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不死圣地

作者:春风遥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前方约莫十尺便是隐蔽的山洞,公仪林脚步迈开,又收回,再后退。

    “我想了想,”公仪林讪讪笑了两声,“我辈修士,修行路上讲究的是安全第一,安全第一。”说着又快速后退两步。

    袖子里的小雀鸟生了恼意,不耐烦地用翅膀拍了下他的手。

    好凉!

    它并未使多大的力量,只是给个警醒,透彻的凉意还残留在雪白的翅膀上,生机灭绝,罕见的凉意,基本感觉不到血液的脉动。生灵死后魂不散,以元神状态吸|□□元、血液是为鬼修,其中有大造化者尚有万分之一的机率重聚残躯。

    但说公仪林背负无上气运,鲲鹏却有些嗤之以鼻,随便嚎一嗓子都能唤醒黑龙,想必运气好不到哪里去。

    正当它陷入冥想时,公仪林已经迈步向前,拨开枯枝败叶,一方很窄的山洞见露雏形。

    现在是白天,洞内视线昏暗,依旧清晰可见一名长者在给躺在地上的人喂水,听到响动,那长者二话不说拔起躺在地上人腰间的宝剑刺了过来。

    公仪林假装险险躲过,私下放下心,此人不是习武之人,最多有些拳脚功夫傍身,那把剑倒是不错,隐约散发着一股杀气,真正有实力的应该是宝剑的主人,可惜他正躺在地上,性命垂危。

    伤者胸前的衣服几乎被血浸透,但意识还在,可见是条铁骨铮铮的汉子,“放了……他,我的命,你可以拿走。”

    公仪林看了眼腿有些颤抖的长者,这两人不论从穿着还是胆识相差极大,不知为何扯上关系。

    好看的手指不经意地勾了勾小雀鸟的羽毛,示意它稍安勿躁,尔后作出受惊吓的文人模样,“这位大哥,你,你在说什么?”

    地上的人皱眉,“怎么,不是一伙的?”

    公仪林恍然大悟,“你是指那帮凶神恶煞骑着马的人?方才我在山脚下遇见他们,逼问我有没有看见一个受伤的人,原来指的是你。”

    他的裤腰带之前被小雀鸟扔在树上飞走,现在身上穿着狼狈,袖子还断了一截,给他的话添了几分说服力。

    “你告诉他们了?”那长者失声道。忽又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喃喃道:“真是被吓傻了,之前你从未见过我们,又如何告知他们我们的下落。”

    公仪林脸色苍白道:“我观那些人不是好人,有可能是山匪,想到许会有人惨遭毒手,于是便悄悄溜上山看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帮忙?”地上人冷笑一声,“就你那副被风吹倒的小身板,还是速速离去。”

    简单一句话,公仪林对此人性情大致有所了解,面冷心热,赶他离开约是怕他惹祸上身。

    只见公仪林薄唇有些颤抖,但神情坚毅道:“家父曾说,为医者,当悬壶济世,我虽然医术一般,但见死不救这种事是断然不会做的!”

    袖子里的小雀鸟总算在此刻明白为什么当初仙傀都忍不了,冲他‘呸’了一声,虽然看不清公仪林此时的表情,但从语气中它都能想象到此时对方是如何的刚正不阿,一身正气。

    “大夫?”其余两人齐齐重复一声,长者更是一脸惊喜,走上前,激动地望着受伤的男子,“太好了!你有救了。”

    受伤的男子眼中也有些惊喜,挣扎着起来行了一礼,“若此番脱困,两位大恩,日后必将重谢。”

    “万万不可,”公仪林虚扶起他,“救死扶伤乃是医者本分,这样说就折煞我了。”

    长者也是不住摇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虽然年纪大了,但这点道理却是很明悟。”

    袖子里的小雀鸟不屑地叫了声,听上去长者似乎也是和那受伤男子非亲非故,却敢冒杀身之祸救人,而受伤的男子,从穿着来看,应该是某一方势力的护卫,武功不俗,能用让这种人甘愿当护卫的,必定有极大的本事,现在还混入一个公仪林,堪称衣冠禽兽,这组合,倒也绝了。

    “相逢即是缘分。”这句话不知是说给面前的两人,还是说给小雀鸟听。

    “一丘之貉。”脑海中传来一道平淡的声音。

    “那要看人,我与你,可是天作之合。”公仪林低声道。

    小雀鸟索性闭上眼睛,不再理会这厚脸皮之人。

    公仪林占足了嘴上的便宜,适时收敛,低头检查起男子的伤势。

    “还好,只是皮肉伤,刀口深了些,好歹没有伤到骨头。”说着,公仪林从怀中掏出一个青色的瓷瓶,刚一开塞,一股沁人心脾的味道便散发开来。

    将药粉倒在男子的伤口处,公仪林却是眉头微蹙,薄唇紧抿。

    看出公仪林的不舍,再通过刚才散发的清香,受伤男子判定此药价值不菲,当下表态事后会作出补偿。

    公仪林不赞同道:“对症下药,再多的补偿也只是身外之物。”

    “先生高义。”男子甚至加了称呼,感激道:“但毕竟承先生的恩情,事后定然重酬。”

    公仪林含糊不清的嗯了声。

    还灵丹妙药?本来闭目的小雀鸟,睁开黑豆眼,闻着空气里残留的余香确定只是普通的止血散,至于为什么会散发清香恐怕是公仪林暗中做了手脚。要不是现在修为暂时没有恢复,它早就封闭五感,眼不见为净。

    在所谓的‘宝药’滋润下,不知是不是心理的作用,男子第二天伤势已经好了大概。公仪林经过一夜的冲穴,修为也有了些许的恢复。

    “两位相救于我,怕是不好在此处多呆下去,不如寻个别的去处,费用全包在我身上。”

    公仪林状似暗叹一声,“我孑然一身,不必为我担心。”

    长者也道:“我年纪大了,妻子孩子皆因意外相继离去,要是真想还这个恩,帮忙找份糊口的工作就好。”

    公仪林眼中暗芒一闪,竟然有人跟自己打一样的算盘,这个年纪找工作,很容易被欺负,凭他对受伤男子的认知,此人绝不会坐视不理。

    果然,男子略一思索,“倒是有一份工作,方便的话您可以和我一起走。”这长者不顾性命之危收留他,骨子里有一份傲气,要是只拿一些银子打发,对人反倒是种污辱。

    “我也不需要什么报酬,”公仪林旋即道,“原本过两天就要去皇都一趟,正好日期提前了。”

    “先生要去皇都?”

    公仪林点头,虽然不知男子适合身份,但若是没有猜错,他效忠的势力应该在皇都。

    “正好,我也要回去复命,先生可以跟我一起,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公仪林笑道:“如此,就麻烦了。”

    “举手之劳,”男子道:“还没请问,先生的大名。”

    “公仪林。”

    “公仪兄。”男子抱拳。

    公仪林回以一礼。

    “这位……”

    “我姓林。”长者爽快地回应,“你们叫我林伯就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