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安置灾民

作者:山间老寺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村里一百多户灾民多达数百人全部住在又脏又旧又小的老式三角帐篷里,有的一顶帐篷里甚至住了五六个人。李睿是住过这种帐篷的,知道里面住一个人的话,空间还够,住两个人就很挤了,真的很难想象五六个人是怎么住下去的,暗自惊诧,灾民竟然是这样安置的?更诧异的是,自己之前住这里的时候竟然没有发现?

    每个帐篷里面配了两条军用薄毯,一条是铺的,一条是盖的。帐篷里人多的话,才能多领一条。这些薄毯也都是破旧不堪,还有虫吃鼠咬的痕迹,一看就知道已经有些年头了。

    宋朝阳看到这一幕,好像回到了三年困难时期,脸色非常不好,向一个六七十岁的干瘦老头询问在这个安置点吃住怎么样。

    老头还没张嘴,旁边插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脸上带笑抢着说道:“吃住都很不错!自从发生洪灾以来,县里镇里领导对我们西山村就特别关注,多次现场部署救灾安置工作。我村在县镇领导的正确带领下,采取集中安置的方式安置灾民一百一十五户共四百二十六人。每户配给基本生活用品如毯子、洗漱用品、饮用水、餐具、食物等等。同时积极落实灾民救助与补助,县领导还向受灾群众发放了慰问金:每户一次性发放救灾慰问金三百元、全崩户每户发放慰问金一千元,对因灾遇难、失踪人员发放其家属慰问金两千元;对每位因灾遇难人员家属发放慰问金五千元。目前受灾群众情绪稳定,对于战胜洪灾以及灾后重建工作充满了信心,呵呵。”

    这人说完后,呵呵的笑了起来,看笑容憨憨的,无比真诚,

    李睿却只想一脚踹过去。这人他正好认识,是西山村的党支书,看他刚才说的这番话,就知道他早有准备。说不定,镇里早就让各村村支书准备了类似的说辞,用来背给宋朝阳等市里来的领导听。

    宋朝阳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问那个老头道:“大爷,他说的是真的吗?”老头张嘴刚要说话,那汉子又说:“当然是真的啦,我身为西山村的党支书,说话是负责任的,要对党性负责,要对上级领导负责。”宋朝阳看着他说:“你对西山村的百姓们负责了吗?”那汉子愣了下,道:“当然负责了。”宋朝阳说:“那好,你既然说对村里百姓负责了,那我问问你,那边一个帐篷里住了一家老小六个人,你觉得能住得下吗?”那汉子脸上有些茫然,说:“应该可以住得下吧,要不然他们这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

    宋朝阳脸上现出了冷峻的笑容,道:“应该可以住得下?好一个应该。你告诉我,你住在哪个帐篷里?”汉子磕巴了下,道:“我……我没住这儿,我住镇里。”宋朝阳似有所悟的点点头,又问:“你家几口人?”汉子不明白他的意思,脸色有些疑惑,道:“五口人啊……”宋朝阳说:“那好,你们一家五口人搬过来,在这帐篷里住一宿,给我看看是不是可以住得下?”汉子瞬间脸就红了,吭吭哧哧的,再也说不出什么。

    宋朝阳转过脸,问李玉兰道:“李书记,西山村这里的灾民安置工作是谁负责的?你给我把他找过来,我有话要问他。”

    李睿有些紧张的看向李玉兰,希望她不要说出“我就是那个负责人”的话来,自己本意是想让她在市委书记跟前表现表现,如果凑巧立功那是更好,却没想着此刻却可能牵累到她。早知如此,那是万万不会跟老板推荐她的。

    李玉兰倒是很平静,说:“宋书记,西山村整体抢险救灾的工作是我负责的,灾民安置则是县民政局救灾救济科的同志负责。”

    李睿听了这话,心里稍微松了口气,但又怕宋朝阳追究李玉兰别的责任,譬如监管不力。

    还好,宋朝阳并没有对李玉兰下刀的想法,语气平淡的说:“民政局的同志在这里吗?”李玉兰说:“救灾救济科的陈股长好像在镇里面。”宋朝阳说:“你能把他叫过来吗?”李玉兰说:“好,我试试。”说完走到旁边打起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李玉兰走回来,道:“宋书记,他马上就过来。”

    宋朝阳点点头,又问那个老头:“大爷,刚才你们村党支书说的都是真的吗?县里还给你们每家每户发了救济金?”那老头看看村支书,却不敢说话。宋朝阳脸色一沉,看向那个村支书。

    那村支书被宋朝阳凌厉的目光所瞪视,陪笑说道:“发了,发了。”

    李睿直觉这里面存有猫腻,目光转向李玉兰,给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如果知道的话,最好告诉宋朝阳。李玉兰看懂了他的目光,神情却有些犹豫。李睿知道她怕被县领导报复,可是没办法,已经逼到这份上了,她不出来说明的话,宋朝阳势必脸上无光,难道还要他堂堂市委书记罗里吧嗦的去劝说那个老头吗?于是用更坚毅的目光给她使了个眼色。

    李玉兰无奈,轻轻摇头,看向李睿的眼神里充满了幽怨之色,轻咳一声,道:“宋书记,这事我清楚。”宋朝阳看向她,道:“哦?”李玉兰表情有些拘谨的说:“县里确实有这个承诺,不过救济金一直没有下发。不只是受灾最严重的西山村,整个九坡镇没有任何一个村子拿到了救济金。”宋朝阳浓眉紧皱,问道:“为什么没有下发?不说省市两级已经下拨了专项救灾款,就说县财政,难道这么点钱都拿不出来吗?”

    李玉兰尴尬的说:“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不过据说县领导是这样考虑的,说灾区道路基本瘫痪,灾民就是手里拿到救济金也没地方买东西,而且又是住在安置点,财产安全不能保障,因此还不如不发,等正常生活秩序恢复了再发下去。反正食物与生活用品都是统一配发,灾民们也用不到钱。”宋朝阳说:“理由倒是不错,不过,我看现在镇村道路不是已经恢复正常交通了吗?为什么还不下发?好,普通灾民的可以不发,那些因灾遇难的家庭里面有没有拿到慰问金?”李玉兰摇摇头。

    宋朝阳没说什么,目光如炬的瞪向那个村支书。那村支书应该早就知道他的身份,此时吓得脸色惨白,身子颤抖,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宋朝阳问:“你刚才不是说发了吗?”那村支书讷讷的说不出话。宋朝阳说:“你刚才不是说对党性负责,对上级领导负责?我看你是只对上级领导负责了吧?”那村支书脸色由白转红,尴尬得站在那,活像犯了错被罚立站的学生。

    过了一会儿,一辆普桑轿车驶过来。李睿望过去,本以为来的应该是双河县民政局的人,哪知道先下来的竟然是县长罗大威。

    罗大威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热切的对宋朝阳说:“宋书记,我听说您要民政部门的同志汇报灾民安置救济工作,这一块是我负责的,对于各方面的情况都很了解,所以我就跟车一块过来了。您可别埋怨我啊,呵呵。”

    他话说完,身后站过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脸上带着敬畏的笑,目光依次从宋朝阳、杜民生等人脸上划过,不时的点头示意,表现得极其恭敬。

    宋朝阳说:“你来了也好,正有些事情要问你。”说完看向那个中年男子,问道:“你是县民政局的人?”那人忙上前说道:“尊敬的宋书记您好,我是县民政局救灾救济科的陈一光,目前是科里负责人。”宋朝阳问道:“灾区所有的灾民安置点都是你们救灾救济科负责的?”陈一光连声点头:“是,是。”宋朝阳说:“你们是怎么安置灾民的?一家六口人,才分到一顶帐篷,这能住下吗?”陈一光一点也不着急,叹道:“宋书记,您有所不知啊,县财政吃紧,我们民政局手里没钱啊。就这些帐篷还都是前几年积攒下来的……”宋朝阳不等他说完,截口道:“你说没钱,好,那我问你,省市两级下拨的专项救灾款呢?还有各方面援助的救灾物资呢?”陈一光脸色明显有些讪然,道:“呃……”

    罗大威插口道:“宋书记,这方面的情况我了解,请允许我给您解释一下。”宋朝阳看向他。罗大威不急不躁的说:“省市两级确实下拨了救灾款,不过因为资金转账手续的问题,耽误了很长一段时间,目前我们正在积极处理,相信很快就会到位。至于救灾物资,县里对救援物资的态度是,要做到阳光发放,对救灾款物一律实行‘四公开一监督’原则。四公开里面包括一条,救灾款物总额公开,这就要求我们对救灾物资的统计务必做到谨慎仔细。可是事实操作中呢,由于救灾物资到达先后时间不同,给我们民政部门统计整理分发各项工作带来了严重影响,也就耽误了很长一段时间,导致该发下去的物资现在还没发放下去。这一点上,我们的工作是有一定失误的。但是,灾区的老百姓们非常善良,非常淳朴,对于救灾物资迟迟没有到位纷纷表示理解,也很体谅我们的工作,这让我们很感动啊。”

    宋朝阳听了脸色很严峻,道:“先说救灾款,你说转账方面存在问题,是省里出了问题,还是市里出了问题,又或者是你们县里出了问题?”罗大威讪笑道:“当然是我们县里出了问题。”宋朝阳追问道:“什么问题?”罗大威笑容明显僵硬了几分,道:“是财政、民政部门相关环节方面出了问题。”宋朝阳没再问话,只是拿眼睛看着罗大威,眼神中透露出了对他回答的不满意。罗大威被他盯视得无比尴尬,道:“宋书记,我们县里确实负有责任,不过请您放心,救灾款一定会尽快到位,出问题的相关责任人也会得到处理。”宋朝阳没再问什么,嘱咐道:“救灾款务必尽快落实到位,别的可以先不急。好了,回镇里吧。”罗大威闻声好像松了口气似的,笑着说:“好,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