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43章 :千万别爱上我

作者:安小柠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敢,你敢玩吗?”

    “奉陪到底。”安小柠下巴一抬,“怎么玩?”

    他下床然后拿出一个盒子过来,跟她对面而坐,将盒子放在被子上面说,“猜猜这里面是什么?”

    安小柠摇摇头,“猜不到。”

    靳倾言将盒子打开,说,“这是测谎仪,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就用这个当做工具,手放在上面,我问你什么,你若说的是假话,就要被电,如果说的真话就不会被电,我们剪刀石头布,谁赢了谁先问。”

    安小柠此生最怕被电了,点击的滋味真的很令人胆战心惊,但反悔又不是她性格。

    硬着头皮上阵,“什么都可以问吗?”

    “当然,问你想知道的。”他将测谎仪放好,然后说,“来,剪刀石头步。”

    安小柠出了个拳,他出了剪刀,她先问。

    靳倾言自动将手放在测谎仪上面,并且摁了按钮,“问吧。”

    “和我结婚,你是心甘情愿的吗?”

    “是。”

    测谎仪没反应,他将手拿下来,“换你了。”

    安小柠将手放上去,心跳砰砰砰剧烈的不行。

    “你觉得我身为丈夫在夫妻生活方面如何?”

    “……”她就知道,他是不会放过这样的问题的,果不其然。

    “强……”

    看着测谎仪的反应,靳倾言如沐春风的笑了,这笑容几乎有种愈来愈扩大的节奏,都咧到他的耳朵根了,可见对她的这个答案他到底有多满意。

    然后又换安小柠问他了,这次安小柠想问出自己已经了然的问题,她之所以要问他,许是想知道自己心底的声音是不是很准确。

    “我和池瑞儿掉进水里,你会救谁?”

    他目光有一点闪躲,但还是回答,“池瑞儿,因为她不会游泳,你前阵子在学游泳,如果发生了这种事,我会先救她,再去救你。”

    安小柠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答案,原本身心的深处的愉悦一扫耳光,她知道会是这个答案,这个问题就相当于问他爱池瑞儿还是爱自己一样。

    “该我了。”安小柠自动将手放上去。

    “你喜欢哪一种姿势?”

    “这个问题我能拒绝回答吗?”

    “不能。”

    她实在是说不出口,但看测谎仪上面的倒计时,她还是说出了两个字,“后面。”

    靳倾言嘴角勾起,重新将手放上去。

    “你觉得……我以后有能力让你爱上我吗?”安小柠平静的看着他,期待他口中的答案。

    靳倾言本来以为她要是问自己,会对自己的财产之类的感兴趣,但没想到,她问的全是私人问题,“我觉得我有可能会爱上你。”

    但即便他说的可能,测谎仪还是出现了反应,他的手被电击的反应很强烈,安小柠看着测谎仪,觉得,这真是个好东西,仅仅一台小小的仪器,便能将真正的答案告知出来,了不起。

    “你撒谎了。”安小柠说,“你嘴上说你觉得你有可能会爱上我,但是你心里却在告诉你自己,你不可能爱上我,我不过是你的妻子,你的老婆,这就像是一个职位一样,跟爱无关。”

    靳倾言第一次看见她眼底流露出那样失望的情绪,他突然很后悔,不该跟她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

    安小柠看他脸色很紧绷,便说,“没什么,我们本来就不是以爱之名结合为夫妻的,我早就知道这一点了。”

    靳倾言将测谎仪收起来,声音低沉,“你千万别爱上我,我们就做夫妻,我是你的丈夫,你是我的妻子,跟你说的一样,与爱无关的一段婚姻关系。”

    “可是……”她低头说,“结婚的时候你并没有明确的这么说,如果你明确的这么说,我不会跟你结婚。”

    她说的是真的,她认为人和人之间可以一见钟情,也可以相处很久产生感情。

    他知道她不高兴了,也知道她不高兴跟自己的回答有关,伸出手搂住她,“不是要跟我探讨问题吗?要探讨什么?”

    “哦,忘记要和你探讨什么了。”

    “你生日是什么时候?”他还从不知道她的生日。

    “我养父母没说过我的生日,但是我师父告诉我,我的出生日是阴历七月十五,她说这千真万确是我的生日。”

    “七月十五?不是鬼节吗?”

    安小柠不想再谈这个话题,“我从来没过过生日,有生日没生日都一样。”

    “你想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吗?我可以派人帮你找找看。”

    “不想寻找他们。”安小柠说,“不管他们有什么难言之隐,抛弃我就是不对,如果我有孩子,要么不生,要么生了就亲手抚养长大,我不会生了又不养。”

    “……”

    靳倾言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真心话大冒险刻在了安小柠心里,在他沉睡的时候,她一直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望着窗外。

    她在反思自己,为什么刚从一个火坑的婚姻里解脱出来,又马不停蹄踏进了另一段无爱的婚姻。

    想了很久,得出结果,她太缺爱了。

    才如此渴望有个好男人加倍疼惜自己,全心全意的爱自己。

    所以才会不经过慎重的思考就把自己又一次嫁了,只不过第二次婚姻嫁的比第一段婚姻风光的多。

    其实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

    ***

    这阵子靳倾月也不提要出国的事儿了,靳母觉得有些奇怪,“你这天天晚上出去都干什么去了?怎么不提出国的事儿了?”

    靳倾月努了努嘴,“爸,你看我妈,我要出国她不让,我不提了,她还觉得奇怪了。”

    “你妈主要是好奇你是不是谈男朋友了?”

    靳倾月觉得可以适当跟自己家里人说说,便点了点头,“的确认识一个很不错的男人,对我很好,我们现在还处于相互了解的阶段。”

    靳父靳母闻言,对视了一眼,靳母问,“是谁啊?家里做什么的?”

    “他现在还不到跟你们见面的时候呢,等过段时间我带他回来给你们看看,其实,他也根本就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我隐瞒着他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