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天元之祸

作者:春风遥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玄界之门极品透视小仙医全职修仙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修仙之乡村笔仙最新章节!

    再往前,便是公仪林被层层阵法守候的师门。

    清河并没有直接飞到山门落下,天空云层中经过数千年完善加布的阵法恐怖程度可见一般,清河若是独身前来也许还有兴趣挑战一下,但今天,他只是送公仪林回一趟师门,无故触动阵法是无礼的挑衅行为,哪怕他性格冷若千年不化的冰山,也没有做出如此行径。

    “时隔多年,终于再次回到这里。”

    公仪林的语气也颇有一些感慨。

    近乡情更怯。这点在公仪林的身上并没有体现出,只见他先是一个箭步窜到旁边的小树林,手在几棵长得歪瓜裂枣的大树上拍了拍,“这还是我当时走的时候栽下的,一转眼竟然长得如此枝繁叶茂,大师兄说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是百年育一树啊!”

    面对中间疑似遭到过几次雷劈从中间裂开的树,清河理智地没有说些什么。

    “你瞧瞧,这沧桑的树皮……天,树上竟然还有一朵小花,这就是传说中的枯木生花啊!”

    那枯枝上颤颤巍巍开出的小花,因为他这一嗓子,抖了几下,看上去时刻有凋谢的危险,清河瞥了公仪林一眼,“若我没看错,此树至少遭遇过三次雷劈,其中一次严重程度不亚于修士登天时的第一道玄雷。”

    虽说第一道玄雷最好度过,至少没有听说过哪个修士死在第一道玄雷下,连受伤的也很少,但如果劈在一棵树上会是什么样?

    清河望着那几棵歪歪斜斜的树木,发自内心觉得它们生命力太过顽强。

    “咳咳,正所谓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一道冰冷的视线缠在他身上,带着丝丝凉意。

    公仪林摸摸鼻子,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我不就是想让它们进化一下,所以培育的时候经常加加上一些丹药,或是在树下埋上一些宝器,哪知时间久了,第一次雷只是师门有人渡劫时巧合劈下,哪知竟招来宝器异变,从而形成第二次,第三次天劫。”

    物肖其主,也不知道这几棵树是不是也沾染到公仪林那无可匹敌的‘运气’。

    没安分多久,公仪林又跑到一块巨大的石头前,“哈哈哈,我终于比它高了!”

    清河摇摇头,任由他瞎胡闹,眼神越过公仪林望向被符咒堆积的山门,目光中多了些凝重之意,就连天苑庞大的情报网也无法探知一星半点消息,一门皆天骄,在修真界却从未有过它的名声。

    有些宗门,隐忍颇久,一鸣惊人。

    有的宗门,按兵不动,一动,天下大乱。

    公仪林在门口也没折腾太久,走到清河身边道:“我们抓紧时间进去,这么久不见,我的师兄们肯定想死我了!”

    一枚散发金光的令牌在说话间出现在他掌心,四周符纸爆发出一道恐怖的光柱,所有的山峰在这一刻似有感应,隐隐有轰鸣之声,两山间竟然各往一边挪了一寸,一扇门悄然打开,刺目光华让人几乎睁不开眼。

    踏上一步,地势竟然要高出一分,前方看似是平地,每一步向前却都在往高出走一步,俯视众生,就如同……飞升。

    耀眼的光柱窜天而起,公仪林望着前方,目光诡异的平静,“我的师门,名为……踏仙。”

    清河侧过脸看他。

    公仪林淡淡道:“踏破苍天,可灭真仙。”

    待完全走进去,身后的扇门自动闭合,光芒散去,配上门闭时嘎吱一声响,像是进入另一个世界,天空一碧如洗,四周高山拔地而起,平静又峥嵘。

    公仪林停下脚步,气沉丹田,一声低吼云雾都为之震动:“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兄……我回来了!”

    吼完他得意地一抬下巴:“看着吧,很快就是列队欢迎,锣鼓声齐鸣。”

    寂静,诡异的寂静,连山间的鸟雀都停止啼叫。

    清河:“列队欢迎?锣鼓声齐鸣?”

    公仪林很是淡定,像是司空见惯:“一定是他们害羞,既然已经到了,也不急,我先带你去拜访一个人,至于另外一些人,”他停顿了一下,皮笑肉不笑道:“回头我会一个个‘登门’拜访。”

    阴森森的语气让不远处躲在河里的人身子一抖,沉得更深了,生怕露出一点痕迹。

    公仪林要去的地方路途很是险峻,两座高大的山峰之间因为天地造化衍生出的一座山,确切的位置应该是一个巨大的峡谷,湍急的水流,地势极度恶劣。

    “我要去的地方,”修长的手遥遥一指,道:“在那里。”

    当听到公仪林说有人要先去拜访,清河第一反应是觉得公仪林的师父,但一路走来,偏往灵力略微淡薄的地方,便觉得事有不对,此时随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有一个鼓起的小土堆。

    走近看,竟是一座墓,无碑,荒草丛生。

    公仪林望着孤坟,满目苍凉,望着望着忽然对清河道:“我走得匆忙,竟然连祭品都忘了准备,可否借我一两件。”

    这样悲伤的公仪林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清河随手一挥,两件宝器落在公仪林手中。

    “谢谢。”公仪林接过宝器,由衷感谢道,然后……满含泪光地上前一步,揣进自己储物袋里。

    清河:……

    “小师弟又在骗人了。”几里外,这一幕清楚地落在藏在树后的人眼中,仿佛想起自己当年的上当受骗的历史,啧啧叹气。

    收好宝器,公仪林方才侧过来对清河道:“这是我当年凝聚出鬼修之身,给自己建的坟,怎么样,是不是很有一种沧桑霸气感?”

    清河定定看着他,不言语。

    公仪林错开一步,死死按住储物袋,一副誓死不归还的样子。

    这样的对峙中,清河突然动了!

    公仪林暗道不好,摆出防卫的姿态,时刻准备御剑而逃,不需要跑太远,躲在师父门口就好,毕竟是自己家门口,老头子说什么也不会让他被‘恶势力’镇压。

    高大的白色身影靠近他,走近,没有停留,继续往前,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公仪林微怔一瞬,那道白色身影停在孤坟前,躬下腰,如玉的手抓住黄土下野草的根茎,连根拔起。

    微微一用力,拔出的野草化为粉末被风刮散,清河又抓起一捧土埋在原来野草放肆生长的地方,将它填平。

    一根接着一根,没有用法术,没有借用外力,就像最普通的上坟除草。

    公仪林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一动不动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他低垂头,袖间的手握紧,语气竭力风轻云淡:“不过是孩提时开的骗财小玩笑,没必要较真。”

    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将杂草尽数除尽,沾满黄土的手和白色的衣服形成鲜明的对比,清河重新站直身子,背部格外挺拔,他本身就实力高深莫测,此时背对着公仪林,看上去就像与天地比肩。

    “我知道,”天地间,他的声音清晰可闻,掷地有声,“所以我才想……一定是鬼迷心窍了。”

    公仪林肩膀一颤,感觉原本是做戏用的泪花就要收不住,眼眶好像有灼热感,他缓缓走到坟前,忆起千年前第一次堆出这个小坟头,他也是这样,没有动用任何神通,一点有一点堆成,从一个小土堆到一座孤坟。

    当时是何等心情已经感觉不到,只记得觉得如果还活着就好了,如果活着,会有体温残存,心脏跳动有力,如果活着,才为人,如果……有人能陪着就好了。

    鬼迷心窍,用这样冰冷凉薄的语气说出来,竟是如此动听。

    微风中,夹杂着公仪林的声音轻飘飘消逝在天地间——

    “那你,运气可真不好,比我还不好。”

    同是冰凉的手握住公仪林的手,清河唇畔隐隐有笑意:“的确不好,好在发现的早。”

    公仪林同样收起眼中的情绪,又是往常似笑非笑的样子:“可惜回头已晚。”

    几里外藏在绿树上的男子恨不得自己也马上立一座坟,以后用来追女孩子多好啊,还能博得同情与爱慕,突然,他不知想到什么,轻叹一声,从树上跳下来,稳稳落地,毫无声响,仰头看着透彻的天空,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道:“连我们中最小的孩子都有人愿意陪了,若是你知道的话,会难过么……大师兄?”

    你会……后悔么?

    天地微风间,随风消逝的不止有誓言,还有永远也不会有答案的疑问。

    离开峡谷时,恰好日头过了一些,阳光不燥不热,一切都显得刚刚好。

    公仪林走三步就左右望一下,看上去鬼鬼祟祟的,清河皱眉:“又不是做贼,你在心虚什么?”

    食指竖着放在唇中间,做了个‘嘘’的姿势,公仪林咽了下口水道:“师父他老人家肯定还在等着我去见他。”

    清河:“有关系?”

    公仪林抬头看着他:“如果不算我离开师门时偷走的一件上品法器,三千灵石,还弄坏了老头子最爱的浣香莲,也不算不死圣地里自导自演已经死了的事,应该没什么关系。”

    “一些外物而已,”清河淡淡道:“我替你赔上就好。”

    公仪林一拍大腿,他就喜欢财大气粗的人,立马一副腼腆的样子,充满希冀道:“那你看能不能顺便帮我还掉过去一些年里损坏的一百八十件中品宝器,三千六百件下品宝器,还有七百八十万九千六百块灵石?”

    “……”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