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11章:负责人

作者:山间老寺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玉兰看她穿得光鲜富态,应该是从市里来的李睿得罪的那个上司,便走过来说道:“同志你好,我是九坡镇党委副书记李玉兰,也是西山村抢险救灾的负责人,贵单位的李睿同志非常好,来到我们西山村以后,第一时间就投入到抢险救灾第一线,从昨晚到现在,他一直没合过眼……”

    听完李玉兰的说话,张锦芳不可思议的看向李睿,道:“你从昨晚上到现在还没睡觉?”李睿点点头,打了个哈欠。张锦芳心想,那你也是活该,谁让你得罪了大领导?想了想,也没什么可挑剔的,只得悻悻的转身回了镇里。

    回到镇里,张锦芳第一时间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汇报给了仍在市里的袁晶晶。袁晶晶听后沉默不语。张锦芳又说:“他身边有个美女,自称是这里的镇委副书记,也不知道真假。不过她主动为李睿说好话,看那样子,莫不是两人有一腿?我把他派到西山村是想收拾他,可别给他带来桃花运。”袁晶晶冷冷的说:“别胡说。他昨天下午刚赶过去,这才一天一夜不到,怎么可能乱搞。”张锦芳道:“嘿,那可说不定呢,这成年男女都是烈火干柴,一碰就着啊。那小子长得也不错……”袁晶晶听得烦闷,道:“好了,还有别的事吗?没有别的就挂掉吧。”张锦芳问:“那我还用再过去看他吗?你不知道,村里路太难走了,到处都是泥……”袁晶晶道:“那就别去了。”说完挂了电话。

    张锦芳刚走不久,李睿就受伤了。当时他两手撑着袋口,李玉兰用铁锨铲土往里倒,结果不小心滑到他手上,滑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李玉兰一下子就吓傻了,扔掉铁锨,凑过来看。

    这道伤口长有三四厘米,但是不深,只是血流的不少,令人看上去胆战心惊。李睿见李玉兰紧张,安慰她道:“没事,我随身带着创可贴呢。”李玉兰说:“这么长的伤口用创可贴怎么盖得住?我带你去村卫生所吧……”说到这,她眼珠转了转,狡黠的说道:“正好你也该休息了,这回受伤也算个机会。我带你包扎好了,你就在帐篷里躺着休息去,谁也没法说什么。嘿嘿。”

    这种话都说的出来,足以表明两人的亲密关系。

    李睿见张锦芳走了,短时间内不会再来,自己也该休息一下了,便点头答应。

    村卫生所就在村小学旁边,李玉兰带着李睿赶过去,请大夫消毒上药好好包扎起来,又带他回到小学操场上,暂时找不到空帐篷,就让他到自己的帐篷里睡上一觉。李睿非常感动,谢了她一回,在帐篷内淡淡幽香的笼罩下沉沉睡了过去。

    李睿这一觉睡到了晚上,要不是李玉兰叫他起来吃饭,他还要一直睡下去。

    晚饭居然异常丰盛,主食是米饭,菜有排骨有炒菜,油光滑腻,香喷喷的,让李睿一下子就有了食欲,可当看到盛着饭菜的是个打包塑化饭盒的时候,又想到李玉兰亲自把饭送到帐篷里面,心中就明白了,这不是之前的工作餐了。问道:“这饭菜是哪来的?”李玉兰道:“你管呢,反正在你手里了,你就吃呗。”李睿试探着问道:“这是你给我开的小灶?”李玉兰呵呵笑出声来,道:“这不是废话吗?要不然你还得继续吃方便面。这是我从镇里饭店买来的,我不小心伤到你,这也算是给你赔礼道歉吧。你流了不少血,也该补充营养。快吃吧,不然就凉了。”

    李睿心中又是一股热流涌过,多好的女人啊,自己真是运气好,能跟她搭伴工作,没再多说什么,低头就吃,吃了两口之后,猛然想到一件事,抬头看着她问道:“你呢?你吃了吗?”李玉兰说:“你就别管我了,我吃得少,随便垫吧两口就饱了。”李睿说:“你的饭盒呢,拿过来,我分给你点,我胃口也不强,吃得不多。”李玉兰说:“胡说,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这点都吃不下?”李睿苦笑道:“我是真的吃不下。我很少这么剧烈劳动过,在市局就是整天坐办公室,没什么消耗体力的工作,因此胃口就变小了。”李玉兰似信非信的看着他,道:“你就吃吧,你吃不完剩下再说。”

    李睿没办法,只能先吃起来,不过留着一小半的饭菜没动。李玉兰就一直看着他吃。帐篷里映着外面操场上架设的高瓦数白炽灯射下的光线,昏昏黄黄,给人一种梦境的感觉。李睿吃到一半,抬眼看向李玉兰,发现她正呆呆的看着自己,微微愣住。两人对视几眼,李玉兰羞赧的笑了笑,道:“快吃吧,我知道你还没吃饱呢。”李睿对她笑笑,又吃了几口,放下筷子,道:“我不吃了,你吃吧,那一半饭菜我没动,你拨到你饭盒里吃。”李玉兰一把抄起他的筷子,道:“不用那么麻烦。”说完端起饭来吃。

    李睿惊愕不已,心中又有几分欢喜,这女人居然如此爽利大方,根本不在乎那筷子是自己用过的,要知道自己老婆刘丽萍都没这种亲昵劲头。这女人是真好啊,可惜,不是自己老婆。

    李玉兰吃得很香,李睿看了一会儿她的吃相,问道:“你有孩子了吧?”李玉兰说:“嗯,五岁多了,你呢?”李睿心下黯然,摇头道:“还没。”李玉兰说:“那你结婚了吧?”李睿点头。李玉兰又说:“该要了,孩子还是早要的好。早晚都是养,年轻的时候养孩子没压力。”李睿心说,你以为我不想要吗?

    李玉兰匆匆吃完,将饭盒收到袋子里,道:“你今晚继续休息,就别干活了。”李睿嗯了一声。李玉兰又说:“你就在这里睡,我去另外找个帐篷。”李睿说:“那怎么好意思?”李玉兰笑道:“你跟我还客气什么?”李睿见她灯下嫣然笑语,甜美绝伦,心中怦然一动,道:“好,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李玉兰说:“本来就是。好啦,你休息吧,我走了。”李睿有些舍不得她,道:“我睡了一下午,怕是晚上睡不着呢。”李玉兰想了想说:“那我晚点回来看看你,你要是睡不着,我就陪你聊两句。”李睿大喜,脸上却只是微笑,道:“好,你也别太累,毕竟是女人……”

    操场上堆满了帐篷,里面住的都是西山村的村民。老人孩子妇女加起来数百人,乱哄哄的,即使到了午夜,也是嗡嗡的不得安静。神经稍差一些的根本就睡不着。不过,这也有好处,方便了李睿与李玉兰私聊,不用担心被外面的人听到。

    晚上十一点多,李玉兰终于停下来,猫腰钻入李睿的帐篷,两人对坐闲聊起来。

    两人年纪相差不多,又勉强都算是官场中人,因此拥有不少共同话题。两人从工作谈到官场,又从官场聊到彼此的家庭生活,再说起爱好与梦想,越说越亲近,到后来已经有相见恨晚之意。彼此互相留了手机号码,自然是期待此次救灾之后的再次见面。

    一直聊到夜里一点多,李玉兰这才离去。李睿虽然意犹未尽,可总不能让她留下来共宿,只能怏怏不乐的睡过去。睡下有一阵,身上忽然有什么动静,他睁眼瞧去,却是李玉兰正在往自己身上盖毯子,又惊又喜,一轱辘爬起身来。

    李玉兰忙给他做出一个嘘的动作,低声道:“都睡着了,你也别说话了。山里晚上凉,我给你多加条毯子。”李睿感动的都要流泪了,曾几何时,就连老婆刘丽萍都没有如此照顾过自己,想不到,在这偏僻的小山村里,一个相识不过一日一夜的女人却对自己这般好,喉头有几分哽咽,已经是说不出话来。李玉兰对他笑笑,低声道:“好了,快睡吧,我回去了啊。”说完转身出了帐篷。

    李睿一夜无眠。

    次日早上,李睿又加入了劳动队列,坚持干了一白天外加小半夜,尽管费力又辛苦,但旁边有李玉兰陪着,因此心情一直极好。他想,这次被袁晶晶穿小鞋,想不到因祸得福,却认识了李玉兰这么好的女人。有她在旁,别说干上两天两夜,就算一辈子在这里干活儿也值得啊。

    李睿在西山村救灾的第三天,袁晶晶过来找他了。

    当袁晶晶带着张锦芳赶到西山村找到他的时候,两人几乎都认不出他来了:浑身上下全是泥巴,白色的衬衣已经成了泥质盔甲,头发沾着泥巴草根,皱巴巴的一团,比老鼠窝还脏,脸上全是泥点子,脸色虚黄,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如同乞丐似的缩在一顶破旧的草绿色帐篷里面,正在呼呼大睡。

    袁晶晶愕然看着这个“乞丐”,打量半响,看向张锦芳问道:“他是李睿?”张锦芳也傻了,点点头,道:“应该……就……就是他。”

    袁晶晶脸色诧然,她可从没想过,短短数日的抢险救灾,就把一个结实英俊的小伙子累成了这副德行,自己下手是不是太狠了点?可转念一想,这算狠?他姥姥的这畜牲可是把自己强暴了,自己没弄死他就是便宜他了,这点小小的惩罚算什么?心中暗哼一声,叫道:“李睿,醒醒,李睿,快醒醒。”

    李睿如若不觉,依旧在沉睡。

    张锦芳见李睿居然连主任的召唤都听不到,又惊又气,忽的抬起右腿狠狠踢了李睿一脚,叫道:“李睿,你给我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