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奇葩师门

作者:春风遥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极品透视小仙医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鲲鹏的羽翼?

    老者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公仪林,“你确定?”

    公仪林兴奋地点头,“要屁股上的。”

    诸如凤凰,孔雀,金鹏鸟,当然鲲鹏也不例外,均属尾翼最长,有的拖地十几米,无与伦比的美丽。从前公仪林一直想偷根凤凰的尾翼,七彩羽毛装饰到法器上,先别说增持效果,当真是拉风,但见过鲲鹏的尾翼后,顿时想法就变了。

    七彩的再酷炫还是没有纯白来的赏心悦目,光那逼格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

    “鲲鹏的羽翼看似美丽,战斗时却是锋利无比,甚至可伤仙躯,关键时刻比一把下品仙器威力还要强大。”

    公仪林不住点头,心道这他当然清楚,要不也不会千方百计想给自己谋上一根。

    “那你有没有想过,一根羽毛就能发挥如此大的威力,岂不是人人都要垂涎三尺,设法拔上一两根。”

    公仪林摸摸下巴,“有道理。”

    老者摇头,“不但鲲鹏族,凤族等强大的灵兽为了消除有些人的不轨之心,全族上下都有规定,如果遇见持有镶嵌本族羽翼的法器,一律诛杀。”

    举族追杀,公仪林想象了一下那个情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再望着鲲鹏,果然看见对方眼里嘲讽的意味,像是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拍拍胸口,心有余悸,“还好还好,捡来的那几根凤凰羽毛还没有用。”

    转念一想,不能用来炼法器,将来得罪人可以栽赃陷害啊。

    即龙族之后,公仪林又有了新任良好的嫁祸对象。

    鲲鹏用余光一撇,见公仪林眼珠不停地转,就知道又在打什么不好的主意。

    老者沉声道:“现在还让老夫帮你拔下两根毛么?”

    公仪林骤然摇头。

    您老有能力拔,他也得有命用才行。

    老夫眼神欣慰,“知道放弃,还算不错。”末了他半开玩笑地说了句,“鲲鹏的羽毛固然好,但哪里有鲲鹏本身强大。”

    一语惊醒梦中人。

    公仪林认真道:“受教了。”

    老者抬眼看了一眼周围茫茫的雪景,眼中带着一抹追忆,“这个世界再好,终究记录的是那些已经流逝的时间。”

    说完,长袖一挥,顿时天旋地转,刚有所感悟的公仪林只觉得眼前的景致纷纷错乱模糊,被雪覆盖的大地渐渐浓缩成一个黑点,眨眼间哪还有什么万里雪飘的景致,寒冬刺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些许暖意,甚至有些燥热。

    公仪林抬头,天空一轮红日明晃晃刺人眼疼。

    “结束了么?”公仪林喃喃道。

    四周的景色分明是不死山,边飞尘站在他身前不远的地方,身旁地面还有几根小苗,接收到公仪林的视线,他还自豪道:“仅仅七天,已经长出一截,这里风水不错。”

    公仪林看得不由嘴角一抽,到这里都不忘种菜,这是何等的敬业。

    他原本料想,小世界里的时间流逝一年,外面过去一天,但事实却是他在里面呆了将近一年,外面过去了大约七天。

    边飞尘,“恭喜。”

    公仪林能平安无恙从里面出来足够说明他已经通过了传承考验。

    仙傀虽然没说话,却深深看了眼公仪林,不死圣族的传承,竟然真被这小子得到了。

    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微微含着诧异的视线,公仪林抬头,正好和仙傀的目光对上,‘哇’地叫了一声,“这才过去多久,你怎么头上长草了呢?”

    并非是他危言耸听,一颗嫩绿的小芽在仙傀头顶微微冒出一截。

    “这里全是死气,原本鲲鹏用蝶阵帮助仙傀维持平衡,最后关头你和鲲鹏一并消失,我们只能想别的方法。”开口解释的却是边飞尘。

    公仪林挑眉,“他头上栽种的该不会是你的白菜种子?”

    边飞尘,“正是。”

    指腹来回摩擦,公仪林饶有兴趣地看着那颗幼芽,竟然能增强生机,抵御死气,是个好东西,有空问边飞尘要上两颗回去研究研究。

    他思索时,边飞尘走上前,用眼神示意他伸出手。

    公仪林摊开手掌,两粒饱满的种子落在中心,“给我的?”

    “反正你总有办法弄到。”从刚才公仪林的眼神不难看出,他对自己的白菜种子有兴趣,他宁肯损失种子,也不愿意被对方惦记上。

    现在的边飞尘还不知道他究竟是如何做出人生中最正确的决定,遥想当日惊鸿一瞥,公仪林对鲲鹏的羽毛上心后,一直惦记到现在,直到老者的一席话才打消了不切实际的想法,饶是如此,仍是耿耿于怀。

    空悲切后,公仪林看向老者,“考核已经通过,晚辈应该有资格取得传承。”

    “这自不必你说,”言语间,手上凭白多出几根竹简,“佛法无边,佛之道,浩瀚无边,任你如何惊才绝艳,只能取其一道。”

    公仪林点头,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竹简飞落在他掌中,散发的温度几乎融化掌心。

    “好烫。”望着散发金光的竹简,公仪林皱眉,“这就是传承?”

    “若是几根竹简就能阐明佛道,哪里还谈得上佛法无边。”老者一声冷笑,“这只是钥匙。”

    “钥匙?”

    老者转过身,山势陡峭,怪石嶙峋,只见他运气喝道:“开!”

    一声雷喝天地为之动荡,大块大块的石头从山头滚落,夹带大片黄泥,公仪林懵了,“山崩?”

    想也不想地扑倒在鲲鹏身上,“快带我飞!”

    双目散发着凛然的寒意,念在公仪林曾经让给它人参果,终究还是没有将他扔在地面,载他一起飞向高空。

    边飞尘取出飞行法宝,想也不想地抓住白墨,两人腾空而起。

    “开!”老者一声回荡在山间,仿佛从遥远的云端传来,声势庞大,却让众人产生一种身处浩瀚星空下的遥远之感。

    山石滚落,原本巍峨的高山竟然多出无数窟窿,细看之下,竟是大大小小上千个洞穴,公仪林等人身在高空,更是产生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坏了。”公仪林忽道:“仙傀还在下面。”

    众人低头看去,底下尘土一片,根本看不清人的轮廓,待尘埃落定,率先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老者,他身上竟然没有半点狼狈,衣衫工整,纤尘不染,而仙傀就站在他身边不远处,虽说身上多了一层泥,其余并无大碍。

    仙傀面无表情,漆黑眼眸,古井水一般不带丝毫波动,淡淡瞥了一眼上空的几人。

    “咳咳。”

    一时间,公仪林和边飞尘同时撇过头去。

    俗话说患难见真情,是真是假不清楚,但患难最后落单遭难的那个是单身绝对没错。

    公仪林死缠烂打着鲲鹏,边飞尘第一反应是救自己的‘前任’,至于仙傀,暂时被众人抛在了脑后。

    “仙傀兄勿怪,”公仪林还特地加上一个‘兄’字,“我们是相信以你的能力,必能安全无虞。”

    “无碍。”雄浑空远的声音散开,没有刻意散发任何气势,却有一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气势高度。他本就不是人,没有人心,大难临头各顾各的对他来说才是正常的事情。

    很快,公仪林就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蠢事,哪怕他动也不动,只要站在老者周围,自然安全无恙,转念一想,能乘鲲鹏在半空兜一圈倒也不错。

    “这便是不死圣族所有传承。”老者抬头看着无数洞窟,属于你的传承就在其中之一。

    竹简的光芒越发夺目,几乎要从公仪林手中飞出。

    感应?

    公仪林感觉到其中有一个地方在对他发出召唤,确切的说,是对他手中的竹简。

    “去吧,拿着它,找到属于你的传承。”

    公仪林低头望着手中的竹简,感觉有千斤重,“晚辈斗胆请教一件事。”

    老者看他一眼,“说。”

    “佛道无数传承,不知晚辈所获的是哪一种?”

    老者神色平和,没有因为他的问题不虞,“相面。”

    “相面?”

    “双眉之间,山根之上,乃是命宫所在,命宫和一个人的命运息息相关,是吉凶气色的聚合处。而一个人的喜怒,习惯都会反映在面容上,如喜欢皱眉,眉间便会有一道浅浅的沟壑,”老者看着公仪林,“当然,老夫方才说的只是一些浅显的道理,上不了什么台面,传承真正独特的地方在于它能自己判断是否适合你,关于这点,你可知道为什么?”

    公仪林想了想,猜测道:“至尊意志?”

    修为高到一个境界分出神识来考察后人并不是难事。

    老者微微一笑,“这是其中一部分原因,留下传承的人都会留下自己的一缕意志,一个影像,更深刻的老夫现在说你也不明白,具体如何,还要看你自己的造化机遇。”

    “两千丈高处,那里是属于佛道的传承,你手持竹简上去,自会体会到其中奥妙。”

    这次公仪林没有死皮赖脸的让鲲鹏载他上去,没有‘钥匙’,也就是竹简,哪怕飞上去,也会被禁制打落。

    他从储物袋掏出一把飞剑,御剑而行,朝向两千丈处,金色的阳光洒在他身上,从地面望去,当真有一种羽化而成仙的错觉。

    “不知那些渡过雷劫的前辈踏破虚空,飞升而去时是不是也是如此?”边飞尘看着公仪林的背影,喃喃道。

    敏锐地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边飞尘侧过脸,正好对上白墨的目光,深切的悲伤浸透在那人的瞳孔,仅仅是一瞬间,白墨又恢复冷若冰霜的模样。

    一朝飞升,享万寿无疆。

    “我能么?”边飞尘心叹,他能否做到,又或者是,他愿意么?

    越接近两千丈高的地方,公仪林越能感受到那股悸动。

    “收!”收起飞剑,公仪林从一个个洞窟旁走过,再次感叹不死圣族传承的可怕,这里的任何传承,哪怕得其一,也能雄踞一方。

    嗖!

    竹简终于彻底从掌中飞出,摩擦产生的温度,让公仪林掌心通红。

    “就是这里么?”公仪林停下脚步,竹简破开一个洞窟的光幕,笔直地飞入。

    踏步而入,几乎在进入洞口的一瞬间,他感觉有千万双眼睛聚集在自己身上,几乎要将他看透。

    洞内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忽然一道声音传出,像是从四面八方而来,辨别不出出处。

    “人类面对未知的事物从事会感觉到恐惧,尤其是在黑暗中,恨不得浑身紧绷,打起十二分精神,你却在笑,你在笑什么?”

    公仪林嘴角一僵,为什么笑,这种白痴问题让他怎么回答,总不能说是他平常习惯算计人,嘴角时不时噙着笑,一方面为了突显风度,更重要的是让对方降低警戒心,容易上当受骗。

    他上前一步,恭敬行礼,“笑古笑今,笑南笑北,笑进笑出,晚辈笑,是笑世间可笑之人。”

    君不见多少人图谋不轨,想从他身上谋算什么,结果却是被他狠狠敲了竹杠,当然值得笑。

    “笑世间可笑之人?有趣有趣。”那声音停顿一瞬,又道:“世人多愚,你就算笑又能如何,他们中有谁知道你是在笑他,如此说来,你的笑岂不是没有意义,要我说,看不顺眼,直接冲上去杀了就好。”

    公仪林撇撇嘴,那是爷独特的嘲讽技能,你一死了不知多少万年的人能知道什么?

    事已至此,他也猜出跟他说话的多半是某个至尊留下的一股神念。

    想归想,公仪林哪里会真的说出心中想法,他略一思索,道:“笑,不但是一种态度,也是一种忍让,世事暗浊,真的英雄,何必气短,善始善终,笑看风起云涌,忍常人所不能忍,才能为常人所不能为。”

    黑暗中的声音沉默一瞬,公仪林感觉那股视线更加逼近自己,带着一股要将他穿透的气势,他亦是毫不退缩,睁着眼睛,形成无声的对峙。

    良久,那股侵略的视线才缓缓退出去,“大肚能容,问人间恩怨亲仇,个中藏有几许;开口便笑,笑世上悲欢离合,此处已无些须。”那声音多了分叹息,“我若还活着,可以与你交流几句,可惜我走的道是阎罗道,与你不容,适合你的传承在隔壁的洞窟。”

    “隔壁?”公仪林,“隔壁的传承是什么?”

    “弥勒佛的传承。”

    “……”公仪林,“风太大,麻烦再说一遍。”

    黑暗中的人叹了口气,“等了将近万年才等到你这个有趣的小家伙,没想到却与我的道不同,便宜了隔壁的家伙。”

    公仪林一怔,急忙道:“不!你听我说,我的道也是杀道,阎罗血修之路再适合我不过,我刚只是在开玩笑……你听我说啊!”

    任凭他千呼万唤,一股力道已经将他推出,公仪林站在洞外,欲哭无泪,抬步想重新进去,洞口的封印毫不留情地将他弹出。

    “你给我开门好不好。”公仪林站在山道上,背后是千丈高地,风吹起他墨色的长发,一片凌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