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29章:指路明灯

作者:山间老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睿心头一沉,第一个念头就是那对奸夫淫妇去酒店开房了,可问题是,怎么只见刘丽萍,没见那个男人?那男人跑到哪去了?他们俩到底要搞什么?

    袁晶晶见他望着那家酒店发呆,道:“怎么了?找着那辆奔驰了?”李睿转头看向她,道:“你把车停路边,稍等我下,我进酒店看看。”袁晶晶倒是很乖巧,没有多嘴,只说:“你去吧。”

    李睿为了便于行动,把公文包留在车里,推开车门下去,缓步走向酒店门口,生怕里面的刘丽萍发觉,因此每一步走得都是小心翼翼。等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没有进门,而是站在外面往里张望,发现刘丽萍正站在前台那儿跟前台接待手里接过了一张卡,不是开房还能是什么?看到这一幕,只气得他心中惊怒交加,将上下牙咬得咯嘣乱响,极想冲进去抓住刘丽萍甩她一通嘴巴,可没见那个男人,抓奸不见双,还是没有用。因此,并没急躁,就站在门口望着。

    门里站着两位迎宾小姐,其中一个看到李睿走过来,已经给他开了门,却见他又不进,只得悻悻的把门又关上,少不得给他个白眼。李睿无视她的目光,只是盯着刘丽萍。

    刘丽萍动作很快,领到房卡之后,转身走向电梯厅,很快消失在电梯里。

    李睿忙走进门内,直奔电梯厅,望着刘丽萍乘坐的那台电梯,最终停在了四层。至此,还是没见那个男人的踪影。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刘丽萍既然已经开好房间,那两人肯定会偷情的,那男人现在不出现,过会儿总会出现。想到这儿,他忽然踏实下来,心中冷笑,刘丽萍啊刘丽萍,以前你跟我耍赖,不承认出轨,今天我看你怎么跑,过会看老子抓你一个双的。

    他乘坐另外一台电梯也上了四层,到四层后,也不找刘丽萍在哪个房间,直接就在电梯厅等着。那个男人不来还则罢了,只要他出现,自然就会成为指路明灯。

    一时间,李睿情绪异常激动,又是悲凄又是高兴,难受的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不过想想即将来到的幸福日子,强自让自己开心起来。

    等了没几分钟,电梯一响,门开了。李睿并没刻意抬头看来人是谁,只捏着手机玩耍,余光却瞥见,来人正是那高胖男人。

    这男人也没看李睿,往左一拐,沿着走廊往深处走去。李睿偷偷跟过去,遥遥望着,见那男人走到某个房间门口敲了敲门,随后走了进去。李睿快步过去,记住这个房间号,然后回到电梯厅,给岳父刘树春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电话接通后,李睿不等刘树春说话,急促的说道:“爸,你跟妈赶紧来一趟吧,丽萍出事了,她晕倒了。”刘树春一听就急了,道:“晕倒了?怎么回事?在哪?”李睿说:“就在五四路的阳光酒店,她跟客户谈生意,结果脚下滑倒就给晕倒了,怎么也叫不醒,你们快过来吧。”刘树春不高兴的道:“糊涂,你怎么不先打急救电话呢?”李睿说:“我打了呀,你们也快来吧。”刘树春叹道:“唉,好吧,我这就跟你妈过去。”李睿说:“您可千万快点,打车过来吧。”刘树春没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李睿暗忖,这几日刘丽萍每天回家都很晚,今晚上跟情夫在一起开房,估计更不会早回去,正便宜自己用这个计策。哼哼,过会儿可有好看的啦。

    他阴恻恻的笑了几声,坐电梯下楼来到外面,拉开袁晶晶的车门说:“不好意思,耽误你时间了。我留下来还有点事,你先走吧。”说完拿起自己那两个公文包。袁晶晶很好奇的问:“你到底在搞什么?神神秘秘的?”李睿说:“我家里出了点事情,就不说了,省得你嘲笑我。”袁晶晶撇撇嘴,道:“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嘲笑你了吗?”李睿默然,半响惨笑道:“你到底急不急回家?”袁晶晶说:“关你什么事?”李睿自我解嘲的说:“那你就再等我会儿,我过会儿可能需要人安慰呢。”袁晶晶嗤笑道:“让我安慰你?做梦吧你!哼哼,这么看你是要倒霉了?那我可得留下来看看你的笑话。”李睿便又把公文包放下,道:“那你等我吧,我先谢谢你。”

    李睿的家、刘丽萍的家还有市水利局都在市北区,而市北区统共也没多大。刘树春夫妻又是打车过来,因此很快就到了。李睿迎上他俩,继续撒谎引着他俩走进酒店,来到四层刘丽萍跟情夫开房的那个房间门口。

    房门紧闭,刘树春一看就知情况不对,冷着脸问李睿:“到底怎么回事?丽萍不是晕倒了吗?人呢?”李睿也冷着脸说:“里面的客户怕出丑,又把她抱回屋里了。”刘树春闻言脸色变幻不定,半响没说一个字。

    冯爱花忧女情急,也没多想,上去就敲门,喊叫道:“丽……”李睿上前一把将她扯了回来,道:“我来敲门。”说完边敲门边道:“开门,里面的人开门!”

    敲了一阵,门内有个粗壮的男子声音叫道:“谁啊?”李睿彬彬有礼的说:“客房部经理,先生您驾驶的是不是一辆黑色奔驰,车牌是南CA八八八八?”那人不高兴的叫道:“是啊,怎么啦?”李睿说:“您的车被人倒车的时候给撞了,您还是赶紧下去瞧瞧吧。”那人吃了一惊,骂道:“艹***,谁他妈开车这么没谱,抓着那个孙子了没?”说完已经开了门,露出一道门缝,看着外面的李睿。

    李睿等的就是他开门这一刻,早就憋足了力气,猛地抬起右腿一脚蹬了上去。这一脚劲头奇大无比,将门踹得大开不说,还把那个男人撞倒在地。那男人哎哟叫着倒在地上,身上只穿着一件小裤头。

    李睿也不理会,对刘树春说:“你进去看看就明白了。”刘树春五十多岁的人了,什么没见过,只看到门里这男人的样子就已明白几分,阴沉着脸对冯爱花说:“你进去看看。”

    冯爱花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愣愣的迈步走进去。那男人瞧见门口站着三位,有老有壮,心下发虚,竟然不敢阻拦,只是爬起来往里面跑,似乎是想穿上衣服。

    冯爱花进去没一会儿就叫道:“咦,丽萍,你这不是没晕倒吗?”

    李睿气得差点没笑出来,脑残,这冯爱花怎么这么脑残呢,也怪不得她生下刘丽萍这样无耻无赖的女人。

    刘丽萍惊讶的叫声也随后响起:“啊……妈,你……你怎么来了?你……”冯爱花说:“小睿说你晕倒了,叫我们赶紧过来看看,你……你这不好好的吗?”刘丽萍震惊不已,叫道:“啊,李……他……他也来了?”冯爱花说:“是啊,他就在门口啊,你……你在被窝里钻着干什么?”

    李睿看向刘树春,道:“你不进去看看?”刘树春沉着一张老脸,看着地上,也不说话。李睿说:“我早就发现她跟人通奸,但一直没有证据。今天算是堵了个正着吧?可我还是怕她跟我耍赖耍混,因此撒谎骗你二老过来做个见证。我对你们撒谎,实在是对不住,可是这也没办法。好了,我就说这么多,回头我跟她打离婚,希望你们别反对。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迈步就走。刘树春叫道:“小睿……”李睿说:“还有什么说的?”刘树春无奈的说:“这事是她对不起你,可是你先别冲动……”李睿冷笑一声,道:“我冲动了吗?你没看我很冷静吗?”说完再不停留,甩开大步走了。

    背后传来刘树春长长的叹息声。

    回到袁晶晶车里,李睿长长出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好了,解脱了,彻底解脱了。”袁晶晶纳闷的问:“什么彻底解脱了?你刚才迎的那两位是谁?”李睿笑着说:“晶晶,你跟你老公幸福吗?”袁晶晶沉下脸,蛮横的道:“我问你呢,你少管我。”李睿说:“你要是跟老公不幸福,干脆也离婚,咱俩凑一对得了。”袁晶晶吃了一惊,道:“怎么,你跟你老婆离婚了?”李睿说:“暂时没有,不过也快了,也就是这几天的事。”袁晶晶说:“为什么呀?”李睿冷笑道:“她不守妇道。”袁晶晶愣住了。李睿看着她说:“怎么,你不嘲笑我吗?我帽子都绿了,你不正好狠狠的嘲讽我一顿?”袁晶晶神情肃穆的说:“她为什么出轨啊?”李睿说:“嫌我穷,嫌我不会赚大钱给她花,嫌我没本事……”

    袁晶晶说:“可我听办公室的人说,你对她不是挺好的吗?听说你自己都不舍得买车开,却攒钱给她买了一辆车?”李睿闻言眼圈红了,自嘲道:“所以我觉得我傻比,我是世界上头号大傻蛋。”袁晶晶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有些女人不能惯的。你对她越好,她反而越觉得你亏她的欠她的。”李睿说:“你说的没错。”袁晶晶又说:“那就离婚吧,这种女人不能要。离了再挑一个好的贤惠的你满意的,反正这世界上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李睿神情落寞的说:“嗯,马上就离。”

    袁晶晶看了他两眼,说:“你知道做公务员最幸福的三件事是什么吗?”李睿说:“知道,怎么不知道?升官发财死老婆嘛。”袁晶晶说:“你现在不就是这样?升官了,升得又快又高;老婆虽然没死,离完婚也就等于死了;至于发财,当了市委书记的秘书还愁钱吗?多好啊,跟以前相比就是云泥之别啊。所以你应该高兴才对。”李睿苦笑道:“谢谢你安慰我,我其实挺高兴的,因为终于可以摆脱她了。你不知道,这个女人实在太……算了,不说了。唉,我高兴不起来啊,虽说以后日子很不错,可一想到被人戴了帽子……”袁晶晶冷冷的说:“你被人戴了帽子不爽,可你怎么不想想你给别人戴帽子的时候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