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57章:失意

作者:山间老寺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人走进宴会厅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了聚会的气氛,熙攘喧闹,乱如庙集。三十多口子人,分布成了好几堆,有的围在点歌台旁边,看着贾媛媛唱歌;有的围坐在沙发上,互诉前情;还有人坐在四方桌旁,正在打升级……李睿与杨鹏走进来,如同雨点落入河水里,没有溅出任何的水花。值得一提的是,来的女同学并不多,算上贾媛媛与丁怡静,不过是三四个。

    两人先去临时会计那里交了聚会经费,每人暂收三百元,多退少补。

    杨鹏身上有点汉高祖刘邦的流氓气质,跟谁都混得来,这一走进宴会厅,很多人都主动跟他打招呼,他便走过去一一跟他们说话。

    李睿生性有些清高,除了四五个谈得来的好朋友,跟其他同学关系都一般。这一走进来,四下里望了望,发现李新硕正在对自己摆手,就冲他走了过去。

    李新硕的父亲与李睿老爸李建民曾是一个厂子里的工人,因此两人打小就认识,李新硕也就成了李睿除去杨鹏外另外一个死党。

    两人也是好久不见,见面后说了一阵子亲热话,坐下来,一边嗑瓜子一边闲聊。

    没一会儿,李睿就发现,丁怡静坐在靠近点歌台的一座皮沙发上,而李志超就坐在她身边,满脸堆笑的跟她攀谈。丁怡静脸上也带着笑,似乎跟他很聊得来。

    李睿看到这一幕,哪怕是已经决定不再想着她了,还是非常心酸。他自命清高,性格里也有些小孤傲,平时非常注重个人在众人面前的表现,因此绝对不敢当着大庭广众,跑到丁怡静身边去献媚。这不是他的风格。因此,他也就只能远远望着。

    厅里这些人没有组织的打发了一阵时间,差不多六点半的时候,李志超就跑到台上,手持麦克风开始讲话。无非是强调同学聚会的伟大意义等等,又说了一下接下来的安排。到这里时,他忽然话锋一转,号召所有同学热烈欢迎特意从省城回来参加同学聚会的丁怡静。

    台下的人们虽然有些纳闷,但还是都鼓起掌来。丁怡静非常惊讶,脸上泛起苦笑。

    李志超再回到丁怡静身边的时候,脸上就有了得意的神色,好像在她跟前立了一个大功似的。

    李睿看在眼里,除了在心里耻笑某人,也没有别的可做的了。

    稍后酒宴开始。

    三十多人,分成五大桌,每桌六七人不等。李志超身为班长与组织者,把丁怡静与贾媛媛两大美人安排到了自己的左右手座位上。众人见了都高呼不公平,可是谁也没办法,权当个笑话乐了便是。

    也不能说全没办法,很多嫉妒李志超的男同胞,不约而同的前往他那里敬酒。李志超虽然在工商部门历练了很多年,酒量已经在酒场上练出来了,可还是独虎难斗群狼,很快就喝高了。这些人还故意耍坏,表面上许可李志超喝多了白酒之后可以喝啤酒或者红酒,其实是要他喝搀酒,那样醉得更快。可怜李志超明知道大家是这个意思,碍于面子,却也不能不喝。

    光杨鹏一个人就敬了他三回,回来后,低声对李睿道:“给你出气了。”

    李睿唯有苦笑,看着李志超满脸通红、醉意熏熏的狼狈模样,有些解气,也有些可怜他。

    人啊,太出头了不好,尤其是在大众情人面前强出头,那样会死得更惨。

    “出头的榫子先烂!”李睿默默的告诫自己,永远不要强出头。

    吃饭吃了一个多小时,李志超已经被灌得跑出去上了五趟厕所。在他某一次再次出去的时候,丁怡静忽然起身要走。

    她的举动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李睿表面上对她并不关心,其实耳朵一直高高竖起听着她那边的说话声,听她要走,心里很郁闷。

    贾媛媛忽然叫他道:“李睿,丁怡静要走啦,你作为她的老同桌,不跟她喝杯酒吗?”

    李睿闻言又惊又喜,在心里记了贾媛媛大大一个好,转过身看过去。

    丁怡静见他转过来,也看向他。两人目光在空中交会,丁怡静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这一刻,他心伤若死。

    贾媛媛还在极力撮合两人,对他说:“丁怡静转到咱们班以后,一共只有两个同桌,先是你,后是我。我跟她喝过了,你不跟她碰一杯可不像话。”

    丁怡静听了没说话,似乎是无可无不可。

    李睿知道自己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否则以后自己在丁怡静眼里真就跟普通同学一样了,忙端起杯走过去。丁怡静见他过来,就也端起杯,不过里面只有半杯啤酒。

    贾媛媛忙给她倒满。

    李睿感激的看向贾媛媛,心说这女人真好,她怎么忽然对自己这么好呢?

    在众人的注目下,李睿与丁怡静的酒杯碰到一起,两人对视一眼,刚要喝掉杯中酒,门口忽然有人叫道:“不好啦,不好啦,大家快出来帮忙,于震让人给打啦!”

    喊话的是李志超。于震一直是他的死党,刚刚陪他一起出去解手。既然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那肯定不是假的。

    一听说同学被人给打了,又是班长号召帮忙,人们哪里还顾得上吃喝,纷纷跑了出去。看热闹也好,帮忙也好,总之是都过去了。呼啦一下子,宴会厅里就变得空空荡荡。

    只剩李睿与丁怡静。

    丁怡静见人都出去了,包括贾媛媛在内,就把酒杯放回桌上,拎起包,不冷不热的问道:“你怎么不去?”

    李睿见她竟然不喝,心中怒极,狠狠的瞪视着她,把手里的杯中酒咕嘟咕嘟喝了个干净,重重的砸在桌面上,也没理她,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丁怡静呆了下,看看他那空了的酒杯,面无表情地走了出去。

    李睿赶到事发现场的时候,于震正被一个年轻体健的平头小伙子踩在脚下,趴在某包间门口,鼻青脸肿,嘴里骂骂咧咧的,却是一动不能动。而班里这些同学们,俱都围住了两人,群情激昂,纷纷要那小伙子放人。那小伙子只是冷笑,并不说话,更不放人。

    忽然间,有个跟于震不错的、名叫张兵的男同学冲了上去,抡起老拳砸向那小伙子的脑袋。那小伙子冷冷看着他,一动不动,眼看拳头就要打到头顶了,倏地飞起一脚。

    众人还没看清他的动作,他已经收腿回去,再次踩住了于震的脖子。再看张兵的时候,已经被踹得倒退两步,撞在了人群里。还好有人扶住了他,要不然他会跌得很惨。

    见这小伙子露出了这手功夫,同学们冷静了很多,虽然依旧在指责那小伙子欺负人,却没人敢再次往上冲了。

    李志超四下里望望,高声喊道:“大伙儿一块上,把于震救出来,打死这孙子。”

    没人理他,贾媛媛走出来冲那小伙子说:“朋友,有话好好说,别打人啊。”那小伙子对她挺客气,道:“明明是他先打我的。”

    贾媛媛尴尬的笑了笑。

    众同学都知道那小伙子说得准没错,于震张兵李志超等人当年都是班里乃至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没少跟人打架,甚至把人的肋骨打断过。这种嚣张跋扈的性格,被他们几人从学校里带到了社会上。如今三十岁的人了,依旧是一言不合就要抡起老拳。可惜,今天于震显然是碰上了硬点子,不是那种可以任他欺负的老实人,他也就终于吃到了自酿的苦果。

    贾媛媛又说:“我们先替他跟你赔不是了,你先放开他吧。这样……多难看啊。”那小伙子说:“不用跟我道歉,他没打着我。他调戏我们首长的妹妹来着,活该挨揍。今天我不踩死就是便宜他了。”

    李志超怒了,冲着大伙儿喊道:“***你们到底是不是于震同学啊?刚才还好哥们好弟兄的一起喝酒来着,现在碰上事了全他妈缩了,属王八的呀?”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更没人上去帮忙了。很多人还把他也埋怨上了。

    李睿来晚了,只能站在人群外围,听到李志超这番话,苦笑着摇摇头。他李志超被人尊称一声班长,还真把自己当成大家伙的领导了,竟然敢跟大家叫嚣这种话。就算他是大伙儿的领导,想使唤大家,也不能连喊带骂啊。这个人,活到现在这个年纪,竟然还是不会做人,真纳闷他是怎么在官场里混下去的。

    突地,有人轻轻拍了他肩头一下。他回头看时,却是丁怡静,有些惊喜,却也有些厌恶,暗想,刚才连杯酒都不肯赏脸,现在又招惹老子干什么?

    丁怡静低声问道:“于震怎么样了?”李睿说:“让人踩着呢。”丁怡静吃惊不已,轻启朱唇,道:“为什么呀?”李睿低声道:“好像是调戏女人来着,还打人……”丁怡静紧蹙秀眉,道:“李志超又冲谁发火呢?”李睿说:“他嫌没人上去帮忙。”丁怡静说:“是啊,你们怎么不上去帮忙啊。再怎么说也是自己人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