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作者:雪恋残阳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狂妻难追,腹黑王爷的悍妃最新章节!

    程家这一次的损失,确实不少,不过贵重的东西都放在密室里,因此这些损失的,倒是可以从新买回来。

    程府要重新建好,估计需要一两年的时间,还好梓儿和北辰洛找的这一处宅子足够宽大,且布置也非常地舒适精致,程家的人住进去,并没有什么不习惯的。

    第二天一大早,梓儿和北辰洛刚准备用早膳,就听说大兴国的皇上派董公公来了。

    梓儿和北辰洛并没有马上让人请董公公进来,两人和以往一般用了早膳之后,才让董公公进来。

    “不知道董公公这么早过来,有何贵干?”

    北辰洛喝了一口茶,才淡淡地开口,丝毫没有觉得把整个大兴国的官员都不得不给几分脸面的董公公晾在一旁这么久,有什么不合适的。

    董公公也是丝毫没有半点不耐和不悦,听到定王的问话,笑着道:“二皇子今儿个一大早就已经醒过来了,得知是定王妃救了他,就急着想要谢谢定王妃,这不,皇上得知二皇子对定王妃的感谢之意,就让老奴前来代替二皇子给定王妃道一声谢。二皇子还让人给定王妃送了一些谢礼,这些谢礼都是二皇子一一让人准备的。”

    梓儿眸光微微一闪,笑着道:“呵呵,二皇子客气了,你们皇上客气了,不过这程府被烧毁了,咱们一大家子搬到这里来,暂时还没有收拾好,也不知道这宅院可有库房装这些个珍贵的东西。”

    董公公听了定王妃的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定王府的意思,莫不是想说程府毁了,他们程家的人没有地方住,所以想要宅子?

    可像这样一座七进的大宅子,且还是在金陵城,价值不菲,别说皇上不舍得,就算舍得,估计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合适的吧?

    更何况定王妃的意思,似乎并不满意眼前的七进大宅子呢。

    “不知道程老爷子和程老夫人身子骨可安好?程府那晚遭遇大批的刺客,皇上不成想那晚身体稍有不适,喝了御医开的药,便沉沉睡去,手下得到消息的人,以为事情并不严重,就不敢擅扰皇上休息,不曾想竟会有如此多的刺客闯进来,皇上得到消息之时,已经狠狠地责罚了失责之人。

    还好最后的结果,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程家的人皆是安好,皇上这才没有那么震怒与担忧,不过京畿卫的董将军,也因此被罚了半年俸禄,且官降一级,京兆尹的康大人则是罚了一年的俸禄,如若不是康大人平日里行事稳妥,于朝廷于百姓尽心尽力,恐怕也会被降职。因着延误程府情报一事,皇上斥贬了好几位官员。此事,是朝廷的失责,是以程府重建,皇上已经下旨让御建司的人协助,尽快将程府建好。”

    董公公就知道,这一趟的差事不好办,可皇上不派他前来,也不能表明皇上的诚意,如果可以,董公公是不愿走这一趟的。

    谁人不想做那一种有好处收,且还处处被人巴结的差事啊?

    像这样低眉顺眼地赔不是一样的差事,他巴不得一辈子也没他的份儿。

    “呵呵,替我们谢谢你们皇上了!”

    自己说了那么多,定王妃就这么一句谢谢?董公公觉得他尽管在皇上身边侍候了那么多年,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虽然应该说是清楚的,可现在他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皇上交给他的事情,他还没能完成呢。刚才他的解释,定王和定王妃显然一点也没接受。

    不过想要定王和定王妃这么轻易就接受皇上的解释,皇上也就不需要为程府的事情解释了。如果定王和定王妃是这么轻易就能说服,这么轻易就相信皇上这么一个解释的人,又何须让皇上忌惮他们。

    “刚才二皇子送来的礼,以及皇上的赏赐,已经交给白玫姑娘,老奴就不打扰定王和定王妃了,想必定王爷和定王妃定然还有不少的事情需要处理的。”

    董公公觉得,不管他怎么说,都没有用,定王和定王妃不会相信那天晚上程府的事,皇上会是将近第二天早上才知道。

    因此,他也无须多说了,说得越多,漏洞也就越多。

    “董公公说的极是,刚刚搬来这里,确实事儿不少,更何况刺客的事,咱们也还需要去查。如若再让那些人如此地嚣张,我们刚安置好,又再一次派人前来,那我们的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梓儿眼底的光芒一闪而过,不管皇后和这一些刺客有没有关系,他们都不会让皇后的日子过得清闲,今儿个晚上就进宫去看看,看看能不能将皇后的那些龌龊事捅出来。

    等皇上和皇后乱起来,这样一来,岂不是就能更容易地知道国师的势力有没有在皇后手里?袭击程府的刺客,是不是国师的人?幕后的主使,是不是皇后?

    董公公出了程家刚刚安置的宅子,只觉得心底像是松了一口气,虽然说伴君如伴虎,每日里在皇上身边侍候,几乎可以用战战兢兢来形容,可定王和定王妃给人的压力,他们周身凌厉的气势,让董公公宁愿选择回去侍候皇上,也不愿面对定王和定王妃。

    虽然知道定王和定王妃不可能轻易就会杀了他,可他还是整个人都非常地紧张,无形中对定王和定王妃心生惧意。

    董公公的那些话梓儿和北辰洛自然不会相信,估计大兴国的皇上也知道他们不会相信,不过是给那晚上的事情一个解释而已。

    他没有能够让他们相信的解释,只好就用这个,然后责罚了几名官员,当时给他们一个交代。

    用过晚膳,梓儿和北辰洛就进宫了,去皇后那里溜达了一圈,皇后正在试那一大堆的衣服,梓儿和北辰洛看了看时辰,就离开凤鸣宫,去大兴国的皇上那里走一遭。

    没想到这么晚了,皇上竟然和他的几名心腹大臣议事,以前从国师那里,梓儿和北辰洛猜测这大兴国的皇上应该是不怎么打理朝政的,对于国师没有谋权篡位,他们还有些不解,后来看到这大兴国的皇上之后,梓儿和北辰洛自然也明白国师没有抢了大兴国的皇位,是因为他还没有足够的资本,不确定自己能赢。

    “如若定王与东腾国子乾国合作,而排除了咱们大兴国,咱们最好还是让程家的人出面。程家是我大兴国的百年世家,程家的人不可能会舍得下祖宗的基业,离开这里。只要程家的人还在咱们大兴国,就不愁他们敢不违背皇上的旨意。

    更何况大兴国到底是程家的根,但是为了那些百姓,相信程家的人也会愿意和定王定王妃谈,在开通与咱们临边各国的商业往来之时,不会单单拒绝与咱们的合作。”

    “寇大人所言极是,只要程家不离开咱们大兴国,只要程家的根还在这里,定王和定王妃如果与咱们临边的其他国家合作,必然也不会因为程府遇刺一事,而与咱们大兴国老死不相往来。程家的人不可能会搬离大兴国,因此,这件事臣觉得,咱们无需太过于担忧,更何况,两国的合作,也并非是咱们大兴国得益,定王和定王妃不也一样能从中得到不少利益?双赢的局面,臣认为定王和定王妃不会因为那些小问题而舍弃合作所能带来的利益。”

    “寇大人和何大人说的,老臣也觉得有理,不管如何,程家是我大兴国的子民,定王妃是程家的女儿,这是磨灭不了的事实,不管她现在是什么身份,不管她在哪里出生,在哪里成长,她也是我大兴国的人,身为我大兴国的臣子之女,如果这样对待自己的国家,想必事情传扬出去,于定王妃的名声也是不利的。因此老臣认为,这样的事情定王和定王妃都不会去做。所以,在日后的合作方面,定王和定王妃不会越过我大兴国的。

    老臣担心的是,在商谈合作之时,定王和定王妃提出的合作条件会过于苛刻。如此一来,即便咱们与之合作,于我大兴国也没有多到的好处。

    因此老臣认为,可以任命程家的嫡长孙程烨为官,到时候就让程烨参与两国合作一事,有程烨在,定王和定王妃也不得不让步,除非定王和定王妃愿意舍弃程烨的前途。”

    梓儿和北辰洛听到之前的话,本来还不甚在意,可听到后面这些,梓儿心里没有火是不可能的。

    想要利用程烨?难不成除了朝廷给的一官半职,程烨就再也没有前途了?

    北辰洛捏了捏梓儿的手,示意她不要紧张,只要程烨不愿意,他们自然也能让这些人算计不到程家半分。

    不过刚才那个老臣,他算是记住了,这般算计程家的人,身为程家的姑爷,他当然不会什么也不做。

    “李大人的提议老臣也觉得不错,让程家的嫡长孙参与与定王和定王妃合作的事,到时候定王和定王妃总不会一点都不为程家的嫡长孙着想,如此一来,咱们就不用太过于担心与西瑞国的合作。”

    “就担心到时候定王和定王妃连商议都不与咱们大兴国商议合作的事,到时候如何让程家嫡长孙负责?”

    “如果定王和定王妃不再提起与咱们的合作,那就让程家的嫡长孙去与定王和定王妃联系。”

    “何大人说的对,如果定王和定王妃不与咱们合作,可以让程家的人去办这件事,想必定王和定王妃也不希望这么一件事,程家的人都办不妥吧。”

    “没错,不管如何,臣觉得还是应该先行让程家嫡长孙入朝为官。”

    “此事朕自有定夺,此事就暂且议到这里。”

    大兴国的皇上心里有了主意,事情也就相当于解决了,因此心情倒是不错。

    几位大臣说的没有错,只要程家的人还在大兴国,自己就不愁影响不到定王和定王妃。

    而程家百年世家,他们的根在大兴国,他们的根基也是在这里,不可能会轻易离开的。

    所以大兴国的皇上倒是心里淡定了。

    离开大兴国皇帝的寝宫,梓儿和北辰洛回到凤鸣宫。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今晚大兴国的皇帝没有翻后宫的牌子,皇后的凤鸣宫也早早落了锁。

    梓儿和北辰洛让人监视过皇后的寝宫,最然没有很靠近皇后的卧室,不过也大致能够猜测得到皇后那一晚,宫里如果多了别的男人,她身边侍候的人,一般都会离得比较远一些。

    因此,梓儿和北辰洛看了皇后宫里很晚守夜的人员安排,就大致猜测得到,皇后宫里是否有不妥。

    看到庄嬷嬷独自一人守在外面,梓儿和北辰洛都以为皇后又在和那些男人搅浑在一起,靠近之后,才发现今晚皇后的寝宫是不同寻常,只是并非如同梓儿和北辰洛所猜想的,皇后正在和人鬼混。

    不过今晚的发现,却让北辰洛和梓儿确定了袭击程府的刺客,果然是皇后所为。

    “真是一群蠢货,本宫真以为你们的人有多厉害,可连程家的人都杀不了一个,咱们派去的人,却是一个也没有活着回来的,一千多的人,还说是各个武功高强?可连程家的几个人都杀不了。你们倒是和本宫说说看,你们的人厉害在哪里?

    都是一群废物!”

    这是梓儿和北辰洛刚靠近皇后的寝宫,正巧听到大兴国的皇后呵斥他人的话。

    这话一听,哪里还有可能不知道派出那么多的人去程府刺杀的幕后主使者是谁。

    且让梓儿和北辰洛也更加地肯定是,国师的那些势力,确实已经被大兴国的皇后给接管了。

    “皇后娘娘,此事也不仅仅是咱们的原因,当初属下们就不同意你的计划,不赞成在这个时候派人去刺杀程府的人,刺杀定王和定王妃。

    能够让皇上也忌惮的人,又岂会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如果定王和定王妃是这么容易就能让人给刺杀,皇上又哪里会对他们处处忍让?”

    “正是,当初我们四人没有一个是同意皇后你的计划,现在造成这样的结果,全都是皇后你一意孤行。”

    “没错,咱们一千多个兄弟,与其说是因为定王和定王妃而死,还不如说是皇后你行事过于鲁莽?没有妥善地计划安排好?”

    “一千多名兄弟,竟然一夜之间,就全都折损在定王和定王妃的手里,这定王和定王妃的实力,实在是让人忌惮和震惊。日后咱们行事,能够避开定王和定王妃,还是必须要避开他们为好,不然,咱们剩下的这些兄弟,绝对不会是定王和定王妃的对手。”

    “如果避开定王和定王妃能够保全咱们这些兄弟,保存咱们的实力,那还是万幸,我就担心程府的事,定王和定王妃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如若查到咱们身上,就算咱们想要避开,也是避无可避。”

    “不若咱们暂且离开金陵城一段时间,等定王和定王妃离开之后,再从长计议。”

    “本宫不同意,咱们行事如此地隐秘,定王和定王妃就算想要查,也未必查得到本宫的头上。此事到此为止,不过你们也要尽快部署好,几位手握兵权的大大将军那里,必须尽快将他们控制。只要咱们将兵权握紧在手里,就算定王和定王妃再厉害,咱么也不用担心。”

    大兴国的皇后听到金护法说要将国师留给她的势力撤走,她当然不会答应。如果人都走了,她还有什么人手可用的?且这些人如果离开了金陵城,还会不会回来助她,谁也说不准?

    因此她不可能同样他们撤离。

    “娘娘,想要成就大业,是不能急在一时的,没有完全的准备,咱们绝对不能轻举妄动,如果让定王和定王妃查到咱们身上,让皇上也相信了咱们如今听令于娘娘,那皇上又哪里还会任由娘娘住在这凤鸣宫?不将娘娘你打入天牢,至少也会贬入冷宫。”

    “本宫不管,本宫要尽早登上皇位,不然,本宫将不计一切手段。”

    大兴国的皇后目光冷冽地看着这四人,继续说道:“你们既然说,定王和定王妃在咱们大兴国,将会是本宫成就大业中强大的阻挡,那你们就要想办法尽快将定王和定王妃铲除。不然,你们就别怕四人。”

    “娘娘,咱们的兄弟已经死了一千多,一千多的最为优秀的人手,此事如若让国师知道,国师必将后悔让咱们听令与你。”

    所有的一切,刺杀程府的原因,梓儿和北辰洛总算是听清楚了,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皇后竟然会有那么大的野心,竟然想当皇帝?

    也不知道她哪里会有那样的信心?难不成她以为凭借国师的势力,就能颠覆大兴国?大兴国的皇上,如果是那么容易就能让人将皇位给抢了?大兴国的皇帝早就换人当了。

    敢情他们是成了大兴国皇后的挡路石,怪不得她会这般不计一切代价地想要杀了他们。

    可就像国师的几位护法说的,如果是那么容易就能杀了他们,他们都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

    “后悔?你们莫不是想要背叛本宫?可别忘了,你们都服用了国师研制的毒药,没有解药,你们不出七天,必将惨死。”

    大兴国皇后的声音中满含威胁,梓儿和北辰洛对于国师的人被大兴国的皇后控制,倒是没有多大的诧异,毕竟当初国师不也一样用毒来控制他的人?

    “皇后娘娘的意思,是说如若咱们不继续帮你杀了定王和定王妃,皇后娘娘就要毒死我们所有的兄弟?”

    金护法站直了身子,冷噬的目光直直盯着皇后,杀定王和定王妃有可能会死,继续听令于这个女人,还不知道她那愚蠢的脑子里,能想出多少的蠢主意。

    只是他们中的毒,除了这个女人,谁也没有解药,如果没有解药,他们依然活不了多久。

    或许,威胁这个女人交出解药,倒也是一个办法。

    “你们如若是想要威胁本宫,让本宫交出解药,那本宫劝你们还是少打这样的注意,本宫既然能成为你们的主子,自然也有办法让你们不得不乖乖滴听令于本宫。

    本宫如若连自保的能力也没有,又怎么敢独自一人面对你们四个?就是不清楚,你们如果惹怒了本宫,本宫一个不高兴,你们改会有多痛苦?”

    四位护法听到大兴国皇后的话,四人彼此对看一眼,心里对大兴国皇后的话有所怀疑,她能够控制他们的,不就是国师下在他们身上的毒?除了这个,还有什么?

    如果说是她身边的那些暗卫,他们还真不放在眼里!

    四位护法一时之间,倒是没有马上反驳皇后,而大兴国的皇后则是一点忌惮惊惧之意都没有,几位护法看着皇后这样,倒是心里的怀疑有所松动,如果皇后只是吓唬他们的,应该不会如此的镇定吧?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