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奇葩师门

作者:春风遥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要见它一面。”

    公仪林,“活的,公的,再看一眼也改变不了本质事实。”、

    紫晶龙王没有被拒绝后的恼意,但眼神已经不像之前那般平和。

    “过几天我要去长门,龙王有兴趣,我们也许可以在那里‘偶遇’一场。”公仪林眼睛一弯道。

    他开口还要说上几句,就听一声怒吼从不远处传来,“哪个是公仪林,给我滚出来!”

    紫晶龙王碧绿色的竖瞳带着嘲讽般的冷笑,“看来你在天苑人缘也并不怎么好。”

    公仪林寻思,他最近好像没怎么得罪人。

    当然,是没怎么得罪,不是没有得罪过。

    “公仪兄。”花云急急忙忙地踏入大殿,“大事不好了,你快躲躲。”

    耐心地等他喘完气,公仪林才问道:“出什么事了?”

    “你之前唱歌,”花云道:“惊扰到正在闭关的掌门,让他多年闭关心血功亏一篑,正到处找你要拼命!”

    “他很气愤?”公仪林问。

    花云,“是。”

    公仪林,“丧失了理智?”

    花云,“是。”

    放下心来,公仪林神色平静道:“身子正不怕影子斜,”从殿外射进的阳光正好将公仪林的影子投照成四十五度,他视若无睹道:“任凭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这是什么?”

    花云被他的气势唬住,“是什么?”

    “境界。”公仪林下巴一扬,得意道。

    话音刚落,有一人已经冲入大殿里,披头散发,浑身杀意毫不收敛。

    花云低声道:“要不还是去找一下掌教,越是疯狂的人展现出的杀伤力越大。”

    “公仪林,谁是公仪林!”披头散发的人一声怒喝,“立刻给我滚出来!”

    只见公仪林不慌不忙指着紫晶龙王,“这不是么?”

    几乎没等他说完,披头散发的长老已经疯了一样冲上去,毫不留情的杀招层层叠出。

    前后不过几个眨眼的时间,花云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公仪林却是负手而立,淡淡道:“祸水东引,学习做一个智慧的人。”

    花云被他平淡的语气吓得胆颤心惊,难怪这人方才听到找到报复的长老已经丧失理智便露出放心的表情。

    公仪林眼神没有离开场上交战的状况,披头散发的长老出手都是必杀之招,起先紫晶龙王并没有下重手,对方不依不饶,紫晶龙王也从三分力加至七分,在一招平沙落雁后,披头散发的长老被重伤在地,连续吐了好几口血。

    “你,”他断断续续道:“我定不会饶你!”一道白光从他的袖间‘嗖’地一声飞出,疾速朝紫晶龙王射出,没有人料到会有这一剑,修行到了这个境界,技不如人还想着暗算对方实在是少数。

    哐当!

    那拇指大小的袖中剑还未接近紫晶龙王,像是被一堵墙阻挡,在距离紫晶龙王一米不到的地方,势头越来越弱,最终在原地打了个圈,发出刺耳的声音,不甘地落在地上。

    “雕虫小技。”紫晶龙王负手而立,身子甚至一寸都没有移动,不屑道。

    披头散发的长老满眼不甘和怨毒,正要口出狂言,忽然感到胸口一凉,他手指动了几下,缓缓拿上来放在胸前,一把剑不知何时穿透了他的胸口,整个心脏被刺穿,没有留下一点活路。

    像是木偶一般机械的动作,缓缓掉头,身后一个长相格外漂亮的男人持剑而立,长发垂下来,遮住他脸上的表情。

    “你,你,”血沫不停涌出,一个音都吐不出。

    “曾有人说过我不适合用剑,剑是直器,但我不用剑,不代表我没有。”

    披头散发的长老虽然身体已经脱力,脑子竟然还能运转的十分迅速,“你……的腰带原来是,是青……,不可能,不可能。”

    他喃喃重复,抬头望着宫殿上方,双目空洞,“这把剑怎么会在你手上?”

    千年前,修真界出过一个绝世妖孽天才,修成剑仙刀皇,万古无一,可惜因为在不死圣地得到传承沦落疯魔,被各大宗派联手诛杀。

    青云软剑,便是那位绝世天才的佩剑,随着他的陨落,青云软剑也不知所踪。

    他动动喉头,很想回去禀报这件事,青云软件重出江湖,主人知道,必定是大功一件,可惜,他已经踏不出这山门一步。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披头散发的长老最后想到一件事:青云软件重出江湖,霸刀又会沉寂多久?

    身体垂直倒下,死不瞑目。

    剑刃上的鲜血划过锋利的剑锋,一滴滴落下,它的主人有些惋惜道:“可惜,脏了我的剑。”

    花云骤然抬头望着公仪林,“门派严禁自相残杀,你竟然杀了一个长老?”

    紫晶龙王,“你该留下一个活口。”

    “受过训练的死士,你觉得会有几分把握投敌?”公仪林弯下腰,解开储物袋,一个小虫子从里面钻出,探头探脑,待看到紫晶龙王,吓得就要蜷缩回去。

    紫晶龙王看见蛊王畏头畏脑的样子,眼中浮现出一丝笑意。

    这次没有任由蛊王爬回去,他收起储物袋,认真道:“去检查一下地上的那具尸体。”

    听到‘死士’二字,花云也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抬手布置结界,防止其他人再进入大殿。

    他望向公仪林:“按公仪兄的意思,这不是本派长老?”

    “是不是我不知道,”公仪林冷冷地望着地面上的尸体,眼中完全没有刚刚杀了人的波动,语气不带一丝情感,“但他来,只为杀人。”

    方才披头散发的长老和紫晶龙王交战的场面的出现在脑中,花云一怔,的确,看上去是因为被打扰闭关怒火攻心,但细细想来,就会觉得不对,方才的一招一式,环环相扣,都是杀招,尤其是最后的偷袭,完全不像是一个人在丧失理智的情况下会做出的事情。

    “既为杀人,他要杀谁?”花云皱眉,看向公仪林,“如果目标是你,他怎么会连你本人都不认识?”

    青云软剑重新化为腰带系在腰间,这把剑,就他所知当今世上能认出来的不超过十人,刚才死去的长老却一眼就认出来,只是公仪林现在没有时间分析这件事,冷静道:“十八种可能。”

    “十八种?”

    “第一,他的目的就是引发一场厮杀,亲手击杀一位天苑散仙,不管是谁都可以;第二,被人下了控心蛊,受人控制;第三,引起骚乱,乃是调虎离山之计。将众人都聚集道大殿来,趁此机会偷盗什么宝物……”

    一条接着一条,中间没有任何卡壳,全都有逻辑可寻。

    这时,蛊王从披头散发的长老身上爬下来,紫晶龙王表情不是很好,显然是对蛊王钻别的男人衣服表示不爽。

    “不是蛊。”蛊王的声音有些虚弱,“他的体内很正常,也没有易容的痕迹,但他的身体里,有魔气。”

    公仪林递给它一个清心果,用于化解魔气。

    “魔,现在只剩下两种可能,看来我要提前去一趟长门。”

    花云,“魔族潜伏进超级宗派,还是一位长老,这件事非同小可。”

    “我还以为你会选择直接通报门派,率领三千精英弟子杀向魔都。”

    花云摇头,“虽然有魔气,但并不能确定就是魔尊霜生派来的人手,如果有人蓄意挑拨,我们和魔军厮杀,岂不是让他人坐收渔翁之利。”

    公仪林赞赏地看了一眼花云,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理智,做出最有利于宗派的分析,着实不易。

    花云果断道:“我和蔚知来处理尸体,你去通知掌教,请他定夺。”

    公仪林颔首,世上无巧合,魔族潜伏进天苑和魔将龙绍频繁出现长门必定有着什么联系,涉及到天苑,恐怕清河也不得不跑这一趟。

    感觉到有细细的声音,公仪林低头,蛊王正蔫蔫地像根面条挂在他的食指。

    “不是给你吃了清心果?”魔气不是很重,不应该到现在还没有精神。

    “这些魔气似乎能助我修行。”蛊王并没有大庭广众下说出这句话,而是神识传讯。

    公仪林肩膀微微一动,对花云道:“此事非同小可,我先去汇报掌教,”又对紫晶龙王见,“还望龙王不要对外泄露今日之事。”

    说完也不等紫晶龙王答应,步履匆匆走出大殿。

    直至走出好远,看了一眼四周,确定没有人,才低声对手指上的蛊王道:“你说什么?”

    蛊王难受地扭一扭身子,显然也知道这不是一件好事,要是被人发觉他能利用魔气修行,但却不是魔族,一定会视作异类,甚至诛杀。

    “怎么办?”它有些慌。

    “走一步算一步,你也不必太过担心,我们此去长门,如果有碰上死去的魔族,我收集一些魔气,你再试试,也许这次只是巧合。”

    蛊王动了动肉乎乎的脑袋,算是同意。

    “在此事被确定前,不能走漏任何风声,”公仪林停顿一下,他原本准备最早后天再出发,但九师兄在长门,蛊王室他送给自己的,要说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必定不可能。

    公仪林没有将刚才的事情通知清河,也没有等火龙驹回来,他有十成把握,刚才在殿内的事情瞒不过清河,御剑飞到山下,买了一匹普通马匹,一身普通白衫,头戴斗笠,背上一把大刀,骑马扬沙而去,就像是无尽红尘里一个最普通的沧桑刀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