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4章 让你死得很灿烂

作者:唐玉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于沈越川来说,早几年或者晚几年遇见萧芸芸,有着天和地的差别。

    自从生病后,沈越川一直觉得很遗憾,他竟然都没能和萧芸芸好好谈一场恋爱。

    最开始的时候,他们互相隐藏真心,甚至出现了林知夏这个插曲。

    等到他们互相表明心意的时候,他已经生病了,而且不敢公开谈恋爱,一条情路被他们走得一波三折。

    后来,兄妹关系的误会终于解开,一切终于好起来,他却突然病倒了,长时间住在医院接受治疗,不但不能和萧芸芸像正常的情侣一样相处,还要让萧芸芸替他担惊受怕。

    如果他学的是医学,或许还在医学院的时候,他就可以遇见萧芸芸,在病倒之前给她一段正常而又幸福的恋爱经历。

    萧芸芸愣了好一会才明白沈越川的意思,心底突然酸涩了一下。

    她走过去,一下子抱住沈越川,力道很大,像要贴着沈越川一样。

    沈越川诧异了一下,很快就用同样的力道圈住萧芸芸,在她耳边低声问:“芸芸,怎么了?”

    “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萧芸芸没有回答沈越川的问题,径自道,“我觉得,你有必要听我说一下!”

    沈越川不知道他家的小丫头又有什么箴言了,笑了笑,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说吧,我在听。”

    沈越川可以笑出来,萧芸芸却不是开玩笑的。

    她是真的想把心里那些话告诉沈越川。

    萧芸芸酝酿了片刻,组织好措辞,缓缓说:“越川,你不用觉得我们现在这样有什么不好。其实,除了你生病的事情之外,其他的我觉得挺好的啊!告诉你一件事吧,我们现在这种状态,很多人求之不得啊!”

    沈越川费力地想了一下,实在想不到他们这种状态有什么好羡慕,只能不解的看着萧芸芸,等她的答案。

    萧芸芸头头是道地分析:“热恋中的人呢,一般都恨不得天天黏在一起——但这是不可能的啊,大家肯定都是有工作的人,天天黏在一起这种事不现实。”

    沈越川缓缓明白过来萧芸芸的话,忍不住笑了笑:“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天天黏在一起?”

    “我们现在就是天天黏在一起啊!”萧芸芸紧紧抱着沈越川,脸上满是挡不住的骄傲,“说出去,一定会有很多热恋中的人羡慕我们!”

    沈越川唇角的笑意更大了一点,他搂过萧芸芸,看着她那双干净无暇的眼睛。

    他一直都知道,萧芸芸天生乐观,哪怕碰到天塌下来的大事,她也只会觉得这不符合科学规律——天是不可能塌下来的。

    就算天真的会塌,那也还有个高的人顶着,伤不到她。

    就是因为这种乐观,不管遇到多么糟糕的事情,萧芸芸都能透过腐烂,看到事情美好的那一面。

    自家小丫头有着这么强大的特质,沈越川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萧芸芸迎上沈越川的视线,感觉到他眸底汹涌而出的深情,笑了笑,主动吻了一下他的唇。

    沈越川本来只是想好好看一下萧芸芸,可是,萧芸芸那个短暂停留的吻,让他的双唇感受到了她的温度。

    他眷恋她的温度,突然想再品尝一下。

    沈越川没有松开萧芸芸,反而更加用力地把她带向自己,一低头,含住她的唇|瓣用力地吻上去。

    萧芸芸愣了——他们不是在说事情吗,沈越川的注意力怎么能转移得这么快?

    过了好一会,萧芸芸反应过来,“唔”了一声,想表达抗议。

    沈越川听见萧芸芸的声音,却完全没有松开她的意思,反而想到一个恶作剧——

    萧芸芸用多大的力气挣扎,他就用多大的力气反过来抱着她,反正在力道方面,萧芸芸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萧芸芸感觉到沈越川是故意的,气鼓鼓的想,既然这样,就不怪她不客气了!

    萧芸芸就像扑上去一样,猛地抱住沈越川,用尽所有热|情回应他的吻。

    沈越川喜欢的就是萧芸芸这股野性,笑了笑,掠取的动作慢慢变得温柔,每一下吮|吸都像充满了暖暖的水,缓缓流经萧芸芸的双唇。

    萧芸芸被激起来的野性就像被中和了一样,回应的动作也慢慢变得温柔,像一只乖巧的小猫依偎在沈越川怀里,予取予夺。

    沈越川本来只是想浅尝辄止,可是,真实地触碰到萧芸芸之后,他突然发现,他还是低估了萧芸芸对他的吸引力。

    他根本无法听从心里的声音放开萧芸芸,相反,他只想一口一口吞咽她的甜美。

    萧芸芸察觉到沈越川的呼吸越来越重,接着就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掠取气息,她还没反应过来,沈越川已经把她压在床|上。

    她愣了一下,四肢有些僵硬,整个人懵懵的看着沈越川。

    沈越川吻了吻萧芸芸的眼睛,正想继续顺理成章地攻城掠池,敲门声就响起来。

    他蹙了蹙眉,旋即舒开,无奈的看着萧芸芸,吻了吻她的眉心:“抱歉,可能要等下次了。”

    萧芸芸想了一下,倏地明白过来,沈越川是以为她很期待接下来的事情,所以才会道歉。

    靠,才不是呢!

    萧芸芸恨恨地踹了沈越川一脚:“谁要跟你有下次啊!”

    沈越川本来已经打算松开萧芸芸了,萧芸芸这么一说,他松开的力道瞬间又恢复过来,整个人重新压到萧芸芸身上:“再说一遍?”

    萧芸芸张了张嘴,对上沈越川充满威胁的眼神,底气最终还是消干殆尽了,弱弱的看着沈越川:“……越川哥哥,我不敢了,你去开门吧。”

    沈越川弹了弹萧芸芸的额头,然后才松开她,走过去开门。

    门外的人是宋季青,他来对沈越川做一个例行的检查。

    房门打开后,宋季青下意识地就要往里走,一边说:“今天的检查很简单,我们速战速决吧。”

    “等一下!”沈越川伸手拦住宋季青,“就在外面检查吧,反正不影响检查结果。”

    萧芸芸双眸迷蒙,双颊嫣红的样子,沈越川就是不想让宋季青看见。

    宋季青意识到什么,点了点头,递给沈越川一个理解的眼神,说:“放心吧,我也是男人,我都懂。”

    沈越川自然听得懂宋季青话里的深意,不甘落下风,看了宋季青一眼,猝不及防的说:“哟呵,我以为你只懂叶落。”

    叶落……

    这两个字是宋季青心底的一个伤疤,虽然已经痊愈,但是有人提起这两个字的时候,他仿佛还能感觉到当初的那种痛。

    沈越川只是知道他和叶落有一段过去,但是,他不知道他和叶落之间发生过什么。

    不过,古人说了啊,不知者无罪。

    再说了,沈越川确实是无意的。

    宋季青无所谓的笑了笑,尽量用一种平淡的口吻说:“相比你们,我确实更加了解叶落。”

    沈越川的漫不经心从来都是表面上的,实际上,没有任何细节可以逃过他的眼睛。

    他自然没有错过宋季青脸上一闪而逝的异样。

    宋季青和叶落的事情,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沈越川想了一下,还是试探性的问:“宋季青,你和叶落之间,到底怎么回事?”

    宋季青看了看沈越川,试图转移话题:“像你这种病得这么严重的人,就不要关心别人的八卦了吧?”

    沈越川没有理会宋季青的话,自顾自道:“你和叶落如果遇到了什么问题,告诉我,我也许可以帮你解决。”

    宋季青听说过,沈越川在陆氏集团,不但是陆薄言最得力的助手,还是陆氏集团除了陆薄言之外的最高话事人。

    这一点,足够证明沈越川是个十分有能力的人。

    可是,他和叶落之间的问题,不要说一个这么有能力的沈越川了,来十个这样的沈越川都无法解决。

    宋季青掩饰着心底的异样,若无其事的笑着看向沈越川:“我听说了,你以前是情场高手,我相信你在这方面的经验。”

    “……”沈越川没想到宋季青会反击回来,在心底“靠”了一声,于事无补地挣扎着解释道,“我纠正一下,我以前很多都是逢场作戏。”

    “是吗?”宋季青笑得更加怪异了,语气也透着一抹调侃,“那我只能说,沈特助啊,你的演技简直太棒了!”

    “……”沈越川彻底无言了。

    检查很快结束,宋季青挥挥衣袖带着数据离开病房,背影透着一种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淡然。

    沈越川盯着宋季青,咬了咬牙,暗搓搓的想——宋季青以后最好不要被他抓到什么把柄!

    一旦被他抓到把柄,他一定会让宋季青死得很灿烂!

    想着,沈越川整理了一下衣服,想回病房,却不料一转身就看见萧芸芸趴在房间的门边,看样子已经站在那儿一段时间了。

    他和宋季青的对话,萧芸芸听到了多少?

    还有,宋季青刚才是故意的吧,他看不到萧芸芸就在身后,所以才会上当。

    沈越川的头皮越来越僵硬,可是,他无法确定萧芸芸到底听到了多少,只能走过去,看着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