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75章:一股恶感

作者:山间老寺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睿说:“可我怎么发现于副书记跟常务副市长贾玉龙也不对付呢?”袁小迪说:“贾玉龙是孙耀祖的开路先锋,老于当然也不放过一起打啦。”李睿笑起来,又问:“市交警队支队长王斌的老父亲很厉害?”袁小迪问:“你说的是王用友?”李睿说:“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就知道是王斌的父亲。”袁小迪说:“以前可能很厉害,但现在,退了就是退了。人走茶凉。”李睿明白了他的意思,衷心的说道:“谢谢师傅告诉我这些。”

    李睿回去以后,抽空跟宋朝阳说了这两件事。宋朝阳问他是从哪打听来的,他如实说了。

    宋朝阳问道:“就你所了解,袁小迪这个人怎么样?”李睿毫不犹豫就说:“人才!各方面能力都很强,我拜他为师是拜对了。”宋朝阳说:“既然是人才,放到老干部处不是可惜了?”

    他只说了这一句话,再没二话。李睿却已经领悟到,师傅的春天快要来了,心中也为他高兴。

    下午,宋朝阳再次把纪委书记肖大伟叫过来开会。李睿猜到是老板要出手对付王斌了,心知王斌是在劫难逃。王斌倒了之后,市交警支队支队长的宝座可就空出来了,不知道关维伟是不是有机会更进一步。

    宋朝阳叫来肖大伟只是开始,随后,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冯卫东也被召唤过来。接着,市政府那边分管政法与信访的副市长也被叫了过来。这些人连同杜民生一起,在一个小会议室里开起会来。

    李睿本以为宋朝阳对付王斌的手段就跟对付罗大威那样一样,通过纪委,从暗里下手,无声无息的找到王斌的罪证而并不惊动他。可现在这么一搞,似乎要闹得满城风雨了,只怕王斌会第一时间内知道消息。不过,事情闹得越大越好,事情越大,影响也就越大,王斌的罪责相应也就越大,谁也保不了他。或许,这正是宋朝阳如此大动干戈的原因之一呢。

    散会后,已经是傍晚了。

    宋朝阳回到办公室,李睿跟进去给他换茶。

    宋朝阳叹道:“一个退休的人大主任的公子,竟敢这么嚣张,真不知道是谁给他狂妄的本钱的。”李睿低声道:“老板,您这么大张旗鼓的召集人手开会,万一被王斌听到风声,他提前做好应对准备怎么办?”宋朝阳说:“他还能销毁证据不成?就算他能销毁证据,能销毁我的眼睛,秘书长的眼睛,还有你的眼睛吗?咱们今天上午可是看得真真的。”李睿笑道:“他如果否认顽抗呢?就说是严格执法,咱们也没别的可说的呀。”宋朝阳笑道:“他自己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最明白。顽抗是没用的。我这次之所以叫来这么多人开会,目的就是惊动他,让他知道我要对他动真格的了。他要是聪明的话,趁早自己出来领罪,别等我把他揪出来罚立站。”

    李睿忽然有所领悟,老板的手段真是高深莫测啊,对付罗大威,用的是怀柔之策;对付这个王斌,用的是敲山震虎、打草惊蛇,而两种办法之不同,或许就建立在两人背景不同的基础之上吧。

    罗大威的后台是孙耀祖,孙耀祖还在位,很容易对宋朝阳产生掣肘,所以宋朝阳给他面子,让他自己处置自家人;王斌的后台是他老爷子王用友,虽说王用友已经退了,但也算是市里的老干部,宋朝阳初来市里,脚跟尚未站稳,不好对他父子喊打喊杀,但又要严格处理王斌,那该怎么办呢?最妙的办法就是不跟王家父子产生正面冲突,而是用雷霆之势逼迫王斌自己跳出来认错。一旦王斌自己跳出来认错,给足了宋朝阳面子,宋朝阳必然也会给他父子一个面子,不会斩尽杀绝。这样一来,你好我好大家好,不会闹到翻脸的地步。而宋朝阳若是直接对王斌痛下杀手,肯定会得罪王用友。王用友虽然已经过气,但在市里也有一大批的人脉,要是拼了老命跟宋朝阳耍混,宋朝阳也不好过。

    高,高啊,实在是高!

    李睿想通了这里面蕴含的高妙道理,美得跟什么似的,自觉自己又从老板这里学到了一条手段,情不自禁地就说:“老板您真是太厉害了,您这一招真是深深符合了中庸之道,让我更加深刻的领会了‘和谐’这个词的含义。我太佩服您了。您要是在明朝啊,一定是内阁首辅大臣。”宋朝阳被他夸得哈哈笑起来,道:“你这个小睿啊,又来拍我马屁。不过,你要是能从这里面学到什么的话,我还是很开心的。”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李睿手机忽然响起来,搞得非常窘迫,接吧,当着宋朝阳的面说私话,不大好;不接吧,也不好,好像显得跟宋朝阳见外。他不是犹豫之人,瞬间做出决断:接!不仅要接,还要把话说清楚,免得宋朝阳听不清。

    电话竟然是杨萍打来的,问他还去不去打针。

    “去,当然去了……”李睿第一时间做出回答,好嘛,狂犬病可不是闹着玩的,谁把狂犬病闹着玩,那狂犬病就闹着谁玩,“不过我还没下班,要晚点过去打针了。真是麻烦您了,还要屡次三番的提醒我!”

    等他挂掉电话,宋朝阳问道:“打什么针?”李睿讪笑道:“还不就是那天让猫抓了,要去打狂犬疫苗,一连打五针,一个月才能陆续打完。”宋朝阳一摆手道:“赶紧去,这个不是儿戏,不能耽搁。”李睿惊道:“那您呢?”宋朝阳笑道:“我,我忙完了就去吃饭呗。难道没有你陪着,我还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呵呵,快去吧。呃,跟老周说一声,让他开车拉你去。”李睿感动不已,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这位好领导。

    蓦地里,一种献媚的劲头从骨子里飘了出来,让他大着胆子说:“老板,您今天晚上忙不忙?”宋朝阳说:“还行,怎么了?”李睿说:“要是您晚上不忙,我让市电视台的姚记者给您打个电话,好好听取下您的意见。以后她肯定少不了要跟您随行采访报道,有些事情您还是提前嘱咐下她的好。”宋朝阳微微愣了下,问道:“她工作那么忙,会有时间吗?”李睿忍不住好笑,又有几分失望,看来,自己这位领导也不能免俗啊,很认真地说:“是忙,她经常要在电视台忙到晚上十二点多呢。还好她家就她一个人,她多晚回家都没事。”

    一句话说出了姚雪菲两个**,李睿只感觉自己脸上发烧,又觉得自己为了跟老板献媚,竟然需要利用姚雪菲,就更是心底有愧。

    宋朝阳听了淡淡的道:“哦,你看着办吧。”

    李睿没敢让老周开车送自己,好家伙,那可是市委一号车,就算书记已经授权了,自己却应该知道自己的本分,不要给人诟病的机会。他走出市委大门,在外面打了辆车赶往市医院。

    在市医院门口,李睿找了个角落,给姚雪菲拨去了电话:“喂,姚记者……”姚雪菲听到是他,很开心地说:“是你呀,下班了没?”李睿听她直接用“你”称呼自己,心头泛起一丝甜蜜,可想到老板对她越来越感兴趣,强自把这股子甜蜜压下去,低声道:“晚上你抽时间给宋书记打个电话,听取下他对你报道的新闻的意见。另外,他可能还有些关于你随行报道的规矩要嘱咐给你。”姚雪菲听了很高兴,道:“是吗?宋书记他晚上有时间吗?几点有时间?我好好准备一下。”

    李睿见她听说了这件事之后,比跟自己通话还要高兴,心中泛起一股恶感,立时变得无精打采,道:“你看着办吧,不要太早,也不能太晚,九点半左右的样子吧。我告诉你他住处的电话……”姚雪菲把宋朝阳所在的贵宾厅房间的电话号码记下后,高兴地说:“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呢。”

    李睿听她的口气仿佛在说:“你把我送给了宋书记,以后我也是书记跟前的红人了,以后也要跟着发达了,我可要好好谢谢你。”心里更是郁闷,暗想,昨晚上这个女人还跟自己聊得欢天喜地呢,今天攀上了宋书记,利马变脸就对自己客气起来,这女人啊,都是天生的演员啊,淡笑道:“都是为了工作,有什么可谢的?”姚雪菲说:“不谢怎么行。你等着,改天我请你吃饭,呵呵。”

    挂掉电话,李睿无趣的摇摇头,走进了医院里面,想起等着自己的杨萍,忙又给她拨去电话。

    还是急救中心,还是上次那间急救室,屋门紧闭。李睿坐在床上,杨萍认真而又温柔的给他上臂注射着狂犬疫苗。

    李睿近距离观察这个风韵犹存的女人,见她脸部肌肤虽然依旧嫩娇皙白,却明显有些松弛,鼻翼两侧与眼角部位还有细微的皱纹,但是这些细微的瑕疵,都被她秀丽柔美的容貌所遮掩住了。她唇红齿白,嘴角两边总是现出两个淡淡的酒窝,一笑起来,就露出了白白的小虎牙,既俏皮又可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