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奇葩师门

作者:春风遥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苑乃是超级宗派,清河担任掌教以来,曾历经两场大乱,其中有一场更是有门中核心弟子叛变,勾结外人,千年基业危在旦夕,却仍能沉稳平静,运筹帷幄,一步步剿除叛乱,灭内奸,斩外敌。

    而如今,公仪林短短一席话,他就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精神,让自己不至于想不开出手灭了对方和对方的奇葩师门。

    但清河是谁,他很快平静下来,思索刚才公仪林说的话,里面透露了不少关键信息,公仪林曾言千年前死在不死圣地的那位绝世天才乃是他师兄,而他方才所说的话里表明他的师父还在世,如此大能,按理说应该早就飞升才对,登天最后一道雷不降也只是近百年的事情,他的师父为何停留在这片大陆。

    “你的师父今年高寿?”

    “与天同寿。”

    “你的师兄呢?”

    “比师父小,比我大。”

    看样子也知道他是不准备说实话了,公仪林此人,只有他从别人嘴里套话,要想让他主动泄露出一些他不想说的秘密,简直比让天重降最后一道雷劫还难。

    理智的不去理会他的一番胡言乱语,“你已经决定要去佛堂?”

    公仪林,“是,原本准备再等小半年,这样回去刚好是我一周年祭,只不过方才想起这里毕竟只是记忆构造的小世界,时间流逝必然和外界不同,传承多是里面一年外面一天,估计这个也差不多,我可以不想在这里呆个三百多年,再说,我要带你出门消失一年多,天苑还以为我拐了他们护山兽跑路了。”

    “跑路?”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他们只会以为你做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最后说不准还是为了不连累天苑自我牺牲了。”

    这句话说的绝对不假,自从公仪林弄出那什么三十五选七的东西,至今都在年轻一代心中地位颇高,提到公仪林,谁都会竖起大拇指,夸赞一句,“那位散仙大人,当真是不慕虚荣的好侠士!”

    坑门中弟子的钱财,还竖立了良好的口碑!古往今来他绝对是旷世第一人。

    “可惜,真是可惜,要是能在里面多呆上几年,出去说不定还能回师门过个头七,到时我的祭品一定很多。”说着,公仪林解开了腰带。

    莫名想到公他曾经提过的性取向问题,展翅就是一辉,一阵狂风扫过。

    公仪林抬头,正对上小雀鸟阴沉的黑豆眼,虽然它这次没用神识传讯,但所要表达的情绪一目了然:在盘问他为什么一言不合就脱衣服。

    “唉。”公仪林长叹一口气,走到小雀鸟面前,弯下腰,直勾勾看着它的黑豆眼,“我们要走了,对么?”

    小雀鸟微微颔首。

    “来这里,见证了一场悲欢离合,走的时候却依旧只有我们两个,一身自在而来,不留一物离去。”

    话语中带着些伤感。

    边飞尘的资质乃是千年罕见,想到那样的资质最终却毁于情劫,清河心中也是一叹,不论是人,妖,还是灵兽,都有惜才之心,边飞尘这样简直是为飞升而诞生的资质最终却可能永入凡尘,的确是一憾事。

    “既然我只能空手而去,总得换身新衣裳,能捞一点是一点…嗯,你怎么别过头不去看我了?”

    小雀鸟干脆飞到门外,彻底眼不见心不烦。

    公仪林优哉游哉地脱衣服,还哼着小曲,表情嬉笑,眼神却是毫无波动,盯着小雀鸟的方向。

    “竟然是背对着自己,”一边喃喃,一边褪去外裳,就连里衣也一并脱了个干净,公仪林的身体冰冷白净,但身材却是诡异得好,要是他不脱衣服,常人还会以为是个文弱书生,“背对着不代表没有防备,但警戒心却是降低了,看来这只鲲鹏已经彻底绝了要杀我的念头。”

    当初儒雅书生明明可以直接将龙髓交给鲲鹏,却是给了他,算准了他会独吞这条龙髓,要是自己没猜错,一旦他自己炼化,必将死无葬身之地,同样的,儒雅书生应该也留了后手,说不定会分出一缕残念在龙髓上,鲲鹏一旦炼化就会提醒它动手除了自己,以绝后患。

    不得不说,公仪林都猜对了,还分毫不差,但他恨那位儒雅书生么?

    扪心自问,没有,尽管这毫无疑问是一条毒计,但那样的远古至尊想要杀自己,跟捏死一只爬虫般简单,偏偏选择一种最麻烦的方式。

    “上天有好生之德,总会留下一线生机,就看能不能撞上大运,”不得不说,能进到这方小世界已经是祖坟上冒烟,在这里,他用自己血帮助鲲鹏炼龙髓,又将人参果双手送上,博得对方的好感,至少忘恩负义这种事情鲲鹏不会做。

    天留一线生机。公仪林心中一声长叹,儒雅书生应该是故意留下这丝生机,倘若自己没有身陨道消,便提醒他若他日搅起腥风血雨,也要存有善念,可以嗜杀但不能枉杀。

    再出门时,一身青衫,长发未束,小雀鸟用余光瞥了一下,心中一动,这人怕是没有看上去的那般无情,恐怕也是生出了留念之意。

    严肃,安静,庄严。还没有迈进门槛,一股古老的气势已经从中泄出,索性也要离开,公仪林没有费力隐藏身形,打晕了看管的几个人。

    “他们实力算是王府里出挑的,竟然派来看管佛堂,想来里面果真有些门道。”

    “这里的事情马上就会传到白墨的耳中,夜长梦多。”小雀鸟出声提醒。

    不必它多说,公仪林也明白现在时间耽误不得,若真是所有王府高手齐聚,以他现在的修为估计会重伤。

    “出去了也好,”公仪林叹道:“虽说平白进入小世界是所有修真人士梦寐以求之事,多少人在进阶时突破不了心境,有了小世界里的感悟,突破时如得天助,可如果修为在里面被封住,只能寸步难行。”

    他正要迈步进去,脚步却停在半空中,眉宇间似乎有些惊讶。

    “有意思。”

    小雀鸟第一反应是佛堂设了禁止,但很快发现什么也没有。

    公仪林,“有人在召唤我。”

    小雀鸟翅膀飞慢了半拍。

    “当然我指的不是这个世界,而是现实中。”

    “你要赶去?”

    公仪林笑道:“我的答案还不知道能不能令不死圣族的老者满意,出去也只有七分把握,何况就算离开,我也不会去的。”

    有生意不做?小雀鸟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公仪林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解释道:“召唤我的人应该在东方,说得准确点,就是现实世界东方三千里外。”

    三千里外小雀鸟做出一个人形化的表情,就像是眉头皱了一下,那里不是妖族的地界么?

    公仪林摆摆手,不在乎道:“妖族的通行货币和我们用的不一样,兑换起来太麻烦了。”

    小雀鸟却是不信,公仪林不接这单生意,必定还有其他的缘由。

    此时,现实世界,三千里开外

    一紫发妖异男子坐在房中,他的双眼竟然是诡异的墨绿色,像是漩涡一样,能吸入人的灵魂,一双手更是美丽白皙,尽管它们曾沾染无数鲜血,薄唇似是说话,似是叹息:

    “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到这里,男子顿了一下,尔后继续道:“告诉我,这些年是哪个该死的贼子做了坏事嫁祸给我龙族,所言若是属实,事后本座必有重谢。”

    闭关几百年,出来竟然碰到有人在追杀龙族,出手打死追杀的人后,几十条龙子龙孙跪在地上,就差没哭成一团,诉说这些年的冤屈,焉能不怒!

    可惜嫁祸的人用得是龙吟,光凭这一点根本找不到人。无巧不成书,公仪林之前的灵纸鹤宣传单飞到大江南北,正好有几只飞到紫发男子的闭关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