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奇葩师门

作者:春风遥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河问完话就见公仪林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眉峰微微上扬,这人一肚子坏水,每当想泼别人一身就会露出这种表情。

    “要说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真是没有。”赶在眼前的凶兽有什么动作前,公仪林摊摊手道,“也就是几件芝麻大的事情,比方说我们将火龙驹落在不死圣地,天苑的几位长老即将出关,我再过几天便要奔赴长门。”

    听到前几个时鲲鹏锐利的双目只是微微一凝,待公仪林说出最后一个字,它抬眸看着对方,神识传讯道:“长门正值多事之秋,暂时不要去。”

    公仪林心中一动,果然,清河必定是知道一些辛密,他还是太低估超级宗派的情报网,一个再厉害,修为再强大的修士收集情报的能力也不及街道上的数百乞丐,毕竟消息五湖四海皆有,要想真正打听全面,没有充足的人手是做不到的。

    很多宗派或是大势力都会在很多地方去笼络这些人,作为自己探听情报的下线。

    “我必须要去长门一趟,”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公仪林摊手道:“不过你如果能告诉我一些长门的消息,到时候我行事也方便。”

    听到‘行事’两个字,鲲鹏的神情有些奇怪。

    公仪林咳嗽一声,“这个‘行事’绝对不是指坑害别人,最多只是自保。”

    清河自然是不相信这种保证,不过也没拆穿他,“魔将龙绍恋慕人类女子,频繁往返长门和魔都之间,除此之外,暂时没有宗派和个人能得到真正的确切消息,说法各执一词,但此事绝对不是表面的上看见的那般简单。”

    他说的和花云,蔚知告诉自己的并无多大出入,公仪林沉思后道:“按照你的意思,龙绍也许并没有和人类女子相恋。”

    “一场恋情引不起多大的风波,至少波及不到长门。”

    “那倒也未必,”公仪林撇嘴道:“边飞尘和白墨就是最好的例子。”

    说到边飞尘,公仪林内心一声叹息,不知他和白墨现在如何,按理说神梦谷应该不会为难这二人才对。

    “既然已经决定要去长门,不如多等几日。”

    公仪林一怔,“为何?”

    “等火龙驹回来带着它去,长门某种意义上算是最大的炼器师工会,里面的炼器师都是万里挑一,身负异火,一般的异火伤不到火龙驹甚至遇上它会熄灭,带它去对你有益无害。”

    公仪林眨眨眼,硬是挤出两朵小泪花,做出双手捧心的样子,“你对我真好,为我考虑的真周到。”

    “……”

    公仪林认真道:“我刚刚在调戏你,你竟然没有察觉。”

    心中美滋滋地想到:果然小爷一枝花,风流倜傥,魅力值爆表。

    见他沾沾自喜的样子,清河没有出言打击他,刚刚他的举动除了恶心对手,没有多大的作用。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忽然凑近鲲鹏,公仪林猝不及防道。

    太近的距离让清河有些不适,却没有立刻后退拉开距离,“长门只是炼器师心中的圣地。”

    简而言之,对他没有任何吸引力。

    公仪林不但没有失望反倒喜上眉梢,只是不想去不是不能去,如果能把鲲鹏拐去做打手,自己的生命安全值会嗖嗖的上升。

    “跟我去长门,送你一件上品宝器,”诱拐掌教第一步,利诱。

    反正宝器是龙族要送过来的,他再送出去没那么心疼。

    清河不为所动,利诱失败。

    “如果不跟我去,我就天天站在大门口唱歌。”诱拐掌教第二步,威胁。

    巨大的羽翼有那么一丝丝抬起的预兆,公仪咽了下口水,毫不怀疑自己继续猖狂下去会被一翅膀扇飞到隔壁山头,立刻摆摆手,做出端正姿态的样子,“开个玩笑而已。”

    威胁计策也失败。

    已经无计可施的公仪林心中不抱希望,也许是前些日子两人在不死圣地并肩同行,后又一起在小世界朝夕相处一段时间,虽然清河和公仪林不说,但心中都不可避免的生出一二分亲近之意,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失望的公仪林竟有一瞬间的放松,下意识地做出在师门时吃亏,面对师兄们才会做到举动:耍赖打诨。

    “为什么不跟我去,跟我去有什么不好,不跟我去咬死你,给你饭菜里加虫子……”说到这里,公仪林停顿一下,眼角上挑,望向鲲鹏,“你吃虫子么?”

    鲲鹏,凤凰这一类,战斗力固然强悍到令人发指,但大师兄教育过他,有翅膀的都是鸟,是鸟就吃虫子,这一点再后来得到广泛的应征,至少蛊王一直担心小雅会吃了它。

    岂能看不出他眼中的深意,公仪林甚至没有看到鲲鹏的翅膀动,人已经被一阵风打在地上。

    吃了一嘴的枯叶,公仪林扭动一下因为落地酸软的腰肢,温柔地对自己道:“林林,站起来,来,站起来。”

    清河:……

    公仪林很快投入状态,继续滔滔不绝道:“说,你跟不跟我去,跟我不跟我去!不跟我去的话,我还会……”

    “你在撒娇?”

    公仪林浑身一个机灵,像是被闪电劈中一样立在当场,“你说什么?”

    “你在撒娇。”这次是很肯定的语气。

    “你,为什么要对我撒娇?”神识传讯过去的声音虽然被过滤到只剩一条莘县,但里面却带着诧异的味道。

    “撒,撒娇。”公仪林如射向天空的箭矢猛地跳起来,“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撒娇!”

    是男人,就不能忍受别人可爱一类的形容词来形容,更何况在此基础上还更上一层楼的‘撒娇’二字。

    他说这句话的语气十分不善,甚至带着咄咄逼人的味道,按理说清河应该感到自己被冒犯,但第一次看见公仪林气急败坏的样子,莫名觉得有几分好笑。

    “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狗。”清河给出客观的评价。

    公仪林直接拿食指对准他,骂骂咧咧道:“混蛋,你会不会用形容词,形容我这么漂亮的男人要用‘炸毛的猫,’谁叫你用狗来形容我的!”

    公仪林生平第一次体会到气到牙齿都打颤的心情,这下真的像是一只炸毛的猫,还是野猫,亮出爪子,像是有不共戴天之仇,连招式都忘了耍,狠狠地扑上去。

    别看鲲鹏体型巨大,轻轻一动,身子如闪电般的离开原地,失去战斗目标,公仪林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个狗□□的经典造型。

    就在他又要发作时,鲲鹏的声音再次在识海中响起,“紫晶龙王已经将上品宝器送来天苑……”

    不等他话说完,公仪林立刻道:“我现在就去观摩一下!”

    ‘观摩’是文雅的说辞,说得再直白点,就是检查,万一紫晶龙王以次充好,他岂不是赔大了。

    眼睁睁地看着公仪林的身子像是疾风一样从山林刮过,清河内心也不由浮现出一丝敬佩,公仪林的速度在两种情况下可以达到登峰造极:一为逃命,二为利益所驱。

    话说公仪林火急火燎地赶到大殿,还未踏入门槛就见到一道身影背对自己,长身玉立,紫色长袍上用金丝绣着五爪金龙,奢华又充满威严。

    确定来人的身份,公仪林放慢脚步走进殿内,绕道紫色身影的面前,做出东道主的样子,彬彬有礼道:“竟然是龙王亲自护送,这倒令人有些受宠若惊。”

    紫晶龙王不和他废话,一挥袖,身后的红木箱子箱盖直接翻开,顿时一股巨大的压力从箱内发出,大殿里一些用于装饰的几件下品宝器忽然颤抖起来,像是在向红木箱子靠拢,又像下跪行礼,迎接它们的王。

    一般好的上品宝器会让同阶武器颤抖,但这种顶礼膜拜的情况出现地却是极少,除非是极品上品宝器。

    事有反常必有妖,不用去看,公仪林就能确定红木箱里的宝器价值不菲,这点出乎他的意料,原本一件中级水平的上品宝器已经是他最好的预测。

    抬步走过去,一只碧绿的竹笛孤零零地放置在箱中,箱内空荡荡的,显得竹笛更为小巧精美。

    “碧玉笛,吹响能控万里内的虫蛇为己所用。”

    公仪林扫了眼碧玉笛,心中有了计较,“恐怕这笛子并未使为我准备。”

    紫晶龙王也不绕弯子,淡淡道:“相信你是个聪明人。”

    控制虫蛇,认真追究起来是一件十分适合蛊王用的宝器,这玉的价值想必极其不菲,对于爱财的龙族来说,这已经不仅仅是‘大手笔’三个字所能形容的。

    “龙王也很聪明,”公仪林目光已经离开碧玉笛,“这笛子必定是化形后才能使用,你这是在暗示蛊王希望它能快些化形,至于为什么要催促它化形,你我心知肚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