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63章 :你不要得寸进尺

作者:安小柠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忘记在这房子里放衣服了,改天春夏秋冬的衣服都要在这备齐,洋洋快上床躺着,我们好好的睡一觉,有什么事天亮再说。”

    “可是,姐,你不给他们打个电话报平安吗?”

    “不用,天一亮我们过去就好。”

    “成。”眉洋洋第一次跟她躺在一起,浑身拘谨,倒是安小柠搂住她说,“洋洋,姐能看出你是个啥样子的人,我们虽然认识不长,但我把你当自己人,在这儿别拘束,就跟自己家一样,快睡吧。”

    “好,姐你也快睡。”

    她应了一声,却怎么也睡不着,今晚的惊心动魄,现在想来依然心有余悸。

    不敢想,如果自己依旧是个旱鸭子,那今晚必定溺死在了河里。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多学一项本事,被人害死的几率就小一些。

    有些人一定很失望,因为她还活着。

    真好。

    ——

    七点多钟,天放晴,太阳升起。

    安小柠醒来的时候便用眉洋洋的手机给顾北城打了电话。

    “是我。”

    “小柠?”顾北城腾地站了起来,“你在哪儿?”

    “你开车到东坡路接我,别的见面再说。”她将电话挂了,穿上衣服和拖鞋和眉洋洋一起出门。

    雨后的世界就像是崭新的面孔一样,空气很清新,两个人挽着胳膊慢慢的走在路上,安小柠脸色灰白,嘴唇依旧毫无血色,气色看起来很差。

    几分钟的时间,一辆炫酷的兰博基尼出现在她们的旁边,安小柠和眉洋洋一起上了车。

    顾北城看着她,没说话,就那么看着她。

    “这么看着我作甚,开车。”

    他启动引擎,踩起油门,车子以高难度姿势调头,随后驾车离去。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买的房子在这边。”

    “知道回你的房子里,为什么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报平安,你知不知道,我们一夜未眠,担心了你一个晚上。”

    安小柠伸出手轻轻地挽住他的胳膊,“对不起,我想过,但是我想安静休息几个小时恢复元气,再好好说这件事,如果你的号码不好记,怕是今早也不能打给你。”

    “总之,你好好回来就好。”顾北城心里悬着的大石头终于落下,恼火的瞪她一眼,“臭丫头,担心死我们了。”

    她笑,“好嘛,为了补偿你,我喊你一声哥哥可好?”

    “快喊,我等着听呢!”

    “哥哥。”

    “再喊一遍,没听够。”

    “哥哥。”

    “继续喊……”

    “顾北城,你不要得寸进尺。”

    “原形毕露了,你根本不是诚心诚意的想喊我的!”

    “……”

    一路到了住宅院内。

    到客厅门口的时候,里面的众人齐齐的都站了起来,顾母看见她竟喜极而泣,“小柠啊!你真是吓死我们了!”

    安小柠上前拥抱一下她和靳母,“你们都先坐。陈姨,给我熬点粥,给大家做一顿丰盛的早餐。”

    “是,少奶奶。”陈姨赶紧去厨房,听闻她回来的靳倾言也在第一时间下了楼。

    看到她,他眼底的喜悦不是假的,嘴唇动了动,什么都没说出来,上前紧紧地抱住她。

    安小柠被他抱的快要喘不出来气,两只手垂在身体两侧,并未回应。

    顾北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们都在这呢,你还抱个没完没了了,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

    他这才松开手,安小柠没看他,转身坐在眉洋洋旁边,“我听洋洋说,那五个人抓起来了。”

    顾母说,“是抓起来了,但幕后还有主谋呢。”

    安小柠这才瞥了一眼靳倾言,“给我发短信的是你,我知道这与你无关,但是你有着无法推卸的责任,如果不是你的手机号码给我发短信,我不可能下那么大的雨出去,昨晚六点多,你在哪儿,能这么靠近你拿到你手机号码,应该不是外人,给我们说说看,昨天六点多你都见了谁。”

    靳倾言完全没料到,安小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他。

    众人闻言顿时懵了,皆看着靳倾言,他站在那里,一时间有些难以言说。

    顾北城这么聪明的人,自然明白了安小柠的意思,“池瑞儿?”

    靳母震惊,“倾言,难道真是那个小贱人干的?”

    靳倾言当然知道,如果他承认了,池瑞儿将面临着什么样的后果,他也很生气,但让池瑞儿的后半生都在牢里度过,他并不想。

    且不说池瑞儿是他最爱的女人,就凭她曾经不顾自己的生命救过他一命,他就要力保她,只希望以后她真的改良归正,不再做害人害己的事情。

    “不是。”他的话在安小柠看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她垂眸,一句话也不想再说,明知道这个答案,她就不该刚才说起。

    即便不想说,但还是追问,“那你告诉我,昨天下午六点多,你跟谁在一起?”

    “可能是采取了高科技手段盗取了我的号码,这件事不到最后,不能如此妄自下定论,一切交给警方处理吧。”

    他站在那里突然觉得很不自在,当对上安小柠的眸子时,心一惊,只见她笑眯眯的看着他,像是早已看穿了一切,只是看他如此卖弄表演。

    这种感觉糟糕极了。

    “倾言说的对,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我一定要一个结果,看来只能让警方好好调查了,毕竟这件事没有结果,不仅我不答应,数万网友也不答应,这件事让大家为我担心了,请用过早餐回去好好休息,我先上楼去换身衣服。”她站起来,朝着楼上走去。

    眉洋洋起身跑到范世辛那里,去拿了一些对嗓子管用的茶叶,便去给安小柠泡了一壶茶正准备端上去,范世辛脚步加快进来,“少爷,池小姐割腕了。”

    “现在情况怎样?”

    “那边打电话说已经送往医院抢救了,别的还未知。”

    靳倾言当即赶往医院,此时靳母心里已经了然,跟靳父也没心情再吃早餐开车回去。

    客厅里只剩下顾家人,顾母这时才开口,“池瑞儿这简直是做贼心虚的表现啊,好端端的,她自什么杀,幸好北城没娶她进门,不然,找这么一尊妖精进家门,还不翻天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