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奇葩师门

作者:春风遥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极品透视小仙医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笑声停止,花云嘴角上扬的弧度一僵,心中不由浮想起上次边飞尘放弃渡雷劫之事,末了又觉得自己杞人忧天,公仪兄为人高尚,上次之事更是巧合,有了一番心理活动,他又重新让嘴角的弧度再上扬一些,由于上时间面部表情保持在同一个姿势,让他此时的模样颇有些傻里傻气。

    “傻子。”蔚知看到他傻里傻气的笑容,毫不留情地评价。

    “呵,呆子。”花云心头蹿起火气,毫不犹豫回击过去。

    “傻子。”

    “呆子。”

    “傻子。”

    “呆子!”

    “……”

    “你们两个二愣子,都给我安静!”终于受不了聒噪的气氛,公仪林开口制止。

    “二愣子是什么意思?”花云皱皱鼻头,转过身,“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不和他计较。”

    蔚知,“呵呵。”

    “呆子你敢嘲讽我!”花云破口大骂,就差没叉着腰呵斥。

    眼看战火又要起来,公仪林摇摇头,转身离开硝烟四起的‘战场’,换了另一条小路,走到僻静的山洞修行。

    “大道初成,五运六气,五行恭顺者如意……”闭眼内视,公仪林清楚地看见无数灵气像是溪流涓涓汇往丹田处,可惜他的身体依旧像是一个漏斗,灵气流过经脉除了能够滋润经脉,最终还是会渐渐散开。

    公仪林也曾想过自己修炼《浮屠诀》的速度为何如此之慢,悟性他自认为不差,功法也没有问题,最后也只能归结到他的身体原因,也许鬼修的气体凝聚气运本身就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循序渐进,不可操之过急。”吐出一口浊气,结束修行《浮屠诀》,转而运转另一套心法。

    直到身体最后一口浊气散去,公仪林站起身神清气爽,他走到山洞外,朝阳早已高升,他只是修炼一门佛门心法就如此困难,大师兄当年不知是如何练成道法。

    正要结束修行往回走,脚下一滞,公仪林及时改变方向,转而朝着后山的方向走去。

    诚如第一天花云对他所说,平日后山几乎没有人去,护山兽凶名在外,没有弟子去找不痛快,算算时间,不知不觉他已经来过此地三四次,从最初的好奇到现在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想要去此处。

    “你又要去找死?”储物袋里钻出一截肉乎乎的透明物体。

    公仪林扶额,他明明记得自己之前将储物袋系得很牢,看来这只胖虫子又动了歪脑筋。

    微风撩起乌黑的长发,公仪林忽然生出一股无力感。

    紫晶龙王,长门,鲲鹏,一件有一件事交杂起来,如此下去,这三千青丝就快变成愁思。

    感慨只是一瞬间,迎着朝阳的光辉,公仪林重新迈出脚步,做出一贯春风般笑容的标准表情,继续朝后山走去。

    “为什么要去找死?”蛊王扭着肥肥的身子继续往外钻,终于整个身子到达储物袋边缘,挤出肥长条状的躯体,肉虫子坐在储物袋边上,立起上半身,微微有些摇晃,就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随着微风摇摆着身子。

    这幅美好的画面出现在一只胖虫子身上,就让人觉得有些诡异了。

    “别做出这么人性化的动作。”

    “为什么?”蛊王叫嚣道:“等本王化形,你就知道我是多么帅气英俊潇洒,人见人爱……”

    “打住!”公仪林受不了道:“等你化形不知要等到哪年,在那之前,请你自觉维持身为虫族该有的觉悟,爬行不要直立。”

    胖虫子身体陡然僵直,整个身子像是被定住一样。

    没有预想之中的呛声,公仪林有些诧异地低下头。

    蛊王有些迟疑道:“我好像不是虫族的。”

    公仪林失笑:“作为一条蛊王,你不是虫族,那谁是虫族?”

    “我不知道。”蛊王有些烦躁道:“最近我总觉得,总觉得……总之,就是睡得不舒服,总是做些奇奇怪怪的梦。”

    “哦?”公仪林停下脚步,眼神一凝,“做梦?”

    蛊王抖抖肥胖的脑袋,算是点头,“许多画面已经记不清了,只是每次都处在同一个场景。”

    “你所说的场景,是什么样?”

    “想不起来,很凌乱,”几乎看不见的小眼睛带着一抹追忆,“不过那似乎是一个落雨纷纷的夜晚,我却看见了柳絮纷飞。”

    说着,尾巴不由卷起来,仿佛心脏一阵抽搐。

    “算了,”蛊王甩甩身子,不再给自己找烦恼,“大概是快到化形期才出现古怪的状况。”说完就要重新钻入储物袋。

    一根修长的手指堵住它的去路,“也许我能帮你一些。”

    大师兄曾说过,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每件事的产生都有其因果所在,大到一个宗派的崛起灭亡,小至一只蚂蚁的出生死亡,越是匪夷所思,越要追根溯源。

    蛊王好奇地探出脑袋,“怎么帮?”

    “我说一些词语,你只要听着然后告诉我瞬间能联想到的是什么。”

    “这简单,你说。”

    公仪林略一沉思,开口道:“细雨。”

    蛊王:“竹伞。”

    公仪林:“雨季。”

    蛊王:“蜗牛。”

    公仪林:“诗书。”

    蛊王:“韶光。”

    二者一问一答进行的十分顺畅,公仪林问的东西五花八门,有季节,有食物,有地名,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敛眸,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只听他以极其平淡的声音道出两个字:“长门。”

    一张有些模糊的面容猛地浮现在蛊王脑海,看不清楚,触摸不到,但却能感觉到那时一张格外冷酷英俊的脸庞,它忍不住喃喃道:“他是谁?”

    它进入一种暴躁的状态,尾尖都竖立起来,这是攻击性动作,但未必不是自我保护的一种动作。

    公仪林也不催促,耐心地等着答案。

    良久,蛊王的尾巴尖渐渐垂直,放松,缓缓下落直到恢复原样。

    只见胖虫子扭动整个身子,姿势像是摔在地上的果冻一样滑稽搞笑,“我知道了。”

    公仪林眼前一亮,如果这只蛊王真的怀有关于长门的记忆,他也许能推测出九师兄叫他去的用意。

    处于被动可不是他喜欢的状态。

    蛊王兴高采烈道:“那一定是我化形后的模样,身高八尺,伟岸帅气,双目不怒而威……”

    话还没说完,就被提溜起,残酷地丢进储物袋,这次公仪林还特意设了个小封印术,防止它脱逃。

    耳边没有蛊王的唠叨,公仪林加快脚步,山林里的落叶一年四季常在,以鲲鹏的实力,恐怕即便他不发出声音,也能感知到。

    正当他寻思这些时,远处传来呼呼风声,又像是巨石滚落山崖,这股声响对公仪林来说并不陌生,甚至这段时间内尤为熟悉:鲲鹏展翅时独有的声音。

    抬头就见万丈高的天空有一道白色的身影如同闪电般飞速盘旋,漂亮地不可言说。

    “莫非是不想见我,才有意飞的那么高?”越想越有这个可能,早不飞晚不飞,偏偏挑在自己来得时候飞。

    御剑飞行?法器也有所限制,万丈高空根本上不去,公仪林双眼一眯,低低道:“万丈高能飞行的飞行法器,也许长门能够炼制出。”

    这次去要不要考虑炼制一把,如果有可能,他绝对不要再选一把飞剑,怎么说也该是棵菩提树,或是小宫殿的样子,那飞在天空,多拉风!

    等了一阵,见鲲鹏没有落地的准备,公仪林也不催促,盘腿直接坐在厚厚落叶堆积成的地面上,深吸一口气,朗声唱道:“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每一个字运足了修为唱出,不但万丈高空,半个天苑都能清楚地听到这股魔性的歌声。

    正在吃桃子的花云果核卡在喉咙,拭剑的蔚知手一抖险些剑掉在地面,而闭关的部分长老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有人睁开双眼,目中怒火几乎喷发,“是谁,害老夫此次闭关功亏一篑!”语毕,身子像是闪电一样射出,破关而出,寻找罪魁祸首。

    这一嗓子的威力可谓十分巨大,险些造成不少人走火入魔,后来有天苑弟子评价道:“上天送给公仪林前辈如此‘亮丽’的歌喉,为什么不将他送到琴宗?”

    琴宗和天苑一向不对头,如果公仪林去了琴宗,别的什么都不用做,在人家山门前吼两嗓子,估计就能造成众多高手道心不稳。

    无论是为己还是为了宗派,清河都不可能放任公仪林在下面鬼哭狼嚎,他自数万高空俯身冲下,急速飞行产生的气流割裂周围不少参天大树。

    公仪林早早避到一处安全带,双手抱臂似笑非笑地看着停在面前的鲲鹏,眼中的含义不言而喻:飞啊,你倒是飞啊,有本事就飞上天成仙,要不飞的再高,一嗓子就能让你乖乖回来。

    好了伤疤忘了疼,上次差点从万丈高空坠下摔死的事情已经被他彻底遗忘。

    鲲鹏降落点离他不过几百米远,一道低沉的声音在公仪林识海中想起,“何事?”

    虽然已经知晓鲲鹏真实身份,公仪林却不想即刻道破,这样拖着倒有另一番意思,重要的是,他现在是占据主动权的一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