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8章:吉利熊猫车

作者:山间老寺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着刘丽萍还在往嘴上涂抹鲜艳的唇彩,李睿愤怒之余忽的心里一动,她打扮得如此花枝招展,是为了什么?可能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但绝对不是为了穿给自己看的。自己这个老公在她眼里,还不如她那辆吉利熊猫车重要。

    他想到这个关键,目光从刘丽萍那火辣辣的黑丝大腿上移开,瞥见了她放在床上敞着口的坤包。这坤包的牌子好像叫什么“扣赤”,据说是她老板去美国的时候帮她代购回来的,光这个包就要两千多。刘丽萍买这个包的时候,李睿非常肉疼,可是家里钱不在他手里掌握着,他也无可奈何。

    现在这个包敞着口儿,微微倾斜,李睿站在门口正好能一眼望进去。他本来只是随意一瞥,哪知道目光钻到里面,却看到了一个令他心头大跳的东西。

    李睿瞬间就不能保持冷静了,大步走过去,左手拎起那个“扣赤”包,右手进去一掏,就把那玩意掏了出来,猛地往梳妆台的镜子上面一甩,质问道:“这是什么?”刘丽萍目光触及跌落在桌子上那玩意,身子一僵,很快继续涂抹唇彩,嘴里淡淡的道:“安全套呗,有什么大不了的?”李睿冷冷的问:“你把安全套放包里干什么?”刘丽萍大咧咧的说:“我买的啊。”李睿又一次发问:“你买它干什么?”刘丽萍还是那副无所谓的语气:“买来用啊。”李睿咬了咬牙,继续发问:“家里的还没用完,你又买它干什么?”刘丽萍说:“打折便宜,我就买了存着,你看我多会省钱过日子啊。”李睿暗哼一声,问道:“我好像还从没见过安全套可以一个一个买的。”刘丽萍说:“我买的零售的,散装的。”李睿再也忍不住怒火,骂道:“滚你妈的,杜蕾斯有他妈散装零售的吗?”

    刘丽萍也怒了,骂道:“姓李的,你骂谁呢?你他妈有病吧,回来什么也不干就先折腾我?我他妈一天到晚累死累活的给家里赚钱我容易吗我……”李睿一摆手打断她道:“你少他妈给我左顾言他。我就问你,杜蕾斯什么时候有零售的了?”刘丽萍骂道:“我他妈从成人用品店里买的假冒伪劣的行不行?你他妈有病吧?你管我怎么买的呢?”李睿道:“好,你说从成人店里买的假货,而且是打折便宜,那你干吗只买一个?”刘丽萍脸色涨红,怒睁双目骂道:“姓李的,你这出差一趟回来是不是吃错药了啊?还是让疯狗咬了?你跟我发什么狂犬病啊?我哪又惹着你了?”李睿说:“你先别给我废话。今天你先给我把这事交代清楚了。我再问你一遍,既然打折便宜,你干吗只买一个?你不是最厌恶买安全套的吗,怎么会主动去买?”刘丽萍气得口角哆嗦,却说不出话来,目光还有几分闪躲,不敢直视李睿的目光。

    李睿看到这一幕,心头一阵冰凉,这个贱人,不会是给自己戴帽子了吧?***,若果真如此,将她千刀万剐也不解气啊。

    刘丽萍忽然把包拎起来,拉上拉链,迈步就走,嘴里嘀咕道:“懒得理你!”李睿眼疾手快,伸手拉住她的手臂,猛地往里面一搡。哪知道暴怒之下出手没轻没重,这一下力气使大了,不仅把刘丽萍扯了回去,还把她搡得倒退几步,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咚”的一声,后脑勺撞到梳妆台上面。

    刘丽萍立时发出一声痛呼,嘴里不干不净的骂道:“李睿你他妈什么玩意?你个狗比窝囊废,狗屁能耐没有,就他妈知道欺负人。你还敢打我,真是反了天了,这日子***过不了了,我要跟你离婚,我要去法院告你家庭暴力……”李睿见她撒泼,肚子里的怒气反而消散了不少,冷笑两声,道:“离婚,行啊,我同意,但就算是离婚,你今天也要给我说清楚这个安全套的事。”刘丽萍骂道:“说你妈比,你他妈给我滚蛋……”李睿脸色一沉,迈步过去,弯下腰就是一个嘴巴。

    这还是两人结婚多年来他第一次打她。

    “啪”的一声脆响,刘丽萍立时哭天抹地的哇哇大哭起来,嘴里骂骂咧咧,除了脏话没别的。

    李建民听到声音走进卧室,用虚弱衰老的语气说道:“你们两口子这是干嘛呢?丽萍怎么在地上呢?小睿,你干吗呢?你不是打丽萍了吧?”说完忙走过来,去搀刘丽萍。

    李睿拦住他,道:“爸,今天这事你别管。她要不给我说个清楚,我跟她没完。我现在杀了她的心都有。”刘丽萍叫道:“你杀我啊,你杀我啊,厨房就有菜刀,你砍死我吧。我早他妈不想活了,跟着你这个窝囊废一点享受不了,还天天干这干那,我早不想活了……”李睿气得几乎要大笑出来,她刘丽萍真是有脸啊,这种话居然都说得出来,自从她过门以后,就连她自己的内裤袜子都不洗的,何况是干家务?她脑子里不知道都是什么填充的,这种昧着良心的话都能说出来。

    李建民将李睿推开,扶起刘丽萍,劝道:“有话好好说,别又打又骂的,给邻居听到了笑话。”刘丽萍冷笑道:“笑话?你们李家还怕人笑话吗?狗屁本事没有,穷得跟二五八万似的,被人笑话了那么多年,还没习惯吗?”李睿听她说得太不像话,抬手又想打她。刘丽萍怒视着他,抬起下巴来叫嚣道:“打啊,你打呀,你真是本事大了,出去一趟回来敢打我了。”

    李建民忙推开李睿,扶着刘丽萍往外走。刘丽萍却一把将他推开,拿起坤包,迈步就走,一边抹眼泪一边怒道:“这日子没法过了,姓李的,你他妈等着离婚吧。”李睿叫道:“离就离,我巴不得!我怕你?!”李建民忙拍他一下,示意他别再废话,自己追了出去。

    李建民很显然没有拦住刘丽萍,楼下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随后轰隆一声,自然是离去了。

    李建民回来叹道:“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啊,好好说呗,干吗又打人又骂人的,你这不是给自己添堵吗?”李睿坚定而冷静的说:“爸,这事你别管。我早受够了,是解脱的时候了。”

    李睿回到卧室把门关上,在床上生闷气,猛地心头一动,拉开衣柜,找到右下角落。那里是他放安全套的固定地点。凝目望去,那里还有一盒温馨装的杜蕾斯,好像还是半年前买的呢,到现在也没用完。他冷笑两声,打开盒子,倒出里面所有的套子数了数,还剩九个,其中四个双的一个单的。看到这套子的包装颜色,再回头看看梳妆台上那只,他什么都明白了。

    “这个贱人,居然当面扯谎是从外面成人店里买的,靠,这他妈明明是从家里拿的。她从家里拿这玩意干嘛?难道是白送身子给人家玩还不过瘾,还要贴补家里的安全套?我擦他妈!”

    李睿想到这,暴跳如雷,恨不得现在就把刘丽萍抓回来,把她活活打死。

    好久好久,他怒火才平息下来,无力的把自己仰面摔倒在床上,脑袋里乱浆浆的,一想事情脑仁就疼。忽的,他又坐起来,仔细回忆,那盒安全套自从买了之后,好像就用了一次。大盒装的一盒是十二只,自己用过一只,应该剩下十一只。现在家里边盒里的那些加上被自己截获的那只,一共是十只,也就是说,她已经用过一只了。她自己当然用不了,必然是跟别的男人用的……想到这,他几乎已经看到自己头上那顶油花花的绿帽子,气得脑浆几欲迸裂出来!他马了隔壁的,要不是老子今天截获这一只,老子头上帽子的颜色又深一层,我草!

    中午父子俩坐在一起闷闷的吃了饭,吃过饭,李睿问了问老爸自己不在家这些天都怎么吃的饭。李建民说,都是自己做的,刘丽萍从来没在家里吃过一回。至此,李睿算是彻底把刘丽萍恨到了骨子里,一个既不知道孝顺公公,又不知道疼爱老公,还很有可能红杏出墙的媳妇,留着她还有什么用?这婚,必须要离了!拖得越久,自己头顶上的帽子颜色越深,李家损失也越大!

    洗过澡又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经过深思熟虑,李睿给刘丽萍拨去了电话。刘丽萍一直拖着不接,等他打第二次的时候才勉强接了。李睿心中暗暗冷笑,这位大小姐一定以为自己打这个电话是赔礼道歉来了,居然还端着架子,好像她真受了莫大委屈似的。他***老子没打死你就是好的了。

    李睿开口就一句话:“你赶紧给我回来办离婚。”说完不等她说话,直接就挂了。这么做了以后,他心中涌起一丝快意,心想,以后不论什么时候不论是谁提起来这件事来,都是我李睿先提出来的离婚,占据了主动,也省得她刘丽萍拿这个说事,说是她踹了我李睿。

    话说起来很轻松,但回想两人从认识到结婚以来的点点滴滴,李睿还是忍不住的伤感。人都是有感情的,她刘丽萍身上缺点再多,但两人毕竟曾经相爱过,在一张床上躺了那么多年,这说离婚就离婚,谁也接受不了。可是想到那只邪恶的安全套,再想到刘丽萍那漏洞百出的谎言,他咬咬牙,心又狠了。

    下午一点半,李睿赶到水利局上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