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厚土之体

作者:忘语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石牧?我早就听说贵馆有一名弟子年仅十五岁,便已经将淬体术修炼到了接近第十层,莫非就是这位小兄弟。”谷忠看着石牧和成人无二的高大身躯,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要知道,十八九岁能将淬体术修炼到大成境界的,虽然不多,但因为年龄缘也不算稀少。但若年仅十五岁就将淬体修炼到十层,那就绝对称得上天才了。

    整个丰城已知的十五岁以下,就已淬体十层的武徒,也是屈指可数的。这基本上就代表这些武徒领悟气感比其他人几率要高的多,而且以后成为后天武者后,也比其他人潜力要高出一大截的。

    谷忠心念如此一转后,立刻满脸笑容的冲石牧抱拳说道:

    “哈哈,石兄弟年纪轻轻就能达到淬体十层,在这次比试中肯定能大放光彩的。”

    “多谢谷兄吉言。”石牧微微一笑后,同样拱手回礼。

    “你已经淬体十层了?”那名黑瘦仿若猴子的铁栋,听到谷忠和石牧的对话后,大出人意外的冲石牧开口问道,声音尖利难听,仿佛还处在变声期一般。

    “是的”

    ♀, 石牧看似随意的回了一句。

    “哼,我曾经在家乡和一名淬体十一层的武徒交手,结果他硬生生累晕在了擂台上,也未能破开我的厚土之体。”黑瘦少年盯着石牧,有些不屑的说道。

    “若是这样话,我可能真不是对手的。但可惜的是,到时阁下对手,可不一定是我哦。”石牧听了,打了个哈欠回道。

    “无论到时我的对手是谁,都不可能破开我的厚土之体。”铁栋傲然的说道,随之独自转身离开了。至

    于石牧旁边的孙俊,他从头到尾看都未看上一样。

    “这家伙,一直就这样臭屁吗?”孙俊气的脸都白了,忍不住的大声问道。

    “呵呵,这个……”谷忠纵然一向擅长调和气氛,此刻也不禁有些支支吾吾了。

    “谷兄,你何必再为这个家伙说好话。不瞒几位,对这个铁栋,我们飞鸿武馆的老人也同样看不惯的。但是馆中几位教头却视他为至宝,我们也无可奈何的。另外,这小子虽然臭屁的要命,但其拥有的厚土之体的确名不虚传的,起码我和李兄是奈何不了他的。”胖乎乎的‘贾师弟’却冷笑一声的说道。

    “这个厚土之体,真这么可怕。李兄,我没记错的话,你擅长的泼水剑法,可是最擅长应对对外门硬功的。”李云枫闻言,有些诧异了。

    “咳,厚土之体的威力,等你们上擂台时就会领教到了,无需我再多说什么。”谷忠苦笑一声的回道,并不愿再多说什么的样子。

    “哼,就算这个铁栋的厚土之体防御过人,难道王天豪的獠火枪法还奈何不了吗?”孙俊沉默了片刻后,冷笑的说道。

    “王天豪的话,那自然不好说了。上次武馆比试,这位王大公子以一手刚入门的獠火枪法,硬生生挫败了四大武馆所有武徒,根本无人可挡的。如今一年过去了,王天豪的实力自然更加惊人了。不过王天豪更加的嚣张跋扈哦,听说连金罡武馆中的那些老人若是被其看不顺眼,也会立刻出手暴打一顿的。”谷忠连连摇头的说道。

    听到这里,不光孙俊李云枫等人都忍不住的向王天豪所在方向望去。只有石牧犹若未闻,仍保持淡淡笑意的看着不远处的黑瘦少年。

    正在低头擦枪的白衣少年,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蓦然抬首向几人所在望去。

    李云枫等人吓了一跳,纷纷露出尴尬笑容的回避少年目光。

    白衣少年面无表情扫了一遍众人后,目光在石牧身上顿了一顿后,忽然站起身来,将长枪往身后一背,就大模大样的冲众人走了过来。

    “王……王公子,别来无恙!”几人面面相觑之下,谷忠只能硬着头皮的打了声招呼。

    “你是谁,我见过你吗?”王天豪冷冷的看了谷忠一眼,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谷忠面皮顿时红白交错起来了。

    李云枫等人见此,自然更加不敢轻易的开口了,只能任由白衣少年目光在他们身上再次一一扫过。

    “你叫什么名字,哪个武馆的?”王天豪目光终于再次落在了石牧身上,仔仔细细的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后,将背后铁枪缓缓抽出,用枪尖直接点指的问道,声音丝毫感情没有。

    “哦,你有什么事?”

    石牧眉头皱了一皱,这才转首看向这位王大公子,只是眼神异常的平静清澈,没有丝毫的异样。

    “我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你?”王天豪看着石牧,双目一眯的问道。

    “没有,我是第一次见阁下。”石牧眼也不眨的肯定道。

    “没见过,但我怎么觉得你身形这么眼熟!”王天豪仍然用枪尖指着石牧,脸上闪过一丝狐疑之色。

    “王公子,你莫非在丰城什么地方见过石牧师弟的?”李云枫终于轻咳一声的开口了,但心中同样十分奇怪。

    石牧的来历,他倒也知道几分,怎么想也不应该和王天豪有什么交织的。

    旁边谷忠孙俊等人见此,自然更加的纳闷了。

    “嘿嘿,可能我真认错人了。你叫石牧是吧,很好,希望等会儿在擂台上,能好好的切磋一番。”王天豪在石牧平静的脸上又来回扫过几遍,瞳孔骤然微微一缩后,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将长枪一收,就自顾自的往回走去。

    谷忠李云枫等人见此,不禁面面相觑了,也不知这位丰城第一武徒刚才的举动,到底是何用意!

    “石兄弟,你认识王天豪?”李云枫忍不住的问道。

    “不认识,嗯,应该算不上认识吧!”石牧摸了摸下巴,十分含糊的回道。

    “什么叫应该算不上认识?”李云枫瞪大了眼睛,忽然觉得眼前的石牧,变得神秘万分起来。

    旁边谷忠等人也同样满腹疑惑,不过看石牧这般模样,却不好再追问下去了。

    ……

    “封师兄,你看到了吗?王天豪刚才到流风飞鸿武馆那边了,还将长枪亮出来来,但只说了几句,又走回来了。他到底在搞什么鬼?”身为地主天禄武馆这边,自然不可能只有参赛的三名弟子,而足有七八人之多,最中心的一名面带刀疤,目光凶狠的青年,正是天禄武馆中名气最大的武徒封军。

    此刻,封军一边听着同伴话语,一边用吃人般眼光看着王天豪的一举一动。

    身为天禄武馆馆主侄子的他,不但从小就修炼有天禄武馆特有的霸道武技铁衣体,更将鼎鼎有名的武徒级武技黑煞手修炼到了一定火候,故而他当年虽然险险未能进入开元武院,但却从来将丰城其他同龄武徒放入眼中过,并多次在武馆较技中获得最终的胜利。

    但这一切,从上一次武馆较技,他被王天豪这名比其年龄小多的武徒,三下五除二用长枪打败,并在擂台上被对方用足死死踩住脸的那一刻起,就全都变了。

    他——封军,从未这么痛恨过一个人,甚至一度在那次比试后闷头苦练武功数月之久,未走出武馆一步,就是为了能够再次报仇雪恨!

    好在他不久前,因为某事去挑战另一名强大武徒,结果虽然被对方用拳头硬生生破掉了铁衣功,卧床月余,却意外因祸得福的让其铁衣功更上一层楼,顺利进阶到了大成阶段。

    如此一来话,他自然大有信心在这次武馆比试中站到最后,反将王天豪踩在脚下了。

    不过等他真在天禄武馆再次看到王天豪的一刻起,当处被对方踩在脚下的一侧脸孔,立刻又有了一些火辣辣的感觉,让其心中信心不觉又少了几分。

    封军想到这里,冷哼一声的终于开口了:

    “你们确真定,这次飞鸿武馆和流风武馆的出场者,只有那个拥有厚土之体的野小子值得注意一下,其他人都不足为虑吗?”

    “封师兄,放心。我们早就打听了许多遍,这两家武馆实力原本就比我们天禄金罡武馆低的多,值得师兄你小心的,只有馆主提及的那个拥有厚土之体的家伙。不过这人纵然拥有武体,但一个从穷乡僻壤出来的野小子,又能真修炼出什么高明的武技,师兄铁衣体本就不逊色厚土之体,外加已经十层的淬体之术,就算累也能将这野小子活活累死了。”旁边一个天禄武馆弟子,忙大拍马屁的说道。

    “这就行。如此一来,我就可以全心对付王天豪了!”封军摸了摸自己脸孔一边,凶光毕露的说道。

    不过说也奇怪,他在这话刚一出口,前不久刚刚痊愈的肋下处,隐隐的也传来了一些不舒服的感觉。

    一顿饭工夫后,练武场后面的厢房门一打而开,在阵阵大笑声中,厉苍海等四家武馆之人走了出来,一个个谈笑风生,仿佛刚才真是多年好友在聚会一般。

    “好了,四大武馆较技,正式开始了。”天禄武馆的馆主封冷禅,目光一扫众武徒后,不加思索的宣布道。

    (吐血求推荐票票了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