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第59章:伤心

作者:山间老寺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什么……”,杨鹏吃了一惊,“你调到市委了?”

    李睿笑了笑,点点头。

    一旁丁怡静忽然插话道:“你是秘书几处的?”李睿愣了下,道:“一处,怎么,你知道?”丁怡静脸色讶然,说:“你是秘书一处处长的话,那你岂不是……市委书记的秘书?”这下轮到李睿吃惊了,道:“你怎么知道?”丁怡静惊讶的打量他,道:“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我就是知道。你……你真是了不起,竟然……”

    贾媛媛吃惊的说:“什么,你说李睿是市委书记的秘书?”丁怡静信誓旦旦的说:“嗯,据我所知,市委秘书一处对应市委书记,秘书二处对应副书记,依次类推,市政府也这样。李睿要是秘书一处处长的话,肯定是市委书记秘书啊。”贾媛媛闻言惊呆了,傻傻的看着李睿,半响撒娇道:“好啊姓李的,你当了这么大的官儿竟然瞒着我们,还好意思自称是老同学呢。你太过分了。我告诉你我饶不了你。”李睿苦笑道:“多大的官儿啊,不过还是副科级……”贾媛媛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笑嗔道:“李处长,别的也别说啦,你自己罚酒吧!”

    李志超在旁看着贾媛媛与丁怡静两大美女围着李睿团团转,心头涌上一股恶气,走过去叫道:“李睿,敢情就这么算了?难道于震白让他打了?”李睿收起脸上笑意,道:“于震做过什么,他自己心里清楚。说实在的,人家这还是放过他一马了,要不然,说句难听的,人家打死他,他也只能认了。”李志超大怒:“李睿,你这叫什么话?你他妈胳膊肘往外拐?”李睿脸色一冷,道:“李志超,你再给我带一个他妈试试?”

    贾媛媛也说:“就是,李志超你怎么说话呢?李睿再怎么也把于震给救下来了,你们不谢他就算了,还埋怨他,太过分了。你就这样当班长的啊?”

    李志超早被李睿的表情变化吓了一跳,回想起他刚才打人时那鬼神莫测的手法,下意识后退两步,咳嗽一声,赔笑道:“我其实没别的意思,就是……于震被人打了,我作为他的哥们心里也不舒服不是?”李睿说:“李志超,于震自己都没不依不饶的,你就别跟着起哄了。你要是不服,自己去里面找人家理论。但我有必要先告诉你,里面的人你惹不起。”李志超好奇的问道:“你跟里面的人认识,他们是什么来头?”李睿见他不死心,笑了笑,低声道:“军分区政委,你惹得起吗?”

    李志超吓得倒退两步,张大了嘴巴,只是不敢信。

    杨鹏叫道:“我靠,真的假的?”李睿点点头。杨鹏道:“你怎么认识军分区政委?”

    李睿刚要得意的说出“军分区政委是市委常委,我当然认识了”,旁边丁怡静说道:“他身为市委书记的秘书,认识军分区政委有什么稀奇的?”

    李睿带笑对她说:“你是不是也在官场的,怎么对这一套这么熟悉?”丁怡静说:“我表姐在靖南市委办公厅工作,总是跟我说这些,我就知道了。”李睿说:“我还以为你也在官场呢。”丁怡静说:“我不在,官场有什么好的?净是勾心斗角。”顿了顿,看看贾媛媛,道:“我得走了。”

    贾媛媛叹了口气,道:“嗯,你不走还真不好……”

    李志超忽然抢上来,惊讶的问道:“怎么你这就走?”丁怡静说:“有事。”李志超说:“是吗?那我送你,我有车。”丁怡静说:“不用了,我打车。”李志超陪笑道:“打车不是还得花钱吗?咱们自己有车干吗不坐……”

    丁怡静根本就不理他,拉了拉贾媛媛的手,道:“那就先这样,改天到了省城给我电话。”贾媛媛嗯了一声。

    杨鹏忽然咳嗽一声,捅捅李睿,道:“你不是也要走嘛,正好,跟丁怡静一块下楼吧。”

    贾媛媛一听不乐意了,道:“不行,李睿你可不能走。好嘛,升了职也不请大家吃饭,今天好容易逮着你,你必须得自罚三杯,不对……是三十杯。”

    杨鹏瞪了她一眼,又给她连使眼色。贾媛媛这才明白他的意思,讪笑着说:“好吧,那下次再罚酒吧,下次你可要单独请我吃顿大餐。”

    李睿知道两人在全心全意帮自己制造跟丁怡静独处的机会,感激的看了两人一眼,道:“嗯,一定请。”

    丁怡静却对他道:“好容易聚一次,你没事就再玩会儿。”说完,迈步走了。

    李睿听了她这话就呆住了,心里老大不是味儿。

    李志超被丁怡静拒绝,本来正郁闷呢,眼看李睿也被拒了,脸上浮现出幸灾乐祸的笑。

    杨鹏推李睿的胳膊,低声道:“还不快去追!”李睿黯然说道:“还追什么。”贾媛媛说:“去吧,她没准希望你追上去呢。”李睿听了这话,心思才活起来,刚要追上去,又停下来,问贾媛媛:“呃……怎么办?”贾媛媛哭笑不得,用又大又美的桃花眼看着他,说:“什么怎么办?”李睿叹道:“她不理我怎么办?”贾媛媛苦笑道:“她要是实在不理你,你就只好回来咯。放心吧,回来有我呢,我理你,呵呵。”

    李睿感激的冲她笑笑,快步追了上去。

    李志超看着他去追丁怡静,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李睿在电梯厅里追上了丁怡静,其时她正在等电梯。

    丁怡静瞥见他追过来,扁了扁嘴,没说什么。

    电梯来了,两人先后走进去。丁怡静走到最里面转过身,李睿站在门口,按了一层。电梯关上,缓缓下落。

    从酒店出来,丁怡静平淡的说:“我要去医院看我奶奶,谢谢你送我,你回去吧。”李睿心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李睿追你出来了,这么快回去算什么事?脸上现出自讨没趣的笑,只点了点头。

    丁怡静见他不动步,眯起眼眸望了望路上的车流,再侧过头来的时候,一脸肃然地说:“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想跟你说明白。我这次回来,媛媛跟我说,你似乎还……想着我,我是真不明白你怎么会这样,你当年不是很讨厌我吗?”李睿听到这吓了一跳,忙要解释:“不是……”丁怡静没等他说出第三个字,续道:“好吧,抛开那时候不说,就说现在,一晃十几年过去,咱俩从没联系过,说句不好听的,咱俩跟陌生人相比也差不了多少……而且我已经结婚了,你还想怎么样?”李睿听到这里,已经是心如刀割。丁怡静冷冰冰的抛下一句话:“你还有话吗?没话我走了。”

    李睿组织了一下语言,想把当年跟她吵架的真正原因告诉她,不求她能原谅自己,只求自己心安,说道:“其实那次我……”丁怡静看看皓腕上的手臂,说:“好了,我真得走了,你回去吧。”说着走到路边招停一辆出租车,钻了进去。

    李睿目送这辆出租车驶入车流当中,而丁怡静从坐进车里到离去始终没有从车窗里望出来看他一眼。他呆呆的望着车驶去的方向,半响眼圈红了,耳畔还回响着她刚才说的话:“你当年不是很讨厌我吗……而且我已经结婚了,你还想怎么样?”

    愣了一会儿,他咧嘴苦笑,自言自语的说:“我想了她十几年,换来的就是这些……”

    忽然间,他满腔的后悔、委屈、悲凉、失落、无助……在这一刻全部转化成了悲愤。这股悲愤之气顶得他胸口直疼,脑壳都要裂开了,瞪大眼睛望着丁怡静离去的方向,心里骂道:“***你丁怡静牛逼什么?我李睿想你念你这么多年,为你做过的梦都不知道有多少次了,甚至为你哭过,到头来你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他姥姥的,你给我等着瞧,总有一天,我李睿要让你后悔……不只是后悔,我还要让你把自己今天的话全部吃回去,我还要让你哭着跪着的求我跟你好,我要死死的征服你,让你在我李睿面前再也翘不起尾巴来……”

    他这儿正在狠狠的赌咒,背后忽的响起贾媛媛的声音:“咦,你怎么没跟丁怡静在一块?她呢?”李睿有气无力的说:“你怎么来了?”杨鹏的声音也响起来:“出了刚才那档子事,聚会还有啥意思?我们就出来了。”

    李睿回头看去,见只有他们俩,松了口气,忽然咧嘴笑起来,道:“大聚没意思,那咱们就小聚。走,我请你俩喝酒。”

    杨鹏与贾媛媛看他脸色古怪,对视一眼,先后点了点头。三人便另外找了家大排档喝酒,这一喝就喝到十点多。后来李睿喝多了,趴在桌子上说醉话。杨鹏与贾媛媛哪敢再喝,忙起身结账,又打车把他送了回去。

    两人把他扶到家里床上,惊动了李建民。两人解释说是李睿在同学聚会上太高兴,不小心就喝多了,还说会照顾他一会儿,等他睡着了再走。李建民是认识杨鹏的,虽没见过贾媛媛,但见她温柔稳重,也很放心,就把儿子完全交给他俩,说了些客气话,回了自己卧室。

    李建民刚回屋,杨鹏就接了个电话,摸出手机去外面打电话去了。

    贾媛媛看着倒在床上的李睿一头热汗,微皱娥眉,从手腕上拿下头绳,把一头秀发挽住,出去找到洗手间用脸盆打了半盆温水,找了条毛巾浸湿拧干,回到床前替他擦脸擦汗。

    杨鹏打完电话回来,走到房门口时,看到贾媛媛伺候李睿的一幕,心里笑骂道:“草他媳妇的,这小子倒是好福气,班花跟到家里伺候他来了。”又坏坏一笑,也没往里去,悄悄把门带上,转身出了李家。

    贾媛媛给李睿擦净面部与颈部后,回到洗手间,把毛巾洗了两遭晾起来,等出来的时候,左找右找找不到杨鹏,有些纳闷,也没往心里去,回到床头,定定的看着李睿那俊朗帅气的面庞,俏脸上慢慢现出笑意。

    可当她看了手表时间之后,笑容就全部消失了,脸色急慌慌的,低声对已经睡过去的李睿说:“你好好睡觉吧,我要回去了……”想了想又说:“今晚的大排档可不是你请的,下次你可要单独请我吃大餐,呵呵,我走了啊。”说完,又看了看他,脸上现出悻悻的神情,又无奈的摇摇头,转身便走。

    可她刚刚转过身去,手腕一热,已经被人抓住了。

    贾媛媛吓了一跳,差点没真的跳起来,回头看时,见是李睿抓住的自己,这才松了口气,嗔道:“讨厌,还以为屋里闹鬼呢,原来是你,你不是睡着了吗?”

    李睿不说话。

    贾媛媛把他火热的手从自己手腕上拿下去,转回身看着他,低声唤道:“喂,搞什么啊,你不是睡着了吗?”

    李睿还是没反应。

    贾媛媛好奇的打量他,嘀咕道:“难道是梦游?”

    李睿忽然咳嗽了一声,紧跟着又是两声咳嗽。

    贾媛媛轻呼道:“呀,怎么咳嗽开了呢?感冒了?”李睿闭着眼,迷迷糊糊地说道:“我……上厕所……”贾媛媛哭笑不得,低声道:“你上厕所就去啊,还跟我说什么?”李睿把右手臂扬起来,道:“拉……拉我一把,我……我头……晕起不来。”贾媛媛没奈何,扁扁嘴,两手抓住他的手臂,用力将他从床上拉坐起来。

    李睿坐起来以后,眼睛也没完全睁开,勉强认清方向,片腿就要下床。可是他片腿的动作太大了,大脑神经根本把握不了这个平衡度,就见他上半身一歪,就要往床下跌去。

    贾媛媛就在旁边看着,看得真真的,吓得急忙一把扶住他。李睿顺势抱住了她,一如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