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碧海丹心

作者:春风遥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我欲封天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极品透视小仙医全职修仙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修仙之乡村笔仙最新章节!

    目光穿过层层人群,最终锁定在人群中央的一个位置,那人虽站在人潮鼎沸处,周遭却好像硬生生隔离了一个世界,留有空余,在人群中格外引人注目。

    不过,最令人过目不忘的当属那一头张扬的红色长发。

    公仪林微微蹙眉,那火红色长发的男子赫然是几天前才见过的羽皇,只见后者嘴唇微动:“我说过,总有见面的机会。”

    头一阵疼痛,所以说他最讨厌别人对他说后会有期这种话。

    山水有相逢,下一次就是冤冤相报时。

    心里清楚这位大人物来无非是来砸场子,面上仍旧装作一个中年男人该有的样子,将比武招亲被中途破坏,以至于恼羞成怒的形象演绎的惟妙惟肖,“这位小兄弟,如果想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来引得小女的注意,未免太不明智。”

    反正大家都在装,既没有掀开这层遮羞布曝光真相,公仪林也乐意陪他演下去。

    叫一声‘小兄弟’,他不亏。

    “娶个美娇娘回去作什么,我看老丈才是人中之龙,养出这等如花似玉的闺女,想必吃上两颗养颜丹,您老也不会差到拿去。”羽皇平静道。

    ‘老丈’和‘您老’二字一起涌来,公仪林眉心一跳,被其中的两个‘老’字戳的心口一疼。

    “老丈考虑的如何?”羽皇表现的极具耐心,似乎他不给答案就不离开,原本想着比武招亲的人瞬间将目光集中在这二人身上,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猜测事情的后续发展。但也有些正义之士看不下去,“大庭广众下宣扬断袖之癖,世风日下,丧德之行。”

    对于这种吹一口气就能弄死的小角色,羽皇连出手都懒得出手,他没有理会,视线定格在公仪林身上,“莫非是不好意思开口,若是如此……”

    “如此又能怎样?”眉头忽然舒坦,两肩放松,翘着二郎腿斜靠在凳子上,明明是平凡无比的长相,却让人感觉到一股隐隐约约独特的韵味,淡然的目光扫过所有人,公仪林笑意不达眼底,“还有谁看上我云某人,大可以走出来,同这位眼光独特的小兄弟一较高低。”

    看着那同羸弱身躯不相符翘起的几根胡须,不少人默默后退一步。

    舌尖舔了舔嘴唇,公仪林作出一副惋惜的样子:“可惜并非所有人都能像小兄弟一般独具慧眼,赏识云某人这颗沧海遗珠。”

    本来都准备看公仪林一副窘态的羽皇被反将一军,却并未面露不悦,最初一瞬间的微怔闪过去,嘴角挂上一抹兴味的笑容:“看来今日我有幸,要抱得老丈归。”

    公仪林没有立刻接话,目光却状似不经意停留在一个不起眼的边缘,眼神魅惑,用唇语道:“难得我投怀送抱,不抢抢看么?”

    这妖精!

    同他目光相接,那简单着一身白衫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清河,不过是想查天苑长老案,有了些线索,偶然路过此地也能碰见这荒唐的比武招亲,不可谓不是一场缘分,而当缘分之一的主人公是公仪林时,这缘无疑就成了恶缘。。

    像是知道清河没什么兴趣,公仪林又添了把火,修长的手指旁若无人地从胸前划过,速度不快不慢,越到下面越缓慢,见状清河眼神不由暗了暗,面色平静心里却是火山翻涌,这火焰不是*燃起,而是一种不解,奇特,还有排斥。

    从何时起,他引起为傲的自制力在这个人面前变得逐步解体,乃至不堪一击,甚至哪怕此人明明戴了一副新面孔的人|皮面具,只用一眼,便能从那神态眼神中猜个大概。

    冷凝又复杂的目光同公仪林遥遥相望,后者微微坐端正一些,理了理衣襟,方才还勾引人的眼神魅惑不再,移向另一处,落在羽皇身上,多了几分挑衅,“好事多磨,看来小兄弟要有竞争对手了。”

    方才公仪林和清河的互动羽皇尽收眼底,当看到清河时,羽皇的眉头也是微不可察地一皱,声音几乎低不可闻:“竟然是一只鲲鹏。”

    鲲鹏一族,以凶悍闻名于世,即便贵为妖中皇者,也不会轻易想和一只鲲鹏对上,尤其是一只已经快要步入完全成熟期的鲲鹏,往往只需要一次足够的机缘,战斗力便能得到质的飞跃。

    没有人愿意平白无故去当别人的垫脚石,他亦是如此。

    台下风起云涌,楼上一直装作大家闺秀的蛊王掩面打了个呵欠,眼神和外面的一颗大榕树纠缠,透着深切的向往……好想变回原形从树上爬下去,瞧那威武粗壮的躯体,那沟壑纵横的树皮,闭上眼似乎已经感受到树皮摩擦过身体带来的愉悦。

    一阵小风刮过,留下些许清凉,蛊王及时睁眼,摸摸嘴角,庆幸道:“还好,没留口水。”

    独倚凭栏,丹凤眼朝下望去,微微有些不耐,“还招不招亲了,能快点不?”

    颈部大片光滑的肌肤由于这个半靠的动作露出,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不少人暗暗吞了下口水,“没想到美人还是性急的。”

    原本有些看好戏的当场就不乐意了,气势汹汹道:“我们来是为了比武招亲,而不是看两个男人为一个老头子争风吃醋。”

    老……老头子。

    指尖一颤,公仪林深深看了他一眼,今日不知听了多少个‘老’字,本就处在火山爆发边缘,被这一句话彻底引燃。

    只见他缓缓站起身,整个动作像是一个无比缓慢的镜头,每一个动作都能定格成一幅画面,待他完全站直,身子像是一颗杨树笔直地立在原地。方才出言不逊的人只觉得头顶被一层乌云遮盖,见情况不妙立马要抽出腰间佩剑,说时迟那时快,乌云渐成山雨欲来之势,黑催催地压下,连同周围的空气一起压缩,将男子重重镇压,身子下的地面往下沉了三寸,男子吐出一口血来,一个劲不停喘息。

    看都没看一眼男子的惨状,公仪林重新坐下,似乎没有认识到自己方才做了什么,拂了拂袖子上的尘土,淡淡道:“本来这大好日子,是不想见血光的,不过有些人总不上道。”

    微笑地扫过众人,“还有没有有意见的,没事,有意见就要提,往多了提,往好了提。”

    虽然提了也不会改正,最多就是打到半身不遂,亲朋不识罢了。

    原本离出言不逊男子近的几人纷纷散开,有几个刚才表达过不满的也是低下头,生怕被认出来。

    “很好,既然没有人有意见,就继续,”公仪林瞧着羽皇和清河,像是没有骨头一样软在椅子上,“想好怎么比了没,不如掷骰子好了,摇大摇小,买定离手。”

    清河望着公仪林那副嘚瑟的模样就有些心痒痒,好像猫,还是猫中的王,傲娇,嘴贱,看似无害,不经意间就会伸出爪子给人挠出两道血痕。

    羽皇倒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饶有兴趣地望着清河,“要争?”

    清河冷冷道:“为何要争?”

    他要,就是他的,谁敢抢,杀了就好。

    “的确没什么好争的,”羽皇道:“不是稀罕事,也不是稀罕人,偏偏总有人上心。”

    语毕,摇摇头,余光瞥见不远处街道的一个巷子口,一抹嫩绿的身影隐藏在那里,“今日我还有事,下次见面,怕是不会这么简单的一走了之。”随着话音落下,他的周遭凝结出一层淡淡的水雾,落地成霜,看着那地面完全相同的六角菱形冰花,人群自觉让出一条道,而那离去的背影一步迈去就是几十丈远。

    “想不到长门内竟还隐藏着修为如此深厚的高手。”不少人生出劫后余生的感觉,这样的高手竟会来参加一场名不见经传的比武招亲,不知是不是修为高的人都会有一两种恶趣味?

    同样是望着那道背影,清河的目光中带着些很淡遗憾,同为妖族,不能尽兴一战,实在是有些可惜,收回视线,目光骤然落在公仪林身上:“玩够了?”

    舌尖扫过诱人的嘴唇,公仪林摊手,一副无辜的样子,一语双关:“还没玩,怎么就够了?”

    ……

    同一时间,一双美眸中隐约有泪花闪动,整个瞳孔中倒映的全部都是坐在高台上没个正经的青衫男子,这双动人眼眸的主人是一个无比美丽的女子,浑身上下都闪耀光彩。

    在她身后,一道身影凭空出现。

    “人你也见到了,现在也该跟我回去。”火红色长发的男子开口,“青儿,莫在执迷不悟。”

    凝青狠狠闭眼,一时间挣扎,犹豫,彷徨全部交织在一起,再度睁开时又恢复清明,一字一句声音若璎珞坠地,“我做不到。”

    羽皇眉头几不可察的蹙起,对待爱女,他的目光要柔和很多,“他和你本就不是一路人,你们走的,是天南地北两条路。”

    “南辕北辙,殊途同归。”凝青身子靠在长满斑驳青斑的墙壁,“您不是我,没有经历过我经历的,自然不能体会到。”

    羽皇眉头渐深,“他是特殊了些,但很快你就会发现,世间天骄如此多,而他,不过如此。”

    “我用了百年光阴,除了徒增执念,别无他想。”凝青抬眸,目光坚定温柔,“当年妖族内部争斗激烈,火鸟一族更是如此,父王为争夺妖王之位,同众位叔父私下暗暗较量,我记得很早的时候您就提醒我要小心叔父,特别是对我最好的那位。”

    “可惜你年幼,总觉得我欺骗于你。”

    凝青轻叹道:“谁能想到最疼爱我的叔父却会先是下蛊暗害于您,后又派出大量要人手,誓要置我于死地,昔日以为可以生死相托的姐妹反目成仇,连打小定的亲,未婚夫也是弃我而去。”她直起腰,葱白的手指划过墙缝。

    羽皇的眼神暗沉不少,往昔的事情依旧是他的逆鳞,若不是机缘巧合解了蛊毒,别说他自己,唯一的爱女会遭受什么他比谁都清楚。

    “众叛亲离,我在最绝望的时候遇见他。”

    凝青悠悠叹了声气,立在墙边,宛如一株攀爬向上郁金香,美丽忧郁。

    百年前

    “追了这么久,看来不取走我的性命,他们不会撤退。”扎着细碎羊角辫的小姑娘大口喘着气,望着山下气势汹汹而来的小型军队,眼中一片绝望,“生而为妖,竟会天真地相信族亲,是我活该。”

    一根手指悄悄伸过来,在蹙起的眉峰上轻轻按了下,“小小年纪,别学老人家说话。”

    软软的小手握住那根手指,小女孩开口道:“恩公……”

    脑门上被敲了下,“叫爷爷。”

    小女孩认真道:“爷爷,我刚才是有感而发。”

    “感什么感,人世间哪有那么多感想感悟,天高海阔,万事看淡,不服就干。”公仪林,“你这个年纪遇到这种事,知不知道要做什么?”

    “苟且偷生,忍辱负重?”

    “笨,”红衣男子恨铁不成钢道:“哭啊,小孩子受了委屈就要哭。”

    妖族哪怕是低等的小妖都看不起哭哭啼啼的,小女孩原先也是这样的人,他们从出生开始就被灌输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的道理,有人叫她哭,原本她是该感到反感,但想到这短短数月天地都变了,眼圈不由红了。

    红衣男子急忙道:“我说说而起,你可别真哭。”

    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一般,一旦流淌,就再也止不住,从小声的呜咽,发展到扯着嗓子的啼哭,只用了短短一会儿。

    “别哭!”红衣男子作出凶神恶煞的样子威胁。

    小女孩哭得更大声了,一边哭还一边不忘提醒:“他们要上山了,我们是不是该找个地方藏起来?”

    “放心,”公仪林声音温和,带着安抚人心的味道。

    小女孩一时忘了哭泣。

    “真要藏起来,就算是荡平整个山头,他们也会将我们找出来。”

    “……”小女孩定定看着他,下一秒:“哇——”

    红衣男子没再劝她,任她啼哭,等到小女孩听到山下铁骑的声音,啜泣声自觉渐渐停下,紧紧握住红衣男子的手。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出门前,师父常告诫我,要与人为善,坑蒙拐骗点到即止,不到万不得已,切忌不可杀生。”红衣男子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小女孩不解其意,用询问的目光看他。

    红衣男子松开小女孩的手,“你且看着就好。”

    山间马鸣风萧萧,妖气越来越浓烈,成千上百的妖兵潮水一般涌来。

    “怕么?”

    小女孩点头,诚实道:“有点。”

    红衣男子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我们一路被追杀,只有在这里是最不需要害怕的,仔细看看,那些追来的妖兵有什么破绽?”

    小女孩细细望去,整支军队训练有素,杀意浓烈,这都是他叔父手下的亲兵,并没有看出任何破绽。

    “再好好看看。”

    小女孩看了好几眼,均没有看出不对的地方,心里不竟有些着急,追兵就要上来,而他们明显进入了对方的视野范围。

    红衣男子却像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似的,继续问话:“我们现在站在哪里?”

    “山头。”小女孩毫不犹豫道。

    “从这个位置去看,有没有看出哪里不同?”

    小女孩被一双手臂高高举起,第一时间,她清楚地看见那些妖兵望见自己幼小的身躯时眼中闪过的喜悦,策马挥鞭,疯了一样地向上冲,无论是谁,能杀了她,都是大功一件。

    “看清楚了么?”

    小女孩点头,“站在高的位置看,不像是气势汹汹的追兵,倒有些像蚂蚁军团。”

    “蚂蚁军团?”红衣男子冷笑一声:“未免太高看他们了,最多就是蝼蚁罢了。”

    小女孩陷入深思,过了一会儿,眼中闪过几分明悟:“站在云端,看再高的山都是沧海一粟,我们仅仅是站在峰顶,这些不可一世的追兵就立马换了样,显得十分渺小。”

    红衣男子将小女孩重新放在地上,道:“这就是实力,当你拥有至高的力量,就能无视法则,蔑视生灵,不过不是小小妖兵,又有何惧?”

    “如果力量达不到该怎么办?”

    手指了指太阳穴,红衣男子道:“智慧。”他放下手笑道:“不过今天无需动用什么智慧,伤神又伤脑。”冰冷的目光扫过那些冲上来的妖兵,“有实力的时候,便无需动脑子,说来好久没有用这一招,都有些疏忽了,”但见红衣男子伸伸胳膊,又抖抖腿,还不忘活动下脖子,扭了两三圈,动作着实有几分滑稽可笑。

    小女孩刚想说些什么,红衣男子已是脚尖一点,凌空御剑而起,停在百丈处,像是高高在上的神,俯瞰苍生。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正往上赶的妖兵不由动作一滞,抬头想看他究竟要弄出什么古怪。

    一根手指划出万道残影,化作银色的光芒在空中爆裂开来,无数细小透明的颗粒荡涤在空气中——

    “空炎指,冰冻九千丈!”

    无数流光从天际坠落,整座山被白色流光封存冰冻,连同山上的一草一木,都结成光滑的冰块,小女孩忍不住捂住嘴巴,低头才发下自己被一层光圈包围,她的脚下,是晶莹剔透的冰面。

    所有妖兵还维持着抬头的姿势,有的人看见最后一幕,瞳孔里的惊恐被烙印到冰面,神情狰狞。

    她紧紧攥住裙摆,细弱的声音在突然寂静下来的高山上显得格外清晰:“他们,死了么?”

    手指轻点,左手抬掌虚空一划,动作安静平稳,“飘杀,三千里!”

    随着话音落下,停留在空气中的结晶纷纷扬扬落下,那包裹妖兵的冰块被结晶的粉末浇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像是小鸡破壳争先恐后的裂缝,从内爆裂。

    一块一块冰成碎沙,没有一滴血,就像是一场平静的告别仪式,就是如此,才让人觉得恐怖,自始至终,只是白光闪过,千万妖兵顷刻间便被夺去性命。

    “现在,死了。”手指屈成拳收回,飞剑渐渐下落。

    小女孩震惊地看向公仪林,像是第一次发现救了自己的恩公竟然如此厉害,只是,这么高的修为,为什么不早点出手?

    她刚想上前一步询问,却发现自己在光圈里无法活动,而红衣男子一改以往的笑意,脸色苍白无比,飞剑落地时脚步都有些踉跄。

    小女孩瞬间就反应过来,使出这一招,必定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很有可能是一次性透支当下所有力量,一击不中,留有欲孽,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她抬手触摸光圈,指尖几乎被滚烫的光圈灼伤。

    这层耀眼的光圈,不但是为了保护她,也是为了防备她,以防她在对方最虚弱的时刻做出些什么。

    其中关节清楚明了地呈现在脑中,小女孩却出奇没有感觉到生气,她盘腿静静坐在光圈里,等着红衣男子恢复,透过光圈,红衣男子的面容有些模糊,像是隔了层纱在看人,小女孩伸出手,从指缝间去看,看着看着,忽然感觉这样挺好。

    如果他能一直防备着别人也好,谁也不能接近,谁也不能抢夺。

    ……

    细嫩修长的手指伸在半空中,凝青透过指缝,依稀还能看见那红衣男子昨日的残影。

    已非昨日软软胖胖的小手,细碎凌乱的羊角辫也像是上等的绸缎垂下,长至腰际,而那人一如往年,喜欢从高处看人,行踪飘忽不定,可他的目光却变了,从他和那位白衣男子对视的一瞬间,他的眼睛似乎能说话,两人不用言语也能进行交流。

    “青儿,我们是妖。”羽皇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不要为情,走火入魔。”

    尤其这情,注定是镜花水月。

    “终于有人能懂他,”凝青竭力不去想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我却没有一点高兴的情绪。”她忽然抬眸看着羽皇:“当初父王的蛊毒有幸得解,千里迢迢而来,不如我陪父王拜访一下昔日故人?”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电影天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