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娥姐幸福攻略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揍敌客的自我修养[综]回乡小农民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雪云理所当然的挑眉回道:“正常人会拔掉塞子。”

    陈小生噎了一下,语塞几秒笑说:“呃,呵呵,其实我还没讲完……后面是那位记者惊奇的说:‘这也太简单了!我都不用想就知道该用小脸盆!’然后院长沉默好一会儿才说:‘正常人和已治愈的人会把浴缸里的塞子拔掉。’”他轻咳两声,“好像不太好笑啊,我再讲一个吧,这个一定好笑!”

    苏雪云笑说:“我以为是脑筋急转弯,那你讲吧,这次我不会抢答的。”

    陈小生酝酿了一下,开口就是四川腔,“有一天麻雀和乌鸦一起摆龙门阵。

    麻雀说:你是啥子鸟哦?

    乌鸦说:我是凤凰噻!

    麻雀:哪有你龟儿子这么黑的凤凰哦?

    乌鸦:你晓得个铲铲,老子是烧锅炉的凤凰!

    ”

    苏雪云扑哧一笑,陈小生立马愣了下,笑问:“这个好笑吗?”

    苏雪云回说:“我觉得你说四川话挺好笑的。”

    陈小生不知道这是好笑的意思还是不好笑的意思,但听到苏雪云笑了,他也跟着傻乐起来。苏雪云笑说:“好了,我心情好多了,谢谢你啊。那我先挂了,早点睡吧。”

    “好,晚安,祝你有个好梦。”

    “晚安。”

    苏雪云看看手机弯起唇角,关掉台灯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余永财那个人渣的事已经被她忘的一干二净了。

    陈小生却一直抱着电话回忆刚刚的一字一句,自言自语道:“素娥到底是觉得笑话好笑呢还是觉得我好笑?刚刚怎么突然就学四川话了呢,会不会学的不伦不类?素娥会不会觉得我很可笑啊?”

    他在被子里翻过来翻过去的怎么也睡不着,看着周围安静沉寂的房间,心酸的低声唱道:“这一辈子都这么孤单……怎么总是这么孤单……”唱完后抱着被子叹了口气,“唉,要是每天回家都能看见素娥就好了……”

    虽然陈小生晚上失眠了大半夜,但是第二天天一亮他就立马爬起来出门了。幸好他拄个拐杖也能走,要不然一个人还真没法用轮椅下楼。附近的房子他每天经过都很熟悉,但要说哪里住着最舒服,配套最方便,他还真没注意过,所以这一大早起来他就拄着拐杖开始挨个楼房考察,把每处楼房的优势和劣势都记录了下来。

    等中介公司上班的时候,他已经把学校附近的房子都看了个遍,心里大致有数,然后就找了这边最好的中介。大家都是附近的住户,陈小生又上过电视,中介老板一看他这个警局督察来看房,自然不敢忽悠他。而陈小生跟中介聊起附近的房子说的头头是道,好像很了解情况似的。中介老板便直接将手里攥着的几个好房拿了出来,和警局的督察交好虽然不一定能得到什么好处,但肯定不会有坏处的。说不定哪天中介公司有事就要请警察帮忙呢,现在收保护费的可是很多的。

    陈小生看了看那几个房子,把楼下没有超市药店的直接筛掉了,又筛掉两家面积小的和楼下住老人家的,最后剩下五个不错的单位跟中介老板一个一个去看。

    中介老板本来以为陈小生要自己住,主要推荐的都是单身公寓那种,好收拾住着又不太空,结果听陈小生的意思至少要三室一厅还有小孩的,他不了解情况,干脆就说些好听的,反正推销房子往好了说往抢手了说就行了。

    陈小生也不在意他在说什么,反正每个房子都仔仔细细的看过,连死角也没放过,又检查水电情况,了解了上下左右住户,考虑了物业保安水平,最后终于定下一家。房子是三室两厅,正好两间卧室一间书房,客厅餐厅分开,厨房和卫生间、阳台都很大,一共有180平左右。

    陈小生和中介老板又“哥俩好”的聊了一小时,生生将价位压到了最低价,最后定下时中介老板肉疼的要命,都有些后悔接下这生意了。陈小生拍拍他的肩膀,笑说:“放心,以后一定会多光顾你的。”

    老板心里摇头,决定以后说什么都不做陈小生的生意了,谁知道他一个督察级的大男人这么会砍价?简直比主妇还精了!

    而陈小生找到合适的房子立马给苏雪云打电话,心想要是苏雪云不满意,他就自己把房子买下来,这房子他真是越看越喜欢。

    苏雪云接到电话时正在另一个楼里跟中介看房,一听他这么快就找到个合适的便笑道:“还是你熟悉这里啊,我又看了半天简直一头雾水,那好,我马上过去,你等一下。”

    陈小生叮嘱道:“我跟老板说好了看房,不着急,你身上有伤慢点走别急。”

    “ok,我知道了。”苏雪云身体哪有什么事,挂了电话就快速赶了过去。

    中介老板看陈小生打电话那个样子就打趣道:“原来陈sir是要买婚房啊?要女主人过来做决定?”

    陈小生虽然心里高兴,但还是立刻摆摆手,认真解释道:“不是,我是帮朋友看的,虽然我也很想当人家是女主人,不过还没追到呢,你可不要乱说啊,有损声誉的。”

    中介老板立刻了然的点点头,不过他看了眼陈小生捶腿的动作,不禁感叹道:“没想到陈sir你这么有心啊,现在像你这么好的男人可是少见了,哪个不是在外吹牛回家当大爷,要我说,好男人啊还得是疼老婆的,有责任心啊!”

    陈小生竖起大拇指,笑说:“看来老板是疼老婆的好男人啊,好!”

    他话音刚落,苏雪云就站在半开的门边敲了敲门,笑道:“小生,说什么呢?”

    陈小生忙起身迎了上去,“没什么,闲聊嘛。你怎么来的这么快,不是说了不急吗?”

    苏雪云一边打量四周一边回道,“我就在旁边看单位,离的很近。”

    陈小生帮她介绍了中介老板,又带她把屋子里里外外都看了一遍,连中介解说的活儿都抢了,中介老板站在一边就是个背景板。苏雪云住过很多房子,不是内行也多少能看出房子好坏了,她看了下房子建筑和水电设施,满意的点点头笑道:“这里不错啊,是我想要的房子,采光足户型也很好,摆上家具之后应该会很温馨。”

    陈小生见她的喜好和自己一样,不禁笑眯了眼,“你也觉得好啊,我刚刚一看到这里就觉得很适合居家住人,这里装修也还好,你急不急?要不要重新装潢一下?”

    装潢有九成新,苏雪云摇摇头道:“不用动,就简单贴一下墙纸吧,其他的……买新家具的时候配一下灯具就行了,我想尽快搬过来。”

    陈小生打了个响指,笑说:“没问题,你快上班了吧,这些交给我,我一定给你办好。”

    苏雪云笑了笑就跟中介老板商量好了付钱办手续的时间,说话的时候苏雪云隐晦的打听了一下陈小生出来看了多久房子,中介老板没多想就说了,还夸陈小生办事认真。等他走了,苏雪云转过身双手环胸的看着陈小生,挑眉道:“天亮就出门,连着看五个单位,陈小生你的腿是不是不想要了?”

    陈小生下意识的摸了下膝盖,小声说:“其实我感觉这两天膝盖没什么问题了,我走这么久也只是有点酸而已,呵呵,没事的。”

    苏雪云踢了个凳子过去,“坐下!”

    陈小生立马乖乖坐好,听话的像个小学生一样,让苏雪云一阵好笑,不过她脸上没什么表情,很严肃的说道:“陈小生,你的腿恢复的好是因为我给你的药油好,如果你没有用我的药油说不定现在膝盖都肿起来了。你是不是想以后变瘸子?”

    陈小生用力的摇了下头,保证道:“我以后会好好养伤的,真的,比真金还真!”

    “我就再信你一次,你再这样我以后有什么事都不会告诉你了。”

    陈小生急道:“不会,我以后真的不会这样了。”

    苏雪云点点头,看了眼手表说道:“走吧,先送你回家,下午看一下家具就该接家乐放学了。”

    陈小生跟她并肩走下楼,小心的说:“不如我们一起去看吧,我可以坐轮椅,多个人帮你参谋嘛对不对?”

    苏雪云想了想,说道:“那叫二妹姐她们一起去吧,就当逛街散心了,你受了伤总呆在家里也不好。”

    “嗯,好。”陈小生看了苏雪云两眼,又说道,“我觉得你真的跟以前有很大的不同啊。”

    苏雪云挑眉看向他,“哪里不同?”

    陈小生斟酌的说:“好像霸道了。”

    苏雪云当即笑了起来,意味深长的说道:“对啊,我觉得我就不该是贤妻良母的样子,其实霸道总裁这种性格更适合我。”

    “霸道总裁?”陈小生重复了一遍,竟莫名觉得这个词放苏雪云身上一点都不违和,再想想他们两个相处的点点滴滴,陈小生忽然怀疑自己是不是越来越有发展成“贤妻”的趋势了?他连忙摇摇头,把脑子里奇怪的想法甩掉。

    苏雪云看他这个样子就觉得很好笑,好像在他身边就没有不开心的时候,他一个表情一个动作都像在搞笑一样。苏雪云又想起他之前努力讲笑话的时候,其实他不用特意讲,多说几句话就能让人笑了。不过这大概也分对谁,据她所知陈小生对不喜欢的人毒舌的很,只在近亲的人面前搞笑一些罢了,还是挺有意思的。

    因为要找二妹姐,他们就直接去了生记茶餐厅,二妹姐看见他们一起过来就挺高兴的,再一听他们是一起去看房子那笑容压都压不住。大概是因为苏雪云本身越来越优秀,她还见到过刘志成追苏雪云的样子,所以苏雪云在她心里的地位就摆的很高。现在发现陈小生有压过刘老板的意思,二妹姐心里真是别提有多高兴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你瞧,刘大老板都比不上我们家小生呢!

    苏雪云一直觉得二妹姐是个很温暖的人,是个很适合做亲人的人,之前她还在想,二妹姐会不会因为什么事情对她比较疏离,谁知现在二妹姐对她比从前还亲近,她也就不管二妹姐在脑补什么了,说了自己想要的风格,一行人就出发去看家具。

    有了熟人做什么都方便很多,二妹姐在这地方住了二十年,街坊邻居就没有不认识的,不止带苏雪云找到性价比最高的铺子,还帮忙找了个手艺很好的工人。

    之后仅用两天就把屋子所有的墙面都处理好了,还安好了新买的灯具,这两天苏雪云没再到新房子那边去,而是在家里打包东西。三元下班也会过来帮忙,新房子那边就是陈小生在盯着。

    自从苏雪云说了药油能治膝盖之后,陈小生每天早晚都会认真的上药,果真发现恢复的很好,监工两天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工人弄好了,他又想办法把屋里的味道散了,然后里里外外的打扫了一遍,亲自把这栋房子打扫的干干净净。

    期间家乐跟陈小生打了好几次电话,一打就是半个多小时,说想要什么样的新房间,想要怎么摆设,两人也不知道怎么那么聊得来,苏雪云总能听到家乐的笑声。原本因为余永财出现了几次,家乐有些闷闷不乐,这件事正好转移了他的注意力,苏雪云不由的庆幸有这么一个人能让家乐开怀大笑,毕竟家乐就是一个喜欢男性长辈的男孩子,她这个妈妈平时都没法把他逗得这么开心。

    这天苏雪云接家乐回家的时候,发现余永财在抱着一大束玫瑰花在楼下等着,因为居民楼很少有人送这么大捧花,所以有不少人注意着这边,想看看余永财要把花送给谁。

    余永财看见苏雪云就上前一步,笑道:“素娥,你们回来啦,这些花是送给你的,我记得你很喜欢红玫瑰。”

    苏雪云微皱了一下眉,不着痕迹的将手伸进包里拨通了陈小生的电话。

    余永财见她不说话,表情反倒更温柔了,笑说:“素娥,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以前一家三口很开心的,虽然工作很忙,但是我们每个周末都会一起出去玩,还说好了要去马尔代夫度假的。一家人磕磕碰碰在所难免,我现在知道错了,素娥,你原谅我好不好?”

    苏雪云淡淡的道:“你做这些没有意义,你走吧,否则我报警告你骚扰。”

    苏雪云牵着家乐往前走,余永财急忙拦住她,诚恳的说道:“素娥,你嫁给我这么多年,我没让你做过一顿饭,没让你做过一次家务,只想让你像个公主一样无忧无虑的幸福着,我真的爱你,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定会做一个好老公的,素娥,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有认出余永财的住户,以为他们是两口子吵架,当即起哄道:“答应他!快答应啊!这么好的男人哪里找啊!”

    “对啊对啊,哪有男人不让老婆洗衣做饭的?夫妻俩床头打架床位和嘛,再给他一次机会啊。”

    “不管以前怎么样,现在你先生已经诚心认错啦,原谅他好啦!”

    苏雪云冷声道:“余永财,你最近报了演艺班?当着这么多人睁眼说瞎话,你想做什么?”

    其他人闻言安静下来,看着他们有些疑惑,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余永财刚要说什么,马路对面突然冲过来一个抱着婴儿的女人,大声骂道:“余永财,你这个贱人!我还当你回港谈生意,原来你背着我找你前妻?你对得起我和儿子吗?”

    众人哗然,对着他们指指点点的,“又冒出来一个女人和孩子,这怎么回事?”

    余永财满脸错愕,“你怎么来了?”

    王秀芬气道:“我要是不来怎么会知道你这么贱?当初不是你跟我说你老婆是个黄脸婆吗?不是你说她什么都不会蠢笨的像猪吗?你现在要跟她复婚就说把她当公主?那我呢?我们的儿子呢?你说啊,你要怎么办?”

    余永财又气又怒,“你给我住嘴!你懂什么?我回港当然是有正事的,你不要忘了你自己一身麻烦,你赶快走啊,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王秀芬一把将孩子塞进他怀里,冷哼着说道:“你想甩掉我们,门都没有!”她一回头见到家乐正看着小婴儿,嘲讽的笑道,“你是家乐对吧?这可是你弟弟,弟弟这么小,你当哥哥的就该让让他,你也不想弟弟一出生就没了爸爸吧?你这么大了怎么也不该跟弟弟抢。”

    家乐死死盯着余永财抱小婴儿的样子,抿紧了唇一言不发。苏雪云扬手就是一巴掌,扇的王秀芬扑到了地上,捂着脸疼的说不出话来。苏雪云反手又是一巴掌扇在余永财脸上,然后拿出纸巾擦着手指淡淡的道:“从今以后,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们,否则……”

    苏雪云牵着家乐走进楼里,她的话没说完,余永财和王秀芬却打了个哆嗦,寒毛直竖。可余永财回来是弄钱的,现在不止钱没弄到,还挨了一巴掌,脸色极其难看,当即回头瞪着苏雪云斥道:“你得意什么?就因为你这么蛮不讲理我才受不了你,不然好端端的谁会有家不回宁愿住在外面?你不知道检讨自己还仗着自己是警察动不动打人,活该你被甩,将来你也嫁不出去!”

    家乐猛地转身瞪大了眼睛,“不许你说我妈咪!”

    苏雪云忙安抚的抱起家乐,余永财不管不顾的喊道:“你不讲情面硬占了房子和那么多存款,那份离婚协议书是你骗我签的,我要房子和财产的一半,你不肯给我们就法庭上见,我余家的后代不该跟着你姓朱的。”

    家乐看着余永财,仿佛从来不认识他一般,在这一刻将父子之情彻底斩断,坚定的说道:“我不姓余,我会改姓,我要跟妈妈姓,以后我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苏雪云愣了一下,将家乐的头转过来靠在自己肩上,拍了拍他的后背,眼神犀利的看向余永财,“想上法庭随便你,大家走着瞧。”她无声的做了个口型:你死定了!

    余永财不自觉的后退了半步,反应过来很是恼羞成怒,可看着这样的苏雪云偏偏不敢开口。

    这时围观的住户们都反应了过来,纷纷骂余永财人渣,骂王秀芬不要脸。不知是谁扔出个菜叶子,之后大家就好像找到了发泄渠道一样,菜叶子鸡蛋不停的往两人身上砸,半分钟不到他们就变得狼狈不堪,原本想要纠缠的心也没了。

    余永财和王秀芬一起灰溜溜的低头走人,谁知两人刚走到拐角就被陈小生和陈三元揪着领子给扔到了墙上。

    “警察!双手抱头趴在墙上,身份证拿出来!”

    余永财抱着孩子趴在墙上,不满的回头喝道:“阿sir,我是合法居民,你没权利搜我的身,你小心我投诉你啊。”

    陈小生冷笑一声,用搜出来的身份证拍了拍他的脸,“虽然你身上喷了古龙水,但我还是能闻出一股人渣味儿!合法居民?合不合法要查了才知道,听说你公司亏空,做了假账?怎么,自己犯的法这么快就忘了?”

    余永财脸色大变,“你说什么?我听不明白!你不要诽谤我啊,我可以告你的!”

    陈小生把婴儿交给三元,直接拿手铐拷住了余永财,冷声道:“你涉险商业诈骗等罪名,现将你逮捕,你所说的一切将会成为呈堂证供!有什么话留给法官说去吧!”

    接着他又拷住了王秀芬,不屑的道:“你也别想跑,缓刑期间还不老实,看来是上次判的太宽容了,就不知道你这次还会不会那么走运。”

    他过来的时候已经叫了警车,所以直接将两人押进了车里带回警局。余永财的罪不算什么大罪,没人告发一般也不会有事,但现在被陈小生抓住了,一查一个准,怎么也要罚款罚的他倾家荡产,至于用不用坐牢还要看能查到什么证据。

    而王秀芬之前参与人贩子集团,被判了五年,因为动了胎气有些危险所以缓期一年再执行,让她生孩子坐月子。结果这次她这么中气十足的闹事,完全可以直接将她送进去了。

    因此两人被抓了都很惶恐,先是求,求不成就开骂,陈小生和陈三元两个在他们身上又疼又不容易留痕迹的地方打了个痛快,等车子到警局时,两人已经痛的没力气说话了。他们要投诉,医生看了眼说没伤,只好不了了之,但他们的罪却是要查的,直接拘留了。

    陈小生从警局出来,给苏雪云打了个电话,说道:“放心吧,他们都关进去了,不会再去骚扰你和家乐的。”

    苏雪云看了一眼家乐的卧室,低声回道:“这次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帮忙,事情也没这么顺利。”

    陈小生笑了笑,“谢什么,是你想到把王秀芬引到香港来的,余永财犯了事,我也不过是托朋友弄了点证据而已。”

    苏雪云担心家乐也就没多说,只叮嘱了一句,“早点休息,小心伤。”

    陈小生却很高兴,因为苏雪云在关心他,他应了声,回家的一路上都笑容满面,看得陈三元直摇头。

    苏雪云敲了敲家乐的房门,想要安慰他一下,家乐开门的时候,苏雪云却看到里面满满一大箱子东西,有衣服有玩具有相框,乱七八糟的塞在箱子里。她弯下腰看着家乐问道:“这些是什么啊?”

    家乐说:“妈咪,这些都是那个人给我买的,我不要了。”

    苏雪云摸摸他的头,轻声问:“都不要了?你刚刚说的话是真的吗?”

    家乐重重的点了下头,认真的道:“是真的,以后我跟妈咪姓,他不要我了,我也不要他,我不要他做爸爸!”

    苏雪云看出他不是一时气话,这件事也不知道小家伙暗地里想多久了,她叹了口气,拉着家乐坐到床上翻了翻箱子里的东西,说道:“其实东西是好的,不用管是谁送给你的,你留着也没关系。”

    家乐摇摇头,低声道:“不要了,不想看见。”

    苏雪云想了想说:“嗯……那要不然这样吧,很多小朋友没有这些东西,不如我们把这些捐出去分给福利院的小朋友,这样一件坏事就变成了好事,坏的东西就可以变成好的可以帮助人的东西了对不对?”

    家乐看看箱子里的东西,忽然觉得这样也很好,不用白白的把东西扔掉了,便道:“就捐给福利院吧,原来不好的事也可以变成好事,好像心情都好了一点。”

    苏雪云看到他脸上露出笑容才松了口气,第二天就开着车带家乐去福利院送礼物。小生跟三元也去了,家乐把东西分给小朋友们,那些小朋友都跟他道谢,围着他和他一起玩,又有陈小生和三元时不时逗逗他,家乐慢慢将不开心的事都抛开了,没一会儿就和大家笑闹起来,高兴的玩了一天。

    几人在外面吃了顿大餐,母子俩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苏雪云刚洗完澡就接到了爸妈的电话,朱妈在电话里又唠叨的说:“素娥你现在怎么样了?前天永财给我们打电话,哭着说他知道错了,求我们原谅他,还求我们帮忙劝劝你。唉,你说好端端的家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我看他这次真的知道悔改了,为了家乐,你不如原谅他一次吧。”

    苏雪云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余永财昨天被抓起来了,你让我跟一个犯人复婚吗?”

    “什么?抓起来?”朱妈一下子拔高了音调,忙问道,“他犯了什么事啊?怎么这么突然?永财一向不错的啊。”

    苏雪云说道:“他公司里不干净,大概偷税漏税做假账那些吧。”

    朱妈松了口气,“我还以为是杀人放火,吓了我一跳,哎呀算了,我和你爸明天就买机票飞回香港,你们弄得什么乱七八糟的,不看看我们实在不放心。永财那边,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你看在家乐的份上考虑一下,既然他知道错了那就还有悔改的机会,不是有个什么电视剧叫做‘再见亦是老婆’吗?里面的男主角就是回头和老婆复婚的,也很恩爱啊,他这次知道错了以后就不会再犯了。”她顿了顿又道,“不过你要是实在不愿意就算了,我说这么多也是为你好,总不能弄得你不开心,到底你才是我们的女儿。”

    苏雪云应了一声,强调道:“嗯,我跟余永财没可能的。”

    朱妈沉默了一下,说道:“你那边很晚了吧?你快睡吧,我和你爸很快就去看你。”

    “好,你们坐哪趟班机告诉我一声,我去接机。我马上要搬家了,搬到家乐学校那边去。”苏雪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出任务,将新地址告诉了朱妈。

    朱妈有些惊讶,但也没再说什么,怕耽误女儿休息,叮嘱两句就挂了。

    苏雪云把电话扔到一边,轻笑一声,“怎么渣男回头总那么容易被原谅呢?要是女人出轨大概要挨一辈子的骂吧?”

    她摇摇头,从抽屉里拿出几分慈善基金会的资料仔细看了看,最后选定一家重点扶持女人的,决定以后就通过这家基金会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忙的女人。

    苏雪云的伤算轻的,养的差不多了就销假去警局报道,而陈小生虽然已经不用轮椅拐杖了,但还是不能快跑,要再养养,正好打了申请调职的报告,趁上面没定下之前帮苏雪云弄新房子。

    苏雪云跟陈三元一起在落马洲边境看守,主要抓偷渡的人和一些想逃跑的通缉犯,顺便还要处理一下村子里的纠纷,不过这里的村子比较封闭排外,村长的话就是真理,面对警察也丝毫不给面子,一般没大事的情况下警方也不愿意管,倒也算相安无事。

    不过村长的儿子李超上辈子是个杀人犯,程峰抓人时摔断了腿,是三元和朱素娥抓到人的。这一世三元重生,早知道了情况,及时制止了李超杀人事件,救下了那个十六岁的男生,三元抓那几个打人的黑社会时,李超趁乱放了几枪逃了。不过三元知道他八成是藏在自己家,便汇报上级,抓住李超送到了重案组。

    程峰对三元这一系列的动作很是赞赏,破天荒的露出了笑模样夸赞了她几句,三元却发现自己真的没有任何感觉了。这次她提前抓了李超,避免了程峰摔断腿,又因为办案时严谨了许多被程峰欣赏,可她心里没有一点高兴的感觉。除了一点点物是人非的怅然,她心里再也没有半点波动,只是淡笑着道了谢,跟莲蓬他们打个招呼就要走。

    程峰从后面追上来,笑说:“怎么?不是真的这么小气吧?好歹大家也一起合作有半年了,是不是真要把小矛盾记一辈子?”

    三元有些诧异,不明白他为什么主动示好,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他不再歧视自己,那当然也没必要闹得太僵。三元摇摇头,淡淡的道:“什么矛盾?我都不记得了。”

    “那不如一起吃个饭?当做是我赔罪。”程峰看了眼手表,说道,“现在时间刚好,走啊,坐我的车。”

    陈三元忙拒绝道:“不了,我今天约了人,其实你不用说什么赔罪的话,真的不需要。”

    程峰见她怎么说都不接受示好也有点纳闷,眼看三元就要走了,他只好试探着说道,“那改天再请你,到时候你一定要来,还有娥姐,以前有些不愉快,吃顿饭过去就算了。不如我把包大人也叫上,他因为他弟弟的事这阵子一直很不好过,对了,娥姐会不会介意和包大人同桌吃饭啊?我看她好像和包大人的弟弟有些矛盾。”

    陈三元沉默了一下,转过头直直的看着程峰,冷淡的说:“你不用试探我,那天的事怎么样早晚会调查清楚,总之娥姐是不会去害人的。我想这顿鸿门宴也没有吃的必要,再见。”

    陈三元向前走去,程峰一看搞砸了心里叫糟,忙追上去说道:“三元,大家同事,我也是关心包大人,毕竟这件事还有疑点,万一鲍国平醒不过来就只有娥姐和陈sir最清楚这件事的内情了。”

    陈三元忽然看到齐伟松在前面,快步走过去拉住了齐伟松的手臂,回头说道:“程sir,我朋友来接我了,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齐伟松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被三元推上了车,他觉得三元脸色不对,只好发动车子向前开去。(www..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