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奇葩师门

作者:春风遥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格外诱人的气味散发,和不死圣地的死气格格不入。

    一个瓷碗递到他面前,公仪林却是微笑拒绝,“我方才在上面的洞窟刚有所感悟,现在吃饭会坏了心境。”

    边飞尘理解地点头,“能够进入这种状态,的确难得,不过前辈确定这段时间专注于感悟?”

    公仪林,“当然,机会难得。”

    闻言,边飞尘将碗筷重新受到储物袋中,也没再勉强公仪林。

    除了震裂的石块,就只剩他们几个,公仪林抬头,“那位不死圣族的老者呢?”

    边飞尘眼中闪过异色,“明日他便会再次出现。”

    言语间,山间轰隆声作响,整座雄壮的山脉从两边向中间挤压,那上方成千上百的洞窟越来越窄,转眼间不过拇指大小,但这不是结束,那仅剩的空间也被慢慢压变成一条缝,最后完全消失不见,山面恢复光滑陡峭的原态。

    虽没有人影出现,但这一手必定是不死圣族老者所为,公仪林见状心底生出一抹劫后余生之感,想必当日作弊之事一旦被发觉,即便他展露底牌遁走,也必定会元气大伤。

    这时他不免想起给他弥勒佛传承的中年男子,‘昔年我纵横天下,靠的并不是多么高深的修为。’现在想想,这句话所蕴含的气势绝非三言两语所能概括,《浮屠诀》固然能够积攒气运,但若是没有绝对的慧根连入门都做不到。

    就拿这位不死圣族老者来说,修为虽然强悍,但比之给他弥勒佛传承的中年男子却要缺少几分智慧,在那方小世界中,他能做到与不死圣族老者虚与委蛇,洞窟里中年男子却是一眼就看出他使用了不光彩的手段获得传承。

    一念及此,公仪林对《浮屠诀》的重视不由加重了几分,只要他悉心修炼,他日必能有所收获。

    抬头入眼便看见白墨,他的身子骨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跑,和他在小世界里见到的冷峻如山的人完全不同,但尽管他如今身形瘦削,坐在那里风姿却是不减,在这荒郊野外吃饭也能吃出贵族的优雅。

    边飞尘走过去,抬筷夹起白菜叶,却没有放在自己的碗里。

    一双冰谭般幽深的眼睛注视他,边飞尘好似没有感受到白墨目光中的冷意,“总归是我的一番心意,纯手工种植的白菜,欢迎品尝。”

    在锅里煮了有一段时间,白菜叶早不复讨喜的嫩绿色,微微有些发黄。

    “是在担心这个?”目光看着叶子上的一个花椒粒,边飞尘用筷子小心地剔去。

    白墨看着他,沉默半晌,最终还是将那片白菜叶送入口中。

    一旁看着这一幕,公仪林虽然不说,心中也有几分叹息,原本好好一桩情|事,最后毁的何止是边飞尘一个。

    他转过身,朝鲲鹏的方向走去,在他身旁盘膝而坐,继续修炼《浮屠诀》,天色渐渐黑暗,在入夜前,没有人再说一句话。

    黑夜掩盖下,没有人发现,公仪林的头顶渐渐形成一个漩涡,这个漩涡,比洞窟里中年男子的要小很多,甚至不足百分之一。

    鲲鹏眼角的余光不经意地一撇,恰在此时,公仪林张开眼,双目迸发夺目的光芒,侧脸,一人一鸟,目光相对。

    前者一笑,春风拂面,带着令人愉悦之意,饶是鲲鹏心智够坚,也不由动了一下,它镇定心神,很快便明悟过来这应该与公仪林获得的传承有关。

    不知是怎样的传承,竟然连气质也能提升。

    “反正也要离开了,不如趁此机会领略一下不死圣地的夜景?”公仪林不知他心中所想,从储物袋中掏出飞剑,他身形一跃,稳稳站在飞剑上。

    不死圣地的夜景?要是被其他人听见,哪怕是修真界的一些大能估计都能笑上两声,嘲笑他的不自量力,夜晚本就存在不安定的因素,尤其是在不死圣地,白天都不能放松警惕,更何况是晚上。

    鲲鹏却是认真考虑了这个提议,他来,便是为了领略大千世界的风景,不死圣地在旁人眼中是危险,在他眼中却不过是这片大陆包罗万象中的一个缩影。

    二人在夜色中乘风朝南而行,并没有飞出很远,公仪林再狂,也不想碰见暴怒的凤凰。

    夜风中混杂不知名的花香味,扑面而来,公仪林轻轻嗅了嗅,“其实我们原本今晚便可以动身。”

    鲲鹏淡淡扫了他一眼,公仪林似乎读出他眼神里的含义,解释道:“白墨已经做出选择,不死圣族的老者不会再出现了。”

    他背靠一根粗壮的大树而坐,双手放在身后,撑着地面,仰头望着无边月色,“其实之前我就有所疑问,白家先祖娶了不死圣族的女人为妻,白墨身上本就有不死圣族的血统,尽管一代一代传承下来,这份血脉已经很稀薄,但终归还是与不死圣族有渊源,有这份因果在,怎么会只得到不死圣族一半认同,还需来二次拜山?”

    “不过现在,我却是明白了。”

    鲲鹏虽然不屑人类中勾心斗角,但并不影响他看问题的透彻,神识传讯给公仪林,“火锅有问题。”

    这个时候还用神识传讯,好歹也算一起历经过生死的人,公仪林眼中闪过一抹狡黠,反正龙髓融了自己的血,只要他化身为人,哪怕丢进千万人海里,他都能准确的将其揪出。

    “你是怎么猜到的?”公仪林侧脸问道。

    “你不会拒绝免费的东西。”听上去很好笑的一句话,说的却很笃定。

    “原来是这个纰漏,”公仪林缓缓道:“想必还在王府的时候,边飞尘就对白墨下了蛊。不死圣躯,‘圣’这个字可不是随便乱叫的,一具藏有蛊王的身体,如何能够完全从凡胎转化为不死圣躯。这么多年过去了,想必白墨早就知道身体里的存在,且有了克制之法。”

    他对着鲲鹏眨眨眼,“可惜,就在刚才,边飞尘给他夹的菜中又下了新蛊,我倒能理解他的做法,不死圣族老者的女儿为了嫁给白家先祖不惜毁去不死圣躯,足以证明不死圣躯是无法和人类结合,一旦白墨完全转化成不死圣躯,他和边飞尘之间几乎再无可能。”

    鲲鹏不明白人类的思绪,厌恶便将其灭杀,喜欢便将其掠夺,这些花花肠子用了有什么用?

    “是药三分毒,但毒有时候用对了也是药,蛊听上去可怕,但白墨体内的这只扎根在其血肉中,却能保住他的寿元,修行者无岁月,万一边飞尘修行有成回来,白墨已经化为一捧黄土,他如何能够甘心?”想了想,公仪林道:“白墨肯定也知道那叶子里蛊的存在,所以才有一瞬间的迟疑,但他最终还是选择吃下去。”

    “况且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公仪林笑道:“且谁打谁挨却还尚未有定论,我瞧白墨本身也没有想要与天同寿,估计来不死圣地,就是逼边飞尘做出决定,飞升还是和他一起沉沦红尘。”

    对人类的情爱鲲鹏不是很感兴趣,更何况还是别人的事情,话题很快被引入另一方面,“你对蛊术也有涉猎?”

    公仪林颔首,“确切说是我一位师兄擅长,他曾经指点过我一段时间,之前我便感觉到白墨瘦削的有些不太正常,但也只是存有怀疑,不过今天却是确定了。”说着,从储物袋掏出一个胖乎乎的虫子,“这是蛊王,师兄送来给我防身,便是它感觉到白墨体内蛊的存在。”

    那肉肉的虫子直起身子,翘起尾巴重重在公仪林的掌心砸了一下,显然是很不满自己要屈身跟在一位连基本蛊术都不会的人身边,它不停甩尾,表示反抗,他要回到原主人身边,陪原主人一起征服天下!

    鲲鹏看着蛊王,“蛊王若是被人强行圈养在身边,会反噬其主。”

    “这我当然知道,师兄也清楚,不过送给我就肯定它不会伤害我。”

    “即便已经有深厚的感情,不是一族,难免生出二心,蛊性多疑,不易被感化。”

    公仪林眼角微挑,看着他的目光似乎有些惊讶。

    鲲鹏被他望得有些不太舒服,沉声道:“有事说话。”

    下一秒,公仪林跳起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看来你果真还是担心我的安危的,我就知道,小爷我魅力无边!哈哈哈哈!”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鲲鹏顿时想将方才说的话拿去喂狗。

    公仪林倒也自觉,很快松开手臂,重新摊开手,捏住不断挣扎的胖虫子,“放心好了,我和它之前靠的可不是情谊。”

    胖虫子愤怒地想要钻进他的身体。

    见状,公仪林冷笑一声,“再胡乱,我就让小雅吃了你。”

    听见‘小雅’两个字,方才还耀武扬威的胖虫子顿时就萎了,身子像面条一样软在公仪林的手中,初时鲲鹏以为这只虫子只是装死,过了一阵才发现是真的吓晕了。

    将蛊王收进储物袋,公仪林挑眉,“看见没,万物相生相克,就是这个道理。”

    话音落后,他又摇摇头,否定刚才的说法,“这话未免以偏概全,”他看着鲲鹏,眼中蕴含无尽笑意,“起码我还没有发现站在你食物链上方的那环。”

    鲲鹏看着他,静默不语,没有否认,鲲鹏一族本身得天独厚,一出身就已经强大到很多修士一辈子也望尘莫及的高度。

    此时他认同公仪林的话,但很久以后,他方才明白所谓相生相克之理,这个世界,也有着能克制他的存在,曾几何时,还就坐在他的身旁,眉如春山,言笑晏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