我很好奇,大竹先生就这么确定那块棋盘就已经是自己的了吗?不怕藤泽秀行先生不高兴吗?”

    大竹:“我想通过您严肃的告诉大家。我和秀行前辈的打赌没有什么恶意。秀行前辈的本意其实在棋界有识之士心里都是清楚的,rì本的后辈棋手确实要加油!现在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在里面,如果因为这个对秀行先生带来困扰,我愿意向他道歉。”

    履面子:“那打赌的事。。。”

    大竹:“呵呵,我们知道秀行先生的本意,但是我不赞同他的方式,那个孩子的棋谱我也看过几盘。我承认在那个年龄段他的水平已经很高了,在rì本同龄人中确实还找不到合适的对手。这也是我和先生秀行共同焦虑的原因。不过秀行先生把那孩子的水平特意夸大也不好,这样会对我们正确培养人才带来困扰。”

    履面子:“能给读者再具体介绍一下吗?”

    大竹:“好的,那个孩子围棋天赋还是有的。不过好像没有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我看了他的棋,他的棋明显基本功不够扎实,棋形不正。所以我要在这忠告中方,为了那孩子好,就必须把他引上正确的道路。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难度更大。毕竟我们都知道中国的一句古话,一张白纸好画画嘛。”

    履面子:“那这个赌局。。。”

    大竹:“毫无悬念,rì方获胜。我也是为了提醒那孩子,希望他能早rì回到正途上来。如果这个比赛能对他有所刺激的话,目的也就达到了。”

    履面子:“谢谢大竹先生接受采访。”

    大竹:“呵呵,不客气。我还想通过您和秀行先生说一句,那块棋盘我就不能割爱了,不过事后我会送给先生两瓶白鹿清酒作为补偿,请一定笑纳。”

    。。。。

    履面子:“秀行先生,我现在可以采访您吗?”

    藤泽秀行:“好的,哈哈,我老头子现在都不敢出门,有人陪我说说话正好。”

    履面子:“我们都很好奇,您应该是对那个孩子了解最深的人,能先帮我们介绍介绍吗?”

    藤泽秀行:“那只是个意外。。。”藤泽秀行闭上眼睛,把和李小强认识和接触的过程说了一边。

    履面子:“真是让人吃惊啊,那孩子的水平这么高了。不过我们很想知道。虽然那孩子已经很了不起了,可是对上业余四天王应该还是处在下风吧。”

    藤泽秀行:“你说得不错,从综合水平来说,那孩子应该稍处下风,让先倒贴5目半,认真下我应该还是有把握赢他的。不过对上今村和平田他们,这样的棋份我最多5,5开。”

    履面子:“那您为什么还要打赌呢?仅仅是为了刺激rì本棋坛吗?这可不是您的xìng格。”

    藤泽秀行:“不不不,我想你是搞错了我的意思,我刚才指的是他们分别跟我下,如果他们面对面的话,我还是看好那个孩子。”

    履面子:“呵呵不好意思,您把我搞糊涂了。大家都知道您相人眼光一流,能具体说说您独特的见解吗?”

    藤泽秀行:“一盘棋的输赢有很多因数决定。那个孩子总体上正处在上升期,大家知道,他刚刚获得中国的儿童冠军。整个人气势正旺,一点点实力上的差距完全可以忽略不计。通过这几个月,那孩子的水平又有了进步都不一定。”

    履面子:“就因为这个吗?那也不能成为您看好那孩子的原因吧。”

    藤泽秀行:“呵呵,其实我说错了,那孩子就是几个月前的水平,我也认为他会赢,如果他水平还有进步的话。那今村他们非要打起12分的jīng神才行。”

    履面子:“真是越来越吃惊了,同时也越来越好奇。大竹先生可是认为那孩子现在应该碰到了瓶颈,要好好改造才行。”

    藤泽秀行:“大竹那套是错的!围棋是zì yóu的,就应该无拘无束。比如那个孩子的棋。”

    履面子:“这。。。这。。”

    藤泽秀行:“呵呵,不用吃惊,其实这些还不是我看好那孩子的主要原因。不怕你笑话,那孩子和我对局的情形曾经一遍一遍的在我脑海里闪过,他的专注,他的敏感,他的节奏。。。好多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我常常有是在和坂田先生下棋的感觉。。。不不不,不完全是坂田,坂田只是锐利,绝不可能有那钟表般的jīng确。”

    履面子:“您指的是。。?”

    藤泽秀行:“一种气质,或者说是一种潜质。那是一种一流胜负师的气质!有这种气质的人,往往能够以弱胜强,在棋盘上创造什么奇迹都不奇怪的。他还是个孩子啊,真想看看他能够成长到什么程度啊。如果他真能成长起来,虽然在才能上可能还不如吴先生。不过两种人真的碰面的话,吴先生也应该没有把握吧。”

    履面子:“这个。。。这个。。。”

    藤泽秀行:“我知道你不相信,那么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