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66章:生气的根头

作者:山间老寺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从医院出来,郑紫鹃要送李睿回家。李睿还知道自己姓什么,坚辞不让,只请郑紫鹃送他回市委,因为他的公文包还在杜民生那里。郑紫鹃便答应了。

    回到市委,两人一同走进楼里,进入电梯。

    郑紫鹃盯着李睿瞧起来。李睿被她瞧得脸蛋发烧,心里说,大姐啊,你这么看我干什么,难不成是看上我了?

    郑紫鹃忽然笑了,说:“我本来想着,从我们宣传部随便找几个漂亮丫头介绍给你,就很是对得起你了。可从今天你的表现看起来,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个很会照顾女人的爷们儿。我要是太随便了,那是坑你,是害你。所以啊,我得精挑细选了,挑一个既漂亮、又懂事、还贤惠的女孩介绍给你,也算谢谢你今天仗义相救。”李睿讪笑道:“郑部长您太客气了,您平时工作那么忙,怎么好还顾上我的私事?”郑紫鹃说:“公事公办,私事私办,彼此并不影响。另外啊,别整天喊我郑部长郑部长的,我听得多了已经头疼了。私下里的时候,你不嫌弃就叫我一声郑姐。”

    李睿听得吓了一跳,好家伙,还不嫌弃她……自己怎么敢嫌弃她呢?正好这位姐对自己确实不错,如今她又主动示好,正是一个跟她拉近关系的好机会,不抓住才是傻子呢。便笑道:“好吧,那我就叫您郑姐了。不过平时我还得叫你郑部长。”郑紫鹃笑着摆摆手,站到电梯口,道:“我宣传部到了,先走了,你回去好好养伤,也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找你。”李睿忙道:“不用了郑部……郑姐,您工作那么忙……”

    电梯开了,郑紫鹃回头对他嫣然一笑,没再说什么,迈着淑女的步子走了出去。

    李睿先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因为宋朝阳之前说过,自己没事之后给他报个平安。结果进屋一瞧,自己公文包已经在桌子上放着了,不知道是杜民生还是宋朝阳捎上来的。没敢耽搁,急忙去里屋汇报。

    宋朝阳告诉他,公文包是杜民生拿上来的。于是李睿从他这儿出来后,急忙去杜民生那里道谢。

    杜民生见到李睿后,看着他犯起了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把他介绍给吕青曼?另外,如果决定介绍两人认识的话,又该找个什么样的借口呢?

    杜民生想了想,决定试探下李睿的口风,于是问道:“小睿,有没有考虑再婚?”李睿愣了下,不知道秘书长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点头道:“当然考虑过啦,不为了我自己也得再找一个啊,何况,呵呵,宋书记也给我下了个政治任务,让我尽快找个贤妻呢。”

    杜民生听了他的话暗笑,还“不为了自己也得再找一个啊”,敢情你小子再娶一个老婆就是为了孝顺父亲操持家务吗?那样的话,我这个人选可是满足不了你的要求。不过,话要分两头说,如果你小子真有幸娶了这个丫头的话,你还发愁没人伺候你父亲吗?又问:“那你对今后这个媳妇有什么要求吗?”李睿傻呵呵的问:“秘书长,您也要给我介绍对象吗?”杜民生笑了笑,道:“你先说你的要求。”李睿说:“没什么要求,贤惠就行,性格要好,能孝顺我爸。”杜民生说:“年纪方面有要求没?”李睿说:“这个无所谓吧,秘书长给我介绍的肯定也不会跟我相差太大。”杜民生说:“如果年纪大你两三岁,你能接受吗?”李睿说:“女大三,抱金砖,也挺好啊。再说,我这个情况,人家不挑剔我就好了,我哪敢挑剔人家?我还是那句话,只要性格好、贤惠,我就没意见。”杜民生点头道:“好,你的情况我算是了解了,你等着吧。”

    李睿心中暗暗腹诽,这些市委大佬们整天没什么事干闲得吧,要不怎么人人争着给自己介绍对象呢?不过,他们对自己倒是真好,自己以后可得帮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晚上七点半,李睿陪宋朝阳在市委食堂里吃了晚饭。饭后,又当做散步一样的陪他回了青阳宾馆。

    李睿从宾馆出来后,正打算步行前往公交车站,坐公交车回家,没想到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喇叭声。他心中纳闷,自己又没占用行车道,对方嘀嘀个屁啊?忍不住有些气愤,回头望时,一辆金色的奥迪Q5缓缓跟在后面,里面的司机不是董婕妤又是谁?一见是她,心中立时甜丝丝的,好像喝了蜜。

    董婕妤把车停下,李睿往回走了几步,来到驾驶位,笑道:“我说是谁嘀嘀我呢,原来是你。”董婕妤冷冷的说:“上车。”李睿愣了下,问道:“去哪儿?”董婕妤没好气的说:“你不是回家吗?”李睿大喜,立即绕过车头,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谢谢你啊,你真是我的及时雨,呵呵。”李睿笑嘻嘻的献着媚。

    “你跟关维伟都说了些什么?”董婕妤见他坐进来,劈头盖脸的斥道。

    李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揉了揉鼻子,道:“没跟他说什么啊,怎么了?”董婕妤冷冷地说:“没跟他说什么?没跟他说什么他瞅见我就跟我说疯话?你想骗我?”李睿苦笑道:“我骗你干吗,他跟你说什么了?我……我之前倒是跟他一起吃过饭,可这事你也知道啊。当时他也让你去了,你不是没去嘛。”董婕妤俏脸如霜,说:“少跟我废话,我就问你,你跟他说什么了。”

    李睿愣了下,忽然想到,自己是跟关维伟说了些劝诫他的话,难道董婕妤生气的根头在这儿呢?说道:“我是跟他说了些……不过都是劝他的话……”董婕妤寒着脸追问道:“你怎么劝他的?”李睿尴尬的说:“我就是……就是告诉他,别再……别再纠缠你了。”董婕妤脸色倏地又是一沉,冷哼道:“李睿,你是我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劝他关维伟?你当你是谁了?这事凭什么你去劝他?你算是干什么吃的你劝他?”

    李睿听到这一连串冷酷无情的问责话语,本来很不错的心情,立时变得恼羞成怒,心想:“我之所以跟关维伟说那些话,还不是为了你董婕妤落得个耳根清净?你不领我的情也就算了,竟然这么无情无义的责骂我,这倒好,我李睿闹了个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这么一想,肚子里火大,恨恨的看了董婕妤一眼,没再说话。

    董婕妤比他更生气,怒道:“你还不服?还瞪我?我再问你,你怎么跟关维伟说的?”李睿冷冷地说:“我没说几句话他就已经听懂了,说明白我的意思了,表示从此以后不会再纠缠你。”董婕妤冷笑道:“胡说八道,当面撒谎。”李睿气愤愤地说:“我怎么撒谎了?”董婕妤道:“你就是撒谎了,你怎么跟关维伟说的,你敢当着我的面再说一遍?”李睿忍住气,劝告自己不要跟女人一般见识,说:“我就这么告诉他的,我说以你关维伟的身份,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何苦缠着她董婕妤不放。我刚说到这儿,他就说他明白了。我就是这么说的,我要是跟你当面撒谎,我……我是你孙子!”董婕妤听他赌咒,脸色缓和了些,哼道:“可我听到耳朵里,怎么不是你这么说的?”李睿奇怪的问道:“你又碰见关维伟了?他跟你说什么了?”董婕妤羞怒不已的说:“你自个问他去。我告诉你,以后少管我的私事,你没那个资格。还有,以后少跟关维伟狼狈为奸。”说完怒哼一声,没好气的踩下了油门。这辆奥迪Q5怒吼一声,载着两人,在夜色中向家里驶去。

    李睿有些莫名其妙,侧头盯着她瞧,见到她那紧身长裙下的曼妙身段,曲线玲珑,生成了一道道波澜壮阔的诱人风景,暗吞了口唾沫,心说这位姐的身材可比老上司袁晶晶还要魔鬼啊。

    他瞧着董婕妤寻思了一会儿,转回头来,摸出手机给关维伟拨去了电话,接通后迫不及待地问道:“伟哥,你跟董婕妤说什么了?”关维伟笑嘻嘻的说:“也没什么啊,就是早上瞅见她跟她开了个玩笑。”

    李睿一听就知道他说的不是好话,否则董婕妤肯定不会那么生气,苦叹道:“你跟她说什么了?她现在按着我骂了一顿,骂得我一头狗血。”说这话的时候,侧头观察董婕妤的神情,发现她冷着脸开车,好像没听到自己这番话似的。

    关维伟笑道:“也没啥啊,我就喊了她一声弟妹……”李睿一听脑袋就要炸掉了,下意识骂道:“我擦!”关维伟续道:“她说我缺心眼,无缘无故管她叫弟妹。我说,你不是我们李睿老弟的好朋友吗。我们李老弟喜欢你,所谓兄弟之妻不可欺,我以后绝对不再纠缠你,把你当弟妹敬重……”李睿暗道糟糕,当着董婕妤的面也顾不得修养了,张口骂道:“我擦,伟哥你这他妈不是害我吗?”关维伟嘿嘿笑道:“怎么是害你?我这是帮你。女人面皮薄,你不好跟她表白,就得有个第三方来给你帮衬着,我乐意给你当这个帮手……美女嘛,谁不爱,老弟你英俊潇洒……”

    李睿也不听他胡说八道了,把电话挂掉,把手机重重的塞进了包里。

    董婕妤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安安静静的开着车。

    李睿在肚子里酝酿了一下情绪,非常抱歉的说道:“董总,这事是个误会。他关维伟……”董婕妤听他说了这几个字,阴着脸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李睿尴尬的续道:“我只是跟他说,不要再纠缠你了,没跟他说别的。他自作聪明,以为我喜欢你,竟然想着撮合我跟你……”董婕妤淡淡的道:“关维伟是个什么人,我比你清楚。他跟我说什么,我都不会生气。”

    李睿心中一动,她既然说不生关维伟的气,可她确实又在生气,那就是生自己的气了呗,怪自己不应该给她出头呗,可这事又有什么大不了,就当是朋友帮忙呗,讪笑道:“我给你出头也没别的意思,就是……关维伟总是缠着你,你不是烦嘛,咱俩既是邻居又是朋友,我又恰好能帮得上这个忙,就帮你说说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你反应也太激烈了吧?别往心里去了。”

    董婕妤不理他,伸出纤长的玉指旋开了音乐。放的是华语歌坛情歌女王梁静茹的歌曲。

    李睿没想到她这么冷淡的人竟然喜欢听梁静茹的情歌,心中暗叫纳罕,见她不理会自己,决意打开僵局,强笑道:“说来也真奇怪,周末我们初中同学聚会,在春天大酒店,你知道我瞧见谁了?”董婕妤还是不理他。李睿讪笑道:“我瞧见你们副总经理李晓月了。”董婕妤嘴角撇了撇。李睿咳嗽一声,道:“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她竟然陪着军分区政委裴旭一起吃饭来着。”

    董婕妤这才启唇说话:“我发现你这个人嘴巴特别不严实,跟前任市委一秘袁小迪比起来可是差远了。”李睿闻言立时吃起师傅袁小迪的醋来,问道:“你跟袁小迪很熟?”董婕妤摇摇头:“他除了公事,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跟我说。”李睿松了口气,心说,那是因为他不是你邻居,笑道:“我嘴巴其实也挺严的,但是为了让你消气,多大的秘密我都可以说出来。”董婕妤听了他这略带暧昧语气的话,没说什么,只是横了他一眼。

    李睿又说:“这还不算新鲜,更新鲜的是,李晓月竟然还是裴旭的干妹妹。”董婕妤淡淡的说:“你要是这么喜欢传播小道消息,那你的秘书干不长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