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69章:首次接触

作者:山间老寺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杜民生说:“青曼,你不是要找人了解我们这儿的干部监督情况嘛,人,我给你找来了一个,你跟他好好谈谈吧。我有点事,先出去一趟,你们聊。”说完,目光有意识的看了李睿一眼,迈步走了出去。

    杜民生出去后,吕青曼落落大方地对李睿说:“李处长,那咱们就谈谈?”李睿说:“好啊。”吕青曼摆手指向沙发,道:“可能要谈一会儿,咱们去沙发上坐着谈吧。”说完当先引领过去。

    李睿暗暗称奇,心说这女人明明是省里来的外来户,怎么在这秘书长的办公室内,表现得比主人还要主人?在她面前,自己反倒成了这间办公室的生人,真是岂有此理。

    两人分上下首坐在沙发上,李睿注意到吕青曼手里拿着两张打印纸,上面满满的都是题目。

    吕青曼盈盈笑道:“李处长,我想请问,你之前对于干部监督工作有了解吗?”李睿说:“要说正式的干部监督,我还真没听说过。我所听到的,都是些政审啊、考查啊、检查啊之类的形式。这算是干部监督吗?”吕青曼笑着摇摇头,当下给他解释了一下干部监督的具体含义,最后说道:“我这里有份问卷调查,你能帮我填一下吗?”说着递了过来。

    李睿接过她手里那两片打印纸,看向标题,上面写的是“山南省青阳市直机关处级领导干部监督调查问卷”,下面列出来的先是调查人的资料填写,然后是真正的问卷调查。他从第一页翻到第二页,粗略看了看,涉及到的内容都是有关处级领导权力、监督方面的问题,都是选择题,很容易做。

    吕青曼等他看完,递过来一支笔给他。李睿把笔接在手里,俯身在茶几上认真填写起来,边写边问:“吕处长,这样的问卷你们要发多少份啊?”吕青曼说:“几百份吧。”李睿惊讶的说:“那么多啊?那你一个人发得完吗?”吕青曼莞尔笑道:“我还有同事的。”李睿点点头,道:“其实上边的政策都很好,但是到了下边,具体到地方上实施的时候,就变了味道。”吕青曼闻言蹙起秀眉,问道:“你能仔细谈谈吗?”

    李睿暂停下来,看着她那秀气的眼眸,道:“比如你们做的这个干部监督工作,中央与省委考虑得很好,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加强对干部的监督、督导,加强领导干部自律,规范公务行为,可是呢,完全没有考虑到地方上组织部门对于处级领导只有少少的监督权,没有任何的处置权。事实上,选拔、任命、处分处级领导,还得听市委书记或者常委班子的,组织部的干部监督部门形同于虚设。”吕青曼皱眉道:“不是啊,如果干部监督部门发现了某个领导在选拔任命、工作作风或者其它方面出了问题,可以上报给组织部领导啊,再依照相关条例进行处理。”

    李睿笑道:“那不是抢了纪委的饭碗?再说了,你说的这个例子,组织部领导还是要汇报给书记的,他自己无权处置。”吕青曼沉默了片刻,半响说道:“有这么一个干部监督部门,总比没有好吧?”李睿开玩笑道:“是啊,至少解决了部分官员的就业问题。”吕青曼听得懂他话里的取笑之意,悻悻的没说话。李睿以为她生气了,忙道:“对不起啊吕处长,我其实就是胡说八道,其实干部监督的重大意义岂是我这种小脚色可以领悟得了的?中央领导既然能够建立出四项干部监督制度,那就一定有着它的妙用,不是我质疑两句就能推翻它的存在的。我就是信口乱说,更没有针对您,您可千万别生气。”

    吕青曼笑了笑,道:“我没生气呀,你说的其实也有些道理。看来,回到省里,我要静下心来仔细考虑一下、我们现行的干部监督机制还有哪些不完善的地方,又该怎样去改善。”李睿听了这话,心里由衷钦佩这个美女处长的胸襟以及谦虚,赞道:“吕处长,您真是一位优秀的好干部。”吕青曼奇道:“怎么夸我了?”李睿说:“您胸襟宽广,心地谦逊,乐于听取别人的意见,又能踏踏实实工作,现在像您这样尽职尽责又优秀的女干部可是越来越少了。”

    俗话说得好,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连皇帝都爱听马屁,何况是更感性的女性呢?再头脑清楚的人,听了人家的好话恭维,心里也会忍不住的开心。

    吕青曼听了李睿的真心夸赞,非常开心,娇俏的瓜子脸上现出了如花美靥。李睿偶然看到,目光差点陷在她脸上拔不出来,心说这女人笑起来可是更美啦。

    可是看过这一眼后,他内心开始疑惑起来,只觉得这位省城来的吕处长,眉目脸型乃至整副容貌,都与某人有点相似,但是到底与谁长得像,却又怎么也想不起了,只能把这个疑惑藏在心底,说不定,以后会有解疑的时候。

    李睿把问卷填完,交给了吕青曼。吕青曼接过来看了看,细声细语的赞道:“李处长的字写得可真好。”

    对于这一点,李睿并没有谦虚。从小学起他的字就写得特别好,上初中的时候,还曾经花大力气模仿学习书圣王羲之的笔法,勤学苦练了好一阵,从此以后,他的笔法更上一层楼,变得俊逸飘洒、冲和空灵。语文课有板书的时候,语文老师都是叫他上去写板书。班里甚至有人要过他的语文课笔记当做字帖练习。

    字如其人,在他这里得到了良好的体现与诠释。

    吕青曼向李睿表示感谢帮忙参与问卷调查的时候,杜民生也走了回来。

    李睿知道自己该告辞了,于是跟吕青曼道了别,又跟秘书长打过招呼,开门出去了。

    杜民生等他走了以后,笑着问吕青曼道:“丫头,这个李睿,你觉得怎么样?”

    吕青曼愣了下,有些摸不清舅舅脸上笑容的含义,总觉得他的笑容怪怪的,也笑起来,反问:“什么怎么样?你说他对于干部监督的理解,还是……”杜民生强调说:“他这个人!”吕青曼回想了下方才跟李睿的沟通过程,道:“他这个人还不错啊,开朗随和,有礼貌,字也写得好……怎么了,你怎么这么问呢?”杜民生打趣她道:“那你对他第一印象还不错喽?”吕青曼忽然听出点怪味来,略有些羞赧的说:“舅舅,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什么叫第一印象还不错?你……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平时你可没有这么多话。”

    杜民生收起脸上笑容,道:“这个李睿,今年二十九岁,家里只有一个老父亲,身体不太好。他之前有过一段并不幸福的婚姻,刚刚离婚没多久。原来是在水利局工作,后来被我调到市委办公厅。结果他运气来了,被新来的宋书记选为了贴身秘书。我正考虑,什么时候把他秘书一处处长的身份扶正。只是,刚刚调到办公厅的时候,我刚刚给他由副主任科员提成副科级,只怕这么快给他转正有些不太好。”吕青曼说:“只要他的情况符合干部选拔任命条例,再提一级外人也没什么可说的呀。副主任科员跟副科级又差得了什么?调了跟没调还不是一样?我当年还不是主任科员直接提到副处的?”

    杜民生笑道:“哦,那丫头你的意思就是给他转正喽?”吕青曼嗔道:“什么叫我的意思?舅舅你才是他的直接领导,一切你说了算才对。”杜民生笑了笑,续道:“就我这一段时间对他的观察,发现这个小伙子很不错,对父亲很孝顺,对领导很尊重,对工作很细致,说话做事都很小心,宋书记对他也是赞誉有加。这样下去的话,他以后发展得会很不错。”吕青曼好奇的说:“舅舅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他怎么样跟我有关系吗?”杜民生严肃的点点头,道:“丫头,你从小就聪明得不像话,舅舅说了这么多,你肯定已经理解舅舅的意思了。我也直截了当的告诉你,舅舅想介绍你们认识,然后……”吕青曼吃了一惊,道:“你没开玩笑吧舅舅?介绍我们认识……你……你当红娘啊?”

    杜民生笑道:“你舅舅我可当不了红娘,至多是当个月老。”吕青曼蹙眉摇头:“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不说别的,我比他大,大……三岁呢。”杜民生呵呵一笑,道:“昨天我刚刚问过他,如果女方比他大个两三岁,他能不能接受。你猜他跟我说什么?他说,女大三,抱金砖,正好。”吕青曼羞得脸上飞起一朵彩霞,道:“那也不行,他能接受,可是我……我接受不了比我小这么多的……的……家伙!”杜民生也不着急,慢慢的劝慰她:“他说了,只要女方贤惠,性格好,能孝顺父母,别的都不是问题。”吕青曼垂下头,只是不言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