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鲶鱼

作者:七死八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女主网游:第一女盗贼网游之虚拟同步超凡者游戏网游之大盗贼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网游之至尊战神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尽管仅仅是短暂的代训,罗教练还是郑重其事的带着李小强和其他国家队成员见面。其他人对李小强都很好奇,对李小强的临时加入表示热烈欢迎。李小强也很激动,他的这种情“真意切意”他人也是能感受出来的。顿时对李小强好感大增。

    这个年代国家围棋队和其他专业运动队一样。中心任务就是负责国际比赛的任务。李小强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借口,才能以准备中rì围棋对抗赛的名义在国家队代训。没有这个借口的话,哪怕管理层对李小强再喜欢,再看好,也要考虑其他地方队的情绪。从这样的角度来说,李小强应该感谢rì本棋院的指名邀请。更准确的说,应该感谢藤泽秀行,当然可能还应该感谢吴清源吴大师,不过李小强这个时候还不知道那么多内情。

    在没有擂台赛以前,对抗赛曾经是中rì围棋交流的最高平台。不过有了更刺激,关注度更高的擂台赛,对抗赛的影响力逐渐下降。到了后来世界职业围棋比赛的创立,加上韩国围{ 棋的强势崛起,“对抗赛”这种形式的比赛,才慢慢衰弱。后世偶然有什么以对抗赛名义举办的比赛,才真真正正的有“交流”的意味。

    擂台赛的任务当然是国家队的重中之重。目前中方以3比5落后,中方还剩下4人,rì方还有6人。8月底在京城继续进行的比赛,首先将由江祝久上阵攻擂,对阵已经3连胜的小林觉。

    罗教练简单划分了一下平时训练的侧重点,还有比赛任务的,聂,马,刘,江四人当然是重点保护对象,其他队员当陪练。主要的陪练员是国家队另一位国手邵镇中。

    为什么选邵镇中呢?这一切其实和藤泽秀行这个神棍有关。藤泽秀行曾经评价:“邵镇中是中国布局水平最好的两个棋手之一。”另一个当然就是聂旋风了。而当时普遍认为中国棋手和rì本棋手的差距主要是在布局功夫上。

    “陪练制度”是中国运动队的法宝之一,在这个年代,围棋队显然也有这样的传统。因为布局水平好,邵镇中作为“假想敌”当陪练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选择。“陪练制度”有利有弊,在这也就不多啰嗦。有趣的是到了后世,中国围棋渐渐强势,rì韩两国也学中国棋院建起了国家队,准备学习一下中国围棋好的训练方法和特点。

    罗教练还指出,这只是侧重点,国家队的其他成员也要一切以擂台赛为中心,如有需要的话,其他队员也责无旁贷。包括临时加入的李小强,当然考虑到李小强的水平,主要任务还是学习提高。考虑到李小强没有受过专业培训,指定曹大方和钱于平作为李小强的辅导老师。

    罗教练他们是这样想的,曹大方棋理清晰,正好可以在这点上对李小强帮助很大。指定钱于平是考虑到李小强年龄太小,而钱于平不幸是国家队年龄最小的那位。李小强对这样的安排可以说是正中下怀,不禁大喜过望。

    曹大方xìng格平和,面带佛相,很有长者之风。虽然这个时候的曹大方还在和另一位女子国手在谈恋爱,不过李小强还是能感受到曹大方的稳重,一副老实人模样。

    曹大方在围棋上没有取得太高的成就,不过命运还是在别的地方给了曹大方这个老实人其他的补偿。曹大方后来成了一个另类的“冠军教练”,手下的围甲俱乐部队伍,4个主力居然有三位世界冠军。虽然不能说都是曹大方的功劳,不过曹大方在其中居功至伟,这是不容置疑的。

    围棋训练其实很枯燥,无非就是下棋,复盘,复盘,下棋。但是对一个真正喜欢围棋的人来说,围棋训练一点都不枯燥,一定乐在其中,比如说李小强。

    李小强在两位老师的指导下开始了恶补。两位老师也很有耐心的给李小强复盘,讲解,特别是曹大方,他的棋理清晰,很有耐心的把一些下棋的道理和思路娓娓道来。很多地方让李小强茅舍顿开,所谓棋理,其实就是一些围棋的思考方法,这其实是围棋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比如说像鲁帆云那样的书房棋,可能他前20步下的棋和职业九段下的没有什么两样。但是本质上有很大区别,因为一个知道棋的来龙去脉,一个完全是在模仿。好吧,这样的比较可能没有什么说服力。

    后世聂旋风年纪大了,如果下棋可能连一个职业低段都下不赢了,那为什么还有很多高手喜欢向他请教呢?仅仅是客气和尊重吗?那是因为聂旋风对整个棋局的流向把握很清楚,对一些局面聂旋风可以说出自己的思考方向,具体的手段年轻棋手可以顺着这个思路自己去发掘。但是首先要有一个思路,能找到一个正确的思考方向对一名棋手来说太重要了。

    在这些东西上,李小强的缺陷很大。正好有机会补上这一课。这样的东西不可能马上就显现出效果,也不可能像“飞刀”,“鬼手”那样夺人眼球,不过这样的东西也是一位职业棋手必备的。

    两位老师对李小强的教导尽心尽力。不过良心说要做到‘无怨无悔’也是不可能的,毕竟人家两位现在也还很年轻,都处在棋艺的上升期。当然也想在围棋上有所作为。这样的训练对李小强帮助很大,对他们自己的水平提高不仅没有多大作用,相反,和“臭棋”下多了,反而自己的水平可能下降。

    不过两位很快没有这样认为。

    这是因为李小强常常下出一些“不合棋理”或“棋形不整”的棋,作为一位老师,那首先是问李小强是怎么想的,李小强也仅仅就是下意识的按后世的“套路”在下,能说出一点道理,但是肯定也说不很明白。那作为老师肯定也要研究一下这些“不合棋理”的棋。幸好李小强也算还有点水平,如果是碰到赵大宝这样的,那老师可能就不会去细想,简单说“这样下不对”,然后把自己认为正确的一说就过去了,就像熊国涛教赵大宝。

    可李小强不一样,为了讲出这样的棋为什么“不合棋理”,老师们就会去加深研究,可是两位老师一研究,却发现连自己都糊涂了,李小强下出的这些“意外之手”,还真说不出他们怎么就“不合棋理”了。

    大家在一块“集体研究”,一直是中国围棋的传统,两位老师自己想不通,自然而然的会让整个围棋队一起来,这样就热闹了,最后大家都深入思考,再来几次思想碰撞,都隐隐约约有了其他的触动。这些思路不能说好,也说不出坏。但起码可以说“让人眼前一亮”。

    偏偏李小强这样的手段层出不穷,到后来居然反客为主。本来重点是帮助备战擂台赛,现在反而是“研究批判”李小强的时候居多。李小强就像一条放进鱼缸里的鲶鱼,揽动了平静的水面。

    没有人对此有所不满,所有人都觉得这样收获更大,不是吗?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