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不死圣地

作者:春风遥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我欲封天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极品透视小仙医全职修仙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修仙之乡村笔仙最新章节!

    二人施展功法,在夜色中飞行。白墨、仙傀还有小雀鸟则是留在原地,公仪林本身实力不俗,关键时刻又可召唤海蝶,边飞尘擅长卜道,趋吉避凶,出不了什么大问题。

    “如何?”公仪林开口。

    边飞尘盯着下方的蜿蜒盘绕数万米不止的长条状物体,借着月光又身处高处,几乎可以清楚地看清那些不明物乃是绿色的藤蔓,和观赏性藤蔓不同,它每一截的脉络上都有尖锐的毒刺。

    “是食人藤无疑,还是一条变异的食人藤。”

    “修炼到这个程度可以算的上是大妖……小雅,”随着公仪林一声低喝,长发男子从水雾中走出,他很快注意到周围情况,“食人藤?”

    难怪公仪林不愿意亲自出手,这种级别的食人藤不难对付,胜在烦人,斩不断根便会一直纠缠下去,而公仪林最是讨厌麻烦。

    “小小的食人藤罢了,我会去处理。”

    公仪林满意地点点头,飞身一跃,以一个潇洒的姿势坐在就近粗壮的树枝上,“趁这个时间我刚好和新结交的小辈看星星,看月亮,顺便聊点人生理想。”说着对边飞尘一招手。

    后者脚尖虚空一点,坐在参天大树的另外一根树枝上,闭上眼对着月光练习吐纳心法,待海蝶追着藤蔓离去,他恍然开目,“前辈想谈什么人生理想?”

    公仪林嘴角一弯,“不如就来聊聊你的人生。”

    “我的人生?”边飞尘微怔笑出声,“大约能用八个形容,跌宕起伏,波澜壮阔。”

    公仪林,“一言以蔽之,就是命不好。”

    褪去了美化的含义,剩下的估计是造化弄人,旦夕祸福。

    沧澜北至廖河,南边是绵延数百万里的辽阔疆土,再往南去,便是武风盛行的苍圣国。两国因为领土争端,经常在边境发生大大小小的战场,这其中诞生了不少传奇将军,但最富有色彩,被人当成谈资的当属白墨的养子白尘。

    十二岁跟随白墨上战场,年仅十四,便有战神之称。

    和他相比,白策的光芒就要黯淡许多,虽然他才是白墨的亲子,但从小在乡野长大,婚配宰相女儿,又被嫌弃,多番羞辱,一怒之下铁了心也要上战场。

    显赫的战功,是最快的出名方式。

    “他领兵出征,我也要去。”

    “策儿,战场凶险,你又没有类似的经验。”

    “你就说,让不让我去!”

    出征前,白墨看着边飞尘,不再像往常一样举杯遥送,而是说‘尘儿,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策儿。’

    天风三十年,白尘剿灭敌军凯旋归来

    “主子。”林伯眼圈红了一圈,“分明是那白策自己不顾军令跑出去,被潜伏的敌人所伤,老奴这就去向王爷禀报实情。”

    想到白日里等着他的不是庆功宴,而是自废武功,逐出王府的命令,白尘不由苦笑。

    “是他,故意诱导我去敌营范围,想借刀杀人。”

    “尘儿,你太让我失望了。”

    回想至白墨说话时冰冷的语气,他心中蓦然一痛,起身,阻止林伯,“我意已决,此事不管是他,还是我,都没有回旋的余地。”

    林伯,“无论如何,老奴都要去争这个理。”

    白尘自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收拾好行囊,林伯自小照看他,不知愿不愿意和他一起走。

    从日上三竿等到夕阳西下,林伯气息奄奄的回来,浑身上下都是伤口,“不要,不要怪王爷。”

    这是他留给白尘的最后一句话。

    ……

    故事说到这里,边飞尘摇头道:“义父担心我会因此事报复白策,废我全身武功,将我囚禁在别院整整两年。第三年,我在昔日一些手下的帮助下,逃回出生的地方。也是在那时,遇见了外出云游的师父。”

    公仪林,“十九岁已经过了最好的修炼年龄,还能被神梦谷谷中收为亲传弟子,算是因祸得福。”

    “非也,师父很久以前卜过一卦,算出他会六十年后有一弟子,才会在那时离谷尘世修行一年。”

    公仪林,“你的师父的确厉害。”

    “师父有大才。”边飞尘起身,“故事讲完,想来食人藤的事情也解决的差不多,也该回去了。”

    公仪林看着他的背影,忽道:“白策误被敌所伤,和你有没有关系?”

    明月高悬,皎洁的月光透过枝干零零碎碎地洒在二人身上。

    边飞尘就在这时回过头,神情一片坦荡,缓缓吐出两个字:“当然。”

    “宰相女儿乃自命清高之人,自然看不上乡野长大的凡夫俗子,我只是微微在她面前表露出一些仰慕之情,随着我战功赫赫,那女人果然越发看不上我的‘弟弟’,多番羞辱,想要逼他退婚。”

    公仪林站起身,“然后以白策的性格,又或者你在旁边的‘不经意’的提示,他想到上战场,之后一切想必也是你安排好的。”

    “我的确对他起了杀心,”边飞尘目光中有些复杂,“也许我生来就适合做神梦谷的弟子,神梦谷虽然隐于世,但论做生意的本事,没人能胜得过神梦谷的算计。”

    “可惜被白墨察觉,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公仪林道。

    边飞尘长叹一声,“一人做事一人当,自废功力也是应该,我甚至可以以死谢罪,但他却不该对林伯下手。”

    林伯一生无子,对边飞尘就像对待自己亲生儿子一样。

    “记得我小时候,高烧不退,林伯一个人去庙里跪了一天一夜,求神灵庇佑,长时间的跪拜伤了膝盖,之后便留下隐疾。”

    公仪林深深看了他一眼。

    光明磊落,却又阴狠毒辣。这两种品质竟然同时在一个人身上产生,在战场上,他可以是不怕死的冲锋将领,在神梦谷,他是严格有责任心的大师兄,甚至舍得放弃登天的机会回乡下种田,但又是这样一个人,步步算计想要杀死对自己养父有恩的亲生儿子。

    “这其中是否还另有隐情?”边飞尘不像心狠手辣之人,他对白策下手应该不仅仅是因为嫉恨白策夺去他在白墨心中的地位。

    边飞尘平静道:“就算有也已经无所谓,做出了选择,就要承担相应的代价。”

    远方传来一声哀鸣,树下原本生机勃勃的藤蔓急速萎缩,枯黄、乃至衰败。

    “看来小雅已经彻底解决了。”公仪林放弃追问,“是该回去了。”

    “我满足了你听故事的好奇心,礼尚往来,”边飞尘道,“不死圣地的传承,可否告知我究竟是什么?”

    一道身影慢慢走来,夜色中长发飞扬,公仪林看着迎面走回的小雅,回答身后边飞尘的问题,“传承是什么,我不知道,但卦象显示,这传承对我来说,是莫大的机缘。”

    之后的时间,一夜无话。

    天刚刚明时,众人便已动身。修士本身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炼,到他们这个境界,几乎不用睡眠,多数是闭关感悟,仙傀更不用说,非血肉之躯,修士好歹有时还要吃些灵果补充元气,仙傀则是完全不用。

    不死圣地灵气充裕,在这里修炼,事半功倍。而且越往深入,有不少峡谷,藏有富足的灵石,更有千金难求的真灵石,但没有人去耗费时间寻找。白墨只得到一半的认同,换言之,他的不死圣躯不是完美的,他非修士,真灵石也没有特殊的价值。公仪林则重点放在传承上,边飞尘来这里的原因依旧有些扑朔迷离,一行人各怀心思,不知不觉竟走出了很远。

    前方是一座巨大的山峰,它并不高大,却蕴含着无尽死气,相传远古曾有一头即将化成真龙的蛟陨落在此,龙气和死气相互碰撞,最终成为不死圣族的发源地。

    “传说也许并非空穴来风,”边飞尘喃喃道。

    威压的山峰屹立在此,山头隐隐约约似是有一条蛟龙的虚影盘旋。

    白墨的神情少有的严肃,他上前一步,“三年之约已满,特来重新拜山。”

    空气似乎凝滞了一秒,方圆数丈可见一股奇妙的青烟升起,和蛟龙的虚影融合在一起。

    “与我不死圣族有缘者。”雄浑的声音响起,群山动荡。这一瞬间,他们面前的仿佛已经不是一座山,而是一个老者,一个有生命的存在。

    “肉身炼化成山。”公仪林心底震撼,望着山面上陡然浮现出的苍老人面,叹道:“竟是以肉身坐化成圣。”

    这是何等的毅力和造化!

    仙傀的躯体本就是取了部分不死圣地泥土,这座山对他产生了十分强烈的精神压迫。

    “其余人是谁,胆敢闯我不死圣族的圣地!”老者一声清喝,大地颤动,几乎震的人七窍流血。

    “想要挑战第三关,夺造化之人。”

    动荡停止,周围重新恢复平静。

    “想要获得不死圣族的传承?”老者的语气竟带有一丝惊讶,尔后语气中带着些沧桑,“已经有千年没有人敢来寻找传承,本以为这世间也不会再有。”

    不单单是老者,公仪林此时在其他人心中已经不能用不怕死来形容了,他的举动远非人类的语言所能形容。

    “就冲你这份勇气,我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老者道。

    公仪林,“我要闯第三关。”

    “哈哈哈哈!”天边的云层被笑声击碎,“够狂傲,你这样的,早晚也要死,死在不死圣地也是你的荣幸。”

    公仪林面容平静,“还没有闯怎么知道。”

    他的语气平淡,仪态从容,隐约和这山有一样沉稳的味道。

    “道韵。”老者心中生起一丝波动,“凝聚出一丝道韵,难怪你敢来挑战。可惜了……”

    可惜什么他没有说,话锋一转,老者道:“已经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现在即便你想反悔也没有用。传承第三关的测验,要么通过,要么死,没有第三条路。”

    公仪林眼底毫无悔色,一副毫无所惧的样子。

    “你擅长什么?”

    公仪林蹙眉,“这和测试有关?”

    “自然,不死圣族走的并非修炼一道,传承也就不是神丹妙药或者传奇功法,不死圣族传承三千,哪怕合格者只能取走其一。”

    道法三千,修道者可求长生,不死圣族本身就是永生的存在,传承竟也有三千。

    “最后一关,测的是你最擅长的,取走的传承也是与此有关。”

    公仪林隐约感觉抓住了什么,“千年前通过的那位前辈,测的是哪一方面?”

    “这是机密,只能告诉你和道法相关。”

    公仪林并没有立刻做出回答,千年前的那位天骄,通过测试最终却是变得六亲不认,弑杀残忍,显然他获得的传承超过了本身所能承受的极限,不死圣族与天同寿,哪怕是一脉传承一般修士也无法彻底消化。

    既然如此,挑选最弱的一脉成功率反倒有可能最高。

    传承三千?

    想寻到最弱的又谈何容易。

    公仪林忽然将目光落在肩头的小雀鸟身上,“你觉得我有什么优点?”

    小雀鸟本身懒得理他,不知为何忽然想起天苑大选的那天。

    一道声音在公仪林的脑海响起,“蔚知说你智商很高。”

    公仪林:……

    “时间就要到了,再不做出选择直接算你失败。”

    公仪林一时也没有计较,一咬牙开口道:“我…智商很高。”

    先拖延时间,他就不信不死圣族的传承里有与跟智商有关的传承,等老者犯难时他可以趁机细想。

    “智商很高,”谁知老者根本没有迟疑,直接道:“那便是有慧根。既如此,接下来的测验,与佛有关。”

    此言一出,不亚于晴天霹雳。

    公仪林睁大眼睛,佛道传承?开什么玩笑,要知道除了道法,唯佛道最为精深,即便成功通过了,获得佛道传承,难不成要他去西方雷音寺,出家当和尚去!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