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60章:尴尬的班花

作者:山间老寺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贾媛媛被他抱住腰肢,感受到他身体的热度,又嗅到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极为浓郁的成熟男子气息,弄了个窘迫不堪,嗔怒不已的低声埋怨:“那个死杨鹏跑哪去了,还说是他哥们呢,这倒好,让他按住我了……”

    李睿结结巴巴地说:“起……起来,下床…………”贾媛媛暗叹口气,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搀扶着他,让他慢慢下到地上,等他下地以后,暗松了口气,道:“好了,厕所就在外面,你自己去吧。”李睿将头埋在她香肩上,胡乱摇头,撒娇一样的说:“你……你再行……行好,扶我……我去吧,求……求你了……”贾媛媛羞得脸色通红,神情大窘,哼道:“臭小子,你赶紧给我醒醒,我不是杨鹏,我是贾媛媛。你让我扶你去厕所,太过分了吧?”李睿根本就懒得睁眼,用手抱住贾媛媛的手臂就往外迈步。

    贾媛媛见他油盐不进,气得咬碎了银牙,甩手要推开他,可是刚刚甩了一下,他就如同没有根基的泥人一样往外侧倾倒。贾媛媛吓得心头打了个突儿,赶忙又把他拉回来。

    李睿还埋怨呢:“快……快点,我……我憋不住了。”

    贾媛媛脸色涨红的扶着他往外走,出了卧室来到厕所门口,把他往里面一推,心说他自己还不会尿吗?就算站不住,坐在马桶上总可以解决那事吧?

    可李睿此时弱不禁风一般,被她一推,就往里面撞去。看那势头,一旦摔在地上,绝对不是轻的。贾媛媛吓得差点没喊出来,急忙快步上前,再次把他拉住。而此时,两人正好站在了马桶前。

    李睿朦胧中张开眼皮看了看眼前,似乎是看到了马桶,伸手就去解裤链。

    贾媛媛还沉浸在刚才的情景中,暗呼一声好险,心说这家伙不能喝还喝那么多,不就是为了丁怡静吗?可是为了丁怡静,把自己折磨成这样子值得吗?

    正思量时,耳畔忽然传来哗哗的响声。她一开始没明白过味来,还以为是哪里漏水了,傻兮兮的循着声音望下去,结果不偏不倚看到李睿正在放水。

    看到这一幕,只羞得她脸蛋发热,头皮发麻,两腿发颤,浑身发烧,急急忙忙的抬起头来,张嘴就要大声斥骂,忽然想起他父亲就睡在隔壁,自己这一闹,把他惊动了走出来看,看到自己跟他儿子这一幕,不知道会怎么想呢。想到这儿,紧紧咬住银牙,一个字也没喊出来,只在心里暗暗的咒骂:“好你个李睿,今天借醉恶心我,等你酒醒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哼!”又埋怨起杨鹏来:“个死东西,到底跑哪去了,明明该他干的活儿,全丢给我了,害我没脸……”

    李睿痛痛快快的放完水,把衣服粗略整理了下,大喇喇的道:“走……吧。”贾媛媛气得脸色发青,心说本小姐成了你的丫鬟还是怎么着,这是过来伺候你来了?我该你的还是欠你的?想要放下他不管,又有些不忍,想着已经扶他出来了,就有始有终,再把他送回去,然后自己就走人回家,改天再回来收拾他。这么想着,忍着一肚子怨气扶他走出洗手间。

    贾媛媛把李睿扶到床上躺下,看他悠闲的闭起了眼睛,恨恨的低声骂道:“姓李的,你今天竟敢恶心我,你给我等着的,看我下次不把你……”话刚到这儿,李睿忽然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睛,盯着她看了两眼,叫道:“贾……媛媛。”贾媛媛哼道:“废话,不是我是谁?你好哥们把你送家里就不管了,还是我给你脱鞋洗脸,甚至……哼,你讨厌死了。”李睿挤出一丝苦笑,道:“谢……谢谢你。”贾媛媛摆手道:“算了,不跟喝醉的人一般见识,就这样吧,我要回家了,你睡觉吧。”李睿忙道:“先……先别走。”贾媛媛警惕的看向他,没好气的说:“还要我为你干吗?我这是给你当丫鬟来了?哼。”

    李睿讪笑了下,一股酒气从食道里窜上来,恶心得差点要吐,打了个嗝才艰难的把酒气压下去。

    贾媛媛说:“怎么,不舒服?”李睿皱眉点了点头。贾媛媛想了想,道:“要不我扶你起来,你靠在床上待会儿,可能会舒服点。”李睿说:“好,谢……你。”

    贾媛媛俯身过去,一手拽他胳膊,一手托他后背,将他慢慢扶坐起来。这个过程中,李睿无意中发现,她心口雪纺衫因为重力作用垂落下去,露出了一道大大的缝隙,而从他的角度,恰好可以望进这个缝隙里去,一下子就看到她那道最靓丽的风景线,立时吸引了他的全部视线。

    自从上次与老上司袁晶晶发生关系以来,李睿又有将近一个月不曾品尝过女人的滋味了。此刻,骤然见到贾媛媛这对充满杀伤力的杀器,很难不变得心猿意马起来。再有身体里酒精的催化剂作用,腹中那股子邪火便熊熊燃烧起来。

    贾媛媛忽然间发现了李睿那邪恶的目光,顺着他目光垂下头看了看,不看还好,这一看羞得粉面通红,把他往床头上重重一推,回手把衣服按在了心口上,气愤愤的说:“你……你……”李睿忙赔罪:“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贾媛媛怨气难解,哼道:“一直以为你是个好男人呢,想不到你也不是好东西。”李睿尴尬的笑了笑,想要说话,只觉心口跳动加速,要从心窝里跳出来似的,不自禁难过的闭上了眼睛。贾媛媛是心软的人,见他忽然间痛苦起来,还以为自己摔疼了他,忙紧张的问道:“你怎么了?”

    李睿微微睁开眸子,看着她说:“耽误你回……回家了。”贾媛媛大度的说:“没事,今晚同学会,我回家时间都打到十二点了。”李睿咧嘴笑道:“那……那你回去晚了,你老公,他……他能答应吗?”贾媛媛说:“我这两天在娘家住呢,他管不着。”李睿笑了笑,说:“那你陪……陪我多待会儿吧。”贾媛媛看看手表,说:“这都快十一点啦。”李睿笑道:“你不是……不是打到十二点了吗?”贾媛媛扁扁嘴,道:“好吧,再陪你一会儿。”

    李睿之所以想要留下她,倒不是身体里的邪念在作怪,只是觉得醉酒以后心情很凄凉,希望有个人陪着,这个人是杨鹏还是贾媛媛都可以。当然,贾媛媛这样既漂亮又温柔的女人是最好的人选。李睿感激而又爱惜的望向贾媛媛,贾媛媛跟他对视了几眼,脸色没来由一红,问道:“你……你喝水不?”李睿摇摇头,道:“肚子里都是……酒了,不……不渴。你……你喝吗?你要是……想喝,只好……只好自己去倒了。”贾媛媛摇头道:“我不渴。”

    李睿见她一直站在地上,就往床中间挪了挪,拍拍床边,道:“你坐……坐下吧。”贾媛媛忽然有些忸怩,结结巴巴地说:“你……你跟你老婆什么时候离的?”李睿说:“没……没几天呢。”贾媛媛慢慢坐下来,道:“怎么说离就离了?”李睿苦笑道:“能不……不说她吗?”贾媛媛讪讪的笑了笑,说:“好吧。”

    接下来就是片刻的沉默。

    李睿脑袋里混浆浆的,头疼欲裂,挣扎着问道:“你今天怎……怎么对我……那么好?”贾媛媛又羞又气,道:“别胡说,谁对你好了。明明是杨鹏不仗义,自己先跑了,我这才……”李睿缓缓摇头,道:“我不是说……刚才,是……是聚会的时候。你……你撮合我跟……跟丁怡静……”贾媛媛恍悟,道:“哦,那个呀。我……我就是觉得你也挺不容易的,这么多年了,还是忘不了她,今天终于有见面的机会了,自然就想让你们俩多处处。”李睿苦涩的说:“她对我的冷淡,你……你都瞧见了,我……好像只能死心了。”贾媛媛笑道:“你不死心还想怎么样?人家可是已经结婚了。”顿了顿,忽然诡异的笑起来。李睿揉着脑壳好奇的问:“你……你笑什么?”

    贾媛媛笑道:“我在想,除非你有本事,把她跟她老公手里抢过来。”李睿冷哼一声,道:“你等着,我一定……早晚我……我会把她抢到手的。”贾媛媛吃了一惊,道:“你还真想那么干啊?你……我也就是说着玩,你当真了?可别那么干,那样多对不起人啊。”李睿冷笑道:“对不起……谁?”贾媛媛说:“当然是她老公啦。”李睿说:“谁对得起我……我来着?”贾媛媛叹道:“其实吧,要说起来,现在结了婚还乱搞的人倒是也不少,你跟丁怡静是有感情的,真跟她再好一回,也……也有情可原。”

    李睿忍不住笑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