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山有凶兽

作者:春风遥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烈城,杂馆,鱼龙混杂之地,小道消息在这里流窜的飞快。

    “三年一度天苑大选,还有三天。”说话的是个虬髯大汉,他的语气先是激动又是惋惜,“可惜我等凡胎,怕是没这个机会了。”

    “别丧气,”旁边的青衫男子拍拍他,“这天苑别说是我们,就是那些个天才,不也是削尖了脑袋想往里冲,但结果呢?”

    小酒馆里一时沉默,每年数千天才涌往天苑的山脚下,入选不过寥寥几十人。

    就在众人沉浸在无奈时,坐在窗口的男子突然问,“这天苑待遇如何?”

    沉默的气氛顿时不在,哄笑声一阵,之前说话的虬髯大汉笑道:“天苑修真秘籍无数,法器更是……”

    男子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我指的是吃穿住行。”

    虬髯大汉一愣,“当然是最顶级的,天苑山不但灵气足,天材地宝取之不尽,还有仙鹤作为代步工具。”说着,他的目光中有几分神往。

    有人道:“你家阿大资质也不差,不如让他去试试。”

    虬髯大汉苦笑摇头,“他几斤几两我心里清楚的很,能入个普通的宗门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如此说来,这天苑可以考虑一下。”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不敢置信的望着窗边男子,要知道,即便是烈城第一天才柳望书都不敢用这种语气说话。

    有人想讥笑几句,却发现男子竟已不知所踪。

    “他,他没有用飞行法器。”

    虬髯大汉猛地惊醒,使劲一拍腿,“仙人啊。”

    众所周知,为了防止掌门飞升后宗门后劲不足,同时提高门派声望,宗门都会招揽散仙,天苑更是号称拥有最强散仙的门派。

    就在众人还陷入仙人竟会光临烈城的一个小酒馆,男子又凭空出现,头发还有些凌乱,“天苑怎么走?”

    刚刚只是侧颜,近距离一看这男子竟生得一副天颜,美貌乃属世间罕见,虬髯大汉呼吸一阵紊乱,“我,我也不清楚,跟,跟着感觉走吧。”

    话音刚落,男子又消失不见,徒留空气中残存的一句话——

    想知道你儿子能不能入选,问笔仙。

    天苑山由大小一百八十二峰构成,每座山峰都有它的名字,上无山乃是其中之一,专门用来选拔门中弟子,气势磅礴,灵气浓郁。

    上无山,取自世上无难事,但修仙一途,难于上青天。

    山上零零总总有一千多人,其中有皇族,有世家子弟,总之,有点天才名气的都聚集在此,不过十二三岁,却不像平常少年一般聚在一起玩笑说闹,都在状似无意的关注身边的人。无论他们之前的身份如何,都以进入天苑为荣。

    除去偶尔的交流,多数时间,众人都会理智的保持沉默,修真讲究的是心性,他们从小就被灌输要厚积薄发,持之以恒。由于跟着家里人学过一些呼吸吐纳之法,他们很快登上山顶。

    还有一部分,虽然天赋好,但单纯靠自己摸索,略微逊色一些,现在还在努力攀爬山峰。

    山上沉默的少年们都有意无意的观察山下,身边的人多数从前见过,了解一些,但天赋这种与生俱来的东西不会因为你身在什么家族有所改变,他们需要真正留心的,是正在上山的人,这些人当中,保不准有谁会有惊人的天赋。

    留意山下的不止是他们,主峰上,数道身影坐立,都是当今修真界赫赫有名之人,主座空悬,居左之人,身着碧绿长衫,眼角自带三分笑意,同他的散懒不同,在他身侧的男子神情肃穆,双唇紧抿,不怒自威。

    “我说蔚知,你这脸都板了一百多年了,累不累啊。”穿碧绿长衫的男子用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山下的方向,“不过今年有几个底子还真不错。”

    蔚知双眼一刻不离山下。

    在座一共四位长老,包括一直嬉笑的花云,都没有放松观察这些少年进山后的表现,收徒之事不可草率,每年有天赋者不少,但拥有顶尖天赋的人就那几个,好苗子谁都想要,他们四个包括蔚知表面上不在意,私下里为争一个资质上好的弟子那是各种死磕。

    “咦?”花云咬了咬唇瓣。

    “怎么,这么快就有看上眼的?”一直坐在右侧不说话的元子平开口。

    “那人,我怎么瞧着有十八|九了。”

    其余三位长老看去,果真,还真有一位大龄青年混迹在此。

    此时上无山中,已经爬了半柱香时辰的公仪林看看还有千丈高的山顶,不是很愉快,他讨厌爬山,考核期间,山里又设了阵法,禁止飞行。

    “你还好吧?”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公仪林回头一看,一个胖胖的少年站在不远处,因为太胖,眼睛都只剩一条缝。

    “哎呦,我说小胖子,你还有心管别人。”瘦的跟竹竿似的少年停下脚步看他,又看看公仪林,“你,该不会也是来参加弟子选拔的?”

    “没错。”不过他参加不是弟子选拔。

    此时他尚不知散仙无需参加劳什选拔,只要亮明身份和实力,必定门派会进行招揽。

    “我没听错吧。”方才开口那人大笑,“这天下谁人不知天苑一般只收十三岁以下的弟子,看你这样,我都得叫你声叔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多少岁,但看外貌大约在十九左右,‘叫叔’的说法也不过是为了羞辱人。

    “寇明达,你别侮辱人。”公仪林还没说什么,小胖子已经看不惯开口。

    “等你爬上去在说吧,”他们从同一个地方来,关系却并不好,寇明达嘲讽似的一笑,轻轻一跃,就走了好几丈远。

    小胖子冲寇明达的背影‘呸’了一口,看了眼公仪林,“大哥哥,你还……”

    话还没说完,脑袋就被拍了一下,“叫先生。”

    无辜被打,小胖子也没说些说么,心想这位先生年纪这么大了还来参加考核,这份持之以恒的毅力值得他学习。

    “小胖子,”公仪林冲他招招手,“先生我老了,腿脚不灵活,背上去如何?”

    小胖子迟疑了一下,公仪林笑呵呵的从储物袋掏出一个烧饼,他立马眼睛发亮的答应。

    主峰上,看到这一幕的元子平摇头,“简直是胡闹。”

    花云摆摆手,“看他们这样,按时也上不了山,不必理会。”

    啃着烧饼,虽然背着人,小胖子却觉得倍有干劲。

    已经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要是到不了山顶,就错了考核时间,小胖子一咬牙,拼了命的往上冲,还没冲上一段距离,便是气喘吁吁。

    正当他受不住准备休息一会儿,公仪林状似无意在他背上一拍,小胖子立马感受到体力再度充沛,身子前倾,用力向上冲,不知不觉,竟已和寇明达并肩。

    一定是因为吃了烧饼,小胖子骄傲的扬起下巴,准备一鼓作气冲上顶,忽然听到公仪林开口,“停一下。”

    小胖子,“我还有力气。”

    “反正现在也不会迟到,”公仪林,“你就比他慢一米,一直保持这个距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小胖子还是照做。

    寇明达咬牙,加快速度,但每次回头,就见小胖子不紧不慢的在他身后跟着,想要甩开,对方就像牛皮糖一样黏上来。

    没过多久,便是呼吸紊乱,节奏失调。

    不行,不能中了这小子的计。寇明达稳住心神,重新找回节奏,大步向前。

    “超过他。”见状,公仪林眯了眯眼,在小胖子背上一拍。

    “哦。”

    同寇明达擦肩而过时,公仪林清清嗓子,朗声唱道:“速度七十迈,心情是自由自在……”

    后面再是什么,寇明达已经听不清了,几个眨眼的功夫,对方已经领先他很大的距离。

    “该死。”他是真的心急如焚,连那死胖子都能在他前面,以后传出去不丢人死。顾不得原本的计划,他步伐大乱,只想着往上追,不多时,便体力耗尽,只能眼看那肥胖的背影越来越小,变成一个点,直至最后,消失在视野范围内。

    两柱香的时间过去,登上山顶的不到两百人。

    寇明达是最后一个,他上来的时候脸色苍白,盯着小胖子和公仪林的目光恨不得把他们吃了。

    “看那里!”

    有人叫了一声,最高的山峰上赫然飞下来四人,落地时一丝沾地声都无。

    其中一人走过来,每走一步都有一股劲道袭来。

    少年们不由心惊,好可怕的修为!

    “不知道我有没有一天能像他们那么厉害。”小胖子喃喃道。

    公仪林笑道:“万事贵在持之以恒。”

    “我名申山,负责主持今年天苑弟子的选拔。”

    “申山长老。”少年们低下头,恭敬叫道。

    申山点点头,“按身高排成两队,小个在前大个在后,依次进行灵碑的考核。”

    “我反对。”

    众人怔了一下,齐齐看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公然叫板长老。

    说话的正是公仪林,“你在歧视长得高的。”

    申山冷冷看他一眼,“既然如此,按年龄大小排,最小的站在最前面。”

    此言一出,公仪林依旧都是最后一个测的,不过他的目标是长期饭票计划,便没有再开口。

    见公仪林吃瘪,寇明达打从心底乐呵起来,不知好歹的东西,原本按身高可以排在最前面的几个人此时看公仪林的目光也有些不善。

    随着第一个少年走到灵碑前,众人屏住呼吸,内心都开始有些紧张。

    灵碑屹立在此,高大宏伟,每个人都渴望测出奇迹。

    众所周知,灵力大小依据光芒判定,等级高低则由颜色决定,间色橙,绿,紫为下等,三原色红黄蓝则是上等,越是强悍的灵力颜色浓郁程度越高。

    橙色修体,绿色修魄,紫色锻魂,红色主火,黄色主土,蓝色则是主水。

    “将灵力尽可能的注入灵碑当中。”申山道。

    少年点点头,一咬牙,运转浑身上下所有的灵力,他甚至不敢睁开眼睛,心中默念着不要是下等,千万不要是下等。

    灵碑上赫然出现一道浓烈的橙色。

    “中阶橙色。”申山长老做了记录,“下一个。”

    少年眼中失望之色一览无余。

    小胖子看的也有些心酸,“万一我也是橙色怎么办?”

    公仪林:“那就去开发游戏。”

    “开发游戏?”

    “恩,就叫橙光游戏。”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到了公仪林的时候已经日渐黄昏,他打了个呵欠,发现前面还剩两个人,

    “褚石红,高阶灵根。”

    闻言,众人都惊了一下,褚石红虽算不是顶尖的,但看也是接近浓郁红色的一种,光芒强盛的程度足以可见这个人天赋之强,日后修行速度必定是一日千里。

    就连记录的申山长老也是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

    “下一个。”

    “暗红色。”

    也是一个极好的天赋,可惜有前面的人做为对比,光芒一下黯淡了不少。

    “下一个。

    公仪林走上前,修长白皙的手放在石碑上,先是出现一抹红色,下一秒颜色却是陡然转变,一道紫色的光芒流水一般从灵碑底向上飞速蔓延,直至冲天。

    “紫色下等?”

    “可光芒好盛,莫非是下等中的上等?”

    “……他方才,不是测出是红色,怎么颜色还能中途转变?”

    下方众人低声议论纷纷,他们不清楚,但若是他们的长辈来此一定明白。

    “仙缘。”长老蔚知吐出两个字,其余几名长老心中一惊,各怀心思。

    这些少年也许不清楚,但他们可是无比了解,仙缘是什么。

    很多年前修真界对仙缘二字嗤之以鼻,但如今,凡是有仙缘的人一经发现无不遭到各大门派的哄抢。

    飞升二字谈何容易。修真界上一次有人飞升还要追溯到两百年前,此后整片大陆竟无一人成功,倒不是飞升失败,而是飞升要经过的最后一道工序——九天玄雷再也没出现过,传闻很多,其中流传性最广的是说北边的天裂了一条缝,灵气外泄,不足以让九天玄雷降临。

    曾有几十年,修真界流行补天小分队,一去不返,三十年前,神梦谷谷主以燃烧元神为代价,窥得天机,坐化前留下寥寥两个字:‘仙缘’。

    此后,比起资质,更多人看的是际遇,那些有大造化的,或是得到传承的,都被门派供着,生怕其中有一个就是身负仙缘之人。

    神梦谷更是做出能测仙缘的灵碑,以高价卖给各大门派,虽然测得不是很准。

    测算测的是天意,难免有偏差,测算失误也检测不出来,因此灵碑遭到不少诟病,但说归说,大家依旧心照不宣的使用。

    紫气冲天,这还是头一次,以往测出的最多是广忌门的林策,听闻到达碑顶,林策更是因此在广忌门的地位一下攀升,连同掌教都很关注他。

    其实公仪林的天赋也还好,低阶红色,但比起他的仙缘,就要差远了。

    “不错,算是上等资质,测试完你可归我门下。”申山长老开口道。

    此话一出,刚才还为自己天赋洋洋自得的几个少年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天苑从来都是测验完由高往低选取,很少会有开口直接要弟子的情况,除非是特别出类拔萃的。

    虽说是上等资质,但毕竟测出淡红,表示灵力不够浓郁,对于这几个见遍天才的长老也只能到达可以入眼的地步。

    让他们惊讶的还在后面,申山长老话音刚落,一道玩味的声音传来,“我看他就挺不错的,我门下刚好有适合这种资质修炼的法术。”

    花云站起身来,走到公仪林身边,“怎么样,入我门下,好处应有尽有。”

    红色主火,适合公仪林修炼的自然是火系。

    “火系?”元子平笑道:“我记得你好像不是玩火的。”

    花云下巴一抬,“那又如何?我还能亏待他不成。”

    他们手底下都有拥有顶尖天赋的人,每年也派出去历练,但都没有得到大造化,奇遇什么的最好的也就是元子平的大徒弟前几年得了一件法宝。

    说白了,都是仙缘少的可怜的人,如今见到公仪林,无不想据为己有。

    “修炼不可儿戏,他主火系,的确不适合在你门下修行。”

    闻言,花云瞪了一眼蔚知,“难道你就适合他了?”

    “自然。”

    蔚知开口,其余三人皱眉,这公仪林怎么看也没有符合蔚知收徒要求的地方,但蔚知不是信口开河之人,遂安静下来听他怎么说。

    但见蔚知走到公仪林旁,盯着他看了一阵,公仪林被他的目光望得发毛,然后就听面前人用低沉有力的声音道:“此子智商极高,当入我门下。”

    刚刚登顶的少年们:……

    三位长老:……好个不要脸皮的。

    见状,公仪林蹙眉,此时他大概已经推测出,招揽散仙和选弟子并非一起进行,便上前一步,准备解释清楚自己的来意。

    天苑,大殿

    两根青龙环绕的柱子屹立于此,大气而磅礴,而此时,在大殿正中央,有一男子负手站在那里,身着素到极致的白袍,表情冰冷。

    “大选已经结束了?”

    面前弟子恭敬垂头道:“秉掌教,共有五十一名弟子入选。”

    “五十一名?”冷漠的声音流出来,“为何多出一名?”

    “这……”

    他还没说出话,就觉胸口一热,再低头,怀里的记名册已经不见,弟子慌忙抬头,不知何时,掌教已经取走记名册翻阅。

    “公仪林,十九岁。”被唤作掌教的白袍男子倒没有立刻动怒,“蔚知收的,他对弟子一向要求甚严,此子有何不同?”

    弟子结结巴巴了好久,硬是没挤出一句话。

    一股冰寒的威压袭来,他不敢再有任何隐瞒,一闭眼睛,鼓起勇气道:“听,听说他智商很高!”

    话一出口,该名弟子心道:蔚知长老,您就自求多福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