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第54章 :你敢

作者:安小柠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柠,你爷爷的嘱咐我和你干妈在他床前答应了,因为他说,即便你奶奶活着她也会答应的。”

    “我需要先请示一下我师父的意见,如果她答应,我自会同意。”安小柠凝重的说,“我明早回一趟山上。”

    顾父同意,“好。”

    “今晚我为爷爷守灵,你们明天再守。”

    顾北城启唇,“我陪你。”

    “你若愿意,就一起。”话音刚落,她那大嗓门铃声便响了起来,“老大,那家伙又来电话了!”

    顾北城神色一凝,想起每次给她打电话,都响起这串铃声,不禁有些风中凌乱。

    电话是靳倾言打来的。

    她到外面去接,靳倾言听闻她要守夜,问需不需要自己也过去,安小柠没让他来,只让他明天过来一趟就行了。

    安小柠换上盛装佩戴银饰和顾北城一起坐在柔软的垫子上,灯光透亮,门敞开着。

    “晚上吃饭了吗?”

    “还没。”

    顾北城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两个水果沙拉蛋糕递给她,“吃。”

    安小柠接过,撕开小袋就往嘴里塞。

    他目光灼灼看她吃,灯光下的容颜,分外柔和,安小柠到底是饿了,腹中空空,吃的有些急了。

    突然,顾北城伸出手将她唇边的渣抹去,说了句,“要不我去安排厨房给你做点吃的吧?”

    安小柠摆手,“不用,这俩吃完就饱了。”

    有脚步声进来,安小柠回头,只见靳倾言一袭黑色大衣进来,大衣是毛领的,身姿硕长立在了安小柠面前,绷着脸俯视着她。

    “不是说不让你来了吗?”

    “怎么说我也是你的丈夫,你的娘家人去世,我怎么能不来看看。”靳倾言抿唇瞥了一眼顾北城,“你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陪着她。”

    “这是我爷爷……”顾北城开口,“我守灵是理所应当的。”

    靳倾言于是便坐在了安小柠的另一旁,霸道的抓过她的一只手攥在手里,似乎在宣告自己的主权。

    安小柠见他举动反常,不知道他怎么了,低声说,“在这里要坐一晚上,你回去吧。”

    “你是我老婆,你在这,我一个人回家能安心睡好觉吗?”

    这话听着没什么,但仔细咀嚼他的这话,安小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曲解了他的意思,还没等她开腔,顾北城说了,“既然妹夫如此有孝心,你就别拦着了。”

    这声妹夫,顿时喊的靳倾言脸色都变了,但却是事实,容不得他反驳,憋了半天,哼了一声。

    安小柠并非单单在这里守灵,她要亲自为顾老爷子做法事,必须在今晚做才行。

    过了十二点,她便开始了,顾北城和靳倾言跪在那里磕头。

    法事结束,三个人熬到了三点多,安小柠困的不行,连打着几个哈欠后自己趴在腿上睡着了。

    靳倾言揽过她的身子,顾北城起身去拿小褥子给她盖上,晚上夜凉露重,顾北城睁着眼睛了无睡意,靳倾言纵然有些困,但看他睁着眼睛,也不想睡。

    俩人大眼瞪小眼隔着一个女人彼此看着对方。

    “以后再让我看见你爪子碰我老婆,后果自负。”

    顾北城毫不在意,当即用手碰了一下安小柠示威,“碰了又怎样?”

    “顾北城!”靳倾言咬牙喊出他的名字。

    “不用那么大声,哥哥听得见。”

    “……”

    靳倾言懒得理他,索性将头偏向一边儿。

    “这段时间不怎么见你,有些话也憋了一段时间想问问你。”顾北城抽出一支烟,歪着头用打火机点燃上,手指间升起一团烟雾,“池瑞儿和小柠,你要哪个?”

    “什么意思?”

    “别跟老子装蒜,靳倾言,你心里怎么想的,我略知一二,你让池瑞儿住进你的维尼小区,原配住在外头,这件事要是被媒体知道了,记者的笔会怎么写我可不知道。”他勾唇,“希望你可别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的事情你少管。”靳倾言声音冰冷,“也轮不到你插手。”

    “的确,你的事情我才不管,但是她的事情……”他指了一下安小柠,“我非管不可。”

    “随你。”

    安小柠原本困到不行,硬是被他俩的唇枪舌战给吵醒了,所以他们的对话她一字不漏的全听进去了,原本对顾北城真的没什么感觉的她,顿时觉得,有干哥哥或许真的不是坏事。

    俩人干瞪眼坐到了天亮,天一亮,靳倾言忍着困意陪安小柠来到了山上。

    他亲眼看见她站在一处坟前说了顾老爷子的遗愿,期许她的反应。

    “师父,你若同意就给我点指示,若是不愿意,就不要给我提示了,我都明白。”

    话音刚落,一股莫名的风起,地上的杂草泛黄树叶都被刮了起来,靳倾言保持着敬畏,在安小柠的介绍下,他以徒弟女婿的身份在坟前深深鞠了三躬。

    回去的时候,电话告知顾父可以合葬在一起,便和靳倾言一起回去补眠。

    两个人面对面,彼此的呼吸都能感受的很彻底。

    “靳倾言,我有一种预感。”安小柠闭着眼睛说,“我们的婚姻会很短暂就结束了。”

    “我不会跟你提离婚的。”

    她唇角莞尔,“你千万不要触碰到我神经的最后一根弦。”

    他一口咬住了她的嘴巴,咬的她生疼,还没等她开口说话,铺天盖地密密麻麻的吻便落了下来,安小柠气喘吁吁的推开他,“干什么咬我?你是狗吗!”

    他的眸子深不见底,眉梢拢上清冷,“把你刚才没说完的话说出来。”

    话虽然这么说,但他口气里警告的意味太过明显,他和她都知道刚才她那句话没有说完。

    靳倾言,你千万不要触碰到我神经的最后一根弦,否则我选择跟你一刀两断,从这段婚姻里彻底解脱。

    他坚持,“说。”

    安小柠眨眨眼睛,“说什么啊,刚才我说什么了吗?我不记得了。”

    “……”

    “好困,我要睡了。”

    “你敢。”

    安小柠撒气娇来,“你自己不睡,也不让人家睡,你想干吗?”

    原本紧绷着的脸突然笑了,回答了一个字,“想。”

    “想干吗?”

    “想。”

    “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