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不死圣地

作者:春风遥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踏月亭

    公仪林和白墨相对而坐,亭中的气氛有些诡异,原因不在人,而在公仪林,离开青莲,他一个大男人怀中小心翼翼抱着个婴孩看上去有些滑稽,尤其是刚刚还是出淤泥而不染的世外高人形象。

    “这孩子生了一副好面容。”率先开口的竟是白墨。

    “承蒙夸奖。”公仪林笑道,他倒是没说什么谬赞,就连他也不得不承认单看相貌,当真是钟灵毓秀,尤其是一双眼睛,蕴含灵气,一看便知不俗。

    “不知这孩子跟公仪先生是什么关系?”

    单凭这句话,公仪林就不得不对白墨高看一眼,他没有直接开口询问孩子的来历,而是关系,显然是顾虑他的实力,若是上来便问来历不免让人生出被质问之感,但若是问关系,就有些耐人寻味了,更像是两个普通朋友之间闲谈。

    公仪林为人狂傲,但并不托大,王府藏龙卧虎,他实力尚未恢复时,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想和这些人拼个你死我活,没有必要也没有价值。

    “这是犬子……公仪鹏。”

    “原来是令公子。”

    公仪林面上带着笑意敷衍几句,但背上的汗已经浸透衣衫,方才他再说‘犬子’两个字时,分明感受到一股恐怖的视线,源头不必想也是来自怀里。

    心中清楚来历绝对不止公仪林说得那般简单,白墨耐性却是极好,没有追问,却道:“这个时候的小孩子最不好带。”话语间眼神竟是有些柔和,显示想起了什么。

    公仪林点头,一副深有体会的样子,“何止是不好带。”

    刚才那股恐怖的视线已经带着杀气。

    公仪林咽了下口水,换了个姿势抱住怀里的婴儿,“我的小祖宗,这个时候你可千万别闹。”

    看上去抱怨的一句话却是一语双关,此言是在告诫鲲鹏不要轻举妄动,现在两个人一个修为只有一成,还有一个暂时不能动用真气,真要让白墨看出来他们是纸老虎可就惨了。

    清河却是冷静下来,并没有再因公仪林介绍他为‘犬子’而动怒,反而是深深看了公仪林一眼,方才他在湖中装出绝世高手的形象有可能是营造一个假象,让白墨不敢轻举妄动。若真是如此,此人的心思就不单单是诡谲,而是可怕,能忍懂进退,实力不弱时扮猪吃老虎,修为不济时却又能装出绝世高手的形象。

    联想起儒雅书生所说的异数,清河眸光闪烁,这样的人,若是不搅弄一番风雨,引起血雨腥风它才会觉得奇怪,只是公仪林非是嗜杀妖魔,要真要引起天下大乱也必定会有一个源头。

    天下大乱又如何?不波及天苑,便与他无关。

    若是说凉薄,恐怕清河要比公仪林还要冷淡。

    上一任天苑掌门寿元将尽时曾有三问,清河做了三答。

    “身为修士,也是天下人,天下霍乱,你当如何?”

    清河答:“守住山门。”

    “宗派颠覆,山门被破,又当如何?”

    清河:“同归于尽。”

    “哀鸿遍野,寸草难生,只要你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便不可幸免,与其如此,不如一开始就参与进去。”

    清河:“我有羽翼,地上战火连天,没有容身之所,大可扶摇直上。”

    换言之:地上不好住,我就飞天上,大不了飞他个几万年,累了栖息云头,等战火完了再重新下地。

    如此,也难怪上一任天苑掌门在世时曾经半开玩笑道:“清河实力强悍,可以做一个好掌门,但绝对不可能是救世主。”

    亏得公仪林遇到是这样性子的,要是一般人,在儒雅书生留下神识说他可能是祸乱修真界之人时,必将会毫不犹豫出手镇压。

    见怀里肉嘟嘟的婴儿情绪已经得到平复,公仪林松了口气,目光看向不远的地方,依稀有争吵的声音传来。

    白墨也听见了,对身旁贴身保护的高手道:“去看看。”

    那贴身高手看着公仪林眼中有些迟疑,反倒是白墨很平静道:“孩子面前一般人是不会做什么有伤风雅的事情。”话语里显然是笃定公仪林不会对自己的性命造成威胁。

    贴身高手纵使再不情愿也要遵照命令,因为存有担心,他用极快的身法到达事发地,没过一会儿便回来,“秉王爷,是世子和林伯,世子似乎要让林伯和他去泅水,林伯有些不愿,两人发生了些争执。”

    公仪林也在一旁听着,没有表态,但心中已经有了计较,这贴身高手口中的世子必然指的是‘白策’而非‘白尘’。

    “虽然是小事,但容易伤了和气,王爷还是去看看比较好。”

    白墨点头,若是别人倒还好说,林伯在府里已经呆了近十年,又和白尘处得很亲,此事处理不好的确有伤和气。

    “看来今天本王注定要失陪了。”

    公仪林,“自然是家事要紧。”

    望着白墨离开的背影,公仪林忽然开口,“听闻战事将起,不知世子何时上战场?”

    白墨虽然不知他为什么问这个问题,想了想还是答道:“迟则七日,快则三日。”

    公仪林挑眉,也就是说白尘对白策的初衷由扶持变为杀意就在这三天内?

    胳膊被戳了一下,公仪林低头,就见一根白白嫩嫩的手指顶在自己臂弯处。

    “怎么了?”

    清河两只手动了动,比划一下。

    公仪林心虚地摸了下鼻子,“我没有着急,也没有事瞒着你。”

    清河明显不相信他的鬼话,方才白墨在说到离战争只剩几日时,公仪林的表情明显僵硬了一下,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清河可以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一道目光毫不避讳地同他对视。

    “咳咳,”公仪林,“我只能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食梦’乃是不死圣族用记忆构造的一方世界,我们要在这段记忆走到尽头前离开,也就是不死圣族那位老者遇见我们之前,但现在出现了一桩棘手的事情。”

    清河不说话,静候答案。

    “日月有道,苍穹有序,当然有些时候也会出现特例,如有些至尊可以利用时空法则让人回到过去,但却没有人敢这样做,哪怕回到过去可以改变很多事,弥补遗憾,能提前知晓天机。”公仪林眸光暗沉,“因为他们都害怕面对天道清洗。”

    一个时空不可能容下两个一样的人,如果回到过去,遇见从前的自己,根据天地法则,必将灭杀其一,这还算是幸运的,有些时候,两个会一起被天道灭杀,魂飞魄散。

    清河似乎想到了什么,望着公仪林,莫非他曾经遇见过这个世界的某个人?

    公仪林站起身,目光望着白墨刚刚离去的方向,一时缄默,良久,他忽然开口,“我从来不喜欢讲故事,虽自诩能知天命,那些生命里和我有过交集的人有无数,我却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他们的事……将别人的过去当做故事说给别人听,有失尊重,但今天我却想破例,将一个故事给你听。”

    他的声音很轻,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青草味道,清河现在是婴儿的状态,被他抱在怀里,就贴着公仪林的胸口,鬼修之身,几乎没有心跳,但此时清河却觉得自己能清楚地听到,如鼓砰砰以轻投,如箫嘈嘈而微吟。

    “在我的师门里,每过一段时日师父就会派几位师兄进行红尘历练,我因为是最晚进师门的,学艺未成,则无需参与历练。有一年,十七师兄回来一直愁眉紧锁,闷闷不乐,我和十七师兄关系亲近,便问他出了什么事,十七师兄不答,只是说他做错了一件事,一件大事,我不死心,一连缠着他好几日,终于在不断的追问下,十七师兄方才松口。”

    说到这里公仪林深深叹了口气,“据我师兄所说,当日他偶然路过战场,见当时带兵的将军身后只有几万士兵,对面却是十几万的敌军,国家间的战争除非是涉及自己国家,一般修士是不会出手管的,这是各个宗派间不成文的规定,十七师兄自然也没有插手,让他倍感意外的是最后胜利的却是那位将军,战争虽然胜利,但那位将军却是身受重伤,除非神丹妙药,回天乏术,十七师兄心慈,不忍看一神将就此身亡,便赠送灵丹妙药,因为此举两人结识,后来志趣相投,成为朋友。”

    “大约十年后,十七师兄历练结束即将回师门,来找那位将军告辞,那位将军却根本没有仔细听他说了什么,只是心事重重,十七师兄感到很惊讶,因为在他的印象里,自己的这位朋友哪怕是泰山崩于面前都不会改色,当真是心如磐石,可就是这样一个人,现在却是连简单的情绪都遮掩不住,那位将军请他为自己测一卦,算的是情缘。”

    “两人多年挚友,十七师兄自然不会拒绝,便算了一卦,卦象显示一人为仙,蹁跹流云中,此生再不归。”

    清河敛眸,大约猜到他说的故事里的那位将军是谁。

    公仪林继续道:“那位将军虽然才智卓绝,但终归凡胎,能成仙的自然是另外一人,按理说如果测出和仙有关,无论任何卦象,都不可告知对方。”

    仙路难测,原本每一步都是天道安排好的轨迹,但如果加入人力的干涉,结果恐怕会大不相同。

    “十七师兄原本也不打算告知,但看好友期待的眼神,想到他平日里大半的时间耗费在战事和官场。如今有了心爱之人,却又是这种结局,两情相悦,非关家室,却是天道注定仙凡永隔,这是何等讽刺!”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清河却是已经猜到故事的结局,公仪林的十七师兄必然是将卦象结果告知了对方。

    “十七师兄跟我说,他的朋友听到后沉寂几秒后忽而放声大笑,几欲泪流满面,最后只说了一句话,‘仙又如何,本王偏要逆天而行。’听到这句话,十七师兄就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因为他的一句话,有可能断了另一个人的仙路。后来这件事几乎成为十七师兄的心魔,到我出去历练时,他特意交代我去看看那位故友,最重要的是,他想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断送另外一个人的仙路。”

    “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我来到师兄让我来的地方,拜访他的朋友,”公仪林闭眼陷入回忆,“身体瘦削,眼神沉寂如古水,完全没有师兄口中所描述的胸有壮志凌云,决胜千里之外的气场。他见到我只问了一句,‘能否有相见之日’?”

    “你呢?”清河伸出手在公仪林的臂弯上写下这两个字。

    “我给了他一个希望。”

    清河继续写道:“你并没有算那一卦。”

    公仪林颔首,“他已经为情所苦,没有必要再算,人活着总归要有希望,于是我跟他说终有相见之日。须知人生不过百年,我本意是想让他就此抱着希望活下去,待到白发苍苍许能大彻大悟,放下这一段情,当时觉得这是合理的安排,却不曾想,我也犯了和十七师兄一样的错。”

    “后来我在多方打听下得知他废了自己义子的筋脉,并囚禁他整整两年,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放弃?”公仪林再次睁眼,语气中带着些惆怅,“有了希望又能如何,修行时间若白驹过隙,他的义子被高人收入宗门,一次闭关兴许都能十几年,就算有一日,那义子重归红尘,他已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事实证明,纵然是料事如神,也不可能掌握世间万事,我不曾想到那人,以凡躯孤身直入不死山,踏过三山两地,历经无数生死考验,获得不死圣躯。”

    清河沉默,故事听到这里,毫无疑问那位将军指的是白墨,他的义子便是边飞尘。

    春风拂过,明明是暖意却夹杂着公仪林淡淡的呢喃:“这一切……是谁的错?”

    是十七师兄的,是白墨的,还是他的?

    有道是天机不可泄露,这句话并不是无端而生。

    “十七师兄让白墨生出执念,多年后我又重新给了他一个希望,由此却牵扯出更多年后他和边飞尘孽缘的继续。”

    清河一笔一划写道:“你和白墨早就见过?”

    公仪林点头。

    “却装作不认识?”清河继续写道。

    公仪林笑道:“他记得我,眼里却没有我,支撑白墨活下去的理由只有一个,其他人,是谁,见过没有,有什么关系?而对于我,他只是我红尘历练受师兄所托拜访过的一位朋友,非亲非故,有过一面之缘,他是谁,我在那里见过,又有什么关系?”

    清河望着他。

    公仪林咳嗽一声,转眼竟恢复不正经的样子,“所以说,我们最多还有两年的时间,两年后,未来的我便会到王府,拜访白墨。一个空间里自己的过去和未来同时出现,我绝对会被天道毫不留情地灭杀。”

    ……

    一天的时光稍纵即逝,不知何时已月凉如水,公仪林没有直接回到住的别院,而是怀里抱着清河,重新坐在扁舟中,几条被他抓来的水蛇早就不知所踪。

    不知过了多久,他伸出手,喃喃道:“起风了。”站起来,将清河的头抵在自己的怀里,防止他受风,脚尖一点,从湖面略过,一路踏波上岸。

    “林伯。”

    前方有一个老者的身影,一步一顿,步履有些蹒跚,听到有人叫他,回过头,有些惊讶道:“原来是公仪先生。”

    公仪林走过去,“您受伤了?”

    林伯摆摆手,“一把老骨头了,今天被……”他顿了一下,显然是不想称呼白策为世子,索性直接略去,“被拉去泅水,长久不运动,胳膊有些酸疼。”

    闻言,公仪林道:“不如让我给您看看?”

    林伯,“不必麻烦了,休息两天就能好。”

    “万一寒气入体可就不妙,”公仪林道:“世子挂帅,马上要上战场,您在这个关头生病,他恐怕不能心安。”

    挂帅的世子,那便指的是白尘,林伯眼神和缓了不少,语气里也没有推脱之意,“如此,就麻烦公仪先生了。”

    “举手之劳。”说着,为他把脉,公仪林当然不懂医术,他只是分出体内一股气流进入林伯的身体,探查他有没有经脉受阻寒气入体的状态,过了一会儿,公仪林微微皱眉,“您以前受过暗伤?”

    林伯一怔,“很多年前的事了,当时胳膊受了一箭。”

    “箭上可淬了毒?”

    林伯点头,“后来王爷请了神医,才捡回一条命。”

    “难怪,一般大夫能治成这样已经不错,但实际上余毒却并没有完全清除,您要是方便的话,先去我那,我可以将毒素逼出来。”

    这肩膀平日经常疼痛,折磨他不少年,这会儿听到能根除,林伯大喜过望,“多谢公仪先生。”

    ……

    狰狞的伤疤像条巨大的蚯蚓一样缠在肩上,原本只是箭伤,当时拔毒时神医用刀割裂一大条口子,放出毒血的同时也留下可怖的疤痕。

    公仪林运功,以掌击在他的肩膀,感受到那股乱窜的黑气,不由皱眉,“这毒如此霸道,您是怎么受的伤?”

    林伯一声长叹,“说来话长,当时有贼子混入王府想要刺杀小世子,危急关头老奴挡了一箭。”

    在王府也住了一段时间,据他的观察这林伯对白尘可谓是忠心耿耿,有时候连公仪林都有些好奇,要说这王府真正的主人乃是白墨,为何林伯对白尘如此上心?

    余毒在林伯体内呆了这么多年,自然不肯乖乖被逼出来,像是有灵智一般四处乱窜。

    普通人用的毒哪怕再厉害,也只能说是一般的毒,公仪林想要驱除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只不过现在修为只有一成,才多耗费了些时间。

    “好了。”他长长呼了口气。

    林伯动动胳膊,清楚地感觉到臂膀一处不但不疼,反而有一种格外轻灵的感觉,像是多年压在他肩膀上的石头突然之间被粉碎,林伯激动道:“这次真要多谢公仪先生了。”

    原本公仪林开口的时候他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自从受伤后,病痛已经折磨他很多年,哪能想到竟能一夕根除。

    公仪林摇摇头,“您客气了。”

    残毒以清,他起身准备倒上两杯热茶,经过林伯身边,目光接触到另一条胳膊手肘上的一个奇怪的红色胎记,猛地一凝。

    “怎么了?”见公仪林突然停住步伐,林伯好奇道。

    公仪林移开目光,“大概是刚才催动功法所致。”

    说完,走到桌面,背对着林伯倒了两杯茶。

    同样的红色胎记,他在边飞尘身上也看到过。

    那时他提出负荆请罪的主意,后又躲在云层后看热闹,当时边飞尘赤着上半身,左臂上的红色胎记在月光下格外醒目。

    公仪林忽然生出一个猜测,脑海中浮现边飞尘的相貌,和林伯仔细比对,林伯年纪大了,两人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相同点,但如果林伯的面容再年轻个二十岁,这二人的眉宇竟还真有几分相似。

    泅水?下午林伯和白策出去泅水,那是不是意味着白策也看到了这个抬起?

    茶水已经漫出,公仪林眼角余光瞥见,手指一动,那多余出的水竟然直接化成一缕水雾消失不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