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第73章 仇人见面

作者:青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星战风暴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少阳辨认了一下,眉头立刻皱起来:“东野三郎,你的情人?”

    冯心雨冷笑,“我的仇人,就是这个下场,我这鬼杀阵比不上十八层地狱,但也绝不好受,七十年了,他没有一刻不在承受裂魂之痛。”

    谢雨晴颤抖着呼出一口气,她虽然不知道什么是裂魂之痛,但听她的口气,和看到那张脸扭曲呻吟的模样,就知道有多痛苦了,七十年的酷刑折磨,没有一刻停歇……这是什么概念?

    叶少阳望着冯心雨,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的经历,你……命很苦,但已经发生的事没法改变,我知道说了等于白说,还是想告诉你,只要你放弃执念,我可以为你超度,甚至亲自送你去找转轮王,走个后门,免你受苦,让你即刻轮回。”

    冯心雨凝神看着他,眼神中现出一抹悲伤。

    “十年前,道风跟我说过相同的话,让我等他,我一直等到今天,他骗了我。”

    叶少阳震惊失色,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猜错了,冯心雨跟自己提到道风,并不是要找他斗法,而是……等他来履行承诺。叶少阳终于明白,原来在道风和冯心雨之间,真的有故事。

    “我被两个男人骗过,我不会,再相信任何人。”冯心雨眼中的伤感消退,取而代之的是绝望和仇恨,对着叶少阳,咯咯的笑起来,将鬼杀阵的光球对着他晃了一下,收了起来,“如果你败了,这里将是你的归宿,我将关你到……永远!”

    说完,她的身影越来越淡,慢慢消失。

    叶少阳长叹一声,转身对谢雨晴道:“走吧。”

    两人都是心事重重,路上一言不发,快回到竖井的时候,谢雨晴幽幽说道:“少阳,你在想什么?”

    叶少阳冲她笑了笑,“怎么不叫我小神棍了?”

    谢雨晴瞪了他一眼,“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冯心雨刚才的话,你没听见?你不害怕?”

    “我灭过的厉鬼,哪一个不想把我抓起来,天天上演满清十大酷刑?”叶少阳耸了耸肩,说道。

    “可是冯心雨很厉害啊,难道你有把握对付她?”

    “没把握。”叶少阳回答的很干脆。

    谢雨晴皱起眉头,“那我怎么看你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

    “怯则气虚,道心不稳,遇到厉害的鬼妖,还没打就已经败了。对于还没发生的战斗,我从来都不允许自己担心,懂了吗?”叶少阳转头看去,谢雨晴表情很紧张,纳闷道:“人家要关我,又不是关你,你紧张什么?”

    “谁紧张了。”谢雨晴别过头去,一路不再说话。

    从地道出来,叶少阳招呼大家收拾东西,一起离开,回到地面,大家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心里涌起一种劫后重生的感慨。

    “小神棍,接下来怎么办?”谢雨晴问道。

    “回去休息,然后我给芮冷玉打电话,跟她商量一下,没问题的话,就可以准备决战了,具体怎么做,等我通知吧。”

    叶少阳再次交代谢雨晴,一定要处理好河童的尸体,再把水塔砸开的门洞暂时封上,免得有人进去,只要误闯密道,那就是一条人命。谢雨晴让他放心,自己会监督他们办好。

    叶少阳要回宿舍拿点东西,带着小马一起,跟其余人分开,抄近路回自己学校。

    “小叶子,到宿舍你得洗个澡,”小马挠着头皮,“你这身上……跟煤球似的。”

    叶少阳低头看去,自己全身上下都是黑灰,衣服也满是破洞,破破烂烂,瞪了小马一眼,埋怨道:“还不都是你害得!”

    正赶上放学时间,校园里到处是人,叶少阳走在人群里,感觉大家都在看自己,脸上不由发烫,低声喋喋不休的咒骂起小马。

    小马咧嘴一笑,“放心吧,你现在脸上都是灰,没人能认出你来,你就拿自己不当自己就行了。”

    话刚落音,像是为了反驳他的观点,身后传来一个男的嚣张的声音:“叶少阳!”

    叶少阳回头看去,一个人骑着摩托车,从人群中慢慢的挤过来,身后跟着十几个男生,站成一排,迈着整齐的步子,在摩托男的带领下,气势汹汹的走来,看上去很有点黑帮的派头,所经之处,所有人都躲得远远的,怕惹麻烦上身。

    “糟糕,是陈建波!”小马低声说,紧张的看着叶少阳,“肯定是来报复你的,这么多人,不然跑路?”

    “往哪跑,人家有摩托。看看再说吧。”

    摩托车开到距离叶少阳十几米远的地方,停下,陈建波摆出一个很酷的姿势,上下打量起叶少阳,笑道:“我说怎么几天找不到你,敢情去搬砖去了,瞧瞧你这一身,走在校园里,都影响我们学校的形象,你自己不觉得丢人?”

    听他说完,身后十几个小弟跟着哄笑起来,旁边也有人跟着一起笑。

    叶少阳环顾左右,作找人状。

    陈建波轻蔑笑道:“你找什么,找你帮手?”

    “不不,”叶少阳嘿嘿一笑,“我在找你那天的舞伴,怎么今天没来,被你金屋藏娇了?”

    一句话,在围观群众中引发出比之前强烈几倍的哄笑声。

    陈建波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上次的跳舞事件,让他在学校丢尽了脸面,是他心中永远的痛,每次想起来都有自杀的冲动,他虽然不清楚底细,但断定是叶少阳捣的鬼,最近一连几天,都带人埋伏在宿舍附近,等着叶少阳出现。摆出这么大的阵势,就是想当着众人好好羞辱他一番,找回面子。

    “别说没用的,叶少阳,今天我让你看看得罪我陈少的下场,你现在跪地求饶都晚了!”

    叶少阳扫了一眼他身后那一排人,认真的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们这些人,打不过我。”

    陈建波哈哈大笑,“装什么装,这些人,足够埋了你了!”

    叶少阳仍旧劝道:“你无非就是想打我一顿找回面子,但我又不能不还手,到时候把你们打了,你不是更丢面子?”

    一番话,将陈建波和他那些小弟都逗笑了。连围观群众都连连摇头,看着这个立在那里,一身黑灰、土里土气、打扮的跟个挖煤工似的小伙。都这份上了,还嘴硬,待会只怕会被打的狠一点。

    叶少阳皱眉看着陈建波,“我是为你好,你们真的打不过我。”

    陈建波扑哧一笑,打了个响指,威风凛凛的说道:“打,给我往冒烟了打!”

    十几个人立刻朝叶少阳走去,一个个摩拳擦掌,狞笑着,用一种看猎物的表情看着叶少阳。人群呼啦一下散开,腾出了一片空旷的场地,等着看热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