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传说中的泼妇

作者:山间老寺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睿笑道:“好家伙,这就是传说中的泼妇吗?”袁晶晶冷冷的道:“你再纠缠我,我就不只泼水了,我用这茶杯砸你。”李睿冷笑道:“是吗?你又不是没有砸过。还记得嘛,在仙女度假山庄那天晚上,咱俩……”袁晶晶恼羞不已,叫道:“闭嘴,混蛋,你给我闭嘴,再说我就杀了你。”李睿笑道:“晶晶,你消消气,都过去的事了呢,你怎么还记得?我告诉你啊,今天你就是砸死我,我也要请你吃这顿饭。”袁晶晶冷冰冰的说:“没见过你这么恶心的人,我都说不吃了,你还死皮赖脸。我懒得理你,我要下班了,你跟空气说话吧。”说完拿起旁边的包,从桌子里绕出来走向门口。

    李睿带笑看着她,只等她走过自己的时候,这才忽然出手,拉住她的手臂,将她拽了过来。袁晶晶没想到他会忽然出手,又惊又吓之下,脚下不稳,身子一个趔趄,倒在了他怀里。李睿趁机抱紧了她,袁晶晶脸色大变,一边挣扎一边叫道:“混蛋,你又来……放开我……”李睿低声道:“你叫吧,你叫得声音越大,招来的人越多,看到我抱着你,你想想你明天怎么上班吧。”袁晶晶果然不敢再大声叫,一时间愣在那。

    温香软玉抱满怀,何况又曾有过夫妻之实,此时李睿再度将她抱紧,很容易就心猿意马起来,也忘了这是什么所在,凑嘴过去就在她雪白俏美的脸蛋上亲了一口,但觉她小脸香喷喷的,只爽到天上去了。这一口亲得袁晶晶四肢酸软,一点挣扎反抗的力气都没了,嘴里叫着:“流氓……无耻,你……你敢……”李睿早知道她色厉内荏,亲过这一口后,也不停歇,就在她脸上亲吻起来。袁晶晶又惊又怕,脑袋发懵,喝骂声也停止了。

    还好,李睿不是真正的禽兽狼色,在感觉怀里这位美女冤家已经被自己驯服后,便没再放肆,在她耳畔柔声说道:“好晶晶,我真心实意请你吃饭,你答应我好不好?”说来也怪,袁晶晶好似有受虐倾向似的,刚才还满口坚拒甚至为此翻脸,现下却乖顺的如同一只小兔,微微颔首表示答应,之后长长呼出几口气,好像溺水的人获救一般。

    李睿将她扶起身,凝目望去,她脸上布满了红晕,在夕阳的映射下娇艳不可方物,心中便怦然一动,心说她可真美。

    袁晶晶愣了会儿,低头看看自己衣物,稍加整理,抬头看向他,眼神中全是恨意。李睿无奈的说:“你别怪我,我也没办法。你这个人吃硬不吃软,我只能用此下策。”袁晶晶咬咬牙,阴森森的说:“姓李的,你……你这是第二次欺负我了,你再敢这样,我就是豁出去不要脸了,也要弄死你。”李睿说:“你说错了,我没欺负你。我就是拉住你跟你说话而已,是你自己不小心扑到我怀里……唉,算了,都过去了,就不说了。走吧,我请你吃饭。”袁晶晶转过脸怒道:“我不吃!我都让你气饱了,还吃个屁。”李睿说:“先别气恼,我有好消息告诉你。或许你听了就不会生气了。”

    袁晶晶怔了下,忽然侧头听了听门口,紧跟着连走两大步过去,抓住门把手猛地拉开来。

    李睿还纳闷呢,正聊着呢,她怎么忽然去拉门,这是要趁机逃走?那也用不着这么用力的拉门啊,眼前黑影一闪,从外面已经扑进一个人来。这人正偎在门上,袁晶晶猛地将门拉开,她一下子收不住身,跌跌撞撞的扑进来,摔倒在地上。

    等看清这人的面目,李睿吃了一惊,心里骂道,靠,又是这个老娘们?

    跌进门来的是防汛办副主任之一张锦芳。

    李睿心中记忆犹新,上次在双河县抢险救灾的时候,在帐篷里跟袁晶晶说话,这位张副主任就曾经在外面偷听,被袁晶晶训斥过。这才刚刚几天过去,这位大姐故态重萌,居然又来听墙根。更可气的是,这一次居然是在袁晶晶的办公室门口偷听,这可犯了官场大忌。刚要狠狠损她一回,却想到自己刚才跟袁晶晶的对话与亲热言语,若是都被她听了去,那自己二人可就惨了。尤其是自己,刚刚成为宋朝阳的秘书,若是此时传出绯闻,那可就彻底玩完了。想到这,后背已经吓出了一层冷汗,心思电转,急寻对策,哪里还敢训斥张锦芳。

    袁晶晶显然没他那么多顾虑,看着扑倒在地一脸尴尬的张锦芳,冷冷的说:“张主任,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你有完没完?”张锦芳极其尴尬,脸皮涨红,居然忘了从地上爬起来。袁晶晶不无讽刺的说:“你想知道什么,直接问我就行了,躲在门口偷听被别人看到的话,你的脸往哪放?”

    张锦芳面色急变,一瞬间变了少说有三种颜色,忽的从地上爬起来,冷笑道:“说我不要脸,那你们呢?”说完用手指指袁晶晶,又指指李睿,鄙夷的说道:“你们两个,一个有夫之妇,一个有妇之夫,想不到啊想不到,居然躲在办公室里偷偷亲热。好啊,竟然还有脸说我,哼……”

    李睿吓得心思一沉,如若落入万丈深渊,暗道一声苦也,看来刚才自己跟袁晶晶的说话都被她听了去。

    袁晶晶在这当儿却非常镇静,冷淡的说:“张主任,说话要负责任,没有证据就乱说乱讲,小心我告你诽谤。你曾经跟我不错,也知道我家里的背景。真要是闹大了,你会怎么样,你心里清楚。”张锦芳愣了下,哼道:“你威胁我吗?你是家大势大,有个很厉害的公公,你公公会帮着你没错,可那也要分什么事,要是听说你跟别的男人亲热,你说他还会帮你吗?”袁晶晶依旧淡淡的说:“好啊,那你就去跟他说吧,现在就去。哼,咱们防汛办连带整个水利局,谁不知道我跟这个姓李的不对眼?你说我跟他亲热,谁会信?切,人头猪脑!”张锦芳怔住了。

    李睿忙跟着说:“就是,张副主任,你刚才是不是听差了?我今天是来还钱给袁主任,你怎么听成是两个人亲热了?袁主任恨我入骨,怎么会跟我亲热?她会看得上我?”张锦芳闻言看向他,脸色犹疑不定。李睿又鄙夷的说:“不是我说你,多大的人了,又是副主任,怎么能干这种卑鄙无耻下流肮脏的事情呢?居然躲在门上偷听,你是真不要脸啊!”张锦芳听到这话气得脸皮颤抖,瞪了他一眼,又转脸看向袁晶晶,却没说什么,气呼呼的转身走了。

    等她去得久了,李睿这才长长松了口气,再看袁晶晶,也是如释重负的样子。

    李睿叹道:“好险,差点吓死我!”袁晶晶也不说话,忽然抬腿狠狠踢了他一脚。李睿吃痛,刚要大怒,想了想,却又笑起来。袁晶晶冷森森的说:“你还有脸笑?”李睿还是笑,也不说话。袁晶晶怒道:“你怎么那么无耻啊?你刚才欺负我都被她听了去啦,还笑,笑你个脑袋呀!”李睿说:“这你怪我?我刚才抱你亲你,又不会发出什么声音,你倒好,又喊又叫,傻子听到都会知道咱俩在干什么。所以啊,要怪,还是怪你自己。”袁晶晶更恼,抬腿又踢向他。李睿忙躲开去,笑道:“你属驴的呀,怎么总是尥蹶子?”袁晶晶恨恨的说:“我踢死你都不解气。今天这事要是让她传出去,你我都别做人了。”李睿说:“你刚才说得都对,她没证据。何况咱俩又一直不对眼,这是公认的,她就算往外传也没人信。她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她刚才很无奈。啊,我也真服了你,第六感怎么那么强?我都没感觉呢,你就已经知道她在门口偷听了。还是你厉害,佩服佩服,怪不得你年纪轻轻就能当主任。”

    袁晶晶骂道:“你给我滚蛋,现在就给我滚!”李睿大喇喇的说:“行了,都是自己人,说这个有意思吗?走吧,该去吃饭了,我请你。”袁晶晶气得都快疯了,道:“谁跟你是自己人,你不要太无耻……”李睿说:“正好上次吃饭,你没吃好就走了,今晚上我单独请你吃次好的。我还有件事要告诉你呢。”袁晶晶没好气的说:“你能有什么事告诉我?我没兴趣,免谈。我要下班了,再见。”

    李睿说:“我说了你就有兴趣了。”袁晶晶正要迈步,闻言又停下,犹疑不定的看着他。李睿趁机说:“吃饭的时候就告诉你,如果你没兴趣,我自己抽自己一个嘴巴。”袁晶晶大为不解,冷笑道:“好,这可是你说的。我就等着你抽自己嘴巴了。”李睿笑道:“好啊,你看看你能等到吗?”袁晶晶横他一眼,说:“就去西边五四路上那个蜀风园吧。那边僻静,你先去,我随后就到。”

    李睿很开心的走出大楼,骑上电动车赶往蜀风园,路上给家里去了个电话,告诉老爸李建民自己晚上不回去吃了。放回手机后,想起刚才在袁晶晶办公室里发生的那一幕幕,心中兀自又怕又喜,只盼那张锦芳自知没有证据,不会对外乱讲乱传,否则的话,自己的名声多多少少都会受到影响,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蜀风园,从名字上就能看得出来,这是一家以川菜口味为主的饭店,以园为名,也说明了这家饭店的雅致。事实上也是如此,这座饭店装修装饰都很古典秀雅,行走其中,有一种置身于古典园林的感觉。李睿赶到以后,进去要了靠门一侧最角落的桌位,坐下以后,也不点菜,坐等袁晶晶的到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