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64章 :急死她个小婊砸

作者:安小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柠要是嫁给我就好了。”顾北城说,“嫁给靳倾言,真是委屈她了,嫁给我多好,我愿意为她放弃整片森林。”

    顾父顾母:“……”

    ——

    安小柠刚换了一身衣服,听眉洋洋的话,她抬头,“真的割腕了?”

    “我刚端茶上来听到姐夫的手下亲自向他这么汇报的。”

    安小柠去洗手间洗漱完毕,然后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这才说,“本来他都不打算追究池瑞儿的责任,现在这么一出闹出来,他更是会心疼吧,真是妻子不如小妾,家花不如野草,洋洋,你记住,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钱,千万不要做依附男人的黄脸婆,这样,活得才有底气,才有尊严,这样的你,即便以后离婚,也理直气壮。”

    “姐,你要跟姐夫离婚?”

    她边化妆边说,“现在还没这个打算,毕竟直接给那个小贱人腾位子,我还不愿意,即便不拉屎,我也要占着茅坑,急死她个小婊砸。”

    眉洋洋失笑,“姐你这是什么比喻啊。”

    “离婚不离婚主动权在我手里,就看我想不想,差点害死我的命,他能不追究,我不能。”安小柠化妆化的很快,原本脸色不太好的她上了妆容之后立马变得很不一样起来。

    起身将厚厚的披肩披上,头发从披肩下捧出,端起茶水慢慢的喝着。

    “姐,我先去店里,静雯是新来的,她一个人在店里我不放心。”

    “好,一起下去,我正好要去办事,顺便送你过去。”

    吃过饭后。

    顾北城开着车载送眉洋洋到东坡街,再跟安小柠一起前往4S车店。

    “想要什么牌子的车?”顾北城扭头询问。

    “什么牌子不重要,重要的是适合我,我又喜欢,不用那么贵,太贵我也买不起。”

    他拍拍自己的胸脯,“傻妹妹,这不是有哥哥的吗?哥买了送你。”

    安小柠冲他一笑,“不了,车和房子这类的东西,我还是要自己付费,有安全感。”

    “也对,你结婚我们家可没少给你陪嫁。”他看她脖子很不舒服的模样,便停下车,伸出手从后座拿出小枕头扣在椅背的上方,让她顺势躺下,“是不是舒服了些?”

    “嗯……”没看出来,他还挺细心。

    到了4S店,安小柠样中一款法拉利红色跑车,看样子很拉风的样子,只是价格要三百万。

    看她有点心疼钱的模样,顾北城说,“你喜欢就要,如果你只是需要完全可以选择便宜的车,几十万一百多万的都可以。”

    她最后要了这辆车。

    因为真心喜欢才会心甘情愿。

    ——

    靳父和靳母早上回去便听闻张婶儿说自己的女儿等了一晚上。

    “什么事?”

    “不知道,大小姐看起来一直心神不宁的。”

    话刚说完靳倾月从楼上穿着拖鞋蹬蹬蹬的跑下来。

    “妈!”她一把搂住靳母,说不出话来。

    从未见过她这样,靳母觉得很不同寻常,便推开她问,“怎么了这是?”

    母女两个人坐下,靳倾月摇摇头,“没事,就是想你了。”

    “这孩子……”靳母拍了她一下,“我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想什么想,我们不是天天见面吗?”

    靳倾月这才问道,“我看新闻我嫂子回来了。”

    “是啊,回来了,真是虚惊一场,这事十有八九跟池瑞儿有关系,那个杀千刀的,别让我看见她。”靳母舒展了一下身子说,“刚才我跟你爸回来的时候,听闻世辛说,她割腕了,不知道这会儿抢救过来没有,最好死了她算了。”

    靳倾月难以置信的说,“你说我嫂子的事是她指示的?”

    “虽然还不敢肯定,但我觉得就是她,这件事算了,本来我打算这个月都不出门的,昨晚这一出去,心里怪不得劲的。”她冲张婶儿说,“我们还没吃饭呢。”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好。”

    靳母点头,继而看向靳倾月,“你真的死心眼的要跟那个石少川继续往来?”

    “昂,妈,我们现在已经分不开了,我要跟他在一起。”

    靳母没好气的说,“他会害死你的,我总觉得你嫂子的话很对。”

    “现在我嫂子说什么你都相信,她那么有本事,她怎么算不出自己啊,还不是让人害了去。”靳倾月摆明不相信,“妈,你这都不明白吗?说你这个月不能出门,会有什么血光之灾,这不也好好的,她就会瞎说。”

    “行了,吃饭。”靳母起身去偏庁餐桌。

    有两处台阶,上台阶的时候没事,下台阶的时候靳母突然觉得重心不稳,整个人朝侧面摔去,靳倾月惊呼,“妈!”

    只见靳母的头磕在水泥棱上,当她被靳倾月和靳父扶起来的时候,脸颊处有血滑落,伤口很小,但确实是流血了。

    靳母贴创伤贴的时候还在冲自己的女儿感叹,“你不是说你嫂子瞎说吗?”

    靳倾月哑口无言,片刻后说,“妈,你该不会是想让我相信嫂子的话,故意这样的吧?”

    “我吃饱了撑的想自己出血啊?”她重新坐在餐桌边儿,瞥了一眼台阶,“你说那台阶我走了多少年了,恨不得闭着眼都能安生的上下走,就那么两个台阶,今天真的是邪门了。”

    “有些东西我们不能怀疑,只能保持敬畏,我听说顾老爷子去世的最后几分钟,小柠算的准准的,还有你腿那事,坑蒙拐骗的能那么都说的准?”靳父如此说着,转眼对靳倾月说,“你嫂子给你的忠告你不听,有你吃亏的时候,还有以后,不许你对你嫂子不敬,听见没有?”

    靳倾月努努嘴,“知道了,爸,我给你说,我对她怎么样其实不重要,关键是我哥,我哥让池瑞儿住在维尼小区,她又跟顾北城分手了,还不能看出什么吗?”

    靳父和靳母对视一眼,随后说,“再怎么样,你哥也不会跟你嫂子离婚的,你哥跟你嫂子时间长了,等有了孩子,就会渐渐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