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70章 河童

作者:青子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少阳心下稍定,这样下去,不消一时半刻,黄毛怪就会被活活烧成一堆无烟煤。

    就在这时,一大批虫子,从黄毛怪被勒开的皮肤里爬出来,甲壳虫般大小,外皮灰中带绿,从朱砂网的缝隙爬出去,有些直接被烈火烧死,但更多的还是跳出了火圈,速度飞快的朝叶少阳爬去。

    叶少阳一眼认出,这是尸蟞,是尸虫的进化形态,能主动攻击人,体内的尸毒有很强的腐蚀性,当下对老郭叫道:“我在结印,不能停,交给你了!”

    老郭摸出朱砂枪,啪啪几枪下去,打死几只,为难道:“这么多,我哪里应付过来啊!小马何在!”一甩手把背包留给他,“找到黄纸包的朱砂,洒在小师弟身边,点上火,快,快快!”

    小马提起背包,将里面东西一股脑倒在地上,手忙脚乱的翻找起来,摸到一串小包装袋,道:“卧槽,杜类斯,郭老看不出来你长长的这么老实,内心这么肮脏不堪!”

    老郭老脸一红,骂道:“那是别人塞到我包里的。你没事看那干什么,赶快找朱砂!”

    小马一眼扫过,有很多纸包,用红线系成十字结,像一个个炸药包。“黄色的,黄色的……”小马提起一个,问道:“郭老,这个是不是?”

    老郭正在射击尸蟞,应顾不暇,哪里有工夫去看,说道:“黄色的就是了,快点,我只有一把枪,顶不住了!”

    “看我的!”小马解开纸包,把一包粉末都撒在叶少阳脚下四周,然后点上火,结果腾的一下,火焰窜出两米多高,热浪直接将叶少阳震飞出去,趴在地上,感觉后背烫得厉害,转头一看,衣服被烧着了,哪里还顾得上作法,就地滚了几滚,把火苗压灭,抹了一把脸,全是黑灰,冲小马吼道:“你特么搞什么飞机!”

    “这……朱砂威力这么强?”小马目瞪口呆,“快赶上火药了啊!”

    被大火这么一烧,尸蟞也死了不少,老郭用手枪点射掉剩余的,走到火堆旁边,摸了一把没烧掉的粉末,闻了闻,大骂起来:“这他娘的就是火药,硫磺!你拿硫磺当朱砂用,你想烧死人啊!”

    小马擦了把汗,嗫嚅道:“我哪分得清什么朱砂和硫磺,你说黄色的纸包,这不是黄色的吗?”

    老郭还想骂他几句,突然从黄毛怪的方向传来一阵奇怪的响动,转头一看,黄毛怪正在撕扯头顶的朱砂网,很快就撕出一个口子。

    一个血红色的东西,从它光秃秃的脑门上爬出来,模样有点像蜘蛛和螃蟹,用至少五对爪子,将黄毛怪的脑袋撑开,用力一跳,穿过朱砂网,朝着叶少阳飞去,叶少阳捏了个法诀,迎面拍过去,将那怪物震飞,自己也感到手掌有一股麻木的疼痛,急忙叫道:“都注意,这玩意体内有妖毒!”

    那怪物似乎也知道叶少阳不好对付,被震飞之后,借势向老郭飞去,速度飞快。

    “格老子的,连怪物也知道欺软怕硬!”老郭骂了一声,瞄准它射了一枪,怪物凌空躲过,老郭一怔,再想反击时晚了,怪物扑在他胸前,吸了上去,老郭感到胸前一麻,不用说,一定是这怪物把腿扎在自己肉里了,当下咬破舌尖,对着它喷了一口血。

    他的血虽然赶不上叶少阳的有用,好歹也是法师血,怪物浑身一颤,松开老郭,向后飞去,又回到黄毛怪头顶,顺着脑门上的坑洞钻了进去。

    叶少阳看的心惊:这到底什么怪物,怎么寄生在黄毛怪身上?二者是什么关系?

    这时黄毛怪已经完全扯碎了朱砂网,浑身黄毛被地火烧光,灰白色的皮肤似乎能避火,从火堆中跳出来时,身上一点火都没有了,怪吼一声,扑向叶少阳。

    叶少阳手持枣木剑,与他斗了起来,感觉这黄毛怪力大如牛,皮糙肉厚,枣木剑刺在它身上,几乎造不成什么伤害,只好转攻为守,能躲就躲,心中一直在思考,凡妖物必有破绽,这个黄毛家伙破绽在哪?

    突然,门外响起谢雨晴的喊叫:“小神棍,我知道了,这是河童,一定是河童!”

    叶少阳一惊:“什么?”

    “河童啊,我以前看过一个电影,就是说河童的,跟这个长的差不多,尖嘴巴,脚上有蹼,生长在水里……”

    叶少阳猛然一惊,没错,就是特么的河童!日本最赫赫有名的妖怪之一!自己光想着华国传统妖怪,却忘了这地方是日本人建的,弄个把日本妖怪过来镇守,完全在情理之中。

    叶少阳回忆起典籍里关于河童的描述,特征除了谢雨晴前面说的那些,最特别的一点是它头上有个深坑,里面有重水,力大如牛,凶猛的很,传说只要把它头顶心里的水放了,河童的妖力就会十去其八。

    从眼前的局面来看,跟传闻是有出入,河童身上有一个寄生怪物,不过也是从头顶心的小水坑里爬出来的,叶少阳相信,这个地方肯定是河童的死穴,当下冲老郭喊道:“师兄,上枣木剑,砍它的腿,小马也上,注意点!”

    “好嘞!”老郭抽出枣木剑,加入战场,心想一对一打不过你这黄毛怪,现在小师弟打头阵,老子打个下手,还怕你不成?

    “看老子茅山地灵剑法!”老郭手中一把枣木剑舞成花,专攻河童下三路,将河童两条褪了毛的腿砍得皮开肉绽,河童疼得哇哇直叫,但叶少阳攻势甚急,使得它根本没有机会顾及老郭。

    小马一看两人打的这么痛快,好斗之心被激发,上前瞅住机会,一把抱住河童两条腿,叫道:“郭老,使劲砍!”

    老郭划破指尖,在枣木剑上抹了一把,朗声念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破!”一剑斩向河童双脚,无锋的枣木剑,在老郭法力的驱使下,生生斩进河童双腿之中,只听喀嚓一声,腿骨折断。

    “嗷……”河童一声悲鸣,并起双手,如同两只锋利的刀,照着小马硕大的脑袋刺去。

    “小心!”情急之中,老郭照着下马的脸就是一脚,将他身子踢得歪过去,小马张口想要骂他,突然河童两只手插下来,深深插进水泥地面,至少三寸。

    小马登时吓得三魂不见七魄,这么恐怖的力量,要是插在自己脑袋上,不当场成烂柿子了?虽然脸上被踢了一脚,总好过被爆头。

    小马喘了口气,刚缓过来,没想到河童拔出双手,再度对着他的脑袋插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